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梦华录》帽妖案,搞得京城人心惶惶,真实历史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浩然文史 2022-07-03 发表于山东

最近热播的《梦华录》中,顾千帆和赵盼儿的甜蜜约会因“帽妖案”而中断,顾千帆也因“帽妖案”而受伤。东京城的百姓们都在热议“帽妖案”,京城人心惶惶。那真实历史上是否存在“帽妖案”呢?“帽妖”究竟是什么呢?

一、“帽妖案”传播

帽妖案是否真实发生过呢?我们先来看一看《宋史·五行志》中的一条记载:“天禧二年五月,西京讹言有物如乌帽,夜飞人人家,又变为犬狼状。”由此可见,天禧二年(1018年)确实发生了帽妖事件。这件事情最初是发生在西京的,也就是今天的洛阳。洛阳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像帽子一样的不明物体,而且这个不明飞行物是在夜间飞来的。它的形状很是奇特,像古代较为常见的“席帽”式样。在宋代有“士子皆曳袍重戴,出则以席帽自随”的习惯,席帽是古代用草或藤编织成的一种大檐帽子,用以遮阳。有的人也会在帽子四周蒙上一层布,用以遮面。天空中出现这样的物体,而人们又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没有科学的解释,便会想出带有神学色彩的解释,所以将其称为“帽妖”。

很快,关于帽妖的出现以及如何伤人的事情,便夸大其词地流传开来。“人民多恐骇,每夕重闭深处,至持兵器驱逐者。六月乙已,传及京师,云能食人。”这样的流言使得不明真相的人们陷入困惑和恐慌之中,而且有部分民众采取自卫的措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谣言传到了京师,而且越传越玄,甚至说帽妖不断变换形状袭击百姓,生吃人肉。《宋史》中记载:“里巷聚族环坐,叫噪达曙,军营中尤甚。”这样的流言已经传播到了中央的军营中,造成了更大规模的民众恐慌。

《梦华录》中百姓们热议“帽妖”

二、“帽妖案”的处理

帽妖流言一开始在洛阳传播时,朝廷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来控制。在天禧二年五月,河阳三城节度使张旻向上级汇报了这件事,宋真宗才知道此事,为了安抚人心,一面下诏表示非常关切,另一面派侍御史吕言前去洛阳调查,但是调查的内容却是西京留守王嗣宗关于这一事件隐瞒不报的失职行为,并没有对这件事本身的前因后果进行调查。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朝廷对这一流言并没有重视。而皇帝采用古代遇到神异事件常用的手段——设祭坛祈祷,借以消灾免难。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百姓们不安、恐惧的心情,但是却无法真正地将人们从所面临的危险境地中解救出来。

《梦华录》中顾千帆因“帽妖”而受伤

帽妖流言在较短的时间内酝酿,并且向京城流播,逐渐演变成更惊悚的故事,甚至是军营成为帽妖谣言的重灾区。这就直接威胁到了北宋的统治秩序,从而引起朝廷的关注。为了稳定军心,巩固统治,宋真宗于是年七月下令采取一系列的措施。

首先,朝廷鼓励百姓检举揭发传播谣言的人,一旦抓获严惩不贷。史料记载:在检举揭发中,抓住了僧人天赏、术士耿概和张岗等人,皇帝令吕夷简、周怀政对三人进行审讯和拘役,最终三人以“邪法”的罪名被处决。除此之外,还抓住了半夜集会的张子元等数百人,将领头的六人处死,其余人免除死罪。这对传播谣言的人有一定的警示作用。但是这样的检举揭发不免连累无辜的性命,有时也增加了百姓们的恐慌程度。

其次,表明朝廷的态度,对西京留守王嗣宗进行撤职处理。还有,为了防止百姓以讹传讹,制造恐慌,地方对于帽妖流言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例如,知应天府的王曾就“令夜开里门,敢倡言者即捕之,妖亦不兴”。下令大开城门,这样妖怪在晚上吃人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

《梦华录》中赵盼儿和顾千帆在分析“帽妖案”

