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海岸线一夜清零!厄立特里亚,为何脱离埃塞俄比亚独立?

2022-05-21  环球情报员

厄立特里亚独立
作者|霈霖
责编|Thomas

埃塞俄比亚是目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内陆国家,已经超过1.15亿。在1993年之前,这个国家还有1200多公里的海岸线。

随着厄立特里亚的独立,埃塞俄比亚的海岸线“一夜清零”,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内陆国。

▲厄立特里亚的独立“带走”埃塞俄比亚的所有海岸线

目前,厄立特里亚的人口仅是埃塞俄比亚的5.8%(670万),其中,提格雷尼亚人超过半数。但值得注意的是,在90年代厄立特里亚独立前,埃塞俄比亚的格雷尼亚人曾经属于统治民族(尽管人口只占全国的约10%)。

格雷尼亚人在90年代不仅领导了推翻独裁统治的革命胜利,还组建以提格雷尼亚人为主的埃塞俄比亚新政府。
▲提格雷尼亚人,主要分布在提格雷州和厄立特里亚

然而,在提格雷尼亚人获得埃塞俄比亚革命胜利后的两年,以提格雷尼亚人为主体的厄立特里亚就独立出去了,这是为什么呢?



一、本是同根生

东北非洲,同时受到亚非欧三大洲文明的影响。当地以高原山地为主,沿海有一些细小平原,有利于当地人抵抗外来侵略的同时,也加剧了种群和民族的碎片化。

▲东北非洲,非洲之角

目前,埃塞俄比亚境内最大的两个民族是奥罗莫人(40%)和阿姆哈拉人(30%),然后是提格雷尼亚人(8%)和索马里人(6%)。

▲埃塞俄比亚的四大民族和两大宗教分布

这四大民族主要分为两大类,奥罗莫人和索马里人属于库希特语族,阿姆哈拉人和提格雷尼亚人属于闪米特语族

▲高原山地是对埃塞俄比亚的保护,也导致诸侯林立

闪米特人是在公元前6世纪开始从阿拉伯半岛迁移过来,4世纪以后又将早期基督教的科普特教派传入东北非洲,奠定了当地的宗教基础,如今仍是埃塞俄比亚的主要宗教(62.8%),伊斯兰教占全国的33.9%。

闪米特语族的两个民族居住在高原的北部和中部,高原南部则以库希特语族的奥罗莫人为主,并且受到阿姆哈拉人的影响,奥罗莫人逐渐接受了基督教的科普特教派。

▲很多埃塞俄比亚人带有阿拉伯人特征

破碎的地形使埃塞俄比亚历史上就诸侯林立,即使有多个王朝统一过全境,各地方仍然保留有强大的割据势力。

最早的统一王朝是阿姆哈拉人在大约公元100至940年之间建立的阿克苏姆帝国

帝国首都位于阿克苏姆城,位于今天的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州境内。来自三大洲的货物在此处交易,使帝国成为当时最强大和繁荣的国家之一,疆域一度延伸到红海两岸和阿拉伯半岛。

▲阿克苏姆帝国占据红海南端的两侧,因贸易而繁荣

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及伊斯兰教崛起后,不但吞并了阿克苏姆帝国的亚洲部分领土,也夺走了其贸易枢纽的地位,阿克苏姆帝国退出海上竞争,重心转向内陆地区。

不仅如此,伊斯兰教在非洲的成功扩张,还使东北非洲成为基督教的一块飞地。这种局面也造就了此地的科普特教派保留下更多的基督教原始教义。

▲现存埃塞俄比亚境内的法西尔盖比城堡,有明显的欧洲基督教风格

经过几百年的分裂和战乱,阿姆哈拉人在1270年再次建立统一的埃塞俄比亚帝国,国都安姆伯格尔。

然而,这个帝国并没有实现中央集权,内部存在多个势力强大的诸侯。

提格雷尼亚人梅德利巴赫里(Medri Bahri)公国建立于1137年,占据高原北部并延伸到沿海地区,与埃塞俄比亚帝国之间时和时战,是最大的诸侯之一。按民族划分的诸侯势力,使帝国内部缺乏足够强大的凝聚力,成为日后割据或分离的依据。

▲梅德利巴赫里的位置



二、殖民者的阴谋

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在14世纪兴起后,首先抢占了埃塞俄比亚的一些沿海岛屿,由埃及行省管辖。随着欧洲大航海运动,葡萄牙人来到红海,与埃塞俄比亚建立更广泛关系,葡萄牙在沿海设立一些贸易据点,并把天主教传入此地。

