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高手记录的:跟师心得!(精品内容)

 369蓝田书院 2022-06-24 发表于广东

体会一:六经赅万病之理

《伤寒论》六经体系是疾病共性规律的概括,以六经生理为基础,阐释其病理变化,不单是外感,实可以统万病。

《金匮》则以疾病的特殊性即该病的个性特点来研究辨治疾病。

二者虽均属辨证论治范畴,或均以辨证论治精神来论治疾病,但明伤寒六经之理,可达万病皆通之境界,可以内通于六经(脏腑经络气化),外应于六气,万病皆在掌握之中,而可以一禺三反之。而金匮则重在一病一理,明于此而难例于彼,停留在经验之水平。

故愿大家以伤寒六经为经(核心),以杂病论治为纬,融会贯通,成一家之体。

体会二:论辨阴阳之纲领

一、辨五脏之阳亏阳衰要点

肾 ―――畏寒肢冷   脾 ―――食少便溏   肝 ―――疲乏倦怠   肺 ―――气短声低   心 ―――心慌面白

二、辨阴阳之总体要点(舌脉神气声色便)

                      阳                   阴

舌                   舌红苔黄干燥舌淡苔白滑润

脉                   脉大有力         脉弱无力

神                   有                    无(但欲寐)

气                   亢奋                疲乏

声                   高亢                低弱

色                   红赤                青白

二便               尿赤便干         便溏尿清

三、坎离卦解

离卦寓心,真阴寓于中  坎卦寓肾,元阳潜于内    二者互为其根

人体合而观之,一阴一阳而已;更以阴阳凝聚而观之,一团元气而已。  无极――太极――两仪――四象――八卦

体会三:郑氏理法特点

一、理论上:

沿袭内经伤寒之学术思想,   特重阳气――元阳、真气。   气化六经――乃伤寒一部之真机!

二、诊断辨证上:

首辨阴阳!  重辨六经!     万病总在阴阳之中!

三、论治上:

“但扶真阳,内外二邪皆能治”

“阳者阴之根也,阳气充足,则阴气全消,百病不作”

治疗上但求回阳,扶阳,救阳…

四、用药上:

承袭仲景六经用药特点,

简方重剂,大辛大热,

四逆、理中类,重用附、姜、桂,

遵六经以治万病,绝不拘于伤寒。

体会四:伤寒论――立法垂方之作

气化二字,乃伤寒书一部之真机!

伤寒者,邪伤太阳寒水之经也,非独为风寒所伤立论,邪犯太阳寒水之界,诸邪皆寒也,故太阳赅风寒暑湿燥火六气,皆有恶寒也;表阳被郁,太阳不开也。故有一分恶寒,即有一分表证。邪犯太阳,与太阳寒水合化,寒水者,太阳之本也,客多从主,故诸邪皆寒也。

  治之以开腠疏表,因势利导之,以从太阳之开,麻桂峻剂为首选;体弱、气虚、年老诸辈,宜助少阴之阳,少阴者,太阳阳气之根源也,故麻、附、辛为常用之剂,六经一体也,六气一气也!

老父有不助小儿之理乎?

桑菊银翘诸方,轻浅伤风之剂也。

和营卫,疏表寒之力不足矣。乃上窍不利之剂,太阳重证不可与也。即湿热之邪重伤太阳,亦必麻桂荆防与麻附辛之类也。

“今人只知冬月为伤寒,不知一年三百六十日,日日皆有伤寒,只要见得是太阳经证的面目,即是伤寒也。”

体会五:三阴论

  少阴是三阴的基础,为坎中一点真阳之所在。也是一身之根基。故三阴阳亏,皆可补少阴;三阴阳衰,终要累及少阴。三阴浊阴寒凝久伏不化者,皆可加用四逆辈。另三阴为三阳之根,三阳不解者,久则入三阴,三阳不振者,即可助三阴之阳,附姜桂是也。

  六气之体,六经之体也。太阳气虚,麻附细可也。即可治太少两感证,又可治表虚证。太阴阳亏,理中加四逆,即附子理中可也。厥阴乌梅丸是主方正治,附姜桂俱全也。可增桂治之,厥阴经证,血分寒凝,当归四逆加吴萸、生姜、附子汤可也。

