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三

 左右诗歌馆 2021-12-11

45

   蜜月过去,早春到来,某一日,许员外和许夫人忽然到访寿山庄园,只为送来一封寄给上门女婿李白的信。李白当其面拆封一看,是鄂州府发来的请柬,请他以嘉宾诗人的身份出席在下个月举行的鄂州三月三诗会,往返交通、在鄂食宿、出场费均由鄂州府承担,望能拨冗出席为盼云云。

李白心里清楚:这是诗坛巨星孟浩然先生给的福利,便有一点不想去,孟没有如约前来出席他的大婚典礼,令他很受伤,便将内心的纠结诉与新婚的妻子,许紫烟开导他说:“以贱内之见,夫君还是去吧!孟夫子没来参加咱们的婚礼,或许只是自己家中有事走不开,一见面你就了解了,朋友之间,误会宜解不宜结。”

夫妻关系如何,看看枕边风的风力便知晓了。李夫人许紫烟樱桃小口一吹便将李白准时吹送到鄂州……

果然如通情达理的李夫人所料,孟浩然爽约是有原因的:临近春节婚期时其小儿病了,他不放心离家,想着这时候再去信告知已经来不及了,反正三月三还要在鄂州见面……诗会报到日,鄂州府举办的欢迎晚宴上,孟李二人一碰杯,便将事情的原委解释清楚了,也暂时治愈了李白的心病。

这才令他有心情投入到眼前的诗会中去。

令他和所有知情者感到遗憾的是:“开元诗王”王维没有来——这就意味着鄂州三月三的诗坛星空中失去了最大最亮的一颗星星!

孟夫子是个好策划,虽未请来王维,但却请来了王昌龄——只是此时,其“边塞诗”开山鼻祖的身份尚未被认证,诗名尚小,还不如其新科进士的身份显赫。盖因如此,李白有点小瞧他,在欢迎晚宴上,他主动跑上来给李白敬酒时,李白并未表现出应有的热情。

于是乎,在第二天,依旧是在黄鹤楼下,长江送来阳春的暖风,嘉宾诗人示范朗诵环节,王昌龄的出场令李白大吃一惊:这是一个太原出生的北方汉子,个头过八尺,有着李白所羡慕的北方男人的标准身长,容貌很周正,虽然在李白看来有点过于严肃了,比李白年长三岁三十而立的他老成持重,话不多说,一口气朗诵了两首力作:

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从军行之四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李白感到十分震惊: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一路诗,似乎又是这个尚武重文的国家与王朝必然会有的一路诗,甚至会成为朝廷欣赏与倡导的主流诗,他骨子里的胡人血统西域基因令他天然地喜欢,从对诗的认知上来说,这是将六朝颓靡之风甩得最彻底的雄性之诗——是自己的天然友军(他看谁都像是友军)!

“好!”——在座者中,就数李白喊声最大,王昌龄尚未下台,他便向其行了个拱手礼,待其走下台来,回到与自己相邻的嘉宾席上,他便凑了过去:“王兄,怎么写出来的?”

“我少时便漫游过西域边陲。”老师人王昌龄的回答。

“那是我的祖居地。”

“我听孟夫子说了。”

……

这一下,两位诗人才算是真正认识了,诗会期间,两人在一起交流的时间甚至多过他们各自与孟浩然——孟是诗会总策划,又是诗坛巨星,太忙了!天下谁会比李白更有才?他受了王昌龄体的所谓“边塞诗”的刺激,便憋着劲儿要在诗会结束前写出一首精彩的“边塞诗”来,而他就能做到,三月三诗会闭幕晚宴上,他朗诵了这首诗,很多人乍一听还以为是王昌龄写的:

关山月

明月出天山,

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

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

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

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邑,

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

叹息未应闲。

   此诗把王昌龄写服了,决意要与李白做朋友。在诗会上,李白酒比人喝得多、剑比人舞得好、笛比人吹得棒,干得好他也不是干这些的,他就是比别人有才,专门负责写好诗——在此一事上,他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将绝世杰作当作家常便饭,说穿了,就是才大压死人,头天晚宴刚写出《关山月》的他,翌日与孟浩然、王昌龄再登黄鹤楼,向鄂州告别时,他又来了: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

孟浩然毕竟是诗坛上的当红巨星,平时收到各方邀请颇多,他将近期收到的一系列邀请串了起来,准备沿江而下先到扬州,然后从那里开始漫游吴越一带,如果不是新婚未久,思妻心切,以李白待人之热诚,一定会主动陪同孟夫子前往,但现在,他只是写下了这首诗……

