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东北军抗战胜利前在关内反共丶剿共十六大事件

 茂林之家 2022-07-05 发表于湖南

很多人印象中,似乎东北军一直与我党是密切合作的,网上还有种说法是,9.18事变以后,入关的东北军只一心打回老家去,一心抗日,不愿内战,不愿搞摩擦,几乎全部牺牲于对日作战,战后只有一万人回到东北……云云。

人们的愿望固然好,可惜实情并非如此,这些说法与历史实际情况是不相符的,事实上东北军与我党我军的矛盾丶摩擦丶内战从来未有中断过,且不说解放战争中多支东北军旧部如周福成之53军、王铁汉之49军、霍守义之暂12军、周毓英之整编第五十一师丶张文清丶戎纪五之25军108师等在解放战争中与我军作战中被歼,也不说东北军内部曾发生过残杀我地下党员高福源丶乌尔霖、王昭,逮捕地下党员万毅等事件,单是抗战胜利前就各种流血冲突不断,有的还相当重要与出名,其中杀害李大钊丶邵飘萍,参与围剿中央红军的劳山丶榆林桥丶直罗镇战役,积极参与皖南事变及诱捕叶挺军长,与山东八路军之间爆发的三次争夺甲子山战役,都是历史上相当著名的重大事件。

下面列举有关的16件较大的事件,读者一看就基夲明白真实的历史:

一,绞杀李大钊:

李大钊是共产主义运动先驱,党的创始人,1927年4月28日下午2时,经张作霖下令,李大钊等20名革命志士被奉军押解到西交民巷京师看守所,执刑者为了延长他的痛苦,特别使用了“三绞处决”法。执刑吏把李大钊推进长方形的铁架子中,架子上边正中有一个小圆圈正卡在颈中,旁边有一把柄,刽子手握住把柄,逐渐绞下去,看到舌头吐出,眼睛凸出,眼角流出血……刽子手松开把柄,将李大钊拖出,围绕行刑台走了一圈,又用冷水往李大钊脸上泼……故意等他苏醒过来,才开始第二次绞刑……反复折磨,一共绞杀了三次,施刑长达28分钟之久……时年,伟大的革命先烈李大钊仅38岁!

二,残杀邵飘萍:

他是毛主席老师里惟一被杀害的一个,叫邵飘萍,因长期宣传革命思想,张作霖对邵飘萍怀恨已久,但因邵是一个很有才干,颇具影响的著名新闻界人物,一度企图重金收买为己所用。因此在入京前曾汇30万元予邵飘萍,但被邵退回,张恼羞成怒,于是张作霖便决心于打进北京后,非要立即处决邵飘萍不可。由于邵已避居六国饭店,所以奉军决定实行诱捕。他们收买了《大陆报》社长张翰举。邵飘萍平素也认识张翰举。张翰举数次深入饭店,对邵表示异常关心,并自称“能设法向张学良疏通,张已见允”等等。4月24日,邵因挂念报馆和家事,决定回报馆看看。他事先打电话给张翰举询问外面的情况。张翰举骗他讲一切都疏通好了。邵飘萍信以为真,下午乘车回魏染胡同京报馆,不足一小时便走。才出胡同,即被预伏军警截捕。邵飘萍被捕的第二天下午,新闻界召开紧急会议,推举刘煌等13名代表求见张学良,恳请军方本着尊重舆论的善意,免去邵飘萍死罪,但奉张反动派不加理睬,活动根夲无效。26日清晨,奉系军阀即以“宣传赤化”为罪名,不经任何审讯,直接押赴天桥枪决,简单粗暴,杀了!

四,进剿大别山苏区的长岗岭战斗:进剿徐海东部红军,首遭惨败,围剿鄂豫皖苏区的东北军115师两个团3000多人被歼,115师姚东藩中将师长被撤职。

东北军出动15个师又三个独立旅共70多个团优势兵力,对鄂豫皖苏区进行拉网式大围剿,结果115师师长姚东藩中了对手声东击西之计,手下的两个团冒进,在红军徐海东部迅猛打击下,很快就瓦解。残敌纷纷逃向倒座湾,被歼3000多,缴获轻、重机枪和长、短枪800多支,还有其他不少的军用物资。

