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六壬占财汇总(六壬资料辑录)

 九紫飞星 2022-01-25

 占商贾

拟欲求财市日中,三传有类便兴工。物与日辰无克害,买卖营求运即通。

物取太常为绢帛,勾陈田土雀书同。金铺刀剑珠传送,木器舟车竹太冲。

有类旺相宜商贾,若是休囚枉费工。

宜往何方求财觅利

求财须向龙行处,欲得龙居有气神。

以临之位无相克,复要龙生今日辰。

岁上有神年以畏,太岁上神克行年,

年克青龙悉主贫,行年上神克青龙。

行年先看青龙旺,所主求财必定成。

卖物售占

有物市中见鬻时,支干俱吉大相宜

干吉支伤忧少利,支吉干伤不厌迟

时下无伤犹获宝,支干俱损不如归。

凡求财,传中见财易求,无才难取;龙居日本财堪觅

占财紧切视三财,日辰命上细推排。三位俱乘旺相来,定知凡事有和谐。假如春占,庚子日返吟,亥生人是也。寅申相加为日财,午加子为辰财,巳加亥为命财,三位旺相,占财如意。凡求财,初克日而中末为日克,先难后易。若日克初传,而中末克日,宜速求,缓则无矣。求财见元武、白虎、天空,空手无益

                                                      --------大六壬秘本

占生意视荫爻。荫爻不逢丁、马为坐贾,并丁、马为行商。货物揣类神,次本看日财,利息看遁干及天将之财。化出之财亦为利息,如木日得甲己作合化土,金日得亥卯未三合化木是也。财不宜太旺,太旺则干衰,不能进财,徒劳而无益国。财与命上合者可以蓄积,冲克者,即发财亦随手花销。

干为本身,支为伙计。干为人,支为业。开行者,干为本身,支为客贩。支生干、支上生干吉,支克干脱干、支上克干脱干,被伤夷脱骗。

三传递生到干者,众人一心助我,生意大发。三传递生到支者,占基业则可,占伙计、客贩,彼益己损。三传递克到干者,众人互相攻讦,生意必散。三传递克到支者,占基业必衰,占伙计、客贩,彼将散矣,岂是吉征?

课传三六合,生意兴隆,然必不久长,因合中带破神也。

出门置货,支上或三传见货物类神,并见利息者,往必如意。若见克脱,不宜往。行期视二马、旬丁加何位,主何月日登程。归期视二马、旬丁之合神,合神加何位,主何月日回来。

以上皆忌空亡,忌比肩,尤忌元武、贵人入占。元武防失脱诓骗,贵人防官非讼累。

求财

求财最是杂事,乃术士见财入课,辄许见财,逢旺即云发财,百无一验,良可叹也。今参以群书,揆以事理,备着于左:

求财须日干旺相。旺相,得时之人也,获财易而且多。更须年命上见吉神吉将,有福之人也,五分财可作十分财断。大富贵人进财必成千成万,岂有十百者乎?

财加命,为我命中合得之财。财加行年,为我本年应进之财,求财必获。

财加干,为财来就我,求财甚易。支作财爻加干,为人愿馈财于我,求财更易,兼主人送来。

财居干阴与干上合者,求财必得。但须逢冲,始克到手。如戊午日干上寅,寅阴亥作财,但须逢申冲寅,则合散而财到手矣。

财在支上,有两说:一为财自到家,易得,支为家也。一为在他人手中,难得,支为他人也。临占,按其所指斟酌断之。

传中见财,为干之正合者,求财甚易。如甲日见未,癸日见巳,五合也。丙日见申,辛日见卯,六合也。

三传三合结为财局者,其财太旺。干入局者,可得。如丙戌日干上丑,三传酉巳丑,巳即干也。支入局者难得,如壬午日干上未,三传戌午寅,午即支也。

三传三合结为官、父、兄、子等局,中有日财者,极难得,须俟局散。局散者,二神空落,财乃出现也。如己亥日干上亥,三传亥卯未,俟至甲辰旬,则卯未皆落空,财斯到手矣。官鬼局中之财,得之必有不宁。父母局中之财,得之平平无虑。比肩、子孙局中之财,得之反有耗费,入不赎出。

古云:三传纯子孙,不求财而财自至。余细推之,财即三合中者,殊难得。如甲午日干上午,三传寅午戌,戌虽为财,然化为脱气,岂易得乎?惟三传纯子孙,年命上见日财者,可望大获。如庚申日干上辰,三传子申辰,命在未,上见卯财。己酉日干上卯,三传巳丑酉,命在辰见子财。或三传纯子而传中青龙为财,天将为财者,亦可大获。

此虽可望大获,终不免于脱耗,或喜应财而先费己财,或得财而随即费用,否则声名不美,脱气则誉望减也。

三传纯子孙,干上见财而值空亡者,古名为索还魂债,得不偿失。如己巳日干上亥,三传酉丑巳,亥财空亡,三传生之。

遁干为财,皆偏财也。然财为正合亦易得。甲日见己,丙日见辛,戊日见癸,庚日见乙,壬日见丁,五合也。遁干为财,财在官鬼身边者,难得,如甲辰日申遁戊。在父母身边者,易得,如丙戌日寅遁庚。在兄弟身边者难得,兄弟值衰令者尤难,彼已失时,获惜其资,如冬占丙寅日,午遁庚财。在子孙身边者难得,子孙值衰令者无望,即或得之,亦必不得,彼已失时,不能生财也。