由于同样信仰基督教,欧洲人在很长时间里没有对埃塞俄比亚下手,还与其保持着比较正常的外交关系。

▲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大大提升了红海沿岸地区的战略地位

1840年,英国把埃及变成半殖民地后,原属奥斯曼帝国的埃塞俄比亚沿海岛屿随之被英国统治,这是埃塞俄比亚被西方殖民统治的开始。

1859年,苏伊士运河动工,东北非洲的战略地位陡然上升。

1862年,法国占领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交界处的吉布提港口。英国在1866年入侵埃塞俄比亚,却被高原折腾得筋疲力尽,更因为当地人的激烈反抗而没有征服这片土地。但埃塞俄比亚内部的割据势力给殖民者留下可乘之机。

▲意大利的殖民帝国建立最晚,同时也是最短暂的

意大利是欧洲殖民者中的晚辈,意大利王国建立于1861年,1870年才统一意大利半岛。可意大利人不甘心在殖民非洲方面的落后,向唯一没有“保护者”的埃塞俄比亚伸出了魔爪。

1869年,意大利人首先登陆埃塞俄比亚沿海,开辟阿萨布港作为殖民据点,然后向梅德利巴赫里公国和绍阿公国控制的红海沿岸推进。

在殖民者的进攻下,梅德利巴赫里公国在1871年灭亡,沿海地区被殖民者吞并,剩余的内陆地区保留在埃塞俄比亚境内。

▲绍阿公国虽然失去了沿海地区,却成功夺取了整个国家政权

绍阿公国不得不与强大的殖民者合作,在1889年割让沿海地区,从而使意大利控制了埃塞俄比亚的整条海岸线,成立“厄立特里亚”殖民地,拉丁语意思是“红海”,这是“厄立特里亚”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是埃厄两国分手的肇始。

虽然割了地,却得到意大利人支持的绍阿国王,凭借欧式武器战胜其他竞争者,成为埃塞俄比亚皇帝孟尼利克二世,并承认意大利对厄立特里亚的占领。

▲正在视察铁路的孟尼利克二世,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

孟尼利克二世把首都南迁至绍阿公国原来的都城亚的斯亚贝巴,以加强对整个国家的控制。在此基础上,孟尼利克二世取消各诸侯国,改为以民族为单位的各个州,奥罗莫人、提格雷尼亚人、索马里人等等都集中了一个或若干个州里。

为了从非洲大陆搜刮财富,意大利花大力气建设厄立特里亚,港口、城市、公路一一拔地而起,在客观上推动了厄立特里亚的经济繁荣,与内陆的埃塞俄比亚形成鲜明对比。



三、重新统一

厄尔特里亚没能满足意大利人的野心,意大利人想把整个埃塞俄比亚变成殖民地,却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在孟尼利克二世的带领下,全体埃塞俄比亚人团结一心,在1896年打赢了阿杜瓦战役歼灭3万意大利殖民军,取得非洲反殖民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胜利。

英法等老牌列强也不愿意看到意大利完全控制红海,不但暗中帮助埃塞俄比亚,还趁着意大利战败出面调停,迫使意大利承认埃塞俄比亚独立。

▲19世纪末的埃塞俄比亚军队拥有相当多的欧洲火枪

20世纪30年代,法西斯在意大利兴起,再一次盯上埃塞俄比亚。在法西斯的坦克大炮乃至毒气攻击下,1936年埃塞俄比亚全面沦陷,皇帝塞拉西先后流亡耶路撒冷和英国。

这样一来,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同属意大利殖民地,出现短暂的联合关系,增进了人员和经贸的往来,在反抗殖民者的共同斗争中,两地人民,尤其是提格雷尼亚人的民族认同感也得到增强。

▲意大利法西斯军队只有在非洲国家面前才能耍一下横

在埃塞俄比亚,阿姆哈拉人占据主导地位,提格雷尼亚人处于少数,这个比例却在厄立特里亚反了过来。厄立特里亚的提格雷尼亚人更了解欧洲文明,在殖民者的扶植下已经形成了独立的管理体系。

1939年二战爆发,埃塞俄比亚流亡政府加入反法西斯盟国,英埃联军在1941年5月迫使意大利殖民军投降,皇帝塞拉西重建埃塞俄比亚帝国,将厄立特里亚暂时交由英国托管,因为这是英国帮助其复国的前提条件。

