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北京保利拍卖丨恒吉祥,永平安——佛教美术珍品持续征集中

2022-05-20  RK588
图片

      佛教经过二千五百余年的流传演变,已在释迦牟尼的思想基础上累积了千万人的思想智慧与实践经验,在艺术表现上融入了历代多元民族的文明与文化精髓,诚如释尊告诉他的弟子们一般:“我教导你们的法就像我手中的树叶,而真理就如同森林里的叶子一样浩瀚。”对于佛教美术而言,释尊的言传身教如同一棵树苗,经过岁月的延续累积,现在已经发展成一片繁盛美好的森林。而在佛教美术收藏上,我们同样应该坚持释尊的教诲,一方面避免见树不见林的坚持门派之见,另一方面还有坚持既要见树、又要见其叶脉的专业研究方式。既从宏观的视野上看出不同风貌之间的锦绣千秋,亦能从微观的角度深入,体会每一种造像表现方式所蕴含的独特的宗教语言。

      北京保利拍卖中国古董珍玩部一直在佛教美术板块不断深耕,有幸为各界藏家呈现了形态各异、风貌万千的各类经典佛教美术造像,感谢佛教美术藏家们的鼎力支持,期待在2022年乃至于更长远的道路上,与大家继续携手,共同打造佛教美术收藏的艺术殿堂。

北京保利拍卖2022年春季拍卖会持续征集中,

诚邀阁下征集相关珍品。

图片


Lot 5091
明宣德 御制铜鎏金自在观音坐像
高:150cm
北京保利拍卖2021年春季拍卖会“恒吉祥,永平安——信仰与皇权之夜(下)”
成交价:RMB 126,500,000

备注

1. 新田栋一先生(1912-2006)旧藏

2. 佳士得香港,2001年10月29日,编号510
出版
1. 台北故宫博物院,《金铜佛造像特展图录》,1987年,图版119
2. 香港佳士得,《香港佳士得二十周年回顾-中国瓷器及工艺品精选》,2006年,第261页
展览
金铜佛造像特展,台北故宫博物院,1987年

本品体量高大恢弘,通高达1.5米,气势撼人,身姿为自在观音的经典造型样式,左腿盘坐,右腿自然前伸,脚下踩一朵莲花,稳坐于山石形台座之上,上身挺直,左手抬起,右手拇指、中指轻拈,于胸前结法印,体态匀称,造型优美雍容。

尊像面容端正饱满,双目微合,神态寂静慈祥,亦不失威严,带有男相所特有的俊朗与英气;头戴五叶宝冠,中间装饰有小化佛,是为观音菩萨的标志;耳后饰有宝缯,耳下坠耳铛;头顶高发髻,髻上有摩尼宝珠,余发束辫,披于两肩并向两侧飘动,髪丝刻画精细,富有韵律感。胸前饰伞状连珠式璎珞,佛光宝气,精美异常。上身着双领下垂式天衣,下身着僧裙,裙裾束于腹前,下摆自然下垂,两侧各有一飘带飞扬而起,将织物的柔软质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天衣与裙裾边缘均錾刻精美锦地莲花卷草纹饰,工艺极为细致。造像法身胎体颇为厚重,底部磨损处可见铜质精炼,灿若黄金,通体鎏金亦十分厚重,可谓宝光璀璨。以本尊的高大体量及精细做工来看,除由皇室施造并供奉外难有别种可能,或为流通领域品级最高、体量最大的明初观音造像,极为珍罕。

本品原为著名旅日华人收藏家新田栋一先生(1912-2006)旧藏,新田先生中文原名彭楷栋,出生于日据时代的台湾新竹,1927至1931年赴日本谋生,其后回台湾开设撞球店。1938年,他在日本与中岛妙子小姐成婚,遂取「新田栋一」之日文名。1939年返台后,他因撞球运动而在台湾总督府广结人脉,开始从事贸易,成立了新田产业株式会社,获利甚丰。1945年日本战败后定居东京经营商业,事业颇为成功。1950年,他开始收藏佛教美术品,并于1952年决意专收佛像,历经多年搜求,藏品蔚为大观。他曾将大量藏品捐赠台北故宫博物院、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和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更三次特为其举办专展,以感念彭楷栋在佛教美术造像收藏上的杰出贡献。其中以1987年举办的首次「金铜佛造像特展」影响最为深远,本品即曾展于其中,并出版于展览图录。