长生为财,为有源之财,主源源而至。

墓神为财,大不吉。无论不能得;即或得之,已入尽头路矣。

绝神为财,一得不能复得。

胎神为财,为暗财,一时不能得,在有日增月益之象,总可至九十分者。

财之阴神生之者,亦为有源之财。如财阴见克脱者,财源已获,求财不能如意

太阳为财,光明正大之财也。临干而不为用者大吉。若为则太阳升天,岂可攀天乎?只邀其末光而已。

财乘太阴、元武,必是暗财,或赃私之财。若克伤生气者,声名败坏。生起官鬼者,祸殃即至,最宜慎之。幕友尤宜自闲。

干支相同者,求财最难。财在干二课为用,可以得半。支二课为用,竟不能得。

财逢夹克者,求财最难。干旺或可得半,若干值衰令,竟不能得。

财数:财以相乘作数,以少为断。如戊子日干上寅,三传寅亥申,亥为日财,遁丁加寅。亥寅相乘,二八。亥丁相乘,二四。夜将太常,常亥相乘,二三,则从少以四为断。亥阴见申生之,加增七数,亥加寅脱去七数,亥乘常克去八数,或再于二四内加减其数,以十六数断之。

传内见两财者,如前法,以相乘作数,不必相并。若神将遁干俱作日财得,不用相乘,竟相并作数为准。如庚申日干上巳,三传巳寅亥,寅遁甲,夜将乘龙,俱为日财,三者相并二三,则以二三为断。

或乘或并作数之后,应再以日干衰旺揆之。

古云:财旺倍之,相本数,休囚减折。余窃非之。盖财旺则干逢囚令,财相则干逢休令,财且不能得,岂能定数?极力营求,只能见微财而已。惟财逢衰令,干逢旺相,可以一口吸尽。应照本数为断。若命上见吉神吉将者,为有福之人,可望倍获十百。

 

                                               -------  大六壬说约

 

占求财

吉神:玉宇 金堂 五富 无翘 阳德 天马 时阴凶神:天贼 盗神 死神 五虚 游祸 天狱 天火 地狱 金神 关神 谩语求财何占也,其其求之有无,其得之难易,占其数之多寡,与夫财为何人所与,财为何等之物也。

求之有者无何以占也,取日干所克者为财,而课传俱有财现(甲乙日课传有辰戌丑未之类),或日上神,或支上神,或命上神俱以下克上为日辰命上之财(如日是寅,寅上是丑;支是子,子上是巳;命是酉,酉上是寅之类,所谓紧切视三财之诀也),或发用是暗财而贵人作青龙(如酉以寅为财,而初传是亥,亥水也,而寅本生于亥,酉以寅为财,而传是木未本土也,而寅木库于未,皆为暗财临龙也),或课传无一财而三传为伤食(如丁日以金为财,课传无金,三传皆土上而丁之伤官食神反能生土金来了,亦是暗财),或日财见于青龙之阴(龙临第二课为日干之财),旺财临于行年之上(行年在酉,上加寅卯春占之也),或龙乘日上支上之神而神为日上神(乘寅临干支之上而日是丁也),或日克初传而三传递克,则占求财者可必其有矣

若占求财而必其无者,盖虽前项之吉神吉将而落空亡(如甲子旬空戌亥,亥为财为空亡者,若戌亥年月不论),或三传俱是财而财多化鬼(如酉以木为财,而三传寅卯辰而财多化鬼也),若发用是日财而神作天空(奴仆之财非所论),或课传俱无财而青龙入庙入墓(如丙日而课传俱无金,而龙在寅伏而不动,在未入墓者无金类也),或青龙乘空亡而日辰比肩劫财(如龙乘旬空而辰上神为同类是也),凡此皆无财矣。

得之难易何以占也?支来生日则易,支来克日是难,财临午酉则易,财临关格则难,财为发用则易,财为末传则难。财临干则易,干临财则难,日德日禄为发用则易,反吟伏吟为课体则难,支传干则易,干传支则难,日上辰上神和合则易,日上辰上神北驰则难,其先难后易者,初来克日而中末被日克也,求之宜缓;先易后难者,初为日克,中末来克日也,取之宜速。

得之多寡何以占也?财逢旺相则多,财乘休囚则寡,发用为财则多,中末为财则寡,类神见则多,类神伏则寡(如求金银欲见酉求衣服欲见未之类),太岁作财神而乘青龙则多,时日作耗祗而乘别将则寡,定以先天之数(子午为十八或八十一也),加以倍减之法(如子水在冬则倍,在夏则减也),而多寡明矣。

何人所与何以占也?观之类神,如财乘天后则主妇人妻妾之财,乘天乙则主贵人尊长之财,乘龙公门贵客或道流,合则士大夫或术士沙门商旅,勾二千石盐与恶人之财,蛇妇人或医匠之财,朱使君亭长宫妃或善士之财,常贵人老者或女亲,虎兵卒僧医或孝服市贾,乘太阴主妇人姻亲奴婢,空则官吏长史或仆从,元小儿牙人或盗贼,引伸推类可也。

