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7025杜甫五古《园人送瓜》读记

2022-05-20  小河西

杜甫五古《园人送瓜》读记

(小河西)

园人送瓜

江间虽炎瘴,瓜熟亦不早。柏公镇夔国,滞务兹一扫。

食新先战士,共少及溪老。倾筐蒲鸽青,满眼颜色好。

竹竿接嵌窦,引注来鸟道。沉浮乱水玉,爱惜如芝草。

落刃嚼冰霜,开怀慰枯槁。许以秋蒂除,仍看小童抱。

东陵迹芜绝,楚汉休征讨。园人非故侯,种此何草草?

这首诗作于大历二年(767)夏。时杜甫居夔州。“园人”即菜园中人。

江间虽炎瘴,瓜熟亦不早。柏公镇夔国,滞务兹一扫。

食新先战士,共少及溪老。倾筐蒲鸽青,满眼颜色好。

炎瘴:南方湿热致病的瘴气。《寄岳州贾司马六丈…》(唐-杜甫):“地僻昏炎瘴,山稠隘石泉。”

柏公:夔州都督柏贞节(或柏茂林)。【柏贞节的史料主要有三条。一是《旧唐书-杜鸿渐传》:“(永泰元年十月)邛州衙将柏贞节、…兴兵讨旰,西蜀大乱。(次年二月)柏贞节为邛州刺史。”二是《旧唐书-代宗记》:“(大历元年二月)邛州刺史柏茂林充邛南防御使。”“(大历元年八月)邛南防御使、邛州刺史柏茂林为邛南节度使。”三是常衮的《授柏贞节夔忠等州防御使制》(略。)】

夔国:古有夔国。此处借指夔州。【《后汉书-郡国志》:“秭归,本归国。”刘昭《注》引杜预:“夔国”。】

滞务:积压的事务。

食新:吃新收获的作物。《礼记-少仪》:“未尝,不食新。”郑玄注:“尝,谓荐新物于寝庙。”孔颖达疏:“未尝,则人子不忍前食新也。”《左传-成公十年》:“公觉,召桑田巫,巫言如梦。公曰:'如何?’曰:'不食新矣。’”杜预注:“言公不得及食新麦。”

共少:共享少许东西。上下同甘苦。《北齐书-高长恭传》:“每得甘美,虽一瓜数果,必与将士共之。”《宋书-谢弘微传》:“今分多共少,不至有乏。”

倾筐:斜口筐子;倾倒筐子。《卷耳》:“采采卷耳,不盈顷筐。”毛传:“顷筐,畚(běn)属,易盈之器也。”陆德明释文:“顷筐,欹筐也。”《酬长孙绎蓝溪寄杏》(唐-钱起):“懿此倾筐赠,想知怀橘年。”

蒲鸽:瓜名。(此瓜色青,较大。具体啥瓜,已不可考。)

大意:长江一带虽署湿炎热,瓜熟的时间并不早。柏共担任夔州都督,积压的事务从此一扫。尝新一定是优先战士,共享甚至想到了“溪老”。倒了一筐的蒲鸽青瓜,看上去个个颜色新鲜。

竹竿接嵌窦,引注来鸟道。沉浮乱水玉,爱惜如芝草。

落刃嚼冰霜,开怀慰枯槁。许以秋蒂除,仍看小童抱。

嵌窦:山洞。《说文》:“窦,空也。”《太平广记-二十七仙》(卷29):“忽有白兔出于林中,径入崖下,寻所入而得嵌窦焉。”《万丈潭》(唐-杜甫):“远川曲通流,嵌窦潜泄濑。”《菩萨泉铭叙》(宋-苏轼):“有泉出于嵌窦间,色白而甘。”

引注:引水注入。《引水》(唐-杜甫):“白帝城西万竹蟠,接筒引水喉不干。”《示獠奴阿段》(唐-杜甫):“病渴三更回白首,传声一注湿青云。”

鸟道:险峻山路。《愍涂赋》(梁-沈约):“依云边以知国,极鸟道以瞻家。”《蜀道难》(唐-李白):“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沉浮水玉:《与朝歌令吴质书》(魏-曹丕):“浮甘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水。”:《上林赋》(汉-司马相如):“水玉磊砢”。郭璞注:“水玉,水精也。”

芝草:《瓜赋》(晋-嵇含):“世云三芝,瓜处一焉。故植根玉岩,润叶飞泉,揽之者寿,食之者仙,是谓云芝;芙蓉振采,濯茎玄濑,流葩映川,莫此为最,是谓水芝;甘瓜普植,用荐神祇,其名龙胆,其味亦奇,是谓土芝。”

枯槁:穷困潦倒。《饮酒》(晋-陶潜):“虽留身后名,一生亦枯槁。”

秋蒂:《游仙》(东晋-郭璞):“在世无千月,命如秋叶蒂。”

大意:竹竿连接到山泉,引水通过崎岖山道。它沉浮在水中犹如水精,俺十分喜爱它犹如芝草。刀切后嚼之凉若冰霜,让俺心情畅快,亦抚慰俺的穷困潦倒。园人许诺等秋天蒂落时,仍送来此瓜让小孩拥抱。

东陵迹芜绝,楚汉休征讨。园人非故侯,种此何草草?

东陵:典“东陵瓜”。《史记-萧相国世家》:“召平者,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贫,种瓜于长安城东。瓜美,故世俗谓之“东陵瓜”。从召平以为名也。”

芜绝:荒芜断绝。《恨赋》(梁-江淹):“望君王兮何期,终芜绝兮异域。”《故右仆射相国曲江张公九龄》(唐-杜甫):“波涛良史笔,芜绝大庾岭。”

草草:忧虑劳神。《小雅-巷伯》:“骄人好好,劳人草草。”毛传:“草草,劳心也。”《闺情》(唐-李白):“织锦心草草,挑灯泪斑斑。”《潼关吏》(唐-杜甫):“士卒何草草,筑城潼关道。”

大意:东陵瓜早已绝迹,楚汉早已停止征讨。园人也不是昔日的东陵侯,何必如此费心种瓜?

这首诗共20句。首8句写送瓜,赞柏公。夔州虽炎热,瓜熟也不早。柏公镇夔州,工作效率高。尝新总是先战士,有了少许好吃的还想到俺这个“溪老”。园人送来的蒲鸽青,个个颜色都好。中8句写吃瓜赞园人。竹竿接山泉,引水经山道。瓜在水中沉浮可“乱水玉”,俺珍惜此瓜犹如芝草。嚼瓜好像嚼冰霜,让俺畅快慰俺枯槁。园人还许诺秋天蒂落时,再送瓜来看小孩子把大瓜抱。末4句宕开。长安的东陵瓜早已绝迹,楚汉也早已不再征讨。您也不是昔日的东陵侯,种瓜为啥如此尽心尽劳?落点还是在赞园人。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