图片


Lot 5069
14世纪 尼泊尔 马拉王朝 文殊菩萨
铜鎏金
高:42.5cm
北京保利拍卖2021年春季拍卖会 “恒吉祥,永平安——信仰与皇权之夜(上)”
成交价:RMB 57,500,000

备注

重要亚洲私人收藏


此像头戴大花冠,头顶束高发髻,髻顶安火焰宝珠,耳边装饰扇形冠结和U字形翻卷的缯带,头后有两绺余发垂于肩部,大耳垂肩,耳下坠花瓣形大耳饰。面呈倒三角形,额部高广,额前露出涡旋状的发根,额心饰方形白毫;双眉如剑,劲利地向两侧上挑,双目如秋水,目光俯视,饱含着无限温情;鼻梁直挺,上端连着剑眉,形成倒人字形,美丽而英俊;双唇抿成窝状,嘴角上翘,秀美中透着微微的笑意。身躯健硕,肌肉圆实,宽肩细腰,体态优美。上身袒露,胸前戴项圈和长链,下身着裙,腰间束宝带,手臂、手腕和脚腕戴钏镯。全身仅有装饰而无衣褶,健美的身躯和肌肉显露无遗。所有的装饰上皆镶嵌宝石,珠光宝气集于一身,更显雍容华贵。双腿结跏趺端坐,左手当胸结说法印,右手高举于身体右上方,手执宝剑。宝剑是文殊菩萨身份的重要标志,象征文殊菩萨的智慧猛利无比,能够斩断众生的一切执着和烦恼。整体造型端庄,法相圆满,工艺精致,装饰华丽,不仅展现了佛教追求的庄严和寂静之美,也高度契合了世间人体雕塑的美学典范,达到了世间与出世间、世俗美与宗教美的完美融合。

看到这尊造像,稍有审美经验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同样的赞叹:完美、庄严、殊胜、难得、美轮美奂、妙不可言。其优胜特点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一是造型之美。从大处来看,此像身躯圆润厚实,四肢硕壮有力,肌肉饱满而富有弹性;身体上下呈明显的三屈枝式,腰肢有力,体态优美自然;全身结构匀称,造型端庄大方。从细处看,它的面颊饱满,富于肌肉感;双目似柳叶,美丽动人;嘴部微凹,双唇凸出而柔软,唇部刻出清晰的唇线;下颌凸起如馒头状;手掌和脚掌大而厚实,肉感极强,手指和脚趾造型圆润,头部向外翻卷,尤为生动写实。可以说它的全身从内到外,从整体到局部,无不生动自然、活灵活现,在在处处充溢着青春、雄健、俊朗、律动的生命活力。二是工艺之美。全像以尼泊尔擅长的金工工艺制作,不惜工本,千锤百炼,铜质精良,表面又施以金彩,金光灿灿,给人光洁圆润、柔滑细润的艺术美感。同时其全身的装饰新颖别致,也足显其工艺之优长。如它的花冠、耳珰、项圈、璎珞,手镯、臂钏、足钏、宝带等,做工繁复讲究,形制美观大方,恍若真人佩戴于身一般,若非高超的工艺技术,很难达到如此真实的效果。这些优胜特点各有其不同的艺术表现,造型之美使其具足了内在十足的气韵,而工艺之美使之增添了精巧和华丽的外表。通过造型和装饰的巧妙结合,最终实现了内外的完美融合,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展现出惊世骇俗的大美艺术风范。
——《西天梵相 天巧神工——尼泊尔马拉风格铜镀金文殊菩萨像赏析》
首都博物馆研究院 黄春和 2021年5月6日