财为何等之物何以占也?观之类神,如财神乘天后是水利或酒醋,财神乘天乙旧宅牛畜或桥梁,龙公中书籍或柴薪钱帛,乘六合是车船竹木买卖之财,乘勾陈是水物田土或文书印信宝货鱼鳖之财,乘太常是衣服婚姻 饮食之财,乘白虎是田园大麦或湖池道路丧具之财,乘太阴是金银钱玉或小麦五谷之财,乘天空是墓坟宅舍或印信狱具之财,乘元武是鳞介楼台仓廪或畜类之财,推类可也。然有空手之求者,财逢旺相适值旬空是也。

亦有无心之获者,则太阴乘神适作日财是也。

至于求财之方向,则视青龙所乘之地(龙居午南方求之)。

以求财之时日论则视财爻所临之神(如财临太岁以年计,临月建以月计,临日则本日,临时则本时推之也。)

其以索债求者,则详日辰时而推之,日为财辰为债主,时为欠债人,如时上神生日日上神生辰或俱比和或俱吉或辰上神克时上神或以类神发用索之有得。

巳午主迟缓终得,酉戌目下即得,亥子妇人嗔,申未无望也。若类神见,财爻旺相,不必拘此例。求无不得矣。

其以博戏求者则视支干,支为主干为客,支克干则主胜,干克支则客胜,皆视上神。

其以不正求者,视三传或先鬼后财或传鬼化财或元武附财者,利。此求财之附占也。

若夫日上财为外财辰上财为内财,临丁马则远财,视何者之财为旺相而或内或外或远或近以求之是求有益于得也。

                                                                                                                              ----------六壬寻原

 

求财

 例亦伙矣,而首以财言者,何也?盖财在庶人,则为养身亲上之源;在国家则诚富强生聚之本,谁曰细务?岂遂移之?求而有占,务适宜当理,而无后灾也,岂喻利云乎哉?

求财之占,先以青龙为主,而俯仰视之,得气无伤,则吉,否则凶。盖龙为玉帛钱财之类将。求类于将者,法视乘神与将较,若不内外战,则神与将和,将有喜而无忧,皆为得气。得气者,将得气也,得气则吉。吉云者何?类能为吉于人也,吉则可求。凡内外战,皆为不和,将则有忧而无喜,皆为无气,无气则凶,凶则不可妄求。然而内战其将者,忧重;外战其神者,忧轻。轻犹可图,重则难望,忧虽在将,人亦不能无忧也。类神之气,则又在地,类神者,类将所助之神也,故凡类神所临之地,有十二气,而神与其地较旺衰。盖凡下临有气之地,则财强。长生、冠带、临官、帝旺是也,谓之四吉。下临无气之地,则财弱,沐浴、衰、病、死、墓、绝、胎、养是也,谓之八凶。

凡神将既和,而又下临吉地,方成财象。财象既成,此财可求。神将不和,而又下临凶地,财则无象。财象既无,求之何益?

神凡内战其将者,即下临生旺,亦非吉象。盖生旺气神自当之,将无与也。夫以得气之神,内战其将,则类将之气益弱,其忧更重,何吉之有?

神凡下临空地,而所空即为四吉,亦非吉象。盖既落空,有财尚当防损,况本无财,而欲往求乎?惟神生其将,而神自作空者,尚有出旬之可望。盖出旬则空者填实,故犹可望也。

地之十二气,吉凶于类神者,虽各有象可按,然只吉凶两象而已耳。分而玩之,各有其情,未可漫忽。

盖凡长生则有生生不匮之义,求财皆吉,而将本求息之财,更相宜也。沐浴则有涣荡消除之义,气当其败,无攸利也。冠带则有庄严整饬之义,冠冕峥嵘之财可图也。临官则有显荣利达之义,官贵公府之财,咸所宜也。帝旺则有当时乘势之义,财关邦国,靡不从心也。惟是日中则昃,月盈则亏,知者虑焉。若复悠泄从事,则恐坐失机宜,时不可失,悔何及矣?衰有日消月耗之义,凡财早图,或有成机也。病则奄奄困顿,弱何如也?死则有去无来,哪有生理?望宜止也。墓则财神归库,遇有刑冲,库藏秘器之财,犹可图也。惟绝则有复生之理,自绝而复生,尚需时日,自非一蹴之可就;而凡割绝之财,或相宜也。至夫胎养之气,则诚微而又微,虽有几望,诚不可过赊也。十二气之所攸关类神,如彼其琐,而可漫言乎哉?是则所谓俯察,以占地理之何若也。类地之气,虽有其征,而天心在上,正未可知。类苟得气,则天不从人,其如天何?故云须仰视而细察之。盖类神之上,各有天神,神各有所乘之将,将主其事,而神司吉凶。或吉或凶,天之心也;天不可测,而推类上神将是以测之。故须仰视。盖在天神将,临其类神,紧关休戚,而于吾身之吉凶可否,复有攸关,所以然者,财之有无多寡,虽在类气之得失,而求之可否,身实主之,从违缓急,在我不在龙也。法曰:阳见其象,而情归于阴。

