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人物 / 待分类 / 让“孙海洋”们消失

分享

   

让“孙海洋”们消失

2022-01-12  最人物

2021年的最后一刻,令人心潮澎湃的,莫过于孙海洋一家团圆。

寻亲者,再度走入公众视野。因为拐卖和走失,无数人的命运发生转折。

有母亲骑行27年,踏遍了大半个中国;有孩子33年来,不断在脑海中温故家乡的模样,只为寻得故乡何处;有女孩奔走15年,只为找到失踪的母亲和姊妹;有耄耋老人跨越大半个世纪,期盼与古稀女儿重逢。

这是四个母子团聚的故事。

和孙海洋一样,今天,这四个故事的主人公,一生都围绕着“寻找”一词。他们坚信,团圆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好在,漫长而孤独的寻亲旅途,终于迎来一个美好的结局。

让“孙海洋”们消失
让“孙海洋”们消失

“我是谁?”

4岁前的记忆,如同一根抹不去的刺,深扎在李景伟的心中。

他是被拐卖来的。4岁时,李景伟被邻家的“光头叔”领到后山,大巴车和火车轰隆隆地开了一夜。人贩子带着他辗转多处,他最终被带到河南兰考,被一户陌生人家搂进怀里。

33年来,李景伟打定主意,总有一天要回家。

儿时的记忆难抵岁月的磨砺。他记不起自己的姓名和家乡的名字,唯独将老家的地貌、父母的眉眼刻在了心里。

故乡,在他的脑海中,是一张刻画清晰的地图。

让“孙海洋”们消失

李景伟的手绘地图

那里有一望无际的梯田,村子里都是一片片瓦房,偶尔可见两层式的木屋楼,竹林围绕着房屋。水塘边,有几头水牛悠悠然地散着步。

一条公路,将村庄与外界连接起来,远处是青山连绵。

这些画面常常出现在李景伟的梦里。他几乎日日都要用木棍在地上画出老家的场景,重温这些家乡记忆,试图从中找到回家的密码。

然而,片段拼凑不出家乡的具体位置。他大海捞针般地找了许多年,仍未有头绪。

回家,谈何容易?

让“孙海洋”们消失

李景伟童年照片

2021年12月,看到孙海洋与孙卓父子团聚的消息,李景伟心中生出一丝希望。

12月15日,李景伟花了10分钟,将脑海中的家乡,绘成一张简易地图,配上信息,给抖音上的寻亲志愿者甘彪发了私信。

甘彪立即着手帮他找家,寻亲视频在抖音上迅速传播,媒体关注到李景伟的故事,信息如海浪般袭来。

兰考警方将寻亲范围锁定在云南昭通。

经过实体走访,警方找到了李景伟的老家——村庄的模样几乎和他的画一模一样,只是画里的老屋因久无人住,如今破败不堪。

12月28日,仅用14天的时间,李景伟就找到了失散33年的母亲。

在视频通话中,李景伟一眼就认出了母亲——她几乎和自己有着相同的嘴唇。

“能不能给我看看你的下巴?”母亲问道。

他抬起头,一处疤痕露了出来。母亲登时哭了出来,那处疤是李景伟儿时从梯子上摔落留下的痕迹。

他们一起回忆了4岁前的时光:他和母亲一起走山路,遇到了拿手电筒的醉汉;寒九天,母亲会坐在炉边为他烤桔子。

李景伟失踪后,夫妇俩四处奔走找寻,丈夫郁郁而终。她带着孩子改嫁到河南周口,后来一双儿女在钱塘江观潮时不幸被冲走。

周口距离兰考只有100多公里。李景伟懊悔,多年来,亲人竟与自己如此接近。

让“孙海洋”们消失

认亲现场,李景伟与母亲相拥而泣

2022年1月1日,母子俩在河南兰考团圆。李景伟跪在母亲面前,母亲早已泣不成声。“妈妈整天想你呀。”

新年的第一天,李景伟和家人拍摄了全家福。

他找回了自己的名字。他是“黎方富”,一切是新的开始。

让“孙海洋”们消失

97岁的路明(化名)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这个年纪,还能见到失散75年的女儿。

