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除了司马迁,汉朝为何给楼兰王子施宫刑?

 地图帝 2022-08-02 发表于上海

李陵投降后,满朝文武,都说李陵投降可耻。唯独太史令司马迁,为李陵辩护,说李五千步兵,抵挡匈奴八万余,杀敌一万多,矢尽援绝,才身陷匈奴,他日李陵或可归汉。武帝正在气头上,哪听得进去,命禁卫押下去,交给御史大夫杜周处置。杜周擢为御史大夫,实际还控制廷尉府。司马迁根本没机会辩解,罪名是诬罔,稀里糊涂就处以宫刑。汉朝遭受宫刑之人,远不止司马迁一个。

公元前96年,且鞮侯单于去世,其子左贤王狐鹿姑即位,是为狐鹿姑单于。

狐鹿姑单于即位后,汉朝与匈奴正面战争减少,战场转向西域。当初汉朝与乌孙结盟控制西域诸国,目的是断匈奴右臂,匈奴眼看汉朝日渐渗入西域,则有意把右臂接起来。

早在狐鹿姑单于即位的五年前,汉武帝在西域设使者校尉(西域都护的前称),率领数百骑和数千民夫到轮台、渠犁屯田,以供给往来之汉使。不久更名为屯田校尉,由扜弥国太子赖丹担任此职。

轮台就是李广利屠灭的乌垒国,与龟兹同种,都是吐火罗人,是龟兹的附属国。汉朝在此屯田,龟兹人义愤填膺。而渠犁是塞人国家,原本吐火罗三大势力龟兹、焉耆、楼兰,准备逐步蚕食中间塞人建立的尉犁、渠犁、山国,汉朝横插一杠,令吐火罗人扩大疆域,将势力范围连成一片的构想成为泡影。

屯田校尉赖丹,本是扜弥太子。李广利第二次出征大宛,回师途中路过昆仑山北麓的扜弥国,得知扜弥太子赖丹在龟兹做质子。扜弥与龟兹之间隔着塔克拉玛干沙漠,只有于阗河(和田河)丰水期,两国才有开战的条件。而且扜弥国可是昆仑山北麓人口和兵力最多的国家,竟然如此害怕龟兹。

李广利挟破大宛取天马之余威,派人责问龟兹,令龟兹王释放赖丹,并随汉使到长安。

启用扜弥太子赖丹为屯田校尉,是以夷制夷的做法。此前汉军大量启用匈奴降将担任将尉,赖丹并非第一个比两千石的封疆大吏。

本来要做龟兹人质的人,翻身做了汉朝的封疆大吏,对龟兹上下指手画脚,龟兹王屏气吞声,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恶气。

狐鹿姑单于即位当年,也针锋相对地进行了布局。

公元前96年,匈奴狐鹿姑单于任命二子为左右日逐王(左右奥鞬日逐王),其地位在左右贤王和左右左谷蠡王之下,其中右日逐王掌管西域军事,右日逐王麾下又设了僮仆都尉,与汉朝的使者校尉针锋相对。

匈奴日逐王、僮仆都尉常率军进入西域诸国实力范围,加强控制,其中乌孙系受到的冲击较大。

距匈奴右部最近的是位于北天山与巴里坤山之间的蒲类国,属乌孙系,有425户,3102人,控弦1133骑。

再往东是位于博格达山与依连哈比尔尕 [gǎ]山之间的且弥国,也属乌孙系,有523户,3874人,控弦1310骑。

除了控制乌孙系的三国,匈奴还安插了三个部落在乌孙边地,从东至西依次是单桓、劫国、乌贪訾离。单桓有27户,194人,控弦45骑。劫国有99户,500人,控弦115骑。乌贪訾离有41户,231人,控弦57骑。

单桓本是河西走廊一个匈奴部落,属浑邪王,人口有数千。霍去病第二次出征河西走廊时,俘虏单桓王,从此这个部落就衰败了,残余部分逃往匈奴右贤王部。日逐王将单桓安置在此,虽只有194人,也算是重回到史书上了。

别看匈奴这三个部落人口都很少,却是匈奴向乌孙方向扩张的桥头堡,最起码可以充当匈奴的骑哨,战时为匈奴引路。

对于博格达山以南的几个吐火罗系国家,匈奴人相对客气一些,车师位于吐鲁番盆地,是距离最近的吐火罗人国家,只能再次向匈奴称臣,送王子为质。距离稍远的秦海(博斯腾湖),吐火罗系的焉耆不仅有30000人口,控弦6000骑,野心也不小。焉耆一直在筹划灭掉秦海北边的中原部落危须,独霸秦海。然后沿着孔雀河南下,屯兵尉犁和渠犁。焉耆西南方有吐火罗系的龟兹,81317人,控弦21076骑。东南方有吐火罗系的楼兰,14100人,控弦2912骑。