这不是他为孟浩然所写的最后一首诗,但却是与孟夫子所见的最后一次面……这个时刻,他决然不会想到,以至于码头上的告别极其简单潦草……

46

诗人王昌龄有大名句曰:“一片冰心在玉壶”,李白回到寿山,又为孟浩然写诗一首,离开诗会,不当其面,他仍在写,可见其写作,纯粹出于自然,完全不是表演。

他将这半年来为孟写的总共五首诗,修改、润色、定稿、誊抄了一遍,呈给新婚妻子许紫烟看,李夫人默念数遍,欣赏有加,无意之间问了一句:“孟夫子回赠夫君的诗,贱内可以看看吗?”

李白如实相告:“他未曾回赠。”

李夫人有点惊讶:“一首都没有吗?不可能吧?”

“一首都没有。”

“这似乎……有点不应该……”

有些事,不说则已,一经说出,便会放大。妻子的话,在李白心中留下了一道阴影。

他想:我这五首诗加在一起,总能够换取他回赠一首吧?于是便将此诗稿当作一封信(并未再写信),寄往襄州鹿门山。

从此,他开始等待孟浩然的回赠诗,但却一直没有等到,连封回信也没有……

三年过去了。

这是李白婚姻生活最幸福的头三年,他与许紫烟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为了更长久更专注地享受二人世界,他们一致决定先不生孩子,这个时候,李白在匡山跟赵蕤夫妇学的中草药知识帮上了忙,那正是一对终生不要孩子的活神仙……

或许,这三年的李白,才是一个更本真的李白。如果这个世界不来打搅他,他也就这么活下去了……

这有什么不好?

   第十二章  西入秦海观国风

   47

     开元十八年(西元730年)。

     朝廷令百官休日选胜行乐。

     吐蕃求和。

     是岁,刑部奏天下死罪者仅24名。

     开元盛世,如日中天。

    在江南,崔宗之和孟少府二神仙一合计:既然朝廷令咱们“休日选胜行乐”,还各赐五千缗,那咱们干脆就去安州寿山找李白——李神仙玩去吧,权当一次春游。那个好玩人,已经三年没有来过扬州、金陵了,那个一年散金三十万的李公子已在江南消失,真是想他想得慌!江湖上只是风传:李白在安州寿山隐居。殊不知他是在享受幸福美满的婚后家庭生活。于是乎,二人便从金陵上船,乘李家的船,来找李家的人,还帮李大伯和李白的兄弟们给他带来些财物……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寿山庄园一见面,见面后的洗尘宴,海量的李白就把久违的二友灌醉了,两人醉后形态各异:崔美男倒头便睡,鼾声顿起,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孟少府则是酒气喷人,酒话连天,开始跟李白掏心窝子:“李侯……这次来……不光是乐呵乐呵……玩几天……作为朋友……我得说道说道你……崔兄做好人不说……我得说……再说了……你和紫烟的婚事……还是我保的媒……我也有责任说……这是一桩好姻缘……看你们婚后过得这么和美……做朋友的很是欣慰……这是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李侯……你忘了你是谁了……小日子一过……小山庄一住……你忘了你的理想你的大志了……”

朋友酒后吐真言。

此后几日,三人同游同玩同乐,孟又有类似的表达(崔不说话),激发李白写出妙文一篇:

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

淮南小寿山谨使东峰金衣双鹤,衔飞云锦书於维扬孟公足下曰:“仆包大块之气,生洪荒之间,连翼轸之分野,控荆衡之远势。盘薄万古,邈然星河,凭天霓以结峰,倚斗极而横嶂。颇能攒吸霞雨,隐居灵仙,产隋侯之明珠,蓄卞氏之光宝,罄宇宙之美,殚造化之奇。方与昆仑抗行,阆风接境,何人间巫、庐、台、霍之足陈耶?

昨於山人李白处,见吾子移白,责仆以多奇,叱仆以特秀,而盛谈三山五岳之美,谓仆小山无名无德而称焉。观乎斯言,何太谬之甚也?吾子岂不闻乎?无名为天地之始,有名为万物之母。假令登封?祀,曷足以大道讥耶?然皆损人费物,庖杀致祭,暴殄草木,镌刻金石,使载图典,亦未足为贵乎?且达人庄生,常有馀论,以为斥?不羡於鹏鸟,秋毫可并於太山。由斯而谈,何小大之殊也?