因为战乱,21岁的路明被迫离开安徽的家乡,与母亲和3岁的女儿分离。后又辗转半生,却难以打听到母亲和女儿的下落。

到了和平年代,她在四川邻水落地生根,与第二任丈夫结婚生子。婚后,二人在乡下务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上世纪70年代,路明给老家写过信,信件被母亲收到,二人保持着信件往来。不料,一次寄信后,路明迟迟未收到母亲的回复。此后,她与老家亲人的联系便彻底断了。

10来年前,老伴去世后,她常常向儿孙念叨起这段往事。“我90多岁了,想见见我女儿,要是她活着,也该儿孙满堂了。”

让“孙海洋”们消失

97岁的路奶奶想找到自己的女儿

儿子知晓母亲的心愿。他在抖音上,给寻亲志愿者甘彪发去请求:我母亲97岁,半个世纪没回家了,她想找自己的女儿李明英。

路明虽年事已高,但能清晰地说出亲人的名字和曾经的住址。甘彪将老人的故事,制作成寻亲视频,发在抖音上,又联合安徽当地的媒体,一起寻人。

三天后,这颗投入短视频的石子,泛起了涟漪。

李明英找到了。她如今78岁,白发苍苍,儿女绕膝。当年她与外婆去往外地逃难,多年后才回了安徽老家。她未曾想到,母亲原来还活着。

“我想抱着妈妈哭一下!”李明英哽咽了许久,最后说了句,“我很想她。”

路明盼望着相聚的那天。她把攒下来的120元,塞进红包,当作给女儿的压岁钱,给新的一年讨个好彩头。

2022年1月4日,李明英一家五口,驱车前往邻水,迈上1400公里的团圆路。

1月6日,两位老人相拥而泣。

“我发120元压岁钱,希望你月月红......”

生活有了新的盼头。路明许下心愿,3年后的百岁生日,她要拉着李明英的手,一起度过。

让“孙海洋”们消失

李明英与路明认亲现场

让“孙海洋”们消失

路明仅用了3天,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儿;而李美仙寻母15载,却音信寥寥。

李美仙,最初被人当成骗子。

她带着弟弟,在四川和贵州各大景区,直播寻亲多年。

在贵州毕节的百里杜鹃景区内,李美仙将寻人启事的板子挂在胸前,弟弟在一旁推着行李箱,上面印着寻人启事的文字。他们要找寻母亲和妹妹。

“你们是假寻亲吧,骗钱的。”李美仙一急,扑通跪了下去。

让“孙海洋”们消失

李美仙跪在景区

这一视频在网络上流传甚广。一些路人将此拍成视频发到抖音上,有游客用抖音直播了这个过程。

“妈妈,弟弟我已经养大,也帮他盖了房子。我也已经结婚,有了孩子,不知道你还在不在?”

1000多公里之外,安徽阜阳的一间屋子里,一个老人刷到了这个直播。他仔细看了看,寻人的照片有些面熟,他叫来儿媳:“这人是不是在找你?”

儿媳看到抖音直播间里的照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在评论里留言:“姐姐,我是仙巧啊!”

李美仙与李仙巧于童年离散。李美仙的童年,像是电影《无人知晓》的现实版本。2006年,父亲前往四川打工,11岁的她和弟弟外出打玉米面,回家后,母亲和妹妹已失踪多时。

她边哭边找,由于地处深山,她也没有父母的联系方式,只能苦等父母归来。

一个月后,一场大雨冲毁了老屋,她和弟弟只得捡起仅剩的家当,躲进附近的山洞。

山洞湿寒,弟弟发了一场高烧,从此落下口齿不清的疾病。

没过多久,储存的玉米也吃完了,姐弟二人只得动手杀羊,因不懂腌制,羊肉两天便腐坏了。

两年后,父亲回来。两个十来岁的孩子,身上满是泥巴,一语不发地在空旷的山洞里等待。

后来,李美仙早早便外出打工,攒下10万元,自己成了家,也给弟弟建了房。如今,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找到母亲和妹妹。