五,劳山战役:再战徐海东红25军,东北军110师再次全军覆没,何立中师长阵亡。

1935年10月1日下午,110师主力抵达劳山地区,进剿徐海东红25军,反遭伏击,经过5个小时激战,进入伏击圈的东北军被全部歼灭,全歼东北军110师师部和2个团,毙伤敌师长何立中、师参谋长范驭州、团长杨德新以下1000余人,俘团长裴焕彩以下37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3200余(挺)、火炮12门、战马300余匹及大批弹药。

六,榆林桥战役:三战徐海东红15军团,还是惨败。东北军67军107师被歼4个营,高福源团长被俘。

1935年10月,红十五军团在取得劳山战役胜利之后,主力部队挥师南下,包围了鄜县(今富县)榆林桥。榆林桥守敌为国民党东北军一〇七师六一九团高福源部,共4个营。25日拂晓,红军发起攻击,一举全歼守敌,俘敌团长高福源以下1800余人。

七,直罗镇战役:四遇徐海东还是大惨败,这次的对手除徐海东红15军团外,还有林彪的红1军团与陈赓的干部团,东北军再遭大败!

1935年10月28日,国民党军第57军代军长董英斌率第106、第108、第109、第111师,红一方面军决定抓住第109师比较突出的战机,集中2个军团的求歼该师于直罗镇地区。20日夜,红1、红15军团分别由待机地域向直罗镇开进,将109师包围并发起围攻,迅速歼其大部,遂又以少数兵力围困第109师残部和阻击由_县西援之第117师,主力向西迎击由黑水寺向直罗镇增援之第106、第111师。该两师被阻击后,因惧怕被歼,于23日下午逃跑。红军冒雪追歼至张家湾丶羊角台途中,歼第106师1个团,西援之第117师,遭红15军团第81师部队阻击后逃回。被围于直罗镇的109师残部待援无望,于23日午夜突围,24日上午红15军团将其全歼,击毙师长牛元峰。至此,战役结束。此役共歼国民党军1个师又1个团歼敌6500余人,计毙敌1000余人,俘5300余人,缴获各种枪3500余支(挺)。

八,制造"四二五"惨案:1941年4月25日,东北军第五十七军一一二师和第五十一军六八三团,纠集地方土顽王洪九、梁钟亭、李以锦部2000余人,乘鲁南军区主力和地方武装春季反击日军“扫荡”之际,大规模进攻以抱犊崮山区为中心的边联县。这天拂晓,边联县委正准备转移,第六八三团突然包围了县委驻地,轻重机枪堵在门口,正门已无法突围。县委书记邸励、县长狄井芗指挥警卫排和机关干部,边打边撤,从另一个方向突出重围,撤到青山套。与此同时,全县6个区公所和所有乡公所,也全部遭到顽军袭击。枣庄日伪军也趁机堵击转移到邳县的边联县机关。突围中,县委宣传部长马驰等十几人牺牲。顽军侵占边联县后,大肆破坏,在九女山一带活埋地方干部群众70余人。八路军边联支队司令员万春圃的一子一女,也被六八三团团长张本枝抓去。第一一五师后勤部皮革厂、被服厂、修械厂的机器全部被抢走。顽军还劫走民兵2000余支枪。

九,制造“银厂惨案”:1941年10月27日。此时,东北军第三三三旅六八三团刘本枝部一千人在叛徒侯德俊等人告密下,向我鲁南区党委机关驻地银厂村发起奇袭,并通知东北57军334旅荣子恒部及王洪九部随后跟进。由于敌众我寡,除个别人员突围外,多人壮烈牺牲,其他大部被俘,交通员刘广全上山侦察时突遭敌人埋伏壮烈牺牲,赵镈和其他20多名干部战士被俘。赵镈被俘后,于11月19日夜,被敌人活埋于九女山下。在这次事件中遇难的还有:区党委组织科长何雨田(河北省人),在掩护机关突围时牺牲;区党委侦察员邵士友、总务科管理员张恭(泗水县人)等被捕后在九女山遭顽军杀害。有年已55岁的边联县农救会长、共产党员杨清法;二区区长邱玉瑞;还有沈奇(河南省人)、史川浩(山西省人)、王涛(泗水县人)、陈建平(泗水县人)、民主人士许善修(下大炉村人)、刘宗湘(银厂村人)、于贞(胶东人)、张明、马茂勇等干部群众等30人。

