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作家图书馆 / 待分类 / “皇家老藤庄园杯”文学作品擂台赛暨《创...

分享

   

“皇家老藤庄园杯”文学作品擂台赛暨《创刊六周年专号》作品大展:金玉熙

2022-01-27  世界作家...

唱响新時代  讴歌故乡情(外一篇)
——缅怀黑土音乐领军者于天海之一
金玉熙

 

前几天,在网上偶然发现呼兰萧红研究会会长,作家诗人白执君先生写的悼念于天海的诗:
心歌谱就多少曲,
唱响萧乡大地春。
天海文才高八斗,
经典作品折服人。始读不信,继而悲痛难抑。因为去年8月还为我的诗作点赞,10月初还发好友验证微信。哪成想,没多长時间便溘然辞世。据他孩子于游说,今年1月7日入院,10日便走了。
匆匆而去,
悄然云烟。
悲中易浮思百虑。
我与天海相识相处已有十多年的光景。
还在本世纪初的零七年左右,呼兰的好友把他举荐给我。
那時我在一家刊物工作。见天海为人实在,文笔也好
又会作曲,便留下来作采编。
又几年,我彻底退下来。
一天,他在网上读到我写的新词《忆秦娥,松北初冬》,非常激动。他说,我要谱曲,让人们传唱。因为这首词写得太好了。
第二天,他把刚刚诞生的新歌唱给我听,是通过视频发來的。
旋律沉郁而高亢,厚重而幽远,给人带入了北方初冬的广阔苍茫,壮丽多姿的意境中去,我的心顿时震撼而颤抖,不学而随口高歌。
在讴歌家乡季节变迁的怀感時,也能品味出作者内心独白:丝丝缕缕的忧伤与哀婉。
天海亲自抚琴而歌,完全沉浸在音符的海洋中,也许,只有此時他的精神世界才是静寂而空灵的。观察他心曲的第一个永远是卧在他身边的小花猫。
之后,他又为我的忆童年诗谱曲《小丫》
为我参加的东西南北群谱了群歌,还为另一首词谱曲。
他思维敏,选题准,出手快,质量高,件件充满激情,洋溢地方色彩,易学易唱,有時词曲双创,他真是乐坛上天才的音乐人。在国家级音乐报上,接连可见他的作品,中央台及省市电台也热播他的歌,天海歌音
名满天下。来自毛主席故乡的湖南长沙耀华中学把天海的歌《光耀中华》作为校歌,每早升旗時师生合唱。学校给天海的评语是这样写的:用心治乐
聆听天籁
沉淀文化
激扬桃李
更令人欣喜的是《海棠花开》这首歌在学习强国App软件里被录用,助力全党全民的学习热潮,真是功莫大焉。
歌曲是時代的记忆,是岁月的符号。歌曲是音乐家的灵魂,是音乐家的精神家园。
歌未断,人未休。
一千多首脍炙人口的歌,
足以让天海与天地永存,
与黑土相亲相伴,
与千千万万人紧宻相连,
与八千万党员一起追梦圆梦。
天海,笑洒人间,影印长空,似兴安巍峨,似松江滔滔。

 

★余音绕梁日  正是思君時
——缅怀黑土音乐领军者于天海之二

 

再过七,八天,就是新春佳节。
今年春节,因冬奥会冬残奥会即将同時开启大幕,一场举世瞩目的体育盛宴将伴春节双双而至。
有酒,有诗,更要有歌。
这使我们对刚刚离去十余天的著名音乐人,黑土乐坛的骁将于天海先生的无比思念。
天海的故乡在呼兰,先前称呼兰城,后又改呼兰县,现划归哈尔滨市,称呼兰区。呼兰区位于松花江北岸,我家恰安置在松北区,两区毗邻,相距不过十余里地,有汽车,火车相通,十分方便。
呼兰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出了一位文学女神肖红而蜚声四海。肖红用质朴的笔法,以小说的方式,勾勒出东北人民在日寇铁蹄和封建势力的双重压迫下的苦难,屈辱,觉悟,抗争的壮丽画卷,深得鲁迅先生的推崇,成为我国文学史上浓彩重抹的一笔。
祖上有德,必赓续后人。
在蕭乡的土地上,浸润着浓浓的文化气息,她的晚人后代更加奋发。文学,诗词,音乐,剪纸,二人转,秧歌等文艺活动蓬勃发展。以白执君先生为首的萧红文化研究会,更是聚拢了大批人才,于天海就是姣姣者之一。
我与天海共赏松花江,同浴兰河水。
就在这两条神奇的江河旁,历史记录了几首大歌与歌者的名字。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这首歌使多少中华儿女含着泪水,呼喊着"爹娘啊,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故乡"而走上杀敌的战场。
在社会主义的阳光下,又有多少游客,唱着郑绪岚放歌的"太阳島上",一睹北国风采,松江壮美。
在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時代,又有一位音乐家应時而生,他是带着现代气息,黑土风格的一系列优美歌曲来临的,他的"松花江","海棠花开","石榴花"等已为群众传唱,庆党百年正风华,激昂阔步新時代。他就是于天海。
我曾多次就教於他,怎样谱出好曲,制作好歌呢?
他说,作为時代的歌者,首要的是与時代同拍节,唱出時代最强音,把人民内心的呼号传达出來,激发人们的情怀。要把人们带入你歌
的境界里,心声相 通。词与曲一定相搭,互为启迪与映衬,达到词曲双佳。词犹其要通俗,上口,曲一定要抒发,碰撞心灵。
他见到我的词作《忆秦娥,松北初冬》而为故乡季节转换的壮丽景象激动不已。他爱大自然,更爱家乡的一草一木,他深知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的哲理,也为時光不居,青春不再,老了枇杷,落了黄叶而伤感,在这些情愫的作用下,油然而生强烈创作欲望,仅用一天一夜,就为这首词作插上了音乐的翅膀。
词文如下:
千林透,
径幽叶落冬铺厚。
冬铺厚,
辨迷來路,
枫沾衣袖。

 

霭纱轻笼登高叟,
江结璃岸鹅黄秀。
鹅黄秀,
疑春未走,
缀花依旧。
让我们再一次聆听于天海先生生前对这首歌新鲜出炉時的吟唱:
别了,天海!
歌声回荡在我们心间,弥漫在耳际。
你不会走,
不会消逝。
同饮一江水,
乐坛词曲合。
今君且远行,
江畔独悲歌。

 

作者简介: 
金玉熙,男,蒙古族,中国少数民族作家,黑龙江省作家、诗人。曾任省级报刊杂志总编,高级编辑,省法学会副秘书长等职。创编《世才诗选》《铁血狂飙》报告文学集以及多部新闻论著。获全国全省好新闻作品二十余篇。2O15年光明出版社出版发行其原创诗集《熙子行吟》,收录各类体裁诗作近三百首。近年以诗日记方式创作2500余首诗歌。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