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零落成泥

 贺兰山民图书馆 2022-07-05 发表于宁夏
袁牧之

他是文化部电影局第一任局长,两年后,即被组织安排离职疗养。这一年,他刚好43岁。又两年,他正式提交离职申请,获得批准,从此开启了自己长达二十余年的养病生涯。这个人就是拍摄过经典电影《马路天使》的编导袁牧之。

袁牧之,1909 年出生于浙江鄞县南郊杨家桥巷一座大院内。父亲袁纲洪是当地有名的商业巨贾,时年 61 岁,老年得子,喜不自胜。袁牧之6岁时,袁纲洪在一次外出办事时跌了一跤,撒手西去,从此家道中落。母亲改嫁后,童年的袁牧之和奶奶相处密切,奶奶是个戏迷,受奶奶的影响,袁牧之也喜欢上了戏剧表演。

每次看戏回来,他总是意犹未尽,自编自导一些情节简单的小故事,与邻家孩子在院子里表演。

1922年,13 岁的袁牧之到上海澄衷中学读书,因常常出演小品,受到学校关注。14 岁时,洪深组织的戏剧协社邀请他参加演出,经过几年的舞台锻炼,袁牧之的表演技艺得到了很大提高。

1934年,25岁的袁牧之加入了由司徒逸民等人在上海创建的电通影片公司,在司徒慧敏的指导下拍摄并主演了他的第一部电影《桃李劫》。《桃李劫》的拍摄耗时将近一年,19341216日在上海首映,一炮打响,作为编剧和主演的袁牧之由此出名。

继《桃李劫》之后,袁牧之出演了《风云儿女》。并于当年 10 月,成功编导了中国第一部音乐喜剧片《都市风光》,由演员走上了编导之路。

1937 年,28岁的袁牧之编导了电影《马路天使》,以新颖、独特的艺术构思和导演技巧,把悲剧内容和喜剧手法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奠定了他在电影史上不可动摇的地位。

在这部影片中,袁牧之大胆启用了并不出名的周璇和从未上过银幕的赵慧深,让两个新人担任主要角色,和已经享有盛誉的明星赵丹和魏鹤龄配戏,获得空前成功,显示了他独具慧眼的用人胆识。

抗战爆发后,袁牧之投身抗日宣传活动,与宋之的、陈波儿、崔嵬、王人美、王莹等组织成立了“上海救亡演剧队”第一队,奔赴抗日前线。在武汉时,袁牧之导演了影片《八百壮士》,并在其中担任主演。不久,受周恩来委派,前往根据地参加电影筹建工作,在延安组建延安电影团,电影团直属于八路军总政治部,由总政治部副主任谭政兼任团长,袁牧之为总编导。电影团的主要成果,是编导了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曾拍下过白求恩为伤病员做手术的珍贵镜头。

也就是在这次战斗中,白求恩手术时意外划破手指,导致伤口感染,最终殉职。

1940年,袁牧之化名李涛,携带《延安与八路军》全部拍摄素材远赴苏联。因发生苏德战争,受困于1946年才得以回到国内。旋即奉周恩来指示,和妻子陈波儿前往东北组建东北电影制片厂(后来的长春电影制片厂),由他出任厂长。1949 年,袁牧之又奉周恩来指示,到北京组建全国电影领导机构中央电影局,出任新政权第一任中央电影局局长。

1951年,出了《武训传》事件。这部反映武训行乞兴学的电影,由孙瑜编导,赵丹主演。影片公映后,好评如潮。但不久即遭到大规模批判。导演孙瑜、主角赵丹被戴上了“坏分子”帽子,整个电影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人人自危,就连身为国家电影局局长的袁牧之也大吃一惊。

受此影响,19521月,袁牧之在电影局整风会上,因《武训传》、《关连长》、《我们夫妇之间》等影片受到批判,作了多次检讨,两个月后,组织上安排袁牧之离职疗养。1954年,袁牧之正式提交了离职申请,得到批准。此后,年仅45岁的袁牧之从文化舞台退出,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接下来的57反右和四清运动,一概和他没有关系,上面好像把他遗忘了,他也乐得清闲。但到了1969年,上面又有人记起他来了,将他与沈从文、李可染等人一起,下放到湖北丹江口文化部五七干校劳动改造。

当年下放干校的文化界人士很多,但像袁牧之那样带着妻儿同行的并不多见。他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女儿才12岁。袁牧之当时疾病缠身,一直在家中卧床休养,不与外界交往,他屋子的窗帘总是合着。

他给子女取的名字很特别,长女叫袁牧女,大儿子叫袁牧男,小女叫袁小牧,一听就知道是袁牧之的孩子。袁牧之说:名字就是符号,符号就是要让人记住。

袁牧之在丹江口生活了3年。那年,他刚到干校,就得了一场大病。病后,行动不能自理。多年后,袁牧女还记得她和母亲一起给父亲理发的情景。那是1970年夏天,它和母亲把袁牧之从床上扶起来,此时的袁牧之长髯及胸,满头乱发。两人相帮着给袁牧之剪完头发,袁牧之便支持不住了。当晚袁牧之咳嗽不止,出现发烧。天亮后,袁牧女和母亲送父亲去医院,在医院安顿下来后,袁牧之说想吃几块饼干。袁牧女出了医院,一家家店铺去买,却没有一家店铺在卖饼干。当时的丹江口,隔几里地才有一家小店,袁牧女就这样找了几个钟头,把全县的店铺都找遍了,仍然没有买到饼干。

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袁牧之还得抱病参加劳动,他种下的80棵蓖麻,产量是全干校最高的。

1972年,袁牧之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他长年卧床,咯血,全身浮肿。有一次感冒,他咳了一个晚上。每次咳嗽发作,袁牧之便让女儿压住他胸口的疼痛点,结果仍然咳得额角青筋暴露,憋得满脸通红。第二天送到医院检查,原来是咳断了7根肋骨。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旧坚持在病榻上写作他的童话儿歌《小小寰球》。

19725月,袁牧之带着他完成的稿件,和全家一道终于回到了北京。

又过了6年,19783月,摆脱了10年牢狱生涯的原文化部电影局局长陈荒煤,获得自由后重返北京,出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陈荒煤一回到北京,就四处打听袁牧之的下落,问到的人都不知道袁牧之住在哪里。3个月后,袁牧之由于中暑导致高烧,不幸去世。他妻子朱心和大女儿袁牧女带着袁牧之生前的遗稿《小小寰球》,寻找到陈荒煤,请他帮助联系出版。陈荒煤为此专门做了推荐,但被两家出版社退回,认为没有出版价值。

袁牧之是一代电影大师,他集编、导、演于一身,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多个第一,无论是导演的电影和编写的剧本,都有令人瞩目的成就。但50年代以后,有20多年时间,他被排斥、被边缘,几无成就可言。

资料来源:
罗毅《袁牧之导演在丹江口的岁月》
陈济开《中国电影界的“宁波帮”》
百度百科《袁牧之》《朱世藕》
袁牧女《忆父亲袁牧之》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