十,制造“七二五"惨案:

同年5月8日,东北军第六八三团及李以锦部共6000人,在南马口将费南县机关、第六区区公所及区中队包围。我军与顽敌展开激战,区委副书记李炎等50余人牺牲,20余人被俘,县委宣传部长张志让等被俘后遭残杀。同月,日军200人、刘桂堂部500人,联合包围了费南县第二区老苍崖村,我乡政府坚持抵抗两小时后突围,途中遭敌机枪阵地伏击,第二区区委书记唐伟、副书记张志秀20多人牺牲。我军被迫反击,经一周激战,打退东北军第六八三团张本枝部,驱逐了李以锦部,王洪九部遭沉重打击后分散北窜。东北军第五十七军第一一二师主力南下苏北,其副师长兼第三三四旅旅长荣子恒带两个营,仍留费南山区继续同我军搞摩擦,7月24日,荣子恒及刘桂堂、李以锦等部,又配合临沂、枣庄日军共计3000余人,分路合击我天宝山区部队。我军区、专署及边联县机关撤向边联西北上村时,突然遭到预先埋伏在这里的东北军第六八三团张本枝部袭击,伤亡惨重。我军十几人伤亡,数十人被俘。边联县委青委书记杨彬被王洪九 俘去,严刑拷打3天后将其杀害。惨无人道的王部便衣队,竟将杨彬的心脏剜出下酒。这就是“七二五”事变。

十一,泡制"官里庄惨案":

1939年12月28日。中共领导下的临(城)郯(城)费(县)峄(县)四县边联农民自卫团在费县官里庄开会,邀请由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沈鸿烈任命的费县县长李长胜(东北军57军军长缪澄流外甥)参加,他带了保安团闯进会场,说要检阅自卫团,并强令自卫团架起枪支,排队集合。随后指使部下开枪,打死自卫团干部、战士6人,打伤20余人,酿成"官里庄惨案"。

"官里庄惨案"发生后第二天,数百名民众护卫着数十名死难者的家属,拥向一一二师师部,在门外高呼口号,强烈要求严惩凶手,为死难者报仇伸冤。 霍守义无法袒护,鲁南地委调集了24个农民自卫团,兵分五路,把崮口村围得水泄不通。李长胜据坚固守,自卫团久攻不下。霍守义未答应群众严惩凶手的要求,也算对他的上司缪澄流有了一个交代,但也不敢公开支持李长胜,加之有八路军主力做后盾,他也不敢援助李长胜。罗荣桓让靳怀刚等到霍守义师部进行疏通后,霍守义一直按兵不动。李长胜支持不住,于1940年1月31日夜晚狼狈逃窜。

十二,制造争夺"大崮山摩擦战",企图夺取我八路军沂蒙山区的后方根据地:

大崮山,位于蒙阴县岱崮镇西南部,海拔645米。抗日战争艰苦阶段,八路军山东总队利用山崮的有力地势,在大崮山建立后方基地。这里地势险要,整个山势南北长2.5公里,分北顶子、二顶子、三顶子三个崮顶,四周是悬崖拱峙,高约数丈,易守难攻。山上驻有山东纵队兵工厂、弹药库、粮库和蒙阴县委后方机关等共260多人。

1940年3月~6月,顽军七八千之众妄图夺取兵工厂。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徐向前洞察顽军动向,及时发出命令:“大崮山是沂蒙地区的战略要地,一定要坚守,要保护好兵工厂。”根据徐司令命令,军政及时做好战备,保卫大崮山。

1940年3月5日,国民党51军中的顽固派出动一个旅、57军680团,与吴化文、张里元部之一部及蒙阴保安队等共约7000人,国民党五十七军六八○团,配合新四师、保安九旅、蒙阴县长郑小隐部共8000余人,对大崮山根据地形成包围之势。大崮山位于蒙阴县东北60里处,海拔628米,面积2平方公里。山上驻有中共蒙阴县委、蒙阴县大队及山东纵队兵工厂,共260余人。敌众我寡,形势十分不利。3天后,山东纵队副指挥兼一旅旅长王建安、政委周赤萍,派通讯员送来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大崮山是沂蒙地区的战略要地,一定要坚守,要保护好兵工厂。”根据徐向前的指示,蒙阴县委立即组织力量采集石子,赶运粮草,做好保卫工作。20日,战斗打响,顽军占领了大崮山西北的獐子崮,对大崮山构成了威胁。为打破顽军的封锁阴谋,县委决定夺取獐子崮。经详细侦察,县大队张敬兰带领7名战士,绕道爬上獐子崮东门隐蔽,乘敌人次日拂晓下山换班之际,一举占领了獐子崮,当晚又袭击了十字涧。次日天亮,顽军集结1个团包围獐子崮,集中火力进攻十字涧,县大队遂撤出十字涧。29日,顽军封锁了大崮山的大小通道,抓抗日军属带到山下迫其向亲人喊话,企图瓦解守崮战士的军心。