体会六:治阳气阴血

仲景之论,阳气阴血不分也。阳即是气,血即是阴。附子大辛大热,少阴之阳药。回阳、救阳、扶阳不可缺也,缺则不力。干姜辛热,太阴之阳药,也回阳助阳,从后天以滋先天也。故四逆辈从先后两天着眼,互为资助,以炙甘草和谐之。故能起重疾沉疴,为回阳救逆之正局。白通、通脉、加猪胆汁皆变局也。然回阳救逆,起重疾沉疴,非重剂不可,熟附子100-200g/日,干姜60g,炙甘草60g,以水3000ml煎至600ml,分温再服。格阳者用通脉,戴阳者用白通,格拒不能受药者,以热药冷服或加入童便引之。

阳欲散者,加来复汤敛之。

阴欲脱者,加人参以救之。

昏迷窍闭者,加麝香以开之。

最佳之剂,莫过于李可老之破格救心汤,挽垂绝之阳,救暴脱之阴,敛欲散之气,仍欲重剂,可仿李老之剂重用法。

少阴阳气实一身阳气之根,六经阳虚四逆皆可用之。不必待肢厥脉微矣。太阳阳虚麻附辛可也,重者合四逆汤用之。少阳阳明皆多热证。但三阴阳虚,皆可用之。太阴阳虚,轻则理中、建中,重则合四逆辈。厥阴阳虚,也用四逆,观乌梅丸可知也。

体会七:三阳统于阳明,三阴统于太阴论

  三阳统于阳明,胃气不衰,邪断不能入三阴也,阳明为三阴之屏障。阳明统于肠胃,居中属土,万物所归,无所复传。为诸脏腑有形之邪外出之径也。太阳蓄血,有桃核承气汤证,以阳明之府为出路也,少阳胆腑证,发热而呕,心下急,郁郁微烦,大柴胡汤或柴胡加芒硝汤证,皆以阳明为出路也。

邪犯三阳,均要累及阳明,太阳有鼻鸣干呕,少阳心烦喜呕,呕而发热,故太阳以姜枣和胃止呕,少阳以姜夏和胃止呕,故服小柴胡汤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而解之。

太阴为后天之本,与阳明同为中气,统“胃气”,禀生之后,脾胃太阴之气则为最重,先天之气,非胃气不能滋之,内经云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伤寒也有除中死证。李东垣因之而创脾胃论,但仍以仲景为最。大小建中汤为太阴之轻剂,理中人参汤则为太阴之中剂,理中合四逆的附子理中才堪称建中之重剂。临证宜时时固护中气,急危重证则宜回阳救阳,但四逆汤之干姜本也理中建中之剂。总之,时时处处要顾护“胃气”,阳明太阴为胃气之本也。另外,阳明太阴属于中焦,为坎离心肾水火交通之要塞,宜通而不宜滞,宜温而不宜寒,寒凝滞塞,水火不交,否结诸证生矣。

体会八:南人阳气更亏论

  北人南人孰之阳气更亏乎?北方冰裂之地,冬长夏短,天地多寒而少暖,其人腠理密,阳气虚于外而实于内。多热饮热食,助内在之阳气,故北人阳气不易亏也。

  南方天地所长养,天气暑热,其人腠理疏松多汗,阳随汗泄。常饮凉茶冰水,少食辛辣,阳气多伤而少助,故南人阳气更亏也。

  因之,则南方更宜仲景之学,养生则宜时时处处顾护阳气,治病则不忌大剂理中四逆,虽观之禀赋较北人稍弱,但有故无殒则无殒也!至少姜附桂萸之用不应比北方少矣。

体会九:师列书单

奈跟师不能久也,遂向老师讨教书单,师不易轻授,学生讨矣。但不敢独吞,遂公之与同道诸君共享。

一、郑氏三书――伤寒之学诸家莫于伦拟。

二、陈修园医书十三种――可师可法!

三、黄元御医学全书――重在四圣悬枢!

四、赵献可,医贯――重先天命火!

五、左季云1.伤寒论类方汇参2.杂病治疗大法

六、朱丹溪,格致余论,反观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七、医宗金鉴

学问之道,读书为要!李老之学,60%淑于内经仲景,未列者因应知之列也。

体会10:张仲景三阴本质

阴阳水火,共居一体,不可分也,但有多少偏颇,有阴无阳,谓之死阴;有阳无阴,谓之孤阳。

1.少阴是阳衰,三阴之极,最终均要累及少阴,故四逆汤,三阴皆可用也,治之回阳、助阳、救阳。

2.太阴是中焦寒湿,“太阴之上,湿气治之”,胃气之所在,后天之本也,五脏六腑皆所赖之以生,禀生之时,先天以生后天,禀生之后,先天皆赖后天以生。亦一身之所赖。故仲景时时处处顾护胃气。补中、健中、温中、理中,皆一理也,程度不同而已。