又怪於诸山藏国宝,隐国贤,使吾君榜道烧山,披访不获,非通谈也。夫皇王登极,瑞物昭至,蒲萄翡翠以纳贡,河图洛书以应符。设天纲而掩贤,穷月竁以率职。天不秘宝,地不藏珍,风威百蛮,春养万物。王道无外,何英贤珍玉而能伏匿於岩穴耶?所谓榜道烧山,此则王者之德未广矣。昔太公大贤,傅说明德,栖渭川之水,藏虞虢之岩,卒能形诸兆联,感乎梦想。此则天道闇合,岂劳乎搜访哉?果投竿诣麾,舍筑作相,佐周文,赞武丁,总而论之,山亦何罪?乃知岩穴为养贤之域,林泉非秘宝之区,则仆之诸山,亦何负於国家矣?

近者逸人李白,自峨眉而来,尔其天为容,道为貌,不屈已,不干人,巢、由以来,一人而已。乃蚪蟠龟息,遁乎此山。仆尝弄之以绿绮,卧之以碧云,漱之以琼液。饵之以金砂,既而童颜益春,真气愈茂,将欲倚剑天外,挂弓扶桑。浮四海,横八荒,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俄而李公仰天长吁,谓其友人曰:吾未可去也。吾与尔,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一身。安能餐君紫霞,荫君青松,乘君鸾鹤,驾君虬龙,一朝飞腾,为方丈、蓬莱之人耳?此则未可也。乃相与卷其丹书,匣其瑶琴,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事君之道成,荣亲之义毕,然後与陶朱、留侯,浮五湖,戏沧洲,不足为难矣。即仆林下之所隐容,岂不大哉?必能资其聪明,辅其正气,借之以物色,发之以文章,虽烟花中贫,没齿无恨。其有山精木魅,雄虺猛兽,以驱之四荒,磔裂原野,使影迹绝灭,不干户庭。亦遣清风扫门,明月侍坐。此乃养贤之心,实亦勤矣。

孟子孟子,无见深责耶!明年青春,求我於此岩也。

二友读罢,无不叹服。文章比诗,更显有用,两人更觉李白才大,应该早日出山……

数日之后,春游结束,二友走时,李白一直将他俩送到安州城,在城中最豪华的酒楼专设饯行宴,有道是:冤家路窄,这三年中很少进城的李白,没有料到:在相邻的包间坐的正是裴长史及其狗党。崔宗之去茅厕时,被其狗党认出:这不是三年前在许员外家的婚宴上羞辱过老爷的那个小白脸嘛!回去一汇报,裴长史顿时感觉报仇的时机到了,可是又不敢对这位外放京官直接下手,只好派人一直盯梢,等到李白将二友送上许员外家的马车,趁李剑侠醉后无力,将其抓去收监,罪名是:酒后滋事,无理取闹,当道挡官员车驾——依唐律,此罪不轻。眼看自家女婿被抓走的许员外自知是上了裴长史的套,赶紧送钱,祈求放人,裴收了钱,还嫌不够,便勒令李白再写一封悔过书,于是李白便写了,一写便写大发了:

上安州裴长史书

白闻天不言而四时行,地不语而百物生。白人焉,非天地,安得不言而知乎?敢剖心析肝,论举身之事,便当谈笑,以明其心。面粗陈其大纲,一快愤懑,惟君侯察焉。

白本家金陵,世为右姓。遭沮渠蒙逊难,奔流感秦。因官寓家,少长江汉。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轩辕以来,颇得闻矣。常横经籍书,制作不倦,迄于今三十春矣,以为士先则桑弧蓬矢,射乎四方,故知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南穷苍梧,东涉溟海。见乡人相如大夸云梦之事,云楚有七泽,遂来观焉。而许相公家见招,妻以孙女,便憩迹于此,至移三霜焉。

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此则是白之轻财好施也。

又昔与蜀中友人吴指南同游于楚,指南死于洞庭之上,白禫服恸哭,若丧天伦。炎月伏尸,泣尽而继之以血。行路闻者,悉皆伤心。猛虎前临,坚守不动。遂权殡于湖侧,便之金陵。数年来观,筋肉尚在。白雪泣持刃,躬身洗削。裹骨徒步,负之而趋。寝兴携持,无辍身手,遂丐贷营葬于鄂城之东。故乡路遥,魂魄无主,礼以迁窆,式昭朋情。此则是白存交重义也。

