胡洪侠 / 待分类 / 胡洪侠|早餐时聊了一个话题

分享

   

胡洪侠|早餐时聊了一个话题

2021-11-30  胡洪侠

一群深圳人,组团到了梅州。


在深圳时他们或素不相识,或交往甚少(当然也有互相非常熟悉者),到了梅州,很快就聊得热火朝天。这里空气清新,山青水绿,加上彼此并不熟悉,今后也未必有多少机会再见,所以聊起天来,往往十分投机,大有他乡遇故知之感。

今天早餐时和一老总同桌而坐。此刻我费力寻找当时是从哪个话题开聊的,可惜一团乱麻,理不清头绪。反正就聊开了——

……

“他们客家人不说'吃’,说'食’,文言文啊!”老总说。

“在北京上学时听一个福建同学说,她家乡问别人吃过饭没有,说的是'汝食未’。”我说。

“多么书面啊!”

“是啊。”我说,“可见过去书面语和口头语未必有我们现在认为的那么大差距。”

“广东话里也有语言活化石,”老总说,“可惜来深圳这么多年,还是不会讲广东话。”

“我也是啊,来深圳也快三十年了,广东话不会几句。原来都是喝多时才乱讲一通,当作娱乐。现在戒酒了,连这个娱乐项目也没有了。”

“那时我们都是看香港电视学广东话,尤其是看新闻节目,一天不落。”老总说。

我马上哼出那档新闻节目的前奏,“滴,滴滴滴……当,当当…当当当当……。”

“没错没错,就它。”老总开心地点头。



“不过,我们看着看着新闻,就忘了学广东话这事了。1992年人民大学毕业前,我们宿舍楼门前的广告栏里经常张贴语言培训班广告,说是培训英、日、粤语。当时我们就说这太不讲政治了,竟把粤语掺和到外语堆儿里了。我们想着都要去深圳了,还上什么培训班?到那里自然学会了。谁知刚到深圳时还正儿八经学几句,打的、点菜时用用。没过多长时间,跟本就用不着广东话了。”

“那时候还觉得深圳是说广东话的城市。”老总说,“后来发现上班下班都不大听得到广东话了。TVB的930你知道吧?”

“怎么可能不知道930?哈哈!”

“天天看英语片大啊!那时觉得香港电视真过瘾,广告水平也高。周润发和吴倩莲演的那广告,什么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那个女的叫吴倩莲?我从来不知道是她。”

“对。吴倩莲。还有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


我突然又想起一件好笑的事,于是问老总:“你知道那时候香港电视里的'夜激情’吧?”

老总说,“那时候闯深圳的人谁不知道'夜激情’?”

“那天我也是问一个同事”,我说,“还记得'夜激情’吗?同事说,什么夜激情,看了才知道,也没什么激情。哈哈”

说到这里,两人忽然都没话了。不知他在想什么,我想的是:多长时间没有看过香港电视了?也很长时间没有去过香港了。930、“夜激情”之类,若不是今天提起,早就沉到比深圳河还要深的深处了。

“你第一次去香港什么时间?”我问老总。

“1993年。”他说,“那次是去英国,在香港出境。那时咱们这里出国的人还不多呢。记得在伦敦看展览,服务人员一见我,就递给我一张日文导览手册。她认定我是日本人。”

“我是1998年才第一次去了香港。”我说。

集合时间到,我们匆匆收拾碗筷,奔向已轰隆隆发动的大巴车。


本文图片:夜书房\拍自大埔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