3.厥阴病要在“阳散”,厥阴之上,风气治之,风大则散也。疏泄太过之谓也,治之以敛之、镇之、潜之、降之。

山萸、乌梅、五味以敛欲散之阳也,磁石、紫石英、龙牡、桂萸镇之、潜之、降之也。

体会11:体悟仲景时时顾护胃气

仲景禀《内经》“人以胃气为本”之言,在六经用药中处处皆能体现。

1.太阳――桂枝汤以姜枣和营卫。亦以姜枣和胃气也,炙甘草和诸药,亦和胃气也。啜粥以滋胃气,以助汗之源也。

2.阳明――白虎汤以粳米同煎以和胃气也。

3.少阳――小柴胡汤之用姜枣参草皆助胃气之剂。

4. 太阴――建中、理中之助中焦,强脾胃之正局也,为万世不易之法,后世诸家皆禀之。

5. 少阴――炙草、干姜也温中之剂也。

6. 厥阴――乌梅丸蒸之以五斗米下,特顾胃气也。

体会12:拾穗集

1.吴氏回阳饮

熟附子50-100-300  少阴之阳药

干姜30-60        太阴之阳药,以辅之助之

肉桂10-15        厥阴之阳药,可以吴茱萸助之

炙甘草10-15

2. 砂仁、半夏――开中焦之痞气 ,中焦乃天地气交之所

  3.细辛――交表里阴阳之气(太阳之表和少阴之里)

  麻附辛――主要是细辛的作用――交内外之阴阳

4.敛厥阴之气――山萸、乌梅、五味子,气血阴阳欲脱欲散者重用之。

5.小青龙汤以五味子――顾护卫气

6.交心肾上下之水火――葱白

  引心之真阴下交于肾          启少阴之阳上交于心

7.淡豉――和胃而宣胸膈之郁,勿以轻而忽之。

8.炙甘草(四逆汤中)―――伏少阴之火―――护火之神剂也!

9.清震汤―――治暑湿头重不解者。

   苍术100  升麻60  荷叶30(后入)

   麻附辛+四逆汤+清震汤         治头重不解者。

体会13:附子、理中、四逆可助六经之阳

  六经阳气亏者,皆可加附子,皆可加四逆汤以助之,六经本是一经,六气乃是一气,皆人体坎中阳气也。

一、桂枝甘草汤治心阳虚心悸证,不愈者或较重者,可加炮附子,或四逆,或理中汤。桂枝甘草汤助心阳,四逆、附子、理中类可助之。可与桂枝附子甘草汤、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互参。

二、甘草干姜汤可治虚寒肺萎,可治多涎,可治少阴咽痛,甚者可加附子以助之,合而成四逆也。

三、麻黄甘草汤可治水,开腠发汗,若阳虚者,可加附子,或麻附辛汤,或麻附草汤。

四、附子甘草汤可治阳虚畏寒,甚者加干姜,以成四逆汤也。

五、吴茱萸汤治厥阴脏寒犯胃证,若剧者,可加附子或加四逆或理中类以治之。

六、当归四逆汤以治厥阴经证,不愈者加吴茱萸、附子、生姜以助之。若其人内有久寒者,宜当归四逆汤加……。六经阳衰皆可加附子、理中、四逆,以上可证之。

七、五苓散证若不愈者,可加四逆或加附子以助之,效佳。

体会14:论栀子豉汤系列方

1.栀子豉汤

  栀子―――清热(郁热)           豆豉―――宣表

合用清宣胸膈郁热,除心烦―――从太阳而出也

2.栀子枳实汤――伤寒差后劳复食复者

                胸膈郁热――栀子            痞满食滞――枳实

3.栀子干姜汤

                兼脾气虚寒――便溏者――加干姜

4.栀子厚朴汤      心烦腹满,卧起不安

  枳实――消痞(滞塞)    厚朴――除满(胀)

体会15:三阳病机,重在经气转输失常――失开、失枢、失阖

1. 天之大宝唯此一丸红日!   人之大宝唯此一息真阳!

2.人之一身,凡阳气不到即是病。

3.救治阳气,治病之总则。

4.三阳病机――重在开阖枢失用!