类上之神,谓之阴神而曰类阴,阴者事之主,天之心也。盖凡阴乘吉将,气旺扶龙,则知天心佑类,而有默扶阴益之雅。阴乘凶将,气囚制类,则知天意劫财,而有耗分攘夺之虞。阴生日干,及能生合日上神者,取之无咎。阴克日干,及并刑害日上神者,妄取必有他殃。欲知殃于何事,即视类阴所乘之天官。如虎主疾病死丧,蛇主惊忧怪异,元主逃亡盗失,勾主争讼,朱主口舌,天空欺诈之类,所谓将主其事,神司吉凶也。

类阴之气迟远攸关,旺相休囚,四时递转,惟气在天,而天实司之,故在天神将,得以代天而司化,应则化之,所见端也。故凡阴乘四时旺气者,吉凶之应必速;相主方来而尚未来,休为已过,囚死必迟。至空亡之气,迟速两端,俱无足道,是皆仰观以测天心之苦;财与吾身,又须较量。

盖财旺,必须身强,身弱财强,财虽满前,无力可取。须待生旺吾身之时,方才可必。财弱身强,我志虽雄,财犹恍惚,亦须待生旺财神之候,始可言求。对待之象,不可不知。盖寄干为求者之心,上实有天,而天心未可料也,是故亦仰观以察之。

盖凡寄干之上,乘吉气旺则身强,谓之无伤,伤则身弱,日阴所主者,我之情思心腹也,与日神交相生旺,或能生合日干,则心腹可凭,怀思无疚,反身而诚,无施不可,否则切己之忧,殊可虑也。欲知强弱于吾身者,即视日上神所乘之天官。

欲知所忧于吾身者为何事,即视日阴所乘之天官。至夫神煞,亦须搜讨,煞历俱在,不可诬也。神煞者,天神所乘之煞也。吉凶可否之实,惟煞主之,故曰:将无神不灵,神非煞不显。煞云者,确实无疑之辞也。顾名思义,象自昭然。

日干所临,乃吾身游行之地,凡占有动,便须视之,求财,动占也,故又当俯察以观动之宜否。

盖凡所临之地,不刑不克,非败非空,而且或相生旺,则为得气。游身得气,无往非宜,否则未宜轻举,妄动招尤,徒自苦耳。

日支之象,与财所乘之天官,乃其职事。寻类而求,洞如观火,如太常之类为尊长,为眷属,为武弁,类推可知也。以其所乘而求五气,则伊人之贫富贵贱,老少晦明,无不可知,而其状貌衣饰,亦无不可知也。例详中黄。

辰阴所主,亦即伊人之怀司心腹,而喜忌系焉。盖凡阴神生旺阳神者,伊人之喜,不难于从事;刑害破冲者,伊人之忌,弗克惴裁。欲知喜忌之为何人,即视其阴所乘之天官。

凡支干为上神所制,或支干上神为其阴神所制者,皆为有伤。伤则不能无所畏忌,故曰干伤则有所畏而不能取,支伤则有所忌而不敢与。取与之义,全决于斯也。

迟速之应,决于三传,传不逢财,惟用是责。

凡财神得气无伤,而且见于三传中者,法以次第传之,末传是应期。应期者,克应之期也。盖初为发端,类见必速,而乘四时旺气者,更速。相则稍缓,死囚休气,亦以迟言。中为移易,类见而旺,其应亦缓。末为归计,类见而旺,其应必迟。然若传归日干之上,而或入宅临门者,反当以速期之。是故迟中有速,速有有迟,不可不察也。

财不入传,而第责龙神于间处者,则当寻视发用,盖用者,实事机之先兆也。凡用为岁建,则从岁取期;用为月建,则从月取期;日时亦然。气旬候首,无不皆然。所谓起岁年华问,逢蟾月里寻云云者也。

然以岁期者,尚当有所应之月;以月气旬候期者,尚当有所应之日;以日期者,尚当有所应之时,而可不知乎?然而又有说焉,财弱者,宜从所言,身弱者,当以身论,分而求之,应期确矣。

数目之端,先天是责。新旧之故,孟仲季言。

凡此四者,法以类神与所临之地较之,盖数目者,财之数目也;新旧者,财之新旧也;故不必他求,而惟类是责。地即财之着落处,故须与地相较。甲己子午九者,先天之数目也,相因而言,乘除之定理也。财旺则相因而倍进,财相则计其

所因以为数,休则计其应得之成数而不因,囚死则不惟不因,而且减其成数之半,是又先天之活法也。因法云何?如财神之数为九,财地之数为八,八九相因,为七十二之类。类推可也。至于财神财地各有应建之干,计其成数而与财神财地,应得之数,合而计之,数可知也。

建干惟日不须复建,盖日者吾身也,财则吾之所求也,多寡有无,皆吾身气类使然。建实吾身之气数,自无而有,故当计及。至夫复建,第求鬼之党救于时中,非为求财设也。所以财之数目,不在复建,年财暗财,皆所当知。

年财者,行年上所见之财也。凡年上神为年所克,谓之年财。盖即年中应得之财也。然惟乘龙得气,旺相不空,方有是象,故曰求财视龙,旺相相逢,日年传用,此外难同。又曰:日克青龙为财,年克青龙为尤利。盖日与行年互相表里,故兵占每言日年而不言命。凡龙神所建之干,谓之暗财,而中黄反以真财目之,所谓自然而有,紧关吾身之气数者也,何可不求?故神书云:明无财神,而暗建为财,则亦可以求财。至以生旺墓,皆为暗藏之财,则谬矣。何也?明莫明于旺,旺既为财,彰明较著,而可暗言藏财乎?惟库墓两神,暗藏之象始确。然其间又有生克制化之不齐,步移形换,而可即言暗藏乎?

