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论,跟超级抗原谈共存的乡愿(重制版·前篇)

2022-05-15  Tomsp360lib   |  转藏
   
前言
各位晚上好,前天咱搬运了关于那个啥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相的一些散碎信息,详见:《害,纸越来越包不住火啦》
这些散碎信息,后面陆续有了一些后续,
其中一条,特别焦虑(但其实一早就有迹象了……)
所以今天在这条后续信息的基础上,
随便进行一点发散思维吧。


——首先请回顾:

图片

以上是三天前Petter Brodin老师在2022年ESPID(欧洲儿科传染病学会)年会做的presentation,
从这张拍得稀烂的照片里头,
我们依稀可以辨认出“Adv potentiated superantigen T cell activation”等字样~
(翻译成人话:腺病毒感染增强超级抗原介导的T细胞激活)……
寥寥几句,却充满了焦虑。
然后,今天凌晨,后续详情终于出来了。

——请品鉴:

图片

以上是Brodin老师联合西达赛奈医学中心大佬Arditi老师一起发表在柳叶刀某子刊的correspondence,
(Arditi老师是新冠病毒超级抗原基序研究的国际权威)
标题翻译成人话:
儿童重症肝炎:关于新冠病毒超级抗原的调查

所以身为UKHSA顾问专家的Brodin老师,

直接跳出来指认那啥肝炎果然是新冠病毒感染相关可还行?

并且这个相关性,还恰好发生在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机制上……

也就是,超级抗原

(关于超级抗原,请参考:《MIS-C与超级抗原》

——请继续品鉴:

图片

上图简单解释一下~

既然提到新冠病毒的超级抗原基序,就不得不从MIS-C说起……

Brodin老师说:

从2020年开始,全球至少有6个研究团队独立发现,

MIS-C背后的罪魁祸首,是新冠病毒刺突蛋白S1结构域的一小段基序~

这段基序具有超级抗原特性,

或者用人话来说,就是可以绕过抗原递呈流程,直接大范围无差别激活CD8 T细胞的特性。

上图左边是超级抗原基序的结构图,

右边则提到了CD8 (以及CD4 )T细胞中TRBV11-2的表达显著增加(超级抗原导致MIS-C的实锤)。

——请接着品鉴:

图片

Brodin老师又表示:

刺突蛋白超级抗原基序之所以会导致MIS-C,

直接原因在于发生了肠道持续感染(和/或新冠病毒病毒RNA在肠道内长期驻留),

持续感染有可能导致肠道黏膜屏障损害,

接下来带有超级抗原基序的刺突蛋白S1部分就有可能从肠道落跑,开始到处无差别激活T细胞。

——请再品鉴:

图片

上面的说法同时也解释了——为啥不管是MIS-C,还是现在这个肝炎,遭罪的主要都是祖宗们?

因为小孩儿感染新冠病毒之后,更容易发生肠道持续感染(和/或长期驻留)。

上图是成年人(蓝色曲线)和小祖宗(红色曲线)的PCR转阴时间对比,

其中左边是鼻拭子PCR转阴时间,右边则是肛拭子PCR转阴时间。

明显可见,大人还是小孩儿鼻拭子转阴周期几乎一样,

但作为对比,小祖宗们肛拭子转阴却明显更慢,

甚至有一小部分在35天之后还迟迟没法转阴……

——以及:

图片

至于为啥同样是感染新冠病毒,并且呼吸道清除病毒时间都差不多,但小祖宗们肠道的清除却更拉胯呢?