⑴太阳――失开!故治疗太阳经病重在开腠疏表

⑵少阳――失枢!故治疗重在枢三焦之气液,通畅上下内外,服小柴胡汤后,“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而解也”。

⑶阳明――失阖!――失于通降!三阳统于阳明,六府以通为顺!六府皆借阳明为出路!

白虎、承气皆为阖剂,潜镇阳气,通降六府也。

体会16:三阴病机

第一个问题:重在本气失化――湿盛!热少!风大!

⑴少阴病机―――阳衰――热少――四逆辈

⑵太阴病机―――阴寒――湿盛――理中类

⑶厥阴病机―――风大或风小――气散或气闭(疏泄太过或不及)

经证―――当归四逆汤;

脏证―――乌梅丸加减。

三阴乃阴盛之地,更以阳气为用,但人之真阳乃一阳生于二阴之中,阳本不足,阴盛阳亏皆和朱丹溪相反。三阴病机重在本气失化,少阴之上,热气治之,乃坎中一点真阳。坎阳乃命火也,为一身之生机所在,故少阴病机重在阳气衰虚。

第二个问题:1.少阴失枢。2.太阴失开。3.厥阴失阖(气散)。

阴阳本为一体,阴中有阳,阳中存阴,从生理上看, “少阴之上,热气治之”,热气即元阳也。人之元阳,先天本已不足,后天则更亏易损。故人身之阳有亏而无满。人身之病皆阳气为病也,阳气一处不在,则一处即病,阳气一处有亏,则一处阴凝,多寒湿并至也。故阳气乃人生之本。但阳气易温不宜补,温则阳气通达,补则阳气凝滞。人之一身阳气本为一体,乃一气流行也。少阴病则阳衰阳亏,太阴病则湿阻饮停,厥阴病则风气不治,多散漫也,故可以乌梅、山萸、五味收之。

李老破格救心汤乃三阴并治之剂,附子以救少阴之阳,干姜以救太阴之阳,除太阴之湿,亦阳盛而湿化也;山茱萸、龙牡等以敛厥阴欲散之气。

厥阴主要是风气失治,疏泄失常。风大气散――来复汤。风小气郁――四逆散。

三阴病机,总括概之,也可以曰:

阳衰――少阴病机是热少   寒湿――太阴主要是湿盛   寒凝――厥阴主要是风大或气厥

此皆以本气病为主。

六气本为一气,六经本为一体。乃真阳氤氲其间,子时发于少阴,出于三阳,故少阴阳旺则一身阳气皆旺,少阴为一身阳气之枢也。三阴阳气皆以赖之,但少阴阳气欲赖太阴阳明之胃气以滋之,欲赖厥阴风气以疏之,少阴阳衰则六经阳衰,皆可用附子以助之。厥阴风气不疏则阳气滞塞,血脉不行,在经则阴寒凝滞。当归四逆汤之类证发也。

三阴之寒凝皆赖厥阴以疏之。脏寒凝滞则赖通脉四逆加吴茱萸、桂心以温之。少阴厥阴同病,阳衰欲散。则一身之气血阴阳皆欲亡。故赖厥阴以收之。在大剂四逆汤基础上,加用乌梅、山茱萸之类。

  来复汤乃收厥阴之峻剂也。收厥阴者乃收厥阴之风,使阳气不得散也。疏厥阴乃疏阳气之滞,故阳气不凝也。

太阴乃阳气之助,先天之阳气,非胃气不能滋之。故四逆汤干姜之温中。太阴少阴合病则四逆、理中合用,附子理中是也。三阴本为一体,三阴合病,则四逆、理中、桂萸同用。四逆,救其阳也,理中救其中也,桂萸治其风也,非重剂救阳不可。

熟附片30-100-200  干姜30-60-120炙  甘草30-60-120  桂心或油桂3-10-20   回阳之剂也

重在挽垂绝之阳!  其液欲脱者 ,加人参以救暴脱之阴!   阳气欲散者,加山萸、乌梅、三石以敛欲散之气!

体会17:归来兮,中医之魂!

近日,师李可老近半月,感悟彼多,激情奔涌,思复仲景之道!

第一、要回归仲景之六经辨证,六经乃仲景之魂也。仲景之理法也。

第二、要回归仲景之药量,非仲景之药量,难起重疾沉疴也。

仲景之方药理法,中医之瑰宝也。六经内通于五脏,外应于六气,是站在天地人这一层面上的中医整体观的具体体现。六经本于阴阳,根于太极,实天地氤氲之一气所化。无极――太极(太极图乃阴阳之模型)――阴阳――四象――八卦。

明六经才得知天地气化之理!

