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敌电台长被俘,听到队友在寻找自己,流泪拒绝和陈赓合作

2022-05-29  Loading69   |  转藏
   

.作者:闪闪

1946年,陈赓的第四纵队,俘虏了敌人第31旅的电台长,于是通过这名电台长,去监听敌各旅的动向。

谁知,敌人各旅的电台长,通过电台寻找第31旅电台长……而31旅电台长正坐在我军的通信科,清晰地听到了“队友”的通话。

这名电台长眼泪滚出眼眶,哭声越来越悲痛。

陈赓反复劝说,希望电台长跟敌人各旅通话,但对方却一直哭泣,不肯配合……

文章图片1

关于此事的详细经过,要从山西的一场较量说起,我军的指挥员是陈赓,敌军的指挥官是胡宗南,他们都是黄埔一期生。

这对老同学,从1932年开始,便展开了连番恶战。

到1946年7月,胡宗南派出了6个旅,犹如群狼一般,扑向山西同蒲铁路(大同到蒲州镇),大军集结在运城和安邑附近。

与此同时,山西的临汾地区,有阎军的5个师。

胡军和阎军的目的很明确,左右夹击晋南解放区,想要在洪洞和赵城开战,进而打通同蒲铁路,再转战上党,打平汉铁路。

敌人的兵力,比我第四纵队多了四倍,装备比我军先进更多倍。

陈赓作为第四纵队司令员,正在思考此战怎么打,通信科突然传来好消息,成功破译了胡军的电台,摸清了敌人的部署。

文章图片2

陈赓在山西侯马县,召开了纵队作战会。经讨论,决定先打胡宗南。这是日本投降之后,我军第一次跟蒋军的美械部队交战,所以他强调务必要赢得漂亮。

因为倘若此战输了,对日后的全国解放形势,都会造成较为恶劣的影响。

陈赓首选运动战,先把胡宗南的一部分兵力,吸引到侯马这边,以我军局部优势,打敌人局部劣势。

关键在于怎么吸引敌人?陈赓的办法是,假装去戳阎锡山,绕过临汾,佯攻洪洞和赵城,到时候胡宗南必定来援,再以运动战去打胡军援兵,说白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打洪洞是为击援军。

于是乎,战士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侯马,本该是我军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城市,如今却要拱手让人。

因为我军的战略很明确,占领大城市等于背包袱,敌人随时可以来打,如果把大城市交给敌人,我们便可随时找机会消灭敌有生力量。

按照主席的说法,战争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文章图片3

蒋军资料照

敌人占领大城市,举例来说,十万人能保护5座城,可如果非要保护10座城,就肯定会分散兵力。

这属于是解放战争的“阳谋”,是我军走向胜利最重要的战略之一。

7月10日,陈赓抓住了战机,胡军主力虽然在夏县,但167旅进犯闻喜县,敌31旅进犯赵家庄,两个旅居然敢冒进解放区一百四十多里,当真是胆大包天。

167旅和31旅,沿途并未遇到陈赓第四纵队的主力,仅仅碰上地方民兵,所以正贪功冒进。

陈赓让参谋长刘忠,指挥七个团,去跟胡军展开较量,嘱咐切不可轻敌,莫要忽视中央军的战斗力。

按照陈赓为刘忠制定的战法,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最好以两个旅打敌人一个团,甚至是打敌人一个营。

当晚,倾盆大雨,刘忠得知敌31旅的两个团在曲沃县,于是率领六个团的兵力,冒雨出发夜战曲沃。

我军素来擅长夜晚行军隐蔽前进,所以敌人的侦察兵,自始至终都没有察觉到刘忠的行军路线。

文章图片4

13日夜里,我军对曲沃发动总攻,敌31旅有两个团外加旅直属部队,因为孤军冒进,所以在曲沃孤立无援。

虽然我军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但因为是第一次跟美装部队交战,所以陈赓很紧张,接连不断地打电话询问战况。

