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西 / 杜诗解读(764... / 6441杜甫七古《忆昔二首其一》读记

分享

   

6441杜甫七古《忆昔二首其一》读记

2021-12-01  小河西

杜甫七古《忆昔二首其一》读记

(小河西)

忆昔二首其一

忆昔先皇巡朔方,千乘万骑入咸阳。

阴山骄子汗血马,长驱东胡胡走藏。

邺城反覆不足怪,关中小儿坏纪纲,张后不乐上为忙。

至令今上犹拨乱,劳身焦思补四方。

我昔近侍叨奉引,出兵整肃不可当。

为留猛士守未央,致使岐雍防西羌。

犬戎直来坐御床,百官跣足随天王。

愿见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书郎。

此诗作于广德二年(764)。时杜甫在严武幕。诗中提到尚书郎,或是在杜甫被受检校工部员外郎之后。

忆昔先皇巡朔方,千乘万骑入咸阳。阴山骄子汗血马,长驱东胡胡走藏。

先皇:指唐肃宗。至德元载(756)七月肃宗在灵武即位。至德二载(757)十月肃宗还长安。【《旧唐书-肃宗纪》:(至德元载)七月辛丑(初九),上至灵武。甲子在灵武城南楼即位,是为肃宗。“(至德二载十月)癸亥(十九日),上自凤翔还京。”】

朔方:指灵武。《元和郡县图志》(卷4):“灵州常为朔方节度使理所。天宝元年,又改为灵武郡。至德元年,肃宗幸灵武即位,升为大都督府。乾元元年,复为灵州。《旧唐书-地理志》:朔方节度使,捍御北狄,统经略、丰安、定远、西受降城、东受降城、安北都护、振武等七军府。朔方节度使,治灵州。

阴山骄子:指回纥。回纥在阴山之北。据说,回纥为匈奴之后。《汉书-匈奴传》: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新唐书-回纥传》:回纥,其先匈奴也,其人骁强,初无酋长,逐水草转徙,善骑射。《诸将》(唐-杜甫):“韩公本意筑三城,拟绝天骄拔汉旌。《留花门》(唐-杜甫):“北门天骄子,饱肉气勇决。

东胡:指安史乱军。《北征》(唐-杜甫):东胡反未已,臣甫愤所切。

【参考:《旧唐书-回纥传》:(至德二载)“九月戊寅,回纥遣其太子叶护,领其将帝德等兵马四千余众,助国讨逆,肃宗宴赐甚厚。及元帅广平王率郭子仪等至香积寺东二十里,西临澧水。贼埋精骑于大营东,将袭我军之背。朔方左厢兵马使仆固怀恩指回纥驰救之,匹马不归,因收西京。十月,广平王、副元帅郭子仪领回纥兵马,与贼战于陕西。”】

大意:当年肃宗巡视朔方,一年多后便千乘万骑收复长安。曾借用阴山之北天之骄子回纥兵,长驱直入,打得安史乱军奔走躲藏。

邺城反覆不足怪,关中小儿坏纪纲,张后不乐上为忙。

至令今上犹拨乱,劳身焦思补四方。

邺城反覆:指邺城之围失败。乾元元年(758)九月,安庆绪龟缩邺城,九节度二十万官军围邺城。【《旧唐书-肃宗纪》:“(乾元二年九月)庚寅,大举讨安庆绪于相州。命朔方节度郭子仪、河东节度李光弼等九节度之师,步骑二十万,以开府鱼朝恩为观军容使。】由于军无统帅,到次年春仍未破城。乾元二年(759)三月,降而复叛的史思明率范阳精卒赴邺城。邺城之围失败。【《旧唐书-肃宗纪》:“(乾元二年)三月壬申,相州行营郭子仪等与贼史思明战,王师不利,九节度兵溃,子仪断河阳桥,以余众保东京。

关中小儿:指李辅国。《旧唐书-宦官传》:李辅国,本名静忠,闲厩马家小儿,少为阉,貌陋,粗知书计,为仆事高力士。禄山之乱,玄宗幸蜀。辅国侍太子扈从。至德二年十二月,加开府仪同三司。

张后:张皇后。《旧唐书-后妃传》:肃宗张皇后,本南阳西鄂人。乾元元年四月,册为皇后。皇后宠遇专房,与中官李辅国持权禁中,干预政事,请谒过当,帝颇不悦,无如之何。

大意:邺城之围失败没啥奇怪。一因马厩小儿李辅国败坏朝纲;二因张皇后不高兴皇上还要为她奔忙。以至使今天代宗还在拨乱反正,费心劳身补漏四方。

我昔近侍叨奉引,出兵整肃不可当。为留猛士守未央,致使岐雍防西羌。

叨(tāo):忝,承受。对受人恩惠表示感谢的谦词。《夜发三泉即事》(唐-苏颋):忝曳尚书履,叨兼使臣节。《温泉侍从归逢故人》(唐-李白):子云叨侍从,献赋有光辉。

整肃:整齐严肃。《三国志-孙破虏传》:“军令整肃,百姓怀之。”《冬狩行》(唐-杜甫):喜君士卒甚整肃,为我回辔擒西戎。

奉引:为皇帝前导引车。杜甫为左拾遗。奉引是拾遗职责。《旧唐书-职官二》:“(补缺、拾遗)掌供奉讷谏,扈从乘舆。《奉和圣制十五夜燃灯》(唐-王维):奉引迎三事,司仪列万方。《奉酬严公寄题野亭之作》(唐-杜甫):奉引滥骑沙苑马,幽栖真钓锦江鱼。《扈从郊庙》(唐-韩翃):奉引乘舆金仗里,亲尝赐食玉盘中。

猛士:《大风歌》(汉-刘邦):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未央:未央宫。西汉大朝正宫。借指京城长安。《凯歌》(唐-岑参):汉将承恩西破戎,捷书先奏未央宫。

岐雍:凤翔府岐州和京兆府雍州。借指关中一带。《登岐州城楼》(-皇甫斌)岐雍三秦地,登临实壮哉!