如甲日求财,以土为财神,青龙为类将。丑土为贵人,丑贵顺,龙乘胜光,逆则龙乘传送;未贵须龙乘神后,逆则龙乘功曹。终无土龙之时。龙非明财,而责暗藏之财于生墓中法也。责真财于初建之干,亦非法也。

以财之生处言,则土生在申,而传送乘龙既战青龙,又日干反遭类神所刑克破冲,空凶极矣,患莫大在焉,财生之乡,其可恃乎?

以财之旺处言,则神后乘龙,有生无战,类将有喜而无忧。类神神后,遥生甲木,日干无凶而有吉,且神后建甲,比旺助日,公而不私,尚可目为暗财乎?惟是财神带败,末免小疵。盖神后子水也,甲与青龙咸败于子,因防而数防焉,则得之矣。或曰:神后在天,随四时而观五气,哪可言败?呜呼,气虽两端,其利则一,《金绳》云:苟得其同,虽远必合;苟失其同,虽近不亲。如甲日求财,龙居水火,而见用于中,虽近不亲也。盖水即神后,火即胜光也,木败于子,死于午,虽见用而不亲,气化圆通,妙理自出,岂可胶视乎?

以财之墓处言,则土墓在辰,甲日无乘罡之龙,有是理,无是象。法曰:万物不离生旺墓。盖生旺墓,五行之三合也。五行不能离三合而收化育之功,万物化育于五行者也,能不从三合而责类乎?气二而理一,可胶视乎?

财虽类龙,占情非一,情类阴阳,兼求不失。盖青龙,财帛之通类也。其余天官,辨物之分类也。通类为主,分类为宾,阳见其象,情归于阴,故当兼求。按《金绳书》云:求财专视青龙则失之拘,遍推寻而无所主则失之荡,合阴阳之感通,宾主情分,庶几得之。呜呼,占财之法,尽乎此矣。

盖其所求者贵人之财则兼视天乙,炉冶之财视?蛇,文书之财视朱雀,交易之财视六合,争讼之财视勾陈,欺绐之财视天空,疾病死丧之财视白虎,尊长之财视太常,不正之财视元武,阴私嘱托之财视太阴,妇女之财视天后,至于将本求利之财,惟视青龙可耳。此以青龙为主,将为宾,主既得气,而宾亦无伤,所乘之财方能类应。如以文书之财而言,青龙不拘藏现,得气无伤,而朱雀恰为发用,即非发用而居有气之乡,不伤日年,是能为吉于人也。朱雀之阴,不伤朱雀,是阴阳和合,文书有气也。阴神不伤日干,是身与类和,文书之财可取,终无他患也。若三传递生朱神,而朱神恰为日年之财,则众力相扶,财必丰厚。

若朱神虽能生旺日年,虽能为日年财神,而其阴神反伤日年者,其财必不可轻取之,必有他殃。欲知殃于何事,视其天官;欲知取与,分视日辰,辰伤则其人必有所忌,而不敢与;日伤则吾身必有所畏而不敢取。凡类皆当作如是观,不独文书之财为然也。畏忌见前,兹不重出。

约而言之,首责青龙为财将,次责明暗财神,又次责所求物类。若财将所乘之神恰作日年明暗之财,而气旺无伤,自强无患者,求之必得,取之无患。取与之机,视四课克应之诀,决于三传,气旺则财大而速,囚死则财少而迟。财现则易,财藏则难。财落空亡,不惟难求,且防失耗。孟仲季关新旧,数目当问先天,易简之道,尽乎此矣。理气象类,宁有他哉?至于财神乘马带丁,最利远动之类,皆以煞言矣。煞历俱在,无庸赘及矣。

 

占例二:琐占约云

 

求财视龙,旺相相逢。日辰年用,此外难同。财神虽现,财阴须善。龙财旺方,往来诚便。

凡占求财,首视青龙者,龙为旺财之官也。龙乘旺相气,见于日辰年用,方为入式,旺龙入式,求必遂意。故曰相逢。现于中末,应则差缓,见于闲处,迟而且难,故曰难同。相逢即是类见。日辰年用,即是类见之方。难同,即类阴神见之难同,盖言不可同日语也。

若龙不入式,而其所乘神与日生合,则亦谓之有路,有路而气旺,所临之地又不空伤,龙之阴且复有益于日,无损于龙,求之可得也。然须财透露旺相不空,方可必得。而惟财之阴神益日者,方堪进取,否则皆为妄求,妄以求之,反生他患。若青龙更作财神者,求之尤易

日克青龙为财,年克青龙为尤利,故青龙若作财神者,求之尤易也。日年顾可分视乎?