三、防控“帽妖案”的实质和成效

“帽妖”到底是什么呢?在剧中,借顾千帆之口说出,帽妖的出现就是为了警示皇帝有失德之行,是以讹传讹的流言而已。古代人并不能说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现代有人猜测是UFO不明飞行物,但到底是什么,我们根据史料记载并不能判断。帽妖很大程度上还是神异流言,但对于这样传播广泛的流言,想要抓住制造者很是艰难。以帽子会飞且吃人的灵异事件为核心,借助夸张、渲染或润饰的手法制造神异故事,以达到耸人听闻的效果,通过神异流言集结力量,或者虚张声势,以达到其政治或经济目的。

《梦华录》中流言的传播

宋真宗时期对“帽妖案”流言的不同处理方式,其实都是为了维护和巩固其统治。流言一开始传播的时候,朝廷之所以采取问责地方官员的失察行为,然后采取祭祀祈祷的方式,是因为只是将其作为地方性的一般事件进行处理。但是在流言传至京师后,经过更多人的传播,流言的传播面更广、破坏性更强、影响力更深,给当时的统治带来极大的困扰和压力,特别是谣言侵入军营,造成军心动摇的时候,皇帝就不得不采取相应的措施严惩了。

夜晚繁华的东京城

后期朝廷实施更为严厉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流言的传播,但难以根绝流言。究其原因,一是流言滋生的社会土壤依然存在,百姓们无法科学地解释这样的神异现象;二是止息流言者出于利益的考量,往往摇身成为流言炮制者,甚至官员可以借用这样的流言打击政敌,以此达到自己的在政治上的目的。流言成为社会舆论,政治统治的工具之一。

四、其他的神异流言

真宗景德、祥符年间还出现过“天书荐降,祥瑞沓臻”的事件。一日,皇帝宣称:“夜将半,朕方就寝,忽一室明朗,惊视之次,俄见神人,星冠绛袍,告朕日:'宜于正殿建黄箓道场一月,当降天书大中祥符三篇,勿泄天机’。”所以,皇帝按照神人的指示在宫中建造了一个道场,诚心祈祷,每天都斋戒烧香。第二年正月,果然就有官吏来报,在承天门最高的屋角上发现了一条两丈多的黄绸。众人前来祝贺,恭喜皇帝得到天书。

天书从神意下降、忽现、拜受到宣告天下的过程中,无不伴随着离奇的流言。有人发现了苍龙,有人在山东泰山看到了仙泉,还有人看到生的古怪的瑞木。在群臣庆贺,迎奉天书后,百官请求真宗到泰山进行封禅。从开封到泰山沿途大造行宫,修路造桥。同年六月又在泰山发现了天书。于是,十月份,皇帝便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泰山,举行隆重的封禅仪式,拜天地祭祀祖宗。

但“天书”事件,实际上是一场有预谋、有准备的,由君臣精心策划和导演的流言闹剧。而真宗君臣炮制天书、大行封禅的动机,主要是摆脱城下之盟的窘境,同时是对自己统治进行夸耀渲染,从而威服四海。

宋真宗时期天书事件和帽妖案的处理方式表面上看似明显不同,实际上都是从统治者的立场和利益出发的。伪造天书,大称祥瑞,其实是为了粉饰太平。而对帽妖流言前后处置方式的差异,同样反映了统治者在不同时期对于事件的不同态度。天书事件和帽妖案件其实都说明,妖术谣言的传播和帝国的治理密切相关。

宋真宗

文史君说

帽妖事件很大可能是以讹传讹的谣言,其背后的指使是否为后党一派,我们根据现有史料无从得知,但是帽妖事件确实给当时的统治带来了一定的威胁,特别是影响到了军心。朝廷处理帽妖事件的不同手段展现出帝国的治理心态,但归根结底是维护自己的江山。

参考文献:

脱脱等:《宋史》,中华书局,1977年。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中华书局,1992年。

刘大明《宋代妖术谣言的社会传播现象与帝国治理机制》,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7年。

方燕:《宋真宗时期的神异流言——以天书事件和帽妖流言为中心的考察》,《四川师范大学学报》2017年第6期。

(作者:浩然文史·河南师大春秋学社)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