图片


Lot 7333
十四世纪 释迦牟尼
铜鎏金
金属元素分析:铜 90.69、锡 0.13、铅 0.16、锌 8.40、铁 0.18、镍 0.08、银 0.05、锑 0.04、砷 0.27
高:77cm 重:38.1千克
北京保利拍卖2015年秋季拍卖会 “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
成交价:RMB 103,500,000

来源

1. 朱勒斯·斯彼尓曼(Jules Speelman)珍藏

2. 纽约苏富比 2008年3月19日 Lot 308

3. 贝蒂·阿什曼(Berti Aschmann)旧藏

4. 苏黎世科勒拍卖 1977年5月 Lot 108

5. 乌尔里希·冯·施罗德(Ulrich von Schroeder)旧藏

6. 1961年进入欧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览

首都博物馆《佛韵-造像艺术集粹展》2013年11月8日-11月28日

出版

1. 《佛韵-造像艺术集粹展》,文物出版社,1993年,152页。

2. 赫尔穆特·吴黎熙着,《佛像解说》,柏林,1979,第 180页,Lot 170。

此尊铜鎏金释迦牟尼佛表现的正是佛陀在菩提树下降魔成道的姿态和标准形象。佛像头饰螺发,头顶肉髻高隆,髻顶安宝珠,大耳垂肩,脖颈处刻有三道蚕节纹。面形圆润,额部高广,双眉上挑,双目低垂,隆准小嘴,下颌圆满,展现了佛陀不同凡俗的庄严和寂静。上身着袒右式袈裟,下身着僧裙,衣质薄透贴体,充分显露出躯体的自然起伏和变化。双腿结跏跌端坐于莲花宝座上,身躯挺拔,姿态优美。左手置双膝上,右手置右膝结触地印。整体造型大方,体态优美,躯体雄健,气韵生动,既具生动柔丽的艺术美感,又潜藏着勃勃的生机与活力,体现了极高的雕刻艺术和铸造工艺水平。特别是其极为罕见的硕大体量,魅力无穷,震撼人心,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非凡的艺术美感。

此像风格明显受到了尼泊尔艺术影响,尤其是它的面部和衣纹表现具有尼泊尔艺术的鲜明特点,但在整体造型和局部细节上又明显融入了西藏本土的艺术和审美元素,由此可知其为一尊尼泊尔和西藏艺术融合的佛像艺术作品。


图片


Lot 7334
十三世纪 交脚弥勒菩萨
合金铜、局部鎏金
高:87cm 重:53.8千克
北京保利拍卖2015年秋季拍卖会“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
成交价:RMB 39,100,000

来源

1. 朱勒斯.斯彼尓曼(Jules Speelman)珍藏

2. 美国洛杉矶Butterfields拍卖 1999年10月12日

3. 1970年代,美国加利福尼亚私人收藏展览:首都博物馆《佛韵-造像艺术集粹展》2013年11月8日-11月28日

出版

《佛韵-造像艺术集粹展》,文物出版社,46页。


此尊元代交脚弥勒束髪高髻,头戴花叶宝冠,中间有一鎏金化佛,缯带与髪辫沿耳后披于两肩,髪丝刻划精细,双耳皆佩花叶嵌宝石耳饰,上身着双领下垂式天衣,内着袈裟束于腹前,天衣与袈裟边缘均錾刻精美锦地莲花卷草纹饰,胸前佩莲花项链,并以之为中心饰伞状连珠式璎珞,袈裟及下裙上亦垂挂连珠式璎珞,佛光宝气,精美异常,且以其尺寸及做工来看,除由皇室施造并供奉外难有别种可能,可谓气势撼人,同时期之作品可参考现藏于首都博物馆一尊尺寸与之相比较小但也同样震撼之元代影青水月观音倚坐像,二者在髪冠、面容、坠饰和身材比例等多处皆极为相似,因此尊水月观音为1955年出土于北京西城区定阜大街,为元大都城址范围内出土,据此判断此尊交脚弥勒或可为同时期元大都供奉之珍品。