明六经才得以仲景方药之用!

六经是中医的时空宇宙,六经是中医的相对论。

仲景是中医之圣,六经乃中医之魂,不可不知也。不通六经气化,仲景之方成经验之方,乃是“死方”。不明六经气化,仲景之药乃是对症之药,乃是“死药”。六经气化乃伤寒论一书之灵魂!

同道诸君,不可不知也。

几多中医已成西医,几多中药已成西药,同道诸君可鉴矣。此中医之悲哀,亦仲景之悲哀。

不通六经气化,不可以用仲景方。不通六经气化,不可用李可方。无有驾照,不得驾车!

六经气化,乃天地之气化,客主加临,司天在泉...

六经气化,乃标本中气及其从化,开阖枢及六经气血多少、阴阳盛微之理。

体会18:大疾沉疴,师法仲景原因

一、仲景之方乃千锤百炼之“经方”,指征明确,疗效卓著,渊源悠远。多经千锤百炼而成。

二、仲景之方,多为小方重剂,小方则减少相互牵掣,重剂则疗效卓著。中医之药,量效关系肯定,多呈正相关也。麻黄少则4两,多则六两,大黄少则2-4两,多则六两。

三、仲景之方,多用药峻烈,青龙白虎、承气玄武、四逆理中、麻桂辛夏,大多用药皆威猛如虎,用之得当,效如桴鼓。硝黄巴豆,麻桂姜附之效,路人皆知。

石膏用至一斤,吴茱萸、半夏用至两升,细辛常用3两,乌头多则五枚,柴胡用到半斤,生地用到一斤。酸枣仁用2升,今确切考之,东汉一两乃今之13.92g,一升约合200ml,目今用量上少有望仲景之项背者,经方之效差乃经方之量差矣,回归仲景,时不我待!

体会19:论仲景华佗之学

分证体系        张仲景六经                         华佗五脏

总纲        先分阴阳,总体把握         先分五脏,分列把握

要目        舌脉神气声色便                        心肝脾肺肾

论理        以六经六气,标本开阖        以五行生克,分别罗列

特点        从整体上把握更易抓住要害。五藏分别罗列,容易导致迷惑。

理念        阴阳一体,重视阳气。

       治疗方法:

       重在调节开阖枢,标本从化,据于理而明于法        五脏补泻,补气血阴阳,治本脏或隔治之。

总的原则:

       1.调开阖枢;2.补阳;3.除湿;4.疏泄(风气治之)        1.补某一脏腑的气血阴阳;2.泻其邪气

二者均以人体生理为基础来治疗疾病,        但张失要在调六经,张氏更具整体性,        华氏主要在调五脏,华氏局限性较大。

方药特点:

       太阳:麻桂;阳明白虎承气;少阳大小柴胡;太阴理中;少阴四逆;厥阴乌梅吴茱萸。        泻心汤、补心汤、温脾汤、补肝汤。

体会20:灵枢经脉篇有感

是动――脏腑之证――本经自病(包括本经脏腑)

所生――经络之病――他经传来(包括他经诸证)

五脏气绝证:

手太阴气绝――则皮毛焦,太阴者行气温于皮毛者也。

手少阴气绝――则脉不通-(少阴不振)

足太阴气绝――则脉不荣肌肉

足少阴气绝――则骨枯―

足厥阴气绝――则筋绝,筋急引舌于卵

六府主所生病:

手阳明大肠―――主津液之所生病

手太阳小肠―――主液之所生病

手少阳三焦―――主气之所生病

足太阳膀胱―――主筋之所生病

足少阳胆经―――主骨之所生病

足阳明胃经―――主血之所生病

体会21:人迎寸口辨

1.        左为人迎,以候外感

右为寸口,以候内伤

2.        气口

五脏属阴,以寸口候五脏阳气盛衰,寸口盛则阳气盛,寸口衰则阳气衰,与人迎相比较,三阴经病,主候寸口。

人迎     =         寸口

手太阴肺               <           3         盛

                        >                     虚

手少阴心               <           2         盛

                        >                     虚

足太阴脾               <           3         实

                        >                     虚

足少阴肾               <           2

                        >

足厥阴肝               <           1

                        >

手厥阴心包             <           1

                        >

3.人迎

六腑属阳,以人迎候六腑强弱。人迎盛则阳气盛,人迎衰则阳气衰,或三阳经病,主要候人迎。

阳经         人迎              寸口

足太阳膀胱        2       >                   盛

                          <                   衰

手太阳小肠        2       >                   盛

                          <                   衰

足阳明胃          3        >                盛

                           <                衰

手阳明大肠        3        >                盛

                           <                衰

足少阳胆           1       >                 盛

                          <                 衰

手少阳三焦         1        >                盛

                           <                衰

三阳之枢机:

