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欧盟禁燃:那些冲突、矛盾与妥协

 汽车公社 2022-07-03 发表于上海

导语

Introduction

当变革不可避免,就尽情拥抱

作者丨马西风

责编丨杨    晶

编辑丨朱锦斌

29日凌晨,欧洲联盟27个成员国环境部长直到深夜才达成协议结束了长达16小时的谈判,一致支持“到2035年实现汽车零碳排放”的目标,届时将不再销售燃油汽车。

该提案此前已在欧洲议会通过,因此在欧盟成员国与欧洲议会最终谈判后,将正式立法生效。并且本次提案是去年7月欧盟“减碳55%”减排一揽子计划中的一项。

旨在应对气候变化,目标是实现2030年欧盟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与1990年的水平相比至少减少55%,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这意味着从2035年起,欧盟将实际上停止销售燃油车,完全转向电动车。

意大利、葡萄牙、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争论将汽车目标推迟到 2040 年。最终各退一步,认可了欧洲最大汽车市场德国提出的一项方案:保留2035年目标的同时,欧盟委员会将在2026年评估是否给使用合成燃料的汽车或油电混合动力车“开绿灯”。

会议还批准将所谓“小众”制造商、以及那些年产量少于1万辆的汽车制造商的排碳义务豁免期延长5年。这些厂商将不用满足2030年之前减少55%碳排量的要求,但到2035年底也要和其它厂商一样完全转为新能源。该条款也被称为“法拉利修正案”,尤其有利于奢侈品牌。

“反对无效”

虽然欧盟禁售燃油车有较为广泛的民意基础,但欧盟各国家一直有此起彼伏的反对声音。其中最惹眼的是一直为环保“抗旗”的德国。这自然是因为德国的双面身份。

一方面是内燃机的先行者,一方面被称为欧洲“低碳经济的领军者”、“环保先锋”。所以当德国财政部长在本次会议前提出反对时,大为震撼,毕竟这个禁售燃油车的提议追溯起来可以德国第一个提出来的。

反对的原因很简单,虽然一直在聊燃油车和气候环境但燃油车背后牵动的是利益和资源的重新分配。在欧洲汽车是离经济政治最近的产业,一旦欧盟开始禁售燃油车,德国是最直接的承压者受损方,因此德国反对禁售燃油车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同时德国汇集了欧洲老牌豪华车企,但德国在电动汽车的研发与生产方面并不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从燃油车到电动车,很有可能德国在燃油车时期的统治力将会随着转向电动化而消散。

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德国财政部长并没有代表德国的意思,或者说反对了但反对无效。欧洲其实并不慌,甚至说准备好了。

彭博社预测称,德国大众汽车将在18个月内,在2024年之前超过特斯拉的电动汽车销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

分析师迈克尔·迪恩的观点认为,这家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将通过销售16款新的全电动车型,包括奥迪Q6和ID.5,来占据第一的位置。大众汽车无可匹敌的规模将有助于抵消电池成本上升侵蚀利润率的压力。

2021年,大众汽车集团就已交付纯电动汽车45万辆,增长近一倍。在纯电动汽车领域,集团销量位列欧洲市场第一,美国市场第二。梅赛德斯-奔驰也在去年宣布,奔驰的电动化战略将从“电动为先”转为“全面电动”。在2030年之前,在条件允许的市场上,奔驰将为实现全面纯电动做好准备。

困难模式

新能源车不仅意味着对石油等化石能源的颠覆,也意味着整个汽车产业链的颠覆。各国发展新能源车,除了环保方面的考虑,能源依赖、产业链的争夺,都成为需要考虑的重要原因。

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之一Stellantis警告称,除非电动汽车变得更便宜,否则汽车行业将变得动荡不安。

6月30日,Stellantis首席制造官Arnaud Deboeuf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降低40%。Stellantis计划自行生产部分零部件,并向供应商施压,要求其降低产品价格。Deboeuf表示,如果电动汽车不降价,“市场将会奔溃”。

近期,电动汽车的价格正以令人目眩的速度上涨。特斯拉本月将每辆车的价格上调了6,000美元,甚至去年每个月份都会涨一波价,福特首席财务官John Lawler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投资者会议上表示,原材料成本上升导致一些电池驱动车型无法盈利。

一方面车企会因为盈利较少而承压,另一方面,新能源车企将压力转移给了消费者,Stellantis首席执行官唐唯实表示,政策制定者们似乎“不关心”汽车制造商是否有足够的原材料来支持这一转变。

同时,欧洲新能源汽车电池的材料主要依赖进口,以锂电池为例,主要是含镍、锰和钴的锂离子电池都主要进口自中国。但就在两周前欧盟委员会正在评估欧洲化学品管理局提议,将碳酸锂、氯化锂和氢氧化锂列入对人类健康有害的物质。如该提议形成法律,欧盟针对锂化合物的管理将会更加严格,欧洲相关电池供应商的生产成本也将上升。有专家称,把锂列入有害物质将阻碍新能源汽车电池生产在欧盟本土化。

所以现在在欧盟内部面对这个长期目标仍然没有协调并且高效运作起来。

其实围绕着禁燃这个话题,有很多机构和专家都充满了担忧和顾虑,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主席穆勒表示,目前欧洲的充电基础设施远没有能力支撑得起社会全面转向电动车,贸然停售燃油车只会增加消费者的买车用车成本。并表示:“这将增加消费者的成本,并将消费者信心置于风险之中。”数据显示,目前德国境内的充电桩总量约为六万个。

欧洲议会也提出,2025年欧洲必须建成100万个以上的充电站,到了2030年这个数量还要增加至350万,同时还必须保证在高速路上每隔60公里就必须有一个充电站,每150公里必须要有一个加氢站。计划时总是雄心壮志,实施起来面临的问题可能会更多。

事实上,全球市场每天都在经历波动和不确定性,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可能任何超过十年的长期监管都为时过早。就现阶段而言,这仍然是个终会到达但困难重重的目标。剩下的13年是只能对燃油车说一句:且行且珍惜。随着燃油车主流地欧洲开始调转车头驶向新能源,美国和中国有感到一丝压力吗?

马西风

A merry heart goes all the way.

心旷神怡,事事顺利。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