就这样,守崮人员众志成城,丝毫不为所动,在县委领导下,坚持9天9夜,胜利完成守崮任务。

十三,制造安徽宣城"金宝圩~大山圩"惨案:

东北军67军余部108师重建后,隶属皖南第三战区顾祝同麾下,自从1937年从上海撤离重整后几乎没有对日作战,新四军是主要作战对象,"金宝圩~大官圩惨案",迫使项英下令新四军退出夲地区,被称为"皖南事变"前奏曲;

民国29年(1940)8月2日,国民党苏南一区专员汪国栋乘新四军主力调离之际,在横山地区策动反动刀会一万多人发动暴乱,围攻中共江当溧县委和地方武装,新二连战士及地下党员十多人被残酷杀害。

  9月6日,国民党当涂县常备队中队长鲁震五,勾结宣城国民党军一○八师一个营,制造“金宝圩——大官圩事件”,包围袭击中共宣当芜游击大队。因双方力量悬殊,游击大队全部受损。中共当芜县委书记侯光、青年部长唐永源、当芜办事处主任贾济民等在战斗中牺牲,大官圩农抗会员被杀害50多人。经过如下:

1938年6月,新四军派人到这里开辟抗日工作。1939年秋,在宣、当、芜边缘地带建立了宣当芜中心县委,属于苏皖特委领导。特委撤消后由苏皖区党委领导。中心县委机关设在金宝圩。1940年3月,宣城、当涂、芜湖、郎溪、高淳几个县的边缘地带划为独立游击区,属中心县委领导,下辖农抗会、青抗会、妇抗会等群众抗日组织,还有两支重要的抗日武装,一支为“新四军宣当芜游击队”,大队长缪德胜,副大队长庄景余,指导员周峰;一支为“防匪团”,团长王宏均(后唐佑伟为团长、王为副团长)。当我党独立抗日工作欣欣向荣之际,国民党顽固派顾祝同、冷欣丶张文清却加紧了对我军的限制,磨擦事件不断发生。

金宝圩位于宣城北乡,是苏皖两省四县 宣当芜高的交汇处,是苏南敌后战略要地,已处在敌伪顽的包围中,西南边的湾沚、新丰,南边的水阳,西北边的黄池、马家桥是日寇占领区;东南面国民党一○八师、五十二师沿宣城、郎溪一带布防,形成所谓敌、顽丶我三方对峙。

1940年9月10日,国民党金北乡副乡长兼乡中队长唐伟亚带40余人枪,当涂县常备队中队长鲁震五带30余人枪突然窜到金宝圩,在下坝的九字旱、中旱和程旱,杀害了农抗会负责人葛秉志,防匪团团长唐佑伟,副团长徐良金、唐人双。

9月12日,防匪团为替烈士报仇,在海字旱与张村旱交界处,同一○八师所部交了火,打死一名哨兵,我方丁班长牺牲。很快,防匪团退到章蹲旱与游击大队汇合。一○八师一个营纠合鲁震五、唐伟亚两股反动武装共四、五百人,向我游击大队、防匪团武装200余人发起进攻。

9月15日,游击大队在副大队长庄景余的率领下,奋起还击,初战告捷,缴获鲁震五部机枪一挺,长枪5支,俘虏7人。打退敌人进攻后,游击大队用缴获的机枪继续阻击敌人,直到天黑前因机枪发生故障才转移。中心县委临时负责人许道珍率部队过乌汐河到咸定圩,召开干部会议。他命令庄景余带部队转移到大官圩,并写了一张字条,要庄景余把部队交给当芜县委。许本人雇了一条船,带上通讯员,文书和正在发疟疾的周峰,从水上向官圩转移。临分手时,约好了在官圩会合的地点。许道珍还给王宏均200元钱作部队经费,并口头宣布成立宣当芜三县工作团,由庄景余、王宏均二人负责。 许道珍和周峰在预定地点没有找到部队,就再回金宝圩,在地下党的帮助下辗转脱险,最后到了郎广交界的第四兵站。