又昔与逸人东严子隐于岷山之阳, 白巢居数年,不迹城市。养奇禽千计,呼皆就掌取食,了无惊猜。广汉太守闻而异之,诣庐亲睹,因举二人以有道,并不起。此则白养高志机,不屈之迹也。

  
又前礼部尚书苏公出为益州长史,白于路中投刺,待以布衣之礼。因谓群寮曰:此子天才英丽,下笔不休,虽风力未成,且见专车之骨。若广之以学,可以相如比肩也。”四海明识,具知此谈。

前此郡督马公,朝野豪彦,一见尽礼,许为奇才。因谓长史李京之曰:“诸人之文,犹山无烟霞,春无草树。李白之文,清雄奔放,名章俊语,络绎间起,光明洞彻,句句动人。”此则故交元丹,亲接斯议。

若苏、马二公,愚人也,复何足陈;倘贤贤也,白有可尚。夫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是知才难不可多得。白,野人也,颇工于文,惟君侯顾之,无按剑也。伏惟君侯贵而且贤,鹰扬虎视,齿若编贝,肤如凝脂,昭昭乎若玉山上行。朗然映人也。而高义重诺,名飞天京,四方诸侯,闻风暗许。倚剑慷慨,气干虹霓。月费千金,日宴群客,出跃骏马,入罗红颜,所在之处,宾朋成市。故时人歌曰:“宾朋何喧喧,日夜裴公门。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埒华轩。”白不知君侯何以此声于天壤之间,岂不由重诺好贤,谦以得也!而晚节改操,栖情翰村,天材超然,度越作者。屈佐郧国,时惟清哉!棱威雄雄,下慑群物。

白窃慕高义,已经十年。云山间之,造谒无路。今也运会,得趋末尘,承颜接辞,八九度矣。常欲一雪心迹,崎岖未便。何图谤言忽生,众口攒毁,将恐投杼下客,震于严威。然自明无辜,何忧悔吝!孔子曰:“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过此三者,鬼神不害。若使事得其实,罪当其身,则将浴兰沐芳,自屏于烹鲜之地,惟君侯死生。不然,投山窜海,转死沟壑。岂能明目张胆,旗书自陈耶!

昔王东海问犯夜者曰:“何所从来?”答曰:“从师受学,不觉日晚。”王曰:“吾岂可鞭挞宁越,以立威名。”想君侯通人,必不尔也。

愿君侯惠以大遇,洞开心颜,终乎前恩,再辱英盼。白必能使精诚动天,长虹贯日,直度易水,不以为寒。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逐之长途,白即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李白真是醉时醒、醒时醉、宠辱不辨、真伪不分,给根杆子就往上爬,爬上去便是千古美文……

面对这样一个叫人读不懂参不透的怪物,裴长史的气也就消了,甚至开始欣赏起这篇鸿文来了……

人是立刻放了,但他断不会将这样的怪物举荐给朝廷……

48

“西入秦海,一观国风。”

对于李白来说,长安是一定要去的。巴蜀、江南一路干谒最终无果,更增强了直取国都的必要性。婚后最初三年美好的家庭生活延缓了它,但并未注销它。现在契机来了——生活它逼得紧——此次被人随便编个罪名便扔进监牢的事实让他认清:他这个没落相门的入赘女婿,在一个州佐小吏面前也啥都不是,任人宰割。他必须寻求改变,勇于进击,而许家现有的社会关系已经帮不上他了。岳父大人所能做的只是:让他在许家饲养的马匹任选最好的一匹,于是他便选中了一匹日后注定名垂后世的五花马,令其带足盘缠好上路。妻子紫烟舍不得李白,从不愁吃不愁穿的她也不觉得丈夫非有去谋个一官半职的需要,但是她毕竟属于知识女性,觉得李白才大,社会应该承认这一点——那如何能够体现出这种承认呢?似乎除了给个一官半职,她也想不出别的,于是便对丈夫这个春天的长安行持通情达理的支持态度。

于是李白便上路了。

一介英武的雄俊士,跨上优良的五花马,背负家传的龙泉宝剑,从大唐版图的长江流域出发,一路北上,奔赴他从未到过的黄河流域,他从未到达过的中原与北方,他三十而未立,空怀万丈豪情……

他过襄州,未找孟浩然……

他过邓州,未拜卧龙岗……

他过嵩山,未投元丹丘……

他过洛阳,竟未多停,无视东都之存在……

他的眼中,只有老秦国,只有今长安!

