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2022-05-24  快乐老年435

《红楼梦》里的小人物多不计数,但像焦大这种仅出场一次就”名声大噪“的,还真没几个。焦大知名度太高了,高到都能和林黛玉相提并论为歇后语了。而之所以如此,无非因为他那一场石破天惊的醉骂。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在第七回,因为不满管家赖二安排的差事,焦大趁着酒劲骂骂咧咧,王熙凤素来待下人严苛,哪里看得惯这种眼里没有主子的奴才,当场便让贾蓉等人严厉些,最好将其打发到下面的庄子去。贾蓉听这么一说,赶紧命人将焦大捆起来,焦大越发被激怒,顿时口不择言骂道:

“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焦大这一骂,就像平湖惊雷,在场之人无论主子还是奴才,都被吓得魂飞天外,那些小厮急得赶紧往他嘴里塞上马粪。

在焦大的醉骂中,提到两个世人难容的乱伦行为,其中“爬灰”一事,凡略谙《红楼梦》者,皆知道是贾珍与秦可卿所为,这一点书中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通过无数细节,我们也能清楚地看出他俩的不伦恋。譬如秦可卿卧病贾珍心急火燎的表现;秦可去世后贾珍拄着拐杖如丧考妣;而更直观的当然是在焦大醉骂这段话之前,书中直接点出:“焦大越发连贾珍也骂了出来。”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爬灰”一事,焦大确实没有胡编乱造,那么“养小叔子”呢?焦大骂的又是谁?

“养小叔子”,那针对的应该是宁国府的某位女主子了,而彼时宁府的女主子,也就秦可卿和尤氏,很多人认为是秦可卿和贾蔷,然而以贾珍对秦可卿的情感来看,贾蔷是不可能有这等机会的,而且根据书中描写,贾蔷最有可能乱来的是贾蓉。

至于认为是秦可卿和贾宝玉的,那更不值一驳了,因为关系上就不符合,贾宝玉辈分上是秦可卿的叔叔,如果真有问题那也只能算是“爬灰”。

那么尤氏呢?以尤氏被王熙凤怒骂不作为、“一味瞎小心图贤良名儿”来看,可以知道尤氏在宁府活得多么小心翼翼,这当然与她娘家根基太浅有关,终日只图贤良名声的尤氏,是不可能干出那等惊天丑事的。

那么,这事究竟是谁干的?一个已经去世的女人,她,就是贾惜春的生母。而证据就是关于贾惜春种种诡秘的身世信息。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襁褓中被抱到荣国府抚养

林黛玉初进贾府时,看到的贾府三春,装饰衣着皆是一致的,然而实际上,贾迎春和贾探春是荣府的小姐,贾惜春却是宁府的。据冷子兴所说的,这是因为贾母喜爱女孩儿,所以让她在荣府跟着几位堂姐妹一起念书。

然而冷子兴毕竟不算贾府中人,知道的也仅是皮毛而已,事实上贾惜春刚出生不久,她便被抱来荣府抚养了。在第六十四回,小厮兴儿在花枝巷和尤氏姐妹介绍这群姑娘时,如此提及贾惜春:

“四姑娘小,他正经是珍大爷亲妹子,因自幼无母,老太太命太太抱过来养这么大,也是一位不管事的。”

一个“抱”字,可知贾惜春还在襁褓中,就被放在荣国府抚养了。

这一点就很值得细品了。贾母再喜欢女孩儿,一个襁褓中的女婴,除了吃就是睡,她不会跟人互动,不会承欢膝下,贾母图什么呢?而且,在贾惜春长大后,也不见得贾母多么地喜爱这位孙女啊,除了有一次命贾惜春画出大观园,其余时间基本没有交流。而以贾惜春的水平,要画大观园根本是天方夜谭,由此可知要么贾母根本不了解惜春,要么就是强人所难。无论怎么看,这都不算喜爱的样子。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如果说,贾母这是可怜惜春自幼没有母亲照顾,宁府也没个能尽心抚养她人,荣府人多,所以抱来让惜春感受家庭的温暖,那更是不可能了。因为像贾府这样的豪门,孩子一出生,都是靠奶娘养大的,贾惜春没有母亲是事实,无论在哪里最终靠的还是奶娘,能给她母爱的也是奶娘。放在宁府和荣府养都一样。

可是,贾母却将她抱来了荣府,这是为什么?无非因为,贾惜春就是荣府的孩子。不信我们来看看蛛丝马迹:

一,冷子兴对惜春的特殊介绍

第二回冷子兴和贾雨村演说贾府的人物时,提到贾府四春,而在介绍这四个女孩时,用词稍微有些不同。在介绍贾元春时,如是说:

“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

其次是贾迎春,说的是:

“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

再次是老三贾探春:

“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细心的朋友都发现了,在介绍这些姑娘时,每一位的父亲是谁,是嫡出庶出,都有被点到,可是轮到贾惜春时,却让人看不透了,只见冷子兴说道:

“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

这里竟然一反常态,没有点出惜春的父亲,而是只说她是贾珍的胞妹,这是不是很奇怪?有的人可能会说,或许因为贾敬了却红尘,求仙问道,不算世俗中人,所以避讳了。可是在介绍贾珍时,冷子兴也是很自然地提到他是贾敬之子啊,甚至非常不屑地说他道道观只是“胡羼”而已,哪有半点尊敬的意思?