9月16日早晨,一○八师顽军佩戴“抗日”臂章冒充新四军,骗取老百姓信任,找到中心县委联络站,站长兰招华当即遭敌杀害。和联络站相隔一段距离的中心县委机关立即撤退,宣传部长许道珍,秘书刘冰,通讯员小王等突围转移。

游击大队和防匪团在大官圩棋盘村遭到鲁震五部的包围。在战斗中,游击大队和防匪团两支队伍损失很大,王宏均最后率5人回金宝圩,庄景余艰苦地带部队到当芜县委所在地梅家庄,将部队交给县委。

当芜县委将当涂游击小组和宣当芜游击大队合并,由贾济民任大队长,侯光任指导员,活动在当涂塘南阁一带。为了牵制敌人,减轻对金宝圩中心县委的压力,他们抓了一个反动士绅谷耀新作人质。不料顽军一○八师一部和鲁震五部已追至官圩。9月22日晚,游击大队驻在板埂圩,谷耀新乘我不备,唆使国民党保长张文刚向敌密报我行踪。24日午后,顽一 ○八师、当涂常备队分三路包围游击大队驻地,发动突然袭击,血流成河。游击大队损失惨重,最后残部游泳突围,贾济民率警卫员殿后撤出阵地,不幸在水中中弹牺牲,同时牺牲的还有芜当县委书记侯光、组织部长唐永源等领导人,在这次“金宝圩事件”中牺牲的地方抗日武装领导成员有:农抗会长葛秉志,防匪团长唐佑伟,副团长徐良金、唐人双等。

新四军项英副军长见损失惨重,便决定中心县委人员撤回东南局,被迫放弃了这块苦心经营一年多的重要的游击区。

十四,在"皖南事变"中充当围攻新四军的主力师:1941年1月,作为25军的军长,张文清带领二十五军的三个师参加了皖南事变,围攻新四军军部。东北军108师及25军军长张文清,均为非常吃重的角色。 108师是围剿七个主力师之一,是主要凶手之一。

皖南事变国民党军主要参战部队是:第三十二集团军的第二十五军之第四十师、第五十二师、第一零八师,第十军之第七十九师,第二十八军之第六十二师;第二十三集团军的第五十军之第一四四师、第一四五师、新编第七师,第二十一军之第一四六师,其实是九个师,但是其中第一零八师和新编第七师各是出动了一个旅,另外两个旅分别担任对日警戒,第一四五师、第一四六师、第六十二师则作为二线预备队使用。参战顽军师长有:五十二师唐云山、一零八师戎纪五、七十九师段茂林、一四四师范子英、四十师詹忠言、新七师田钟毅、第十师王敬修等。

108师作为"皖南事变"七个主力师之一,以644丶648两主力团及647团2营共5000多兵力出战,在黄山支脉鹿角山隘口堵击新四军,俘900多人,并杀害648团团副丶中共党员王昭烈士。

十五,以108师主谋与主凶,诱捕了叶挺军长:

在皖南事变中,有两位国民党师长参与扣押了叶挺的军事行动,他们分别是国军108师师长戎纪五以及52师师长刘秉哲。其中108师是东北军67军淞沪会战后余部缩编,首任师长张文清,张文清升任25军军长后,戎纪五任该师师长,108师在上海缩编后没有什么抗战参战纪录,其最大的"战绩"就是围攻新四军与抓捕叶挺军长了。