兵法云日年制武利用兵者,亦此,然其间亦有远近巨细之不齐,盖年远而巨,日近而少也。亦须视其所求者果属何类,类若凶伤,总非吉象。如欲谒贵求财,而天乙处非其地,求之何益?即令得地得时,而于我却不相投,亦无益也。

若或无财现,而遁得财干,财干所乘之神,与我作合,而子孙得地,无伤则易,可以往求。龙财旺相之方,即其宜往之地,故曰求财须向龙行处,龙若休伤枉费心。

入手之期,即视财气。凡财乘四时旺气,则以财神墓绝之日取期,财乘四时四时休气,则以财神生旺之日取期。

财有生旺墓之不同,不可不察,盖旺即财神,无烦说矣,惟生墓两神,人尝忽过,生为财源,墓乃财库,源宜流,库存宜冲,两言而尽矣。盖源中财,疏之则流;库中财,冲斯动矣。

财神有五,而年上不与焉,五财者,时用日辰命也。

时为日财,为时下近小之财。用为日财,为开手便见之财;乘吉旺相,则取期从速,为数必多;乘吉化衰,则取期缓,为数亦少。日上见财,为就身之外财,亦为己财;辰上见财,为现成之内财,亦为彼财。内财见于日上,宜出财经商;外财见于辰上,宜入财坐贾。命上见财,为命中固有之财,取之不穷。日上神制命上为财,乃谋运生发之财,图之最易。故曰,求财切紧视三财,日辰命上细推排。又曰,财临辰命最可喜,二德生逢兼与比,此去求财财必多,上神与日皆堪拟。

岁月建为日财,其财必大。二马六丁为日财,其财必远。财作空亡,近小虽出旬可冀,求难满望,远大则财空可虑,到底无形也。财在岁月建上发用者,即以岁月取期,旬候日时类推可也。

财上天官,主财之类,财阴神将,休咎之根。辰上天官,与财之人,辰阴神将,喜忌之本。

盖凡财神发用,而欲知其为何如之财,则视财上所乘之天官,财之阴神生合,则吉无不利。若财阴伤财,当防分夺。财阴克日,后必有灾。欲知灾于何事,则视财阴所乘之天官。辰为他人类位,故视辰上所乘之天官,未必皆吉神。辰上天官,即其与财之人也,辰上阴神又其人之喜忌所关。若辰上神为辰阴所伤,则有所惧而不敢与。欲知惧于何事,则视辰阴所乘之天官也。约而言之,首视青龙,次视财神,又次视类神。以及发用、日辰、年命、课体,皆所当求者也。龙神喜其生旺,忌见刑战;日辰喜其生合,忌见刑冲;用神喜其吉旺,忌其凶衰;年命课体,喜其扶救,忌其伤残。至于龙财用类之阴,则皆互有关节,不可忽也。

                                                                                                                               ---------壬归

求财章

第十六

财明休旺生官忌,彼我干支害合论。旺禄受脱名偿债,干财传助号还魂。

顺克非凶递生吉,妻防生计兄争力(比肩大旺)。末助初财暗助多,支干相加彼我益。

艰难(谓初中空陷也,要末传见财德长生)避难(谓财坐空绝克脱处也,如是便有,看日干下坐财,此谓避难之财坐身下也)详坐末,塞户度门验发端。贵坐生合求财吉,财逢空墓最为难。

交车十法损益配(三吉七凶),喜遇生合愁破碎。财乘丁马忌庚辛,壬癸见丁看事类。

鬼财险出须急求,绝财了结入墓忧。玄武防失内争畏,龙生值喜徐徐收。

奇仪周遍枯木荣,闭口昴星皆不成,网罗任信空费力,成期须将末合详。


增补课例:

占例一、己卯年未月甲戌日未将亥时,功友王某来,代其兄问所购货物能否得利。

朱六

蛇丑寅卯辰    朱空  空六    甲戌  

贵子    巳青   寅午  午戌    壬午  

后亥    午空   午戌  戌甲    戊寅  

阴戌酉申未   

玄常

断:《指南》云:干财传助号还魂,索还魂债格,必能得利。甲九数,戌五数,应得五千元,但由于初财遭夹克,必有损伤。甲乃功曹,必是公家人员,六合克财,中间人亦要得些好处。

果以五千元成交,但打发工商所和中间人共用去八百多元,实得四千元多一点。

占例二、丁丑年未月乙巳日巳时午将,潍坊工商局稽某来占近来财运,弹射、进茹。

    空虎常玄

午未申酉     虎空空龙       

      戌阴  未午午巳       

      亥后  午巳巳乙       

卯寅丑子

六朱蛇贵

断:发用财乘白虎,钱财之象,但多惊忧奔波,未居午地,五月必发大财。中传见官,主六月财来财去,收益不小但多半交给了单位。末传酉鬼乘玄,七月份必破大财。因何而破,阴神亥乘天后,主因女人找而破财。

