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红楼梦里常被忽视的一群人,她们很“小”...

分享

   

红楼梦里常被忽视的一群人,她们很“小”,但也有血有肉

2022-01-25  少读红楼

《红楼梦》里的女儿钟灵毓秀,其中除了贾府的主子姑娘,就连那些丫鬟也有极出色的,如晴雯、紫鹃、鸳鸯等。且不说那些大丫鬟,就是里面那些小丫鬟,也各具情态,性格鲜明。小丫鬟也是个颇为庞大的群体,我们今天仅就其中名字中带“小”字的几个说一说。

一 、小蝉:蝉鸣一夏不过秋

小蝉又唤“蝉姐儿”,是夏婆子的外孙女,容貌不详,年龄不详。

她在三姑娘探春房里当差,是负责打扫院子、买东西呼唤人之类的杂活儿的小丫鬟。她与探春屋里的女孩们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那些女孩子都和她好。她性情泼辣,言辞锋利,却与芳官等小戏子不合。

她仅在第六十回出场一次,却起到了穿针引线、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她是夏婆子的外孙女,夏婆子是小戏子藕官的干娘,而小戏子们与“干娘”的关系非常紧张,所以小蝉对这些小戏子们是又恨又妒。

那一次,恰好艾官在探春处暗告夏婆子挑唆赵姨娘,被探春的大丫鬟翠墨看到,便告诉了小蝉。小蝉马上去告诉了夏婆子,要夏婆子防着艾官们。小蝉的“一行骂,一行说”,可见她与自己的老娘夏婆子是统一战线的,厌恶、敌视小戏子们。

小蝉这一点与春燕不同。春燕虽是何婆子的女儿,夏婆子的外甥女,却与芳官是“同事”,她同情芳官,愿意接受宝玉的嘱托,照顾芳官,以至于被母亲责打。小蝉毕竟还小,只顾嫉恨芳官们的张狂,不会体谅她们的痛苦。但是她为人也很聪明,她阻止了夏婆子要去找艾官对质、找探春“诉冤”的愚蠢行为,只劝老娘“防着”。

只是一口恶气怎么出得去呢?这时,芳官出场了。芳官戏称要吃小蝉新买的热糕,小蝉一手接了糕,怼道:“这是人家买的,你们还稀罕这个。”小蝉说的没错,这糕的确是她接的差事,是翠墨叫她买的。芳官在怡红院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又得柳嫂子的奉承,也实在不会稀罕这一块糕。可是芳官年幼,也是恃宠而骄的轻狂少女,见小蝉出言不逊,她并不避让,却把柳嫂子给她的糕举到小蝉脸上,掰了砸鸟雀玩,把小蝉气得怔怔的。

素有积怨的两个少女,同为奴仆,小蝉是家生子,举家在这里,不似芳官背井离乡,孤身一人;可是芳官因宝玉的赏识怜惜,在怡红院过着娇生惯养的日子,小蝉却只能在秋爽斋干着打扫院子的粗活。她们互看不顺眼,小蝉嫉妒芳官,“我可拿什么比你们”,颇有点感时伤怀的意味了。而芳官彼时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又怎么会将小蝉这样一个粗使小丫鬟放在眼里呢?在怡红院里,连袭人都宽待她,连晴雯都给她梳头呢——无他,只因宝玉对她的偏爱。

小蝉这样一个底层小丫鬟,在与宝玉的玩伴芳官吵嘴争执中,注定了占不到什么便宜,因此小蝉“也不敢十分说她”。但小蝉与芳官的争吵,已经将矛盾摆在明面上了,这巨大的矛盾一触即发。小蝉对芳官的针锋相对,厨头柳嫂子的“小意殷勤”,互为映衬,这也是作者的世态炎凉之叹吧。

只是,即使是贾府底层这些小人物的是是非非、恩怨情仇,最终也落得了个一场空。芳官被逐,柳嫂子痛失爱女,小蝉又将归于何处?蝉,在地底下辛辛苦苦数年,却只有一个夏天的绚烂,何其薄命?作者给了小蝉这样一个名字,是否也暗示了她的命运呢?

二、小鹊、小吉祥儿:奴下奴中生难求

小鹊和小吉祥都是赵姨娘的丫鬟。姨娘按分例,一个月有二两银子的月钱并两个小丫鬟使唤。曾经,姨娘的丫鬟一个月拿一吊钱,后来竟被裁掉一半,变成了五百钱。为此,赵姨娘曾经抱怨过。王夫人过问此事,凤姐推了个干干净净,只说是外面商量的,与她无关,她也只是按规矩办事。偌大一个贾府,一定要裁掉姨娘丫鬟的一半月钱,这个事情听起来是匪夷所思的。我宁愿相信是凤姐有意为之,只因凤姐与赵姨娘交恶。

赵姨娘的日子是拮据的,她的两个小丫鬟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宝玉的奶哥哥李贵抱怨过,人家跟着主子,赚些好体面,我们白陪打受骂的。李贵虽是如此说,可是事实上作为宝玉的随从,无论是体面还是赏赐,一定是少不了的。李贵不过挨了贾政的骂,顺便劝说宝玉听话罢了,他的话当不得真。真正当差当得最苦的,怕是赵姨娘的丫鬟没错了。

赵姨娘的丫鬟小鹊,只出现过一次,那就是怡红院的人都要睡下之时,她来报信,让宝玉防着点。赵姨娘向贾政给贾环讨要彩霞做屋里人时,提到了宝玉早有了屋里人“二年了”,这话被小鹊听到,忙不迭地去给宝玉报信。

