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A们跨江“拉群”,要给安徽来一剂“猛药”?

2022-05-25  369蓝田书院

是时候,激活“长江五虎”基因了

作者 | 吉翔

来源 | 江南智造总局

近日,位于长江南北两岸的两座安徽城市——安庆、池州,联手“结盟”的消息,引发外界关注。

“安庆与池州之间'不是要不要合作的问题,而是怎么尽快突破、扩大合作的问题’。”5月11日,面对前来做客的池州市党政代表团,安庆市委书记张祥安如是说。

池州市委书记方正则表示,池州特别是靠近安庆的东至县要进一步提高主动性,坚定不移对接安庆、服务安庆、融入安庆,推动两地更高质量跨江联动、拥江发展。

安庆与池州,同处安徽西南,隔江相望。两地地理相接、历史相融、人文相亲、生活相依。用张祥安的话说,“没有你我之分、区划障碍”。

图片

对于经济总量位居省内倒数第二的池州来说,拥抱“邻家大哥”安庆是务实之举;而对于安庆,这座曾和重庆、武汉、南京和上海并称为“长江五虎”的城市而言,打破空间局限、实现跨江发展,则是“重振雄风、重塑辉煌”的应有之义。

跨江联手,安庆和池州,已是迫在眉睫。这背后,又是一盘什么棋?

图片

   安庆池州半年两度碰头:

“安池一家人”


5月11日,池州市委书记方正、市长朱浩东率池州市党政代表团赴安庆考察,共商加快推动“一江两岸、拥江发展”事宜。

这是两地领导短时间内的第二次会面了。

五个月前,安庆市委书记张祥安曾率党政代表团赴池州“串门”。当时,两地领导共同调研了池州下辖的东至县大渡口镇,并座谈交流。

大渡口就在安庆市区的江对岸,来往就是“过一座桥的事”,这是池州最靠近安庆的板块。就好比昆山与上海,长期以来,很多大渡口居民早已经习惯了生活在大渡口、工作在安庆的“双城生活”。

因此,大渡口堪称安庆池州一体化拥江发展的探索者

早前,来往两地的交通工具只有渡船。2004年底,安庆长江大桥通车运营,大渡口居民结束了去安庆城区必须坐轮渡过江的历史。但由于安庆长江大桥是高速公路桥,电动车等短途通勤工具无法上桥,两地居民往返依然不便。

2011年7月,往返于安庆城区和大渡口的公交线路投入运营,这是安徽首条跨江且跨地级市的公交线路。早晚高峰,往往是刚出发就已经满员,这也间接证明,安庆和池州大渡口之间来往之密切、需求之庞大。

张祥安在本次会谈时说,双方要坚持维护“两岸一家亲、安池一家人”的好传统,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让老百姓过好日子上的高度”,共同推动安庆“重振雄风、重塑辉煌”和池州更高标杆、更快速度发展。

方正则表示,池州特别是东至县、大渡口镇要进一步提高主动性,坚定不移对接安庆、服务安庆、融入安庆,推动两地实现更高质量跨江联动、拥江发展。

江南智造总局(ID:changsj001)注意到,两次碰面,方正均提到要“主动”。上一次在池州,方正说,要主动迎接安庆作为区域重点城市的辐射带动,积极“靠上去”、全面“融进去”。

具体而言,规划上要登高望远,共同前瞻性谋划未来发展;合作上要务实推进,建立健全会商协调工作机制,从有共识的事先做起来,确保“做一件成一件”。

张祥安也有类似看法。他说,要签署一个战略合作协议、一年召开一次高层峰会、建立一个联席会议机制、搭建一个多层级对接体系,以沟通对接的制度化、常态化,推动两地拥江发展不断取得新进展、新突破。

对于跨区域协作,张祥安是有丰富经验的。主政安庆之前,张祥安担任滁州市委书记期间,一大重点工作便是与江苏南京实现跨省协作,谋求合作共赢。

图片

 拥江发展,

“背水安庆”的必然选择


历史上,安庆和池州曾经不分你我。

2000年正式撤地设市之前,池州专区曾几度撤销,又几度复设。在此过程中,池州部分区域曾几次归为安庆专区的一部分。分分合合之后,两地最终划江而治。

这就导致,安庆成了昔日“长江五虎”中,唯一没能跨江发展的城市。

长江上游的重庆、中游的武汉均为跨江发展,长江上大桥林立,水下轨交四通八达;下游的南京也开始深耕“扬子江时代”,加码发展江北新区,志在打造一南一北两座主城;上海更不用多说,扼长江出海口,目标世界级的崇明生态岛,为上海留下了丰富的未来城市想象空间。

将目光放到安徽省内,芜湖、马鞍山、铜陵也都实现了跨江发展。

2011年,地级市巢湖被撤销,含山县以及和县的大部分区域被划归马鞍山,无为县则进入芜湖麾下,马鞍山、芜湖城市版图同时实现了跨江。2016年,原属安庆的枞阳县被划归铜陵市管辖,铜陵也华丽转身为跨江城市。