▲经过英军的培训,埃塞俄比亚军队的战斗力不弱

二战胜利后迎来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潮,1950年联合国通过决议,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组成一个新的联邦国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分离,埃塞俄比亚终于重新恢复了原来的版图,拥有1200多公里的海岸线。



四、并肩作战

在这个联邦制国家内,厄立特里亚虽然人口只有130万,仅占全国总人口2200万的6%左右,却享有很大的自治权,有自己的宪法、议会、政府及旗帜,但没有退出联邦的权力。

地处沿海的厄立特里亚控制着所有出海口以及整个国家的对外贸易,殖民者遗留下的基础设施和管理模式更使其现代化程度较高,经济水平明显优于内陆的埃塞俄比亚本土。

▲厄立特里亚在独立前一直有自己的旗帜

厄立特里亚当政的是信仰基督教科普特教派的提格雷尼亚人,占总人口一半左右,阿姆哈拉人只占极少数。

而埃塞俄比亚本土的主要民族是奥莫罗人和阿姆哈拉人,皇帝塞拉西及政府高官也以阿姆哈拉人为主,提格雷尼亚人的数量不足十分之一。

由于这些经济和民族因素,皇帝塞拉西一直想取消厄立特里亚的特殊地位,限制其政治和经济权力,迫害坚持自治的厄方官员。但这种压迫导致了厄立特里亚开始谋求独立。1958年,因受迫害而流亡的厄方官员成立了“厄立特里亚解放运动”。

▲皇帝塞拉西不但要取消厄立特里亚的自治地位,还想建立独裁政权

1961年后更发展到武装斗争,以“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地(厄人阵)”为核心的独立组织公开以武力对抗联邦政府。皇帝塞拉西以此为借口,在1962年下令废除联邦制,把厄立特里亚变成一个普通的州,从而引发了更大规模的独立斗争。

埃塞俄比亚本土的提格雷州与厄立特里亚相邻,又是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尼亚人的主要聚居地,与厄境内的提格雷尼亚人是同族兄弟,因而给予厄人阵等反抗组织人力和物资方面的很多支援。塞拉西为了切断这种援助,大大加重了对提格雷州的政治和经济压迫。

▲提人阵和厄人阵是埃塞俄比亚革命的主力军,一起攻下了首都

不仅如此,皇帝塞拉西还一心追求独裁,终于导致整个国家的反抗,1974年军队首先发难,囚禁塞拉西推翻了帝制。但国家很快陷入混乱,各民族纷纷武装割据,军事政变频发,导致门格斯军政府上台。

面对日趋动荡的国内局势,在厄人阵的帮助下,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尼亚人成立了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为首的武装组织,加入到反独裁、反军政府的革命中。

▲埃塞俄比亚革命的战事十分激烈,提格雷尼亚人付出不小的代价

由于从帝制时代便遭受到最沉重的剥削和压制,又有“厄人阵”的外部援助,“提人阵”爆发出非常强大的战斗力,很快成为革命军的主力,并取得领导地位。

1988年,“提人阵”与“厄人阵”联合发动大规模攻势,首先解放厄立特里亚,然后在1991年5月占领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推翻了门格斯政权。提人阵获得临时政府的领导地位后,提格雷尼亚人成为了埃塞俄比亚新的统治民族。



五、反目成仇

但是,厄人阵没有参加临时政府,也不想与提格雷州合并,只想独立建国,这是当年他们援助提人阵的前提条件,现在是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而且,提人阵在革命时期提出的口号是民族分离权,国内各民族都有权脱离联邦,因此厄人阵的要求得到了满足。

▲脱离的厄立特里亚

经过全民公投后,厄立特里亚在1993年5月24日宣布独立,很快得到埃塞俄比亚临时政府的认可以及国际社会的承认,这是非洲大陆上第53个国家。

▲5月24日是厄立特里亚的独立日,当地人民每年都要庆祝

1995年8月,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成立,提人阵的梅莱斯出任总理,联邦政府的大部分高级职位也由提人阵成员担任。

相对应的,提格雷州的人口和面积仅占全国的5%左右,可以看作是对提人阵所作贡献和付出牺牲的一种奖励。

埃厄两国执政的是兄弟民族和政党,起先保持着较为密切的政治和经贸关系,厄立特里亚的港口仍像往常一样为埃塞俄比亚服务。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国在利益分配等问题上出现分歧,提人阵希望得到减免港口使用费和货物过境税等优惠,却遭到了拒绝。