宝玉屋里的人都跟她很熟,看来她报信也不是第一次了。如同赵姨娘笼络着王夫人的丫鬟彩霞、彩云一样,窃以为,怡红院的大丫鬟袭人等一定也会笼络着小丫鬟小鹊。小鹊年纪不大,赵姨娘为人刻薄,她的差事一定不好当,再加上在赵姨娘身边,恐怕连赏钱都十分有限,只得那微薄的五百钱的月钱,还比不上怡红院里三等小丫鬟。

这种情形下,小鹊一定很容易被“收买”。她若以职务之便,留心提供些“情报”给宝玉,那怡红院的大丫鬟、王夫人一定都会念她的好儿,私底下也一定能得到些赏钱。

小吉祥儿出现在雪雁与紫鹃、黛玉的聊天中。起因是赵姨娘的哥哥赵国基死了,赵姨娘要带丫鬟奔丧,却向雪雁借月白褂子给小吉祥穿。雪雁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她认为,赵姨娘与自家姑娘无甚往来,没有交集,借褂子是占便宜,就委婉地拒绝了。

雪雁是黛玉从家里带来的,虽被紫鹃后来者居上了,可是到底是黛玉教导出来的丫鬟,她立刻想到,这种家常衣物,小吉祥也不可能没有,只能是赵姨娘怕弄脏了才要借别人的穿。连一件衣服都舍不得穿出去,可见赵姨娘和她的小丫鬟生活得有多拮据!

小鹊的“鹊”,是喜鹊的意思,含有好运与福气之意。小吉祥儿,更是直白地表达了主子对吉祥如意的向往。赵姨娘的两个小丫鬟的名字里,本藏着赵姨娘对生活热切的期盼与向往。只是,这种美好的愿望还是成了泡影,赵姨娘心术不正,终究成为了“阴微鄙贱”,上不得台面的“愚妾”。而她的两个小丫鬟,也空叫了这样两个吉利的名字,并不能给她带来多一点福气。

三、小舍儿:上下天地一弃儿

小舍儿是夏金桂从娘家带来的粗使的小丫鬟。很奇怪,这样一个小丫鬟,作者却介绍了她无父无母的身世,也点明了她的名字的缘由:“小舍儿”,被天地、父母所舍的弃儿,为人看管。其薄命处与香菱何其相似!同样无依无靠,受人搓磨,身不由己,小舍儿在夏金桂家里不定受了多少折磨,毕竟,桂花夏家,连“桂花”二字都是禁忌,万一叫错了,那主子姑娘必要苦罚重骂的。

如今,夏金桂使唤小舍儿去做的差事却是要她告诉香菱去屋里取手帕,且不让说原委,端的是不安好心,让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丫鬟成为炮灰的炮灰,无意中竟成为了香菱屈受贪夫棒的推手,多么讥讽!香菱的身世与其相似,自幼被拐卖,父母家乡皆忘记,就如同水上浮萍一般漂流无依,被薛蟠强抢来之后,又遭夏金桂的荼毒戕害,其薄命处让人忍不住扼腕叹息。

同是天涯沦落人,香菱的悲剧命运偏偏要用同样悲苦的小舍儿来添上这一笔,无疑加重了她的悲剧意味。

四、小红:有心也能争上游

小红虽叫小红,其原名却是红玉。

小红是林之孝的女儿。林之孝是荣国府的大管家,管家的权势不可小觑。别的不说,只看赖家的权势就知道了。赖嬷嬷一家作为贾府的管家奴仆,都给自家的孙子赖尚荣捐了官了,大张旗鼓宴请宾客以示庆祝,这排场、做派岂是寻常人家比得了的?林之孝夫妇在贾府管理阶层中也已是高阶,只不过二人有着“天聋地哑”般的低调,以至于将女儿“埋没”在怡红院做三等小丫鬟,连凤姐都不知道他们有这么个优秀的女儿。

窃以为,林之孝夫妇之所以这样做,大概是看中了怡红院的丫鬟将来要被“放出去”的益处,也就是说,他们希望女儿有一天也能像赖尚荣一样,脱了奴籍。而这,在怡红院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春燕亲口跟母亲何婆子说过这个“益处”,何婆子喜得合不拢嘴。我还认为,林之孝夫妇一定很爱自己的女儿,所以取名“红玉”。“玉”,且坚且贵,“红”,又是女儿的象征,从一个名字上,我们读出了父母对女儿的爱怜与珍惜。

可是因为进了怡红院,红玉与宝玉、黛玉重了名儿,便被改了名字,只唤作“小红”了。“小红”这个名字,也恰恰是她“怀才不遇”的明证。小红生得甜净俏丽,细巧身材,黑鸦鸦的好头发,颇有几分颜色,又口齿伶俐,能说会道,连宝玉初见都动了心,想要叫上来做细活的。

可是在偌大的怡红院里,有才有貌的小红却没有出头之日,她与佳蕙、坠儿等小丫鬟算在一个等儿里,“上不去”。她的父母大概本就是想让她默默无闻于怡红院,只待到了岁数放出来自行娶嫁,她上头那些大丫鬟又一个个对她“防范有加”,恶语相向,唯恐她钻了空子,跻身于她们的行列之中。在这种情形下,小红难免心灰意冷,发出“千里搭凉棚”的喟叹。

不过,小红虽名为“小红”,可是她始终是一个有追求有理想的姑娘,不但凭借自己的才能得到了凤姐的赏识和提拔,甚至在男女大防甚严的贾府与旁系的少爷贾芸谈起了恋爱。借用香菱一句诗就是“精华欲掩料应难”,小红的才貌终究不是能够湮没于“小”字之中的。

作者:杜若,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