吐火罗三角是匈奴不愿正面硬碰的,以笼络为主,其中楼兰被赵破奴灭过一次,实力日渐衰落,匈奴对楼兰态度要强硬一些。

楼兰王在汉匈之间根本无法站队,只能将长子派到匈奴为质,次子到汉朝为质。

汉武帝听得知楼兰王派个次子来,龙颜大怒,下诏令正在玉门关的军正(军职五品)任文,立即率军前往楼兰问责。

楼兰王认错态度诚恳,甚至提出举国内附河西走廊,以求汉朝庇护。任文也没办法,因为匈奴肯定不会同意长子与次子对换,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狐鹿姑单于即位第一年,就在西域破局,汉朝这边在做什么呢?

公元前96年春,大战刚过去几个月,汉朝就开始内斗。李广利在这次北伐战争中掌握了大部分兵力,这令卫霍集团坐立不安,便向李广利的心腹赵弟下手了。

李广利征大宛时,骑兵赵弟杀郁成王,封为新畤侯,现在擢为太常(九卿之一,官职二品)了。很多文人墨客感叹李广难封,赵弟封侯升官都太容易了。其实放到夺嫡之争这个背景下就好理解了,李广利急于提拔心腹,安插一个亲信到朝中担任九卿,再正常不过了。

案子由卫霍集团的御史大夫杜周出面办理,赵弟的罪名是“审讯狱案不实”,结果是削爵免官。

李广利遭受重创,卫霍集团也没高兴几天,门阀集团便把公孙敖出手了。公孙敖误把李陵当做李绪,究竟是看错了还是故意的,是一桩悬案。但结果导致武帝盛怒之下,把李陵全家杀了,让李陵回归再无回旋余地。

武帝当然后悔,下诏释放司马迁,并擢升为尚书令(官职三品)。门阀集团趁机反扑,结果武帝收回公孙敖的将军印,并拿钱赎罪,免为庶人。

公元前95年,卫霍集团持续对李广利施压,这次遭殃的是楼兰王子。

图-楼兰故地,罗布泊

李广利两征大宛,西域诸国畏服,李广利在西域的威名,与卫霍在匈奴相当。西域各国的质子到了长安,都要先拜望贰师将军,这些人都算是李广利的门生。

楼兰在汉朝的质子,即楼兰王的次子,被杜周逮到罪证,施以宫刑。楼兰王子犯什么罪无人理会,但以宫刑来惩处等于羞辱楼兰国,当然也是给李广利制造麻烦。

这件事对汉朝和李广利在西域的声誉影响不小,三年后,楼兰老国王去世。汉廷才发现送一个身体有致命残缺的王子回去即位,不但无法传承,而且他是否报复汉朝也不好说,最主要这是对楼兰人的一种侮辱。

汉武帝以喜爱楼兰王子为由,派人令楼兰人再立一位王子为国王,但不许迎回在匈奴的楼兰王子。楼兰人还真是配合,另立一位王子为国王。

不过新国王屁股还没坐热,身在匈奴的楼兰王子安归带匈奴骑兵杀回到楼兰,杀死这个兄弟,自立为楼兰王。武帝龙颜大怒,派人令楼兰王安归到长安朝见。安归不敢来,就将实力不俗的异母弟尉屠耆赶到汉朝为质。

安归与匈奴亲密,暗中给匈奴通风报信,先后截杀汉使卫司马(军职六品)安乐、光禄大夫(官职四品)王忠、期门郎遂成。安息及大宛遣使前来贡献,路经楼兰,也被楼兰人杀死,并夺取贡物。

楼兰人如此大胆,不仅有匈奴撑腰,因其背后还有同种的龟兹。

龟兹以库车绿洲为中心,北枕天山,南临大漠。龟兹有6970户,81317人,控弦21076骑,是塔里木盆地人口与兵力最多的国家。龟兹定都延城(今新疆库车附近),城周长近8000米,城墙最高达到7米。

龟兹王与屯田校尉赖丹积怨已久,早就欲杀之后快,于是趁匈奴势力渗入西域诸国,楼兰屡杀汉使之际,起兵攻杀轮台的屯田校尉赖丹,此后汉朝在西域影响渐降,回到李广利征大宛前的状态。

图-古龟兹(轮台)附近的独库公路

若换在几年前,汉朝肯定发兵攻灭楼兰、龟兹,但此时卫霍集团与李广利的夺嫡之争进入高潮阶段,汉帝国的精气神都用在内讧上,谁也没心思管西域发生了什么。

汉朝距巫蛊之祸已经不远了,伤筋动骨,直到二十年后,才发动西域诸国兵力攻破龟兹,为屯田校尉赖丹报仇雪恨。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