西羌:此处或指吐蕃。《旧唐书-吐蕃传》:吐蕃在长安之西八千里,本汉西羌之地也。”

大意:当年我为拾遗侍奉皇帝左右时,广平王(代宗)出兵,军令整肃势不可挡。(代宗继位后)说是要留猛将郭子仪守长安,防止西羌进犯岐州和雍州。(实际以此为由夺郭子仪兵柄。郭子仪留长安,但无兵。

参阅:【《旧唐书-郭子仪传》:“(宝应元年762)四月,代宗即位,内官程元振用事,自矜定策之功,忌嫉宿将,以子仪功高难制,巧行离间,请罢副元帅。时史朝义尚据洛阳,元帅雍王率师进讨,代宗欲以子仪副之,而鱼朝恩、程元振乱政,杀裴茂、来瑱,子仪既为所间,其事遂寝,乃留京师。明年(广德元年763)十月,吐蕃陷泾州,虏刺史高晖,晖遂与蕃军为乡导,引贼深入京畿,掠奉天、武功,济渭而南,缘山而东。渭北行营兵马使吕日将逆战于盩厔,自辰至酉,杀蕃军数千,然其徒多殒。贼将逼京师,君上计无所出,遽诏子仪为关内副元帅,出镇咸阳。子仪自相州不利,李光弼代掌兵柄,及征还朝廷,部曲散去。及是承诏,部下唯二十骑,强取民家畜产以助军。至咸阳,蕃军已过渭水。

犬戎直来坐御床,百官跣足随天王。愿见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书郎。

犬戎:此处指吐蕃。《收京》(唐-杜甫):复道收京邑,兼闻杀犬戎。《扬旗》(唐-杜甫):三州陷犬戎,但见西岭青。

坐御床:《梁书-侯景传》(卷56):大同中,太医令朱耽尝直禁省,无何,夜梦犬羊各一在御坐,觉而恶之,告人曰:'犬羊者,非佳物也。今据御坐,将有变乎?既而天子蒙尘,景登正殿焉。

跣(xiǎn)足:赤脚。《博异志-阴隐客》(唐-谷神子):首冠金冠而跣足。《雪》(-杜荀鹤)拥袍公子休言冷,中有樵夫跣足行。

天王:借指唐代宗。《春秋左传正义-僖公》(卷15):经二十有四年,春王正月。夏狄伐郑,秋七月,冬,天王出居于郑。(天王指周襄王。)

傅介子:西汉著名外交家。《汉书-傅介子传》:“傅介子,北地人也。至楼兰,楼兰王意不亲介子。王起随介子入帐中,屏语,壮士二人从后刺之,刃交胸,立死。遂持王首还诣阙。”

尚书郎:《木兰辞》(南北朝):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

大意:吐蕃入侵长安直入宫殿,百官跟随代宗狼狈逃陕。如果能见到傅介子洗雪国耻,我这个儒生用不着做啥尚书省检校工部员外郎。

参考:《旧唐书-宦官传》:“来瑱名将,裴冕元勋,二人既被诬陷,天下方镇皆解体。元振犹以骄豪自处,不顾物议。(广德元年)九月,吐蕃、党项入犯京畿,下诏征兵,诸道卒无至者。十月,蕃军至便桥,代宗苍黄出幸陕州。贼陷京师,府库荡尽。及至行在,太常博士柳伉上疏切谏诛元振以谢天下,代宗顾人情归咎,乃罢元振官,放归田里。”

组诗题目忆昔。第一首忆安史之乱爆发后之事。首4句忆肃宗在灵武即位后利用朔方军和回纥兵驱走安史叛军收复两京。接着5句写邺城之败的原因和后果。乾元二年(759)三月,邺城之围失败,洛阳再次沦陷。杜甫认为其原因一是宦官专权;二是皇后干政。宦官专权和皇后干政直接导致邺城之围失败。直到此诗写作的广德二年(764),代宗还在为他们“补四方”。“我昔”以下6句写代宗。杜甫为拾遗时,代宗还是广平王。当时广平王为主帅,军令整肃势不可挡。但代宗即位后,却也听信宦官谗言,以守长安防吐蕃入侵岐雍为由,罢了郭子仪兵权。(写法含蓄。)结果导致吐蕃陷长安“坐御床,百官随皇上跣足逃离京城。末2句感叹。但愿皇上不要再像先皇(肃宗)一样听任宦官皇后摆布,而是能够信任、重用“傅介子例如郭子仪),至于用不用我这个老儒,给不给我这个尚书郎倒没啥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