验:五月得财甚大。六月吃吃喝喝。七月因妻子调节工作事,花去四千元但没办成事。天后乘马主夫人调动,动入鬼乡主不成也。

买卖

章第十七

交车生合动无迷,末助三般递生奇。互相生旺愁罗网,死墓如逢怕关妻(财墓并关)。

进步艰难喜末吉(谓初中空末不空要见财德长生),病符遇生旧更新。生涯遂意两贵拱,禄神乘旺静无屯。

登天度门分善恶,内战外战察重轻。生气青龙财叠叠,常乘财印喜盈盈。

龙背兴舟独足利,虎头觅利九丑忌。闭口源消自不佳,天心周遍财如意。

传进当行间退止,有防生计为财多。损耗资财因劫重,财爻它绝必蹉跎。

                                                     

                                                    大六壬会纂指南

 经济之占,古人曾把它分为求财和交易两类事讨论,为了遵循壬占的易简原则,现将它们融为一类事讨论,以便提纲挈领,适合实占的需要。

壬占经济,专重父母爻和财爻二类神。父母爻为占营生事,财爻为占利益事。另外,还可兼看龙常、贵人、禄马等。

求财类事体,大都涉及钱财本身,是比较宏观的、长期的经济活动。比如投资求财、借贷索债、个人创业发展等。

交易类事体,大都涉及主客双方的财物交换,是比较具体的,短期的经济活动,比如买货、卖货等。

公司单位个人创业发展,当视干支,干为当事人,支为单位(包括下属、店面、固定资产)。要支干逢生逢旺,或三传生旺干支,则创业可成,前景看好。若支干内外相脱则单位虚耗亏本转行之象,若支干皆受克制或空墓刑冲,则困境重重,主单位倒闭。

壬占单位运气,可充分借鉴占家宅一法,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个人求财,专得财神。视财神在课体年命中的情况来细言之,可寻避难财、就身财、三传财、年命财、还魂财、鬼财、暗助财、艰难财等类皆是也。避难财,日干坐下财神也。就身财,干上之财也。三传财,初中末财神也。年命财,年命上神为年命所克者也,要生合日干,则唾手可得。还魂财,三传子孙局生起干支上财神是也。鬼财,财乘虎,财遁鬼者皆是也。暗助财,初传财神末传相助也。艰难财,初中尽空末传财神不空者也。上例诸等财神皆忌空亡、落空、乘玄武、大耗、小耗、墓库、破碎等,则主难求,反而有失财之忧。

交易买卖,以干支代表主客双方,以三传、用神、类神来代表交易之后的情况。支干生合交易必成,类神在三传中求取可行,类神不入三传者,则双方虽有成交之意,动静难有成交之实。卖物要类神冲克日干,且要视财神出现,以卖者求财矣。买者要类神入传生合日干,以买者求物矣,更视类之阴神来言今后利益之有否。此买卖双方之区别,切宜注意!支干刑害,双方交涉肯定谈不成,求物求财俱难矣,再视三传看情况变化。

11997121日深夜,同事小戈与笔者谈起工厂前途堪虞,要求卜占一课看看到底如何,以作个人去留打算。

丙子年十二月癸亥日癸亥时子将,元首、连茹。

午未申酉

    

    

卯寅丑子

断象:干为人,支为单位。今本课支上子水为日干旺禄,子为今年太岁,可知一年生意尚为兴旺,但禄神乘玄又为旬空,兴旺仅是表象,工厂收入多虚少实,更有遭骗损失之兆。发用丑作来年太岁,为鬼克支克干,明年困境重重,但干上赖寅木制克,鬼爻又空,工厂并不会倒闭。初传鬼乡引入中末寅卯脱耗,今年三年之内,工厂耗损亏本难免,三传回环,进退两难。

后引:此课所断极验。今年工厂利润微薄,在外货款被骗,损失相当惨重,有四十多万之巨。9798年工厂名存实亡,仅留一打工子看厂,追回丝微货款悉以还债,老板一无所有,艰难度日。到99年工厂停业动作,老板利用厂房,另起炉灶,与他人合作生产电子配件,欲东山再起。

220001024日中午,老朱来寻笔者,询问其做生意合作事。老朱与他人(三家)合作在济南开超市,已开张了一个月,遂袖占一课以答之。

庚辰岁九月乙卯日壬午时卯将,重审、稼穑。

 

寅卯辰巳

    

    

亥戌酉申

断象:占合伙,专视支干。今支干上神子丑六合又空亡,支干六害,外空合内实害之象,可知合作不仅无利可图,更有损害。且合逢空亡,更是散伙之象。今支上神子水为日干贵人却是空亡,反作空败神。当知老朱被内部属鼠人,或妇女、或北方人来败害算计。支上子卯上下呈现无礼之刑,可知超市内部明争暗斗,已呈反目无礼之势。且支阴酉鬼乘玄冲克支干,还有人在贪污财物。发用初中俱财空亡,中传岁破,今年大走破财运。末传虎作墓财却实,必折本滞留济南,难于脱身。天盘日干作太岁投于墓乡,一年无路可走。

后引:老朱谈起合作事,满脸懊丧,超市仅开张一个月,就被另一个合作伙伴的老婆(刚好属鼠)动脑挤了出来,但又扣下三万多元资金,以弥补一月之亏损。目前超市二家合作,整日大吵大闹,冤恨重重。

                                                           -------------  徐伟刚著作

 

