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退休前的旅行经历

 hsgzlgg 2022-06-18 发表于山东

我是一个希望走出去的人。高中毕业时,我报考的大学全部是湖北省以外的学校,如上海交通大学、大连工学院、北京工学院、南京工学院、四川大学等。

在文革期间,由于中央支持,免费乘车、各地提供免费食宿,我两次到天安门,见到毛主席。奔走在北京、武汉、上海、西安、南京、成都各大专院校之间,辩论、抄大字报。甚至与上海师范学校红卫兵结伴,从上海一路步行(当时叫长征)到上饶。并在上饶一家工厂进驻一个多月。那时,满脑子想的“革命”,根本没想到旅游,也没到任何一个景点去参观。

参加工作后,正值知识分子接受工农兵再教育,在基层当工人。作为“臭老九"要夹着尾巴做人。哪里想到旅行呢? 

1977年,恢复高考,后来,又招考研究生。十几年,没摸书本,贸然应试,结果,初试录取,复试落选。周总理觉得老五届(66-70届)人才难得,重点高校,将这些落选生,回炉学习专业二年,重新安排工作。80年,我才有机会,从工厂调到当时武汉工学院黄石分院机动科当教师。这个学校的前身是黄石工业学校。

这时的首要任务是尽快适应高校教师这个角色。由于,专职教师不多,一人要讲授从专业基础课到专业课,好几门课。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得到师生的认可,成为学校的骨干教师。

改革开放初期,企业职工工资很高,学校工资很低。为集资买房,不得不借债。旅行成了奢望。管理系能够通过给厂长、经理办班得到经费,因此,管理系成为我校经济效益最好的单位,寒暑假可以组织本系职工旅游。而我们机械系面对企业,却没有实力通过项目增加收入。后来,通过,收取毕业生实习费用,组织毕业生开展毕业实习,教师也借机外出旅游一下。

1986年,到南京、扬州。

  

  

  

  



1987年,到西安、华山、乐山大佛、龙门石窟和长江三峡。


  

  

  

  

  

  

  

  



1988年,北京

  

  

  

  

  

  

  

  

  



1989年

  

  

  

  

  

  

后来,禁止向学生收取费用,再也搞不成了。

旅行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钱、身体和时间。这时期的我,最缺的是时间,教学、科研和撰写论文,花费了我的全部精力和时间。妻子承担了全部家务和孩子教育。在丈夫、父亲、儿子、兄长、老师这众多的角色中,我唯一合格的只一个:老师。

1987年,我决定带孩子出去走一走。我、妻子、儿子、我妹妹和她的女儿,一行五人,到青岛、上海、苏州、杭州、桐庐旅行。孩子经历了许多个第一次:第一次长途旅行、第一次见到大海、第一次坐海轮、第一次在海水里戏水、第一次看到溶洞……

  

  

  

之后,于2007年5月宁波省亲、2015年8月北戴河。2016年3月,宁波省亲。三次携家人出游。

2003年,妻子突然被初步诊断为子宫肌瘤,怀疑是癌症。经了解,当时,佛山第一人民医院是治疗此病的最好单位。而且,特别擅长微创手术,自费需要上万元。我毫不犹豫,决定用学校奖励我评上教授的一万元,为妻子治病。立即,请事假(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请假),乘飞机到佛山(这也是我俩第一次乘飞机),陪妻子治病。事实证明:此决定非常正确,术后,没留下任何后遗症,癌症也没有复发。

妻子在恋爱期间,说过,此生最大的愿望是到巴黎去看看。我一直记在心里。所以,2006年9月,一退休就婉拒学校的返聘,到广东珠海应聘。一是多份收入。二是广东高速公路发达,省内景区二、三小时即可到达。

总体计划是:先远后近,即用十年时间,将全国边沿省市(西北、西南、东北、华南、华东)游遍。先山后水,即用十年时间,将全国名山登遍。

国外则是先易后难(签证),先东南亚、俄罗斯、英国、西欧、中欧、东欧、中亚、非洲。最后,美国、加拿大、南美洲等。

到2019年,计划顺利地进行着。疫情无情地打乱了我的计划。起码将全国名山登遍,由于年龄的原因,实现不了。但是,我坚信:疫情终会过去。生命不息、旅行不止。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