图片


Lot 7332
清乾隆 燃灯佛
合金铜、嵌红铜及银
高:51cm 重:45.2千克
北京保利拍卖2015年秋季拍卖会“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
成交价:RMB 33,925,000

来源

朱勒斯.斯彼尓曼(Jules Speelman)珍藏

出版

《佛韵-造像艺术集粹展》,文物出版社,231页。

展览

首都博物馆《佛韵-造像艺术集粹展》2013年11月8日-11月28日

参阅

威廉.华生,何翠媚《1620年以来的中国艺术》耶鲁大学出版社,2007年,102页,图片133


“过去佛”即为燃灯佛,为释迦牟尼之前的佛,佛经中记载燃灯佛出生时身边一切光明如灯,故称为燃灯佛。佛经中将一个宇宙从生到灭称为一个“大劫”,释迦牟尼所在的现世即现在的劫称为“贤劫”,燃灯佛为贤劫之前“庄严劫”的佛。燃灯佛曾预言释迦牟尼的前身在贤劫中将成佛,并向他授记,因而燃灯佛也被称为“过去佛”。此尊燃灯佛以精铜铸造,体量高大,铜质沈炼精实,色范紫红。尊像头饰螺髪,排列规整,肉髻圆隆高凸,顶饰摩尼宝珠,额头扁平,面颊丰满,鼻短且正面看呈三角锥形,线条简洁明了,五官刻画清晰,双手于胸前施转法轮印,双腿结跏趺坐,肢体的刻画柔软细腻,造型端庄大方,比例结构精准,与造像量度经中所列明尺度极为相似,表现出强烈的西藏造像的影响,与明代璎珞装饰无镶嵌的风格形成鲜明的对照。其气质一改汉传造像中祥和儒雅之感,为佛陀这一形象注入了一种强健英武之气,为一典型的乾隆宫廷范例。

清宫对于铜佛像和法器的制作上,从工艺技术、配方以及细部粘结均采用或参考了西藏的传统配方,并按照清宫造办处的要求进行改进。此尊在佛衣嵌饰的处理上就表现出这一时期工艺繁复精湛的特点。其上以错金银工艺装饰有华美的万字锦纹,衣纹层迭有致,工艺之精细令人叹为观止,非宫廷造办而难为,极为珍罕。且在清宫所尝试过的众多工艺之中,黄铜烧古并嵌饰之法极为罕见,一尊供奉于避暑山庄之三面六臂佛母可作为参考,其于天衣上嵌银,图案精致,表现手法与效果与此尊雷同,由此亦可推断此尊燃灯佛必然供奉于重要庙堂之中。另有一件与此件极为相似,同属Speelman旧藏,尺寸及制作工艺皆如出一辙,曾出现于欧洲展览之上,可参阅《1620年以来的中国艺术》,第102页,图片113。


图片


Lot 6042
清康熙 无量寿佛
北京宫廷 汉藏风格
铜鎏金 嵌宝石
高:41.5cm
北京保利拍卖2017年春季拍卖会“光明藏——重要佛教美术夜场”
成交价:RMB 9,200,000

题识

【八十六】铭


无量寿佛是佛教信仰中极为重要、流传广泛的尊神。由于此尊神既能满足现世人间众生的对于寿命绵长的追求,又能接引善良的众生死后超脱轮回之苦,往生美好的西方极乐世界,千余年来,以无量寿佛为题材的单尊造像作品不计其数。这些作品虽然材质不同,风格迥异,但其表现模式几乎未有明显的变化:无量寿佛或作佛妆,或作菩萨妆,双手施禅定印(或托甘露瓶),全跏趺坐姿,坐于莲台上。无量寿佛留给艺术家自由创作的空间很小,在如此狭窄的空间内,要创作出精美、生动的外在形象以及深沈慈悲内涵的内在精神世界其难度可想而知。此尊无量寿佛造像是清代康熙时期宫廷造像堪称当时最为杰出的作品之一。