占买卖 一、初中空而末不空,要财德长生。 一、病符遇长生,宜旧更新。 一、两贵拱夹,主生涯遂意。 一、青龙生气,主财叠叠。 一、太常乘财官,主喜。 一、天心、周遍之课,主财如意。 一、财爻空绝,主财衰。                                                                                                                                                                 ----------------六壬存验

 

 交易之占,大要以日为人,辰为物。而买物以辰为我,日为彼,用神为物;卖物以日为我,辰为彼,用神为物。故日传辰,买物成;辰传日,卖物成。日辰俱吉,物贵宜卖;日辰俱伤,物贱宜买。日财旺相,物虽滥恶而必售;日辰上乘龙,而日辰克之,物虽珍必获。日吉辰伤,物虽售而利少;日伤辰吉,售虽迟而利厚。类神乘龙旺相,物虽贱而可居;类神乘蛇带休囚,价虽贱而不中。

而其物视类神,如或物类与日辰相生,三传旺相,更得良将吉神,或见成神,其物易卖而有利;物类与日辰比和,三传旺相,更得良将吉神,或见成神,其物易买而可居。若物类不见课传,虽见空亡、入墓,休囚无气,于日辰相刑害者,买卖俱不得也.

至于交易之方,则宜视青龙所临之方,与驿马、长生所临之方而往,买卖三倍矣。

类神

:鱼、盐。

:牛、田宅,甜物。

:草木、马鞍、桌、椅、凳、席。

:林木、车船、竹器、狐、兔、驴、帛。

:坟、鱼网、砖瓦、五谷。

:炉火、金石。

:丝绵、大小豆、璋、鹿、马。

:酒食、羊、雁口

:金银珠玉,大麦,刀剑,园池。

:宝器、金石、小麦、钱、鸡。

:印缓、画物、小儿、坟、犬。

:管钥、蚕、盐、猪、豆。

太常:绢帛。

青龙:钱财。

天空:奴仆。

太阴:皮革。

白虎:兵革器。

成神正起巳、申、亥、寅顺十二

占其求之有无,得之难易,数之多寡,于夫财为何人所何等之物而已。

 

[有无]

求之有无何以占也?取日干所克者为财,课传俱有财现,或日上神,或支上神,或命上神,俱以下克上,为日辰命上之财,所谓求财紧切视三才。或发用是暗财,如酉以寅为财,初传亥,亥水生寅木;初传未,未是寅木库,此皆暗财。或课传无财,而三传为伤食,如丁以金为财,课传无金,只传有土,土能生金,亦为暗财。或日财现于龙阴,或旺财临于年上

如年是酉,春占见寅、卯之类。或日克初传,三传递克,占者可必其有财。日克日上神;辰克辰上神;命克命上神,此三者谓之三财。求财占最紧要的是看此三财。

 

[难易]

得之难易何以占也?支生日易;支克日难;财临卯、酉易;财临关格难;财为发用易;财为末传难;财临干易;干临财难;日德、日禄为发用易;伏吟、返吟为课体难;支传干易;干传支难;日上、辰上比合易,背驰难。初传为支上神,末传为干上神,为支传干;初传为干上神,末传为支上神,为干传支。

先难后易者,初传克日,中、末又被日克也,求之宜缓;先易后难者,初传克中、末,又来克日也,取之宜速。

 

[多寡]

财之多寡何以占也?旺相多,休囚寡;发用多,中、末寡;类神现多,伏则寡;太岁作财神乘龙多,时、日作财神乘别将寡;定以先天之数,则子、午二九一十八,或九九八十一之类,加以倍减之法。子在冬则倍,在夏则减。而余可类推。

 

[何人所与]

何人所与,何以占之?唯视类神。如财神乘贵,尊长之财;乘蛇,主衣帛营运之财;乘朱,主契券交易之财;乘六,主大夫、牙侩、商旅之财;乘白,主武士、、兵卒、僧医或孝服、市贾之财;乘常,主衣服、货物之财;乘勾,主交易田宅,公吏之财;乘空,主僧道、仆从之财;乘玄,主牙人、盗肚之财;乘阴,主孝妇、姻亲、奴婢之财;乘后,主妇人、妻妾之财;乘青,主富客、贵人之财。

 

[何等物]

何等之物,何以占也?亦视类神。贵,牛畜、田宅、桥梁。腾,炉灶、管禽、弓弩之财。朱,文字、书籍之财。六,车、船、竹,买卖之财。勾,田土之财。青,书籍、柴薪、钱帛之财。空,坟墓、宅舍之财。白,钢铁、刀剑、道路、丧具之财。常,衣服、缎正、婚定、饮食之财。玄,鳞介、畜类之财。阴,金玉、银钱、首饰、钗镜之财。后,水和酒、醋之财。

空手求财者,时财逢旺相,适值旬空是也。亦有无心获之者,太阴乘神,适作日财是也。正时为日干之财,乘旺相气,发用作初传,又是旬空,主空手求财。日干之财乘太阴,主无心求财而得财。

至于求财之方,视龙所临之地。如青龙乘子,子加酉,宜正西方求财。余可类推。

以求财之时、日言,财爻所临之神,如太岁,以年计;月将、月建,以月计;临日,本日;临时,本时之类。太岁应年,月将、月建应月,日应日,时应时。

                                                         六壬捷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