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年前,我遇见一个藏医,他告诉我:对于...

 月下飘香 2021-12-02
20年前,我遇见一个藏医,他告诉我:对于肝硬化腹水,治肝完全好不了,更重要的是应该治胃!听到他这句话后,我醍醐灌顶,并以此消除了不下1000人的肝硬化腹水!

20年前,我受大学同学的邀请,来他们老家做客。我刚到的第一天,就赶上了藏族的沐浴节。朋友就把我带到河边的树荫下一起搭帐篷,在这条河的旁边,有许多人家都在搭帐篷,还置办了许多美食。

大家三五成群的一起举杯畅饮,引吭高歌,热闹极了。期间我还遇见了村里最有名的藏医,听朋友说,他今年已经90岁了,却还坚守在治病救人的道路上,并没有让自己闲静下来。

听到这里,我也很是佩服。于是,我就去找他搭话,在聊天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他不仅是一位医术很好的医生,更是一位有医德的医生!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肝硬化腹水的问题上。我问他:您对于肝硬化腹水,一般是怎么治疗的?我发现凡是接受过西药治疗的患者,大多数用中药效果就会非常慢呢?

他说:对于肝硬化腹水,治肝完全好不了,更重要的是应该治胃!

我听到后,一头雾水,丝毫没有理解他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我又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说:知肝传脾!剩下的你自己思考一下。

于是,等我回去后,脑海里全部都是这句话。终于我理解这句话什么意思了,后来我将一些补胃的药,添加到原有的方子中,治疗肝硬化腹水的概率大大提高了,从原先的50%,到现在的90%,并用此消除了不下1000人的肝硬化腹水!

随便说一个真实的医案吧!

我有一个肝硬化腹水伴脾肿大的患者,自诉腹胀明显,查体有明显腹水,经西医治疗,腹水时消时长,反复无常。除此还有尿频,身体逐渐瘦弱,饮食不佳,大便偏溏,午后低热,干呕欲吐,失眠,口干渴又不想喝水。

刻诊,见他神态憔悴,身体瘦弱,舌质淡、苔灰白而厚腻,腹胀如鼓。脉来弦实有力,沉取而涩。

了解完情况后,我便给他开方。方:白芍、柴胡、川楝子、薄荷、白术、茯苓、鸡内金、生黄芪、莲子肉、枳实、知母、王瓜皮。

结果,服用32剂,脾肿大明显好转,腹水己全消,精神状态良好,体重渐增,食欲大增,已达临床痊愈。随访5年,未曾复发。

这是怎么一会事呢?其实很简单。

治标:

《金匮要略》指出:“肝水者,其腹大,不能自转侧,胁下腹痛,时时津液微生,小便续通。”可见肝既病多为热因,而热多为湿热。肝受湿热所羁而致郁,肝失调达而气结,因而肝经脉络受阻,致肝血瘀阻日久而硬变,形成肝硬化。

肝气郁结,肝木横侮脾土,使病情加重,脾又反克于肝,互为因果。

治本:

近代名医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提出:'欲治肝者,原当升脾降胃。’

而脾胃同居中州,为后天之本,气血之化源。脾升则健,胃降则和,故脾胃为人体气机升降之枢。抓住脾的升清,就等于抓住了水谷精气的布化、血液的固摄,从而保证胃气的顺降与代谢。

只有脾升胃降,上下通达,才能使肝木条达,正常输化胆汁,进而维系肝胆之间的协调平衡。

脾主运化,湿热困脾,水湿不运,渍于脐腹,致脾水肿大热久伤及阴液而形体消瘦。

见肝之病当先实脾。所谓实脾,就是使脾气得以运化,水湿得以解除。

如果对于腹水一味制水、利水而消肿,病因未除而水复来,水为津液所化,反复利水伤津耗液,损伤肝脾。

也就是我说正虚是病之本,腹水是病之标。

· 养肝柔肝——白芍、柴胡、川楝子、薄荷

白芍具有柔肝化瘀,利小便的作用;柴胡治肝治血之本;川楝子是泄肝气以去痛的,取气为血帅,气行则血行之意;薄荷助柴胡以散肝郁。

· 健脾益气——白术、茯苓、鸡内金、生黄芪、莲子肉、枳实

白术健脾祛湿;茯苓利水化气走下焦;鸡内金运脾消食。

生黄芪是补益气血之主药,其有补气健脾及直接补气血的作用,脾运健旺气血得充,能调动脏腑功能,祛瘀生新,利水消肿。

莲子肉,运脾助其升;枳实,和胃助其降。

· 利湿降浊——知母、王瓜皮

知母利尿,其功益肺气以通调水道,下输膀胱,行水而不伤阴液;王瓜皮治皮水而不伤正气。

中医治病,一直是是调整人的状态,使之恢复平衡,把邪气化散掉,把正气扶起来。这样,人的状态好了,所谓人身上的病,也就捎带脚地好了。这就是中医治病的思想。

而如今中医在走下坡路,中医黑不管了不了解一顿乱喷,就是不相信,导致信的人开始质疑,不信的人依旧不信,保持中立的依旧观望。

这种状况让我心痛,但又无能为力,所以我只能做好我自己,用真心给患者看病,让患者少受病痛的折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