▲梅莱斯是提人阵的灵魂人物,长期担任埃塞俄比亚总理

这种矛盾日积月累,再加上原本就存在的边境争议领土,最后在1998年被引爆,埃厄两国打了一场边境战争。

两边的提格雷尼亚人反目成仇相互厮杀,直到2000年5月才在联合国的调停下恢复和平,却已造成两国至少7万多人丧生,上百万人流离失所。

埃厄两国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亲密关系,埃塞俄比亚很难利用厄立特里亚的出海口,不得不转吉布提港口,近年来占埃塞俄比亚进出口货运量的85%。

▲埃厄边境的领土纠纷也是导致战争的重要因素

即使如此,埃塞俄比亚的外贸通道仍然不够顺畅,出口的物资原本就是初级农产品,加上多重运费后进一步削弱了竞争力。

总之,多山的地形、贫瘠的土地、闭塞的交通、过亿的人口,使埃塞俄比亚成为非洲最不发达国家之一,2020年人均GDP只有900美元。

为期两年的边境战争给厄尔特里亚带来的伤害不仅是战争本身,失去埃塞俄比亚这个内陆作为依托后,厄尔特里亚的港口很快没落,其本国的进出口贸易量根本支撑不起港口的充分运作。

▲埃厄战争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结束,边境地区常驻有维和部队

出于对埃塞俄比亚的恐惧,厄尔特里亚在战后依然长时间保持战时经济体制,战前的90年代,厄立特里亚的经济增长经常保持在7%左右,最高可达10%,战后只剩1%。2020年人均GDP只有600美元,同样是非洲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埃塞俄比亚以来吉布提出海

从历史角度看,厄立特里亚脱离埃塞俄比亚,西方殖民者应承担很大责任。经过漫长而又复杂的埃塞俄比亚内乱,厄立特里亚的独立具备了法理基础。

不幸的是,两国没有处理好相互之间的关系,导致兵戎相见,使两国错过发展良机,大大加剧了贫困。

▲厄立特里亚坐拥海岸线,经济状况却不比埃塞俄比亚更好

2018年,随着埃塞俄比亚奥莫罗人的阿比·艾哈迈德成为总理,结束了提人阵的执政地位。但将近30年的统治已经使埃塞俄比亚的其他民族对提人阵积怨颇深,几乎完全清除了其在联邦政府内的势力。

2021年11月,有可能导致分离的提格雷州选举,引发了埃塞俄比亚中央和提格雷州的武装冲突,造成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直到今天仍然没有结束。

▲提格雷州与埃塞俄比亚政府的关系紧张

长期作者|霈霖
历史资深爱好者
责任编辑|Thomas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生|环球情报员主编

—(全文完)—

本文系 「环球情报员」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免费赠书环节

赠书规则

评论区回复与本文本书相关内容
点赞最多的四位读者

若要将“富有”二字与非洲国家联系在一起,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
 
可万事总有个例外。在神奇的非洲大陆上,南非就是这么一个不太一样的国家。虽然不能与真正的富裕国家相提并论,但它的的确确是非洲最富有的国家。

在19世纪70年代之后的10余年,财富的潘多拉魔盒在此逐次打开:

人们在这里连续发现了世界上最丰富的钻石矿床和黄金矿脉。

南部非洲忽然变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奖章,来自四面八方的投机者怀着一夜暴富的梦想一窝蜂地涌向那里。

此后40年,关于巨大财富、原始权力、欺骗和腐败的故事在此真实上演,它为南非带来了经济繁荣,也为此地带来了血与泪的悲痛记忆。
 
钻石和黄金如何塑造了现代南非?
大英帝国全球扩张的最后一场战争为何如此惨烈?
南非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是如何起源的?
 
今天赠送这本“好望角”书系新书《钻石、黄金与战争:英国人、布尔人和南非的诞生》,将视线聚焦闻名遐迩的岬角“好望角”所在地——南非,带大家穿越回19世纪,见证财富的发现和种族的冲突。

赠书规则
评论区回复与本文或本书相关内容
点赞最多的三位读者

《钻石、黄金与战争:英国人、布尔人和南非的诞生》
作者:[英]马丁·梅雷迪斯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