1.开折――则肉节渎而暴病起矣。  2.阖折--则气无所止息而萎疾起矣。   3.枢折--则骨摇而不安于地也。

三阴之枢机:

1.开折--则仓廪无所输而膈洞。  2.阖折--则气绝而喜悲。  3.枢折--则脉有所结而不通。

可以明确,仲景六经,十二经,或仲景所说的经脉,已脏腑而活也,已或仲景或可疏也。

体会22:六经之终,十二经之所终也

1.太阳之脉,其终也,戴眼,、反折、瘛疭,其色白,魄汗乃出,出则死矣。

2.少阳终者,耳聋,百节皆纵。

3.阳明终者,口目动作,善惊妄言,色黄,其上下经盛,不仁则终矣。

4.少阴终者,面黑,齿长而垢,腹胀闭,上下不通而终也。

5.太阴终者,腹胀闭不得息,善噫,呕则逆...

6.厥阴终者,中热咽干,善尿心烦,甚则舌卷卵上缩而终也。

历代以来,重视五行远胜过重视六经,中医界以五脏五行独揽天下!仲景方药仍用而六经之道已晦矣!仲景之道晦,乃舍本逐末,是废理而存方。废理而药,仲景之悲,中医之悲也。

  回归仲景,回归六经!

体会23:人身一小宇宙

  人类是先认识外界然后才认识自身的,而且认识自身的难度更大,人们为了生存,首先要生产和生活,就应该顺应自然的气候变化,寒暑风雨是我们始祖最早认识的对象,阴阳、五行,把这些认识的思想方法拿来认识人体。

取类比像的方法

自然界有阴阳――人体亦有阴阳

自然界六气―――人体亦有六气(六经)

自然界五行―――人体亦有五行(五脏)

六气六经―――张仲景―――伤寒论    五脏五行―――华佗―――中藏经

体会体会24:谈辨证论治之难

  中医治病,有两难之境。

辨证,一难也,辨证难在何处?

1.是阴证还是阳证?可以从辨证大要来考察――舌脉神气声色便也。

2.真证还是假证?纵观20余年之经历,临床假症颇多,水极似火,阴极似阳,处处可见假证!阳虚可见面赤如妆,可见咽部化脓,可见舌红无苔,可见脉数、脉实,可见便结尿赤,甚者可见高热不退。皆假象也,不识假像,药必增病,辨假之难,难于上青天!

前提:

1.人身一切,阳气一处不到便是病。  2.阳虚者十之八九,阴虚者百无一见。  3.寒湿证十之八九。

二、论治,二难也

  西医重在诊断,诊断一旦明确,即可据可查之现成治疗方案,中医违矣,即使辨证明确,遣方用药仍难矣。

  同是气血亏,是用八珍还是归脾?

  同是阳衰,是用四逆还是通脉?

  同是四逆,是用仲景原方还是后世法?

  用量之差,天渊之别也,疗效之差,亦天渊也。即使是同一病证,即使是同一个人,同一时刻,不同的医生,即或是高明之医,方药肯定也大不同也。千人千方,万人万方,一人一方!后学诸君,有何可师可法?

论治之难,难于上青天。  医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体会25:论三焦之阳

  三焦者,人体一身之膜膈也,主通行三气(元气、谷气、清气),乃气化之枢纽,乃人身最关要之大腑也。

  三焦之阳,上焦以心肺统之,中焦以脾胃统之,下焦以肝肾统之。虽言三焦,其实一焦而已。其气化相呼应。上焦阳衰,心肺之阳衰也。不能统摄在上之津液也,故清涕不止,咳嗽不休可治之。姜桂加麻附辛可也。中焦阳虚,脾胃之阳衰也。中焦者上下阳气交通之枢纽也。中焦阳衰则寒湿水饮痞膈之证作矣。上之真阴不能下降,下之命火不能上交于心。阴阳不交,心肾不交也。故郑氏理中汤最佳。理中温中焦之阳,法夏去其湿浊水饮,西砂辛香宣通中焦之滞塞也。下焦之阳衰,乃真火不足也。不能统下焦之关窍精血,遗尿、滑精、带下、二便不禁,诸症作矣。四逆汤类回阳救逆可也。