康熙时期宫廷造像数量虽然不多,但铜质厚重,加工精良,素为藏家所重。这一时期宫廷造像内容单一,以无量寿佛为主,其功用有两个方面,其一为赏赐蒙古王公。康熙时期,清朝与准噶尔部蒙古接连发生冲突,战事频仍,康熙帝率军亲征,经常需要佛像作为赐物。所以清宫为生产一些体量较小的无量寿佛以便携带。其二为皇家寺庙供奉之需。康熙时期宫廷寺庙和法事活动的核心就是为皇帝祈寿,尤其是康熙帝晚年身心憔悴,疾病缠身,这也促使他转向佛教信仰,宫中铜像铸造以无量寿佛常见,以是出于此因。

这尊铜像应当就是康熙时期宫中所造无量寿佛之一。其面相慈和,施禅定印,全跏趺坐于莲台上。戴枝叶繁密的宝冠,缀圆形花瓣状精致宝冠,束发缯带在耳后飘起,托珠为饰,胸前饰三重项链,珠粒精圆匀称,手镯、臂钏、脚镯均精工细作,堪称完美。其中,五叶宝冠部分最为华丽,每叶均以细密生动的花枝装饰,排列紧密,珊瑚、青金石、绿松石小珠交错镶嵌,色彩各异,极显华贵。耳后飘带呈U字形,向外扬起,耳环圆环形,下缀珠饰,花枝繁密,嵌珠石,这部分与故宫博物院所藏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玄烨为他的祖母孝庄太皇太后所造四臂观音像的做法完全一致。面庞青春俊秀,面含童稚般纯真的微笑,象征此佛内在宁静纯洁的精神世界。无论是面容还是肌肤都透露出年青的气息,胸部肌肉丰满圆润,但匀称有力,腹肌饱满,腰肢柔和。这与传统无量寿佛成熟稳重的表现方法明显不同,有明显的蒙古和西藏的影响。所有的花饰部分均嵌各色珠石,衣缘裙边均有细密刻花装饰,更彰显其华丽。

图片

Lot 6676

12世纪 帝释天
西藏,铜鎏金
12世纪
高:26.5cm
北京保利拍卖2014秋季拍卖会 “'自在菩提’——中国金铜佛造像、唐卡”
成交价:RMB 13,110,000

来源

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旧藏

出版

《印度亚洲杂志》Nr.8;S.13,Abb.1

展览

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1988-1998;德国印度艺术博物馆,2000-2012


帝释天,亦作「帝释」、「帝释尊天」,梵文音译为「释迦提桓因陀罗」,为佛教中忉利天之主,是佛教「二十诸天」中的第二位天王,也是四大天王及地居的天、龙夜叉伞兵的统摄者。《大智度论》记载,帝释天原是摩伽陀国的婆罗门,姓侨尸迦,名摩伽,生性乐善好施,所以死后成为忉利天主。他的主要职责是保护佛陀、佛法和出家人。如佛陀在树下修道时,恶魔进攻扰其禅思,帝释即吹响贝螺,保护佛陀;佛陀涅盘时,帝释天又显身,念诵颂诗;他还保护佛陀的舍利。有关帝释天的佛传故事常常出现在佛教艺术作品当中,其中帝释天往往手持宝盖,与大梵天随侍在释迦的左右。

帝释头戴錾花宝冠,顶挽高髻,耳垂圆环,双目下视,嘴角上挑,面容闲适而静谧。本尊肌肉线条结实,颈、臂、腰等处佩饰项圈、钏环,其上镶嵌有各色宝石,十分华美。左腿自然盘坐,右腿屈立,右手置于膝上,手中持金刚杵,左手自然撑于身后,整件作品造型生动自然,肢体、肌肉的塑造极为写实,富有雕塑美感,是一件十分罕见和珍贵的中早期尼泊尔造像佳作。

图片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