如上图所示,Brodin老师的原话是:“growing children are more likely to choose disease tolerance to avoid systemic inflammatory response whenever possible。”

翻译成人话:
处于发育期的儿童更倾向于对病原体采取容忍性策略,以避免发生全身性炎症反应。

额外解释一句:
这个是Brodin老师之前提出的一个所谓“能量分配”假说。
粗略来说就是——发育期儿童需要更多能量来长身体,以倾向于避免发生大幅消耗能量的全身性炎症反应。
(详见:DOI:/10.1016/j.immuni.2022.01.014,这里就不继续展开了。)



以上总结总结就是:
  • 因为小祖宗需要长身体,所以倾向于容忍病原体持续感染;

  • 新冠病毒肠道持续感染损害肠道黏膜屏障;

  • 带有超级抗原基序刺突蛋白穿过损害的黏膜屏障到处乱窜,大量无差别激活T细胞;

  • MIS-C发病。

但是这一切,跟现如今的不明病因重症肝炎有啥关系呢?

又跟UKHSA/CDC强调的腺病毒感染假说有啥关系呢?




——请品鉴:

图片

Brodin老师翻出来一篇18年前的陈年老paper,

这篇paper,讲的正好是——腺病毒感染会明显增加葡萄球菌肠毒素B(SEB)导致中毒性休克的发病风险……

(详见:DOI: 10.1128/IAI.73.6.3375-3384.2005,这里不继续展开)

  • 我们已经知道,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超级抗原基序,不管是序列还是结构,都跟SEB的超级抗原基序撞衫;

  • 我们也知道,MIS-C的症状/治疗方案,也跟SEB导致的中毒性休克撞衫;

  • 而18年前那篇陈年老paper进一步告诉我们,腺病毒感染增强的SEB超级抗原致病性,具体表现形式刚好就是:

——当当当当:

图片

肝损伤和肝细胞凋亡。

至此,逻辑完全闭环。

图片



最后,有些东西Brodin老师可能没说透,

咱帮他再补充几句。

首先,各位可能会好奇,大流行已经整整两年了,

为啥之前没发生这种神秘肝炎,偏偏最近几个月突然集中冒头了呢?

——神秘肝炎病例集中冒头示意图,请品鉴:

图片

个人盲猜,原因可能有以下两个:

  • 第一,超级抗原 肠道黏膜屏障损害的情况,当然并不是最近几个月的专利,但这玩意儿的发病风险显然跟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呈正比,而我们已经知道,Omicron一桶浆糊的感染人数,尤其是儿童感染人数,可谓一飞冲天;

  • 接下来,不少砖家之前立下了flag,认为Omicron发生了组织嗜性转变……比如下面这种~

——当当当当:

图片

呵呵~

Omicron的组织嗜性转变确实发生了,

但这位砖家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但捂着不说)的却是~

——请再品鉴:

图片

(根据可靠内线消息,UKHSA最晚三月份就开始调查Omicron的肠道嗜性了……)

——以及,来自国内的蛛丝马迹:

图片

Omicron具体明显的肠道嗜性。

当然,这并不奇怪,

毕竟,冠状病毒在它们正宗宿主身上,

本来就是一种肠道感染病原体……


还有一点,

Brodin老师身为UKHSA的顾问,可能多少要照顾照顾东家的面子,

所以他只提到了腺病毒感染导致超级抗原致病风险增大的情况。

算是勉强跟东家口径一致吧。

然而现如今全世界500多个病例里头,

腺病毒检测阴性的并不算少数~

这又是嘛回事儿呢?

——请品鉴:

图片

所以Brodin老师引用的那篇18年前陈年老paper写得挺清楚,

增加超级抗原致病风险的把戏,并不算腺病毒感染的专利,

其他一些病原体也可以,比如说甲流……


——Brodin老师最后表示:

图片

翻译成人话:
应该马上调查新冠病毒超级抗原,以及它跟各种肠道病毒(腺病毒或者其他)狼狈为奸导致肝炎的可能性。如果查实的话,需要采取免疫调节疗法。

……
……
所以给病童上西多福韦翻车的CDC,要不要出来走两步???


文末彩蛋,

一点独家剧透。

神秘的UKHSA内线今天又表示:

  • 之前检出阳性的那些ADV41样本已经做完序,就是正常造型,并没有发生啥阴间突变;

  • UKHSA已经改口,开始推荐使用激素治疗。

图片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