此战打得较为顺利,头一天便打掉了敌人的一个团,打残了第31旅直属部队;第二天打掉了敌人剩下的那个团,全歼旅直属部队,唯一的遗憾便是,没能捉住旅长刘铭钊。

敌31旅败得彻底,也曾通过电台,向闻喜县的主力求援,但胡军主力并未放在心上,轻视了我军的战斗力。

当敌主力一觉醒来,再打开电台联系第31旅的时候,已经是通讯中断……

胡军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虽然167旅派出援兵一个团,但半路上被我军打掉了两个营。

此战是有一定历史意义的,当满身疲惫的陈赓,见到了同样疲惫的刘忠,陈可能是因为太激动,所以一边作揖一边说:“好啊!好啊!打得好……”

文章图片5

刘忠将军

刘忠已经五天五夜没睡觉,看司令员陈赓来了,这才躺到行军床上,双眼一闭居然睡了足足一天一夜。

陈赓同样是连续多天未合眼,他又指挥部队痛打敌47旅和78旅的援兵,接连获得胜利。

据刘忠后来回忆,他说陈赓脑子特别好用,司令员到了前线指挥部之后,办法就一下子多了起来。

就拿缴获的报话机来说,我军指战员并未把这设备放在心上,也并没有重视敌报话员俘虏。

陈赓得知部队有敌人的报话机和报话员,于是亲自带着报话机,去做报话员的思想工作。

报话员见了第四纵队司令,而且是早就名满天下的陈赓,于是加入到我方阵营。

报话员打开报话机,便可直接听胡军的密语,从而得知敌人的轰炸机,会炸哪一座村庄,会炸哪一条堑壕。

文章图片6

第四纵队的指战员,从那之后就特别重视敌人的报话员和报话机,在后来的多个重大战役当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陈赓紧接着,又听说我军俘虏了敌电台台长,于是打电话给13旅,要那台长直接来指挥部。

通讯科去做敌台长的思想工作,陈赓亲自宣传我军的优待政策,对俘虏向来宽容。

陈赓讲了许久,台长则听了许久,待到他情绪稳定之后,表示愿意帮助通信科监听胡军战友。

这位台长,的确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通过报话机的声音,准确辨认出胡军各部队的指挥官、各部队番号、各种军队密语……

文章图片7

第二天早上,敌人各部队忙碌了起来,通过电台频繁传递情报。

而敌第一军军长董钊,通过电台频繁联系各部队,想尽快查出第31旅的去向。

董钊很着急,而各部队心里有愧,毕竟听到过31旅的求援,却并未放在心上,为了避免承担责任,所以都说不知道31旅在哪里。

而敌各旅的电台长,在询问彼此位置的时候,有人突然问了一句:“怎么这两天听不到三十一旅电台台长的呼唤呢?他的情况怎么样?”

有电台长回应说:“提起他来,叫人伤心,他失踪了……”

这时候,敌31旅的电台长,正以俘虏的身份,坐在我军第四纵队的通信科;而敌各旅的通话,被他听得清清楚楚。

敌31旅电台长,听到曾经的队友在打听自己,眼泪滚出了眼眶,从呜咽到抽泣,又从抽泣到痛哭,情绪逐渐失控。

文章图片8

声音是熟悉的声音,战友还是熟悉的战友,却身在不同阵营,一个是旅级技术军官,一个是旅级技术俘虏。

通信科的工作人员,希望敌31旅电台长,去跟敌各旅电台长通话,但这名电台长一直哭,不肯去跟昔日队友通话。

工作人员劝了又劝,陈赓又亲自去劝,但那名31旅俘虏电台长一直哭泣。陈赓等人反复劝说,却并未起到作用,陈赓最后说:“此人太脆弱了……”

按照陈赓原先的想法,想让这名电台长弃暗投明,跟随我军司令部外出作战,然而考虑到对方的情绪和性格,所以陈赓只能交代通信科,把电台长送到后方,记得落实优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