一进潼关,一路策马狂奔的他,开始慢了下来,他是长江之子,但似乎黄河更令他热血沸腾,它就像血管中奔涌的热血!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打小学习的知识与文化大多与这片土地这片山河息息相关,这是华夏文明的正脉与正统所在地!当他凝望着眼前的黄河、黄土与西岳华山奇峰时便忍不住地想:这是司马相如望过的风景吗?这是陈子昂爱恋过的一切吗?现如今我李白终于来了!

有道是:近乡情怯。李白是:近长安而情怯。他像一个盲人,用竹竿探路,在关中道上,一步步向前,探入长安……

他身后的五花马,也像一匹瞎马,跟在主人身后,亦步亦趋……

上路之前,生长于长安的许员外给李白上了一堂长安课,亲手给李白画了一幅长安地图,按照岳父的指引,他从东边入城,来到东市附近的长乐坡:这里有一片王公贵戚、达官贵人所居的别墅区,他要上门拜访的主要对象都住在这一带,所以,他要在这一带寻找下榻的驿馆。如今的他,已不是当年在江南一年散金三十万的阔绰公子,对于驿馆也挑选了半天,尽可能住便宜些的。

长安让他眼晕。即便他已经见识了大唐帝国最繁华最富庶的江南,长安还是让他眼晕!此时的长安是这个国家——不,是这个星球的首善之区,没有第二座城市可与其相提并论,世界第二大城君士坦丁堡只有它的四分之一大,对于全世界的人来说,这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在太多人心中,这里是人间天堂!

为了这种叫人眼晕的感觉,他先将正事搁置一边,他得先看看长安再说,他发现自己预感好,提前说对了一句话:“西入秦海,一观国风。”——不入秦海,不到长安,怎识大唐?怎识这雄踞东方的皇皇帝国?

在东西两市,有六百种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商品,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商人正在交易,大部分物品他以前从未见过,这里不仅仅是一座城市的两大集市,这里就是整个世界的两大橱窗……这是一座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外国人的国际大都会,它是地球上最先达到一百万人口的城市,到此时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万人,在此一百五十万人口中,有几十万外国人,其中五万外国人属于合法长居人口,外国人入朝为官的现象已经见惯不惊……

八水绕长安,城中如棋盘。这是一座用两三天转不完的城市,坐落于华夏版图上的首个“天府之国”——关中平原的怀抱之中,它的富足很像江南,却又比江南显得雍容大度、落落大方……他来到大明宫外,面对这座此前从未见过的当今世上最伟大的宫殿,想起几年前逃离家乡前父亲与他的密室谈话,不免扪心自问:这里真是我家吗?我真的是隐王李建成之后吗?虽然他也知道,大明宫是近一百年来后建的,当年他的祖上被抱出去的地方,并非在此……他从未完全相信过父亲的交代(莫不是给他施压的激将法吧?),他也从未彻底否定过父亲的故事,有一种现象怎么解释:来到长安,他从无异乡感,在长安人面前,他从无自卑感……也许旁观者看得更加清楚:这位李公子,不像个从外道偏地小地方来的,他的举止作派更像是一个长乐坡别墅区一带的皇族公子……

像又不像。在一些长安人眼中,他更像古人:身有佩剑,袖揣匕首。在另一些长安人眼中,他不像现实中的人……他去大慈恩寺——也就是大雁塔的那天穿了一身道袍,完全是道士的装扮,惹得小和尚们掩嘴讪笑……这座雄伟的宝塔让他在瞬间领略了大唐精神:这是一个可以为偷跑出去取回真经的和尚修建一座世界上最雄伟壮观的国家翻译学院的国家,那么像他这样天赋异禀满腹经纶的人,必然会受到善待!

这里的食物既很国际化,又有地方性,在大唐西市,他吃了他最喜欢的西域烤全羊,在小巷深处,又吃到了新鲜的葫芦头——即猪大肠泡馍,一种经药王孙思邈之妙手点臭成香的平民美食,与其绵州故里的肥肠面、肥肠粉有异曲同工之妙,他爱不释口,几乎天天都要来上一碗……

这里可以喝到当今世界上已经出现的所有的美酒——这对李白来说,可不是一桩小事…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一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二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三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四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五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六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七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八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九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一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二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