二,王熙凤对惜春的身份定位

在第五十五回,王熙凤小产后卧床休养,王夫人只好临时起用李纨、贾探春和薛宝钗三人暂行理家之职,期间才干优长的的贾探春锋芒毕露,令王熙凤大感欣慰,某日私下和平儿谈起时说道:

“我正愁没个膀臂,虽有个宝玉,他又不是这里头的货,纵收伏了他也不中用。大奶奶是个佛爷,也不中用。二姑娘更不中用,亦且不是这屋里的人。四姑娘小呢。兰小子更小。环儿更是个燎毛的小冻猫子,只等有热灶火坑让他钻去罢。”

在这段话里,王熙凤将一众小姑子小叔子都搬了出来,一个个做了点评。让人意外的是,荣府的事务,只会由荣府中人来打理,就像贾母生日时某夜尤氏发现园子门没关,问了一句便被婆子怼说这是荣府的事,还轮不到宁府的人来管。所以王熙凤将贾惜春搬出来做什么呢?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更有意思的是,在说到贾迎春时,王熙凤还特意强调出她“不是这屋里的人”,可后面却直接将惜春和贾环相提并论,这是什么意思呢?只有一个,那就是王熙凤潜意识将惜春、贾环默认为和贾探春一样的“这屋里的人”,也就是贾政一房的人。

三,作者白纸黑字点出惜春身份

如果说冷子兴的介绍不过是含糊,王熙凤可能也有说不明白的时候,那么作者白纸黑字说出的话就不会有假了。在第五回,为了体现出贾母对林黛玉的宠爱非常,作者用了一个对比的方式,这对比对象就是贾府三春:

(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

这一段文字很平淡,一般读者很容易就忽略过了,可就是在这么一段不起眼的文字中,作者藏进去了一个天大的真相,那就是惜春的真实身份。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如果贾惜春是贾敬的女儿,那她就只能是贾母的侄孙女,按常理,侄孙女本来就比不上外孙女亲。而作者在做对比时,完全只需要搬出贾迎春和贾探春就行,根本没必要再拉上一个贾惜春,注意,书中不是笼统写着“贾府三春”,而是一个一个点出名来,以作者的水平,根本不可能忘了惜春是宁府小姐的身份,所以这是他有意为之,他在偷偷告诉我们,这贾惜春就是贾母的亲孙女,是贾母的亲儿子生的。

这样一样,关于惜春和宁府那些不合理的相处细节就显得合理了。

譬如秦可卿去世,贾惜春作为宁府人、贾蓉的姑姑,竟然没有露过脸。如果说当时贾惜春年纪尚小,辈分也大,不需要降尊纡贵。那么等到贾敬归天,贾惜春仍旧没有踏入宁国府,就很不合情理了。

古人看重丧仪,尤其是贵族大家,更讲究这等仪式,所以秦可卿去世后她的丫头甘愿充当义女尽摔丧驾灵之任,贾珍是感激涕零。如果惜春真是贾敬的独女,她岂有不需要灵前戴孝的?

所以,惜春不是贾敬生的。可是她又是贾珍的“胞妹”,那就是贾珍母亲所生的无疑。而她又是贾母的“亲孙女”,就说明,是她的母亲和荣国府的贾政或者贾赦有了首尾,才生下了她。而在生下贾惜春后,因丑事暴露,惜春母亲羞愧自尽,或者着贾府为了掩人耳目,暗地里把她结果了遮羞也说不定。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那么,是贾政还是贾赦?只需动动头脑便知道这是贾赦。

第一,贾赦素来好色,重要的是,贾府好色的人这么多,贾母独独骂过贾赦;

第二,荣国府原本是由贾赦一房当家的,可是后来莫名换成了贾政一房,这一点在第七十二回有提过:

这费婆子原是邢夫人的陪房,起先也曾兴过时,只因贾母近来不大作兴邢夫人,所以连这边的人也减了威势。

由此可知,当年邢夫人这些陪房,也是和现在周瑞家的一样风光的,因为那时候邢夫人掌握着管家权,可惜后来大权旁落王夫人,邢夫人这边的人就哑火了。

可好好的,贾母怎么突然就把贾赦一房的管家权转交贾政一房了呢?必定是贾赦犯了不可原谅的大错误,所以贾母才不惜打破长幼有序这种礼教规制,也要将管家权交给次子贾政,甚至让次子住到了原本该长房住的院子。

而贾赦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好色,所以这勾搭嫂子的事情,他比贾政更有可能做得出来。

焦大口中“养小叔子”的人是谁?背后是贾惜春不愿面对的真相

可为何最后这贾惜春被算做是贾政一房的人呢?无非因为,当年此事暴露后,贾母奴在心头,对贾赦一房失望透顶,将惜春算为贾政一房,是在侧面否定贾赦:“我对你的教育表示怀疑”,也是一种威胁:“这孩子是你德行败坏的证据,你最好听话点。”

所以,真正养小叔子的人,就是贾珍、贾惜春之母,那个小叔子就是贾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