首先我们来说一下新四军军长叶挺是如何被扣押的:皖南事变发生后,国民党派出7个正规师围攻新四军,新四军发觉被包围后,纳了参谋长周子昆的建议,从高岭地区突围,前往黄山伺机与新四军江北部队会合。不过,在突围过程中,由于向导带错了路,新四军被团团包围,最终只能前往石井坑地区,驻守在石井坑的高山上。1月13日,国民党已经全面包围了新四军军部,并且包围圈越收越紧,新四军面临的处境极其艰难。当国民党东北军108师得知新四军军部驻守在山上后,108师的士兵开始在山下故意喊话,他们要求叶挺军长前往108师指挥部谈判。在饶漱石的建议下,为了让更多人突围,叶挺同意前往108师指挥部谈判。第二天,也就是1月14日,叶挺带着随从跟随前来“迎接”他的108师士兵前往108师,在108师指挥部,戎纪五假惺惺“热情”地接待了叶挺军长以及他的随行人员,甚至还管了他们一顿饭。不过,谈判完毕后,戎纪五背信弃义,并没有让叶挺将军返回,而是扣押了叶挺,并在第二天把叶挺一行人送到了52师指挥部,52师师长刘秉哲派东北军出身的副师长朱惠荣出面,再直接接手扣押了叶挺将军,并且还把他送到了32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的指挥部。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扣押过程中,108师的一个排和52师的一个巡逻队,曾为了争夺叶挺吵了起来,叶挺还亲耳听到两边的争吵,这也难怪,当时蒋介石已经开出十万大洋的重赏,要生擒叶挺、项英,双方为了争功自然打得不可开交。在这之后,叶挺军长一直被国民党扣押,直到1946年才恢复人身自由。参与扣押叶挺将军的108师师长戎纪五因此大功升官发财,被授予少将军衔,后来戎的老母去世,蒋介石亲书挽联,大摆流水席1个月,不管谁来,大米饭炖肉管够,一个小小少将师长得到蒋某人荣宠,全因之前"捕叶有功"。

十六,发动争夺甲子山的三次摩擦战役:被罗荣桓丶陈光指挥山东八路军主力三战彻底击垮!

甲子山区地处莒南、日照边界,呈东西方向走势,有大小山头近百个,方圆几十里,是滨海地区的腹地,距离中共山东分局、山东军区只有二三十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困难的时期,日军加大了对抗日根据地的“蚕食”、“扫荡”,国民党顽固派也不断制造反动摩擦。当时,甲子山区被国民党57军111师占据。就等于插在滨海区的一个钉子。对我们根据地威胁非常大。42年8月2日,国民党57军111师师长、中共特别党员常恩多在病情垂危之际,与中共地下党员郭维城紧急磋商,于8月3日组建了由共产党领导的新111师。这就是著名的“八三”义举。

东北军57军111师2300人在常恩多率领下宣布脱离国民党军队后,盘踞在日莒公路以北的原该师331旅旅长、顽固分子孙焕彩搜罗残部重组111师,并勾结土顽李延修及朱信斋部2000余人,于8月中旬侵占甲子山区,并与日伪暗中勾结,依托甲子山区,步步向我进逼,枪杀抗日干部,抓捕抗日家属。

在罗荣桓丶陈光的直接领导下,8月14日,山东军区紧急调集第二旅和115师教二旅等部队发起了反顽战役,经过激战,将顽军击退,取得了第一次甲子山战役的胜利。

战斗非常的艰苦,最艰苦的地方是北垛山…只有一个羊肠小道,羊肠小道是只能这个人的脚顶着那个人的头那样往上爬。

10月8日,孙焕彩重新纠集朱信斋、李延修等部,共约4000余人,乘机向甲子山区进攻。驻守甲子山区的八路军山东军区部队指战员英勇抗击,共进行大小战斗20多次,毙伤顽军300余人。由于此时日伪军正对我根据地进行扫荡,为避免腹背受敌,八路军撤出战斗,暂时转移,孙焕彩率部再次占领了甲子山区。

粉碎敌人扫荡过后,八路军又腾出手来收拾孙焕彩这个111师,12月16号的时候,罗荣桓亲自主持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做了动员,下定决心一定要拔除这根钉子。

12月17日,我军一万多兵力在罗荣桓、陈光的率领下,分左、中、右和迂回四路纵队向甲子山顽军发起了攻击。整个战役历时14天,毙伤顽军1000余人,俘虏1137人,孙焕彩余部逃往日莒公路以北,甲子山区被我军全部收复。

115师对孙军开始第三次反击,再次收复甲子山区。此役共歼顽军3500余人。

东北军抗战胜利前在关内反共丶剿共十六大事件
东北军抗战胜利前在关内反共丶剿共十六大事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