然而15年来,她多地寻找,仍未有消息。

抖音上的这场直播,为李美仙15年来的寻亲路,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

“我们见到妈妈了!”2020年4月7日,李美仙终于在浙江宁波见到母亲,和李仙巧视频见了面。

根据仙巧的回忆,当年,她和母亲被一名亲戚以“打工赚钱”的名义,带到安徽。结果在火车站她们又被两名男子带走,其中一名成了她的“养父”。

妈妈曾经带着她出逃,但又被找回来,后来养父带着妈妈前往宁波打工,她则一直待在安徽。

好在如今有了稍显光明的结局。

让“孙海洋”们消失

李美仙一家团聚

李美仙还是会在抖音上,更新团圆的后续。她记得妹妹从小爱吃甜的,特地熬了一锅麦芽糖,前往安徽,看望分别已久的妹妹。

网友一路见证了她们的故事。“这是网络时代的暖心一刻 。”

让“孙海洋”们消失

李美仙寻亲15年,是为了找到母亲和妹妹,而曾庆娇27年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女儿陈贵萍。

她的生活停滞在了27年前。1994年,在湖南省湘潭市,她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大女儿带着不满4岁的妹妹贵萍去新华书店。

“妹妹被一个不认识的叔叔抱走了。”大女儿声音微颤,在书店里,一名陌生的男子强行抱走贵萍,妹妹哭得凶,年幼的姐姐被吓得矗在原地,醒过神来才往家里跑。

曾庆娇忆起当时,“那一刻天都要塌了”。她将大女儿托付给母亲,顾不上许多,就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开始了寻亲之路。

让“孙海洋”们消失

一找,就是27年。这些年里,李艳霞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像无头苍蝇似的,“撞到哪是哪”。

为了省钱,她将棉衣裤都穿在身上,住桥洞,睡大街,垫张塑料薄膜,席地而睡。饥饿难耐时,她还吃过别人的剩饭剩菜。

母亲去世时,她人在安徽寻亲,只能哭着朝家的方向,给母亲磕几个响头。

渐渐地,曾庆娇也开始在网络上发布贵萍的信息。网络将她和一群寻子父母联系到一起,她能体会到这种切骨之痛,每每走到一处,她会捎上别家孩子的照片和信息,帮着扩散,再一边寻找贵萍。

2020年,有朋友告诉曾庆娇,寻亲志愿者的打拐车可以免费帮助扩散孩子的信息,在全国各地宣传。

其中一辆打拐车的主人被求助者称为“马老师”,他是抖音寻人的志愿者,打拐车上张贴着近百位被拐儿童的照片。在曾庆娇的请求下,贵萍的照片贴在了前车盖上。

让“孙海洋”们消失

打拐车

谁也没能想到,这辆特殊的房车,令贵萍和母亲曾庆娇再度团聚。

2021年4月,马老师的打拐车开到了西安,有游客将现场的视频发在了抖音上。有热心人发来消息,这小女孩他认识。

在寻亲志愿者的帮助下,曾庆娇与女孩进行了DNA检测。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她就是贵萍。

打拐车并未停留多日,它载着孩子们的信息和父母的希望,继续驶向下一个城市。

“如果您看到这辆车上张贴的孩子的信息,恳请大家多多转发,有可能一次转发就能助力一个家庭团聚......”

在寻找贵萍的过程中,曾庆娇成功帮助了4个孩子找到父母。

如今,曾庆娇有了另外一个心愿,她准备将余生交付于此:她想成为寻亲志愿者,帮助寻亲家庭扩散孩子的信息,让更多的家庭团圆。

让“孙海洋”们消失

曾庆娇

曾庆娇、李美仙、路明、李景伟,只是千万寻亲者的一个缩影,是这个庞大群体中的一份子。

在这些寻亲故事的背后,是时间和创伤的累积。常人所言,找到孩子的只是少数,苦苦找寻的是大多数。他们是“郭刚堂和孙海洋们”,他们没有一天停止寻找,也从未放弃萤火般的希望。

技术带来了更多的可能。网络连接起每一个个体,借助短视频平台的技术和用户量,寻亲的速度大大加快。

抖音成为了这些故事里的一环。自上线日至今,抖音寻人已成功帮助近500个家庭团圆,最多时,一天能帮助8名走失者找到亲人。

科技连接起了陌生的善意,筑建起走失者的回家路,给寻亲者带来新的希望。

即便是跨越70年的团圆,也不再是南柯一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