三焦乃是一焦,三阴乃是一阴。六气乃是一气,其阳衰甚则皆可于先后两天着眼,以四逆、理中、回阳以救之、助之、挽之。没有天地一统的思想,不可以为医也。

体会26:六经用药之理

内经、仲景皆首重阳气,阳气者元气也,真气也,生气也。六经本为一经,六气本为一气,三焦本为一焦,皆坎中真阳流行其间也。

阳气为一身之本,只求阳气充裕流畅,则万病不生,故四逆、理中、桂萸为常备之药。三阴病多阳气衰,皆以少阴阳气为其根本,故三阴病多合病,并病,故三阴阳药多合而用之,回阳饮(附子、干姜、肉桂、炙甘草)为三阴并治万全之剂。但太阴之上,湿气治之,故太阴要兼治其湿,苓夏为常用之品。厥阴之上,风气治之。多寒凝、血气凝或阳气凝滞或阳气散乱。可以当归四逆或乌梅丸,来复汤之类增损以治之。

三阳经病多以开阖枢之经气转输失常为主,故治以疏表开腠,清凉开泄为主,太阳重在疏表以开之,少阳则重在转输三焦之气液,阳明以清下为主,以助其阖。麻桂柴芩、白虎承气为其正局。三阳在经之邪,必以太阳为出路,故三阳经证皆要疏表,三阳腑证必以阳明为出路。故太阳有桃核抵挡,少阳有大黄芒硝。正局乃阳明三承气也。

六经本为一体,乃一气流行其间。六经之阳衰,四逆类皆可加减用之。如太阳之桂枝加附子汤,太少两感之麻附细辛汤,即使胃寒、胆寒、三焦之寒证,皆可加减用之。三阴重证,无论何经,吴氏回阳饮均为正剂,以奠其基。

总之,阳气为一身之本,无论何处,无论何病皆阳气之病,六经无论何经,五脏无论何脏,皆要调其阳气,治其阳气。阳气旺则人旺,阳气衰则人衰,阳气亡则人亡。阳气旺则阴寒不凝,水饮不生,血气流通万病不生!

体会27:万病皆要首分阴阳

    经云,治病必求于本,本于阴阳,阴阳不惑,治之不至于大错也。伤寒以阴阳统六经,万世之法备矣。与阴阳相比,五行乃末节也。

    治病先明阴阳纲领,以六经为纬,分清三阴三阳,在脏在腑,阴阳之气何盛何衰。经气开阖枢转何乖,标本中之三气何化何从,循经,过经,合病,并病,越经,两感何如,黎清阴阳之纲,寻出六经之结,得病之真情,乃敢问治。

    治气者,循六经之大法而治,三阳经重在顺其开阖枢转之情,因势而利导之,重在除邪。三阴者务要察清标本之变,中气之化,合病并病。少阴之上,热气治之,热气乃少阴坎中真阳也。故少阴以阳衰为正局,少阴之阳即一身之阳,故三阴阳衰,皆及少阴,少阴阳衰,即一身之阳衰矣!故太阳有麻、附、细,有桂加附,以少阴助太阳也。太阴有四逆辈,厥阴乌梅丸有附姜椒桂,以四逆助三阴也。治病必以六经之正局为纲,以六经之宗法为变,仲景之心明矣。

不可习用经方,随意增减,不循六经之理,昧于仲景之心,不记经方比例剂量,医之道危矣!

体会28:运用经方的三个境界

一、方症相应境界――我诵六经

谨记仲景条文,方症相符者用之,不通六经,不问理法,以症候群与方药相应,以常规剂量,随意用之,不行加减或随症加减,此第一境界。是应用仲景经方的最低境界,也是应用仲景经方的最起码境界,此境界不能达到,则属于境界之外,不可以运用经方,慎之!(日本人境界。)

一、六经方证相应境界

明六经之布局,通六经之理法,以六经开阖枢、标本中气、阴阳盛微之理而用方,辨证无乖六经之理,用药谨守煎服、消息、禁忌之法,明药性药毒,知服药几剂可以相应,无违于大毒、常毒、小毒、无毒、食养之道。知麻桂之表实表虚,明少阴之格阳戴阳,可通少阳少阴二枢,厥阴阳明从中之化,知六经乃一气贯之,真阳乃立命之本。