安庆,本该是长江中下游的跨江大都市代表。

孙中山先生在《治国方略》中,为当时的安徽省会安庆规划了跨江而治、规模和武汉、南京相当的城市发展蓝图。

民国时期,安徽确立了“南宜(安庆)北蚌”的双轴发展思路,两市分别带动皖南和皖北发展。

随着安徽省会北移合肥,安庆由省会降为普通地市,后来又失去江南岸线,安庆对于长江多少有些“耿耿于怀”。

而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如今的安庆对于跨江发展的渴求比以往更为强烈

其他城市做大做强主城区,往往会选择将靠近市区的县市改区,以扩大主城区面积。但安庆此路不通:安庆市区东面因枞阳划给铜陵受限,西面是安徽唯一的石油化工基地,北面受大龙山阻隔。因此,向南跨江发展成了必然选择

安徽省政协委员、安庆市政协副主席、市工商联主席王晓辉曾在一份建议中指出,先行地区的实践证明,跨江发展有利于提升两岸土地、环境、岸线等自然资源的边际价值,为两岸提供优越的资源、机遇和广阔的发展空间,对于整合布局产业规划、做大做强优势产业、避免重复投资建设等具有重要意义。

毕竟,偏安于长江一侧,辐射带动力难免会打折,又何来的“区域中心”地位?

因此,即便国务院2010年批复的《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规划》中,将安庆明确为“带动皖西南、辐射皖赣鄂交界地区的区域性中心城市”,2015年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大别山革命老区振兴发展规划》中,也将安庆定义为“安徽省区域性中心城市”,安庆自己或许倒会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图片

皖江示范区(图源:安徽发布)

图片

图源:安徽省发展改革委

图片

   昔日“长江五虎”,

重新崛起迎新机

历史上,安庆的辉煌有目共睹,也曾是当之无愧的区域中心城市。

正如上文所提到,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到民国二十七年(1938),安庆一直都是安徽省省会,也是中国较早接受近代文明的城市之一。

清咸丰十一年(1861)曾国藩创办的安庆内军械所,造出了中国第一台蒸汽机和第一艘机动船;

图片

陈独秀在安庆举办藏书楼演说、创办《安徽俗话报》,第一次举起“新文化”大旗;

安徽省第一座发电厂、第一座自来水厂、第一家电报局、第一条官办公路、第一个飞机场、第一个现代图书馆、第一所大学……都诞生在安庆。

安庆还是《孔雀东南飞》、“大乔小乔”、“六尺巷”等著名故事的发生地。

中国新文化运动先驱陈独秀、佛教领袖赵朴初、道教领袖陈撄宁、“两弹元勋”邓稼先等杰出人物,故乡均为安庆……

正所谓,曾经多么辉煌,今日就有多么边缘化。

随着区域格局的深度重构,安庆成了“长江五虎”中独自失意的城市:城市定位一降再降,边缘化趋势难挡,经济总量在安徽省内也仅列第五,“争雄长江”自然是无稽之谈。

在当下,说到安徽,人们会想到“风投之城”合肥,会想到“芜湖起飞”,或者会想到和南京“打情骂俏”的滁州、马鞍山,却很难想到曾经也是名人辈出、“万里长江此封喉,吴楚分疆第一州”的安庆。

好在,总被诟病“合肥一家独大”的安徽,也深谙一省发展不能光靠一座城,培育“多中心”,让安庆这样的区域中心城市重新焕发活力,才是未来发展方向。

今年3月发布的《安徽省新型城镇化规划(2021—2035年)》,除了省域中心城市合肥和省域副中心城市芜湖,另有四座城市被定义为区域中心城市:阜阳、蚌埠、安庆和黄山

图片

阜阳和黄山均为省际边界城市,安庆和蚌埠则分别被寄望于成为皖南和皖北的“带头大哥”,推进安池铜城市组群和蚌淮(南)城市组群发展。

不难发现,这和当年“南宜北蚌”的思路多少有些一脉相承。

2021年,安池铜三市的GDP总和达到近5000亿元,比例大概在2.6:1:1,三市常住人口的比例约为3.1:1:1。

图片

若将武汉、南昌、合肥和杭州拉成一个四边形,安池铜三市恰好处于四边形的中心地带。

上述规划提出,要推动安庆、池州、铜陵三市共同保护由菜子湖、白荡湖、大龙山、浮山组成的生态绿心,促进江北港等沿江港口和皖江江南新兴产业集中区、大渡口经济开发区等产业园区合理分工、有效协作,着力将安池铜城市组群打造成为长三角西翼新兴增长极、国家魅力休闲区和全省绿色产业基地。

同时,支持安庆建设“联动长三角与中部地区的区域重点城市”,进一步强化长三角区域重点城市和长江中下游重要综合交通枢纽的地位。

面向“十四五”,安庆将打造“五大宜城”:创新宜城、开放宜城、文化宜城、生态宜城和幸福宜城。

崛起于长三角西翼,有望成为长三角和中部地区的“连接点”,要想重整雄风的安庆正在寻求新的契机和答案,跨江“拉群”或许只是第一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