二、神游于六经之外

通天地之变,察古今之化,与六经气化相应,乃天地人,时空宇,与仲景六经――神游之境,神游则无方!无定法,无定方。精通中国文化,融儒道佛于一体,其大无外,但循天地之理,无代化!无伐时!以天地之子自居。其小无内,明六经气化之理,洞晰解剖生理,细胞基因之学。神游于仲景六经之外,可创新法,可立新方,剂量方药应时应人应地而变。知医易之同源。知易乃尽天地之理,医者以意合阴阳消长之机。

体会29:大疾沉疴,阳衰已回,调养善后

第一步:大疾沉疴,阳衰欲脱,服四逆类回阳之后,脉渐缓和,必须改用附子理中汤以阴中求阳,先后天并治,元气元精并补。

第二步:病势已稳定,阴寒之邪大势已去,以扶正化瘀为主。以培元固本散加减。

在五味培元固本散基础上加减,

有肝风,有痛,有凝结积聚之症加止痉散。

有肺肾两虚,喘咳欲脱加蛤蚧、沉香。

有顽疾死血,攻之不去者,加甲麝、水土。

第三步:大病初愈,阳气未固,养生三忌。

1、绝对杜绝房事,以护坎中真阳。  2、心情愉悦,以使气机调畅。  3、杜绝生冷粘腻,以防损伤阳气。

4、慎起居,顺四时以养生气。      5、大疾沉疴,不遵戒者不治!!!

体会30:中医立法,切矣!

  仲景为医圣,仲景之理法方药历千年而不衰,但仲景方药之量晦矣!目前国内仲景方药之剂大多在原方用量的1/3---1/5,甚至1/10,即使辨证用方精确,望之效亦难矣。或全然无效,或1/3---1/5,甚至1/10之效。故经方之道晦矣。仲景之名侮矣。看如今之国家药典,各种教材,大家之作,其仲景之用量也不过如此。有回归仲景之量者,如李可,如吴佩衡,如卢崇汉等,其效著矣!但峻毒之药近十倍于药典之剂量,岂非法之徒乎!仲景如若在世,亦非法之徒乎!医圣已是罪人,吾辈何敢望其前途!

衰矣!目今中医执业环境之惨淡。

仲景仍是医圣,仲景之量明矣。

起大疾沉疴,仲景之方甚效!

不以仲景之量为法,其方药之效难矣。

以药典之量为法,仲圣已是罪人!

故吾侪乃罪人之徒孙乎?

回归仲景之量,仲景才可洗雪!

回归仲景之量,才可免囹圄之忧!

体会31:治病之法要在四辨四定

一、四辨:

1、辨病:外感、内伤    2、辨证:首辨虚实  正气虚――五脏六府、气血阴阳  邪气实――寒暑燥湿风火

3、辨症:呕吐、呃逆、头痛、咳嗽     4、辨因:内、外、不内外

二、四定

1、定位:脏腑经络、五体九窍、四肢百骸    2、定性:风寒暑湿燥火,痰饮瘀血积毒

3、定向:六经、卫气营血、三焦,顺传、逆传、越经、直中、合病、并病  4、定量:三阴三阳,气血多少,阴阳盛微

三、辨析系统(怎样认识)

总括――八纲、六因、六经    外感――六经、卫气营血、三焦     内伤――脏腑经络、气血津精液

体会32:病机十九条的意义――创建了定性定位诊断模式

一、定位――五脏、上下              二、定性――风寒暑湿燥火

三、特点――开列了定性定位诊断先河  四、不足――定位定性分列,无有融合

体会33:假象之症,十之八九

  凡病几乎均有假象,或假于舌,或假于脉,或假于症,或假于上,或假于下。凡假者众,实吾侪之难料,辨假者,医之难矣!初学者惑,即有识之医,不惑者寡,或惑于一时,医之难免,或惑于一世,害人者众,“不死于病而死于医者”即是此类。

  惑于舌者,阳衰而见红舌,剥舌、光舌,阳气外泄也。惑于脉者,气虚而有盛候。但弦、但代、但毛、但钩,无胃者也。惑于上者,面赤如妆,惑于外者,阳衰而身反热也,格阳戴阳之类也。

  世之俗医,惑于假者多矣。    辨假之法,犹悟空有火眼金睛,授之要害,务请牢记:

一、要在阴阳总纲上把握,勿在五行细节上纠缠。 二、七纲上定阴阳:舌脉神气声色便。 三、仍惑者,以小剂试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