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放弃台湾户籍,甚至和台当局对着干,他只为中国人这件痛事!

 华人星光 2022-08-10 发表于陕西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刚刚拜登签署了一个法案:

《芯片和科学法案》,

要给与美国半导体行业,

超过520亿美元的补贴。
此前拜登提出“芯片强国战略”,

而佩洛西为了拉拢更多,

这才有了她窜访台湾省的闹剧,

试图通过游说台湾和台积电,

好尽快组建一个,

“美日韩台的芯片同盟”。

目的是啥,针对是谁,不言而喻,

但真的能围追堵截,锁死我们吗?

面对如此情况,

我想起了这样一位中国人,

他曾放弃在美国一切,

还不要台湾户籍,

只为中国的一件痛事!

今天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

就好比电商行业不知道马云,

他,就是张汝京。

张汝京不满一岁时,

父母就抱着他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省 。

当时父亲是炼钢专家,

母亲创立了金陵女中。

在这样的家世背景下,

1970年,张汝京以优异成绩,

从台湾大学毕业,随后去美国留学。

虽然一直在台湾省长大,

张汝京受父母浓烈的家国情怀影响,

心里一直都思念着大陆: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

我是中国人,以做中国人为傲。”

硕士毕业后,

张汝京进入德州仪器研发部门工作。

德州仪器,

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制造商。

八年摸爬滚打,

他被锤炼成了芯片界的“建厂狂魔”,

先后在美国建立起四座芯片生产厂,

接着飞奔到欧洲,

最后是东南亚、日本、新加坡、台湾省,

一口气建了十多座厂。

每一座芯片厂种下去,

最后都会有一大堆人才大树茁壮成长。

那段时间,张汝京是芯片界的风向标,

他去哪里建厂,

哪里就成了芯片市场的一片热土。

疯狂建厂的张汝京

这一段本属于中国人创造的传奇,

却在中国内陆土地上,

引发不起任何的波澜和狂欢,

因为技术的落后人才的缺失,

在逐渐沸腾的半导体领域,

拥有13亿人的中国成为了一个局外人。

转变,发生在1996年,

命运将张汝京和中国,

推向一个交叠的方向。

那年,

中国电子代表团来到德州仪器参观,

问了张汝京一句:

“你愿不愿意回国?我们在北京等你。”

那一瞬间,

一种血脉深处隐藏的力量,

突然从张汝京心底里涌动出来,

他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来自内心深处,

要冲动地去跨越万水千山,

回到祖国大陆的感觉。

之前他在全世界盖厂的时候,

父亲就经常问他:

“你什么时候能回中国建厂?”

心头一念起,跨越万水千山。

那年张汝京50岁,

做了一个震惊四座的决定,

他对德州仪器的领导们说:

“我要提前退休回中国。”

德州仪器领导全都愣了:

“中国那么落后,你为什么要回去?

你在美国是芯片核心组的成员,

你未来有无限机会和更好待遇,

你现在做的这个决定,

将会成为你未来最后悔的决定!”

张汝京,还是执拗地离开了,

他舍弃了在美国的一切,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这一步迈出去,

不再是从前的风光无限,

而是近20年的悲欢离合......

当时,芯片行业在内陆是一片空白,

没人没钱没技术,

张汝京根本无法在内陆开芯片厂,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

在台湾省开办芯片厂,

毕竟,台湾是中国土地,

在这里建厂,建的也是中国的厂!

芯片厂,烧钱不见底,

往往几十个亿砸进去,

几年都听不着一声响。

而张汝京无愧于“建厂狂魔”的称号,

他在台湾成立世大半导体公司,

短短一年跻身台湾省芯片厂前三。

张汝京那会成天念叨着,

一定要去内陆开办第二个芯片厂,

他的意图太明显了,

有人盯上了世大这块“肥肉”。

最终,

世大半导体公司被台积电并购,

张汝京瞬间一无所有,

失去了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张汝京的第一次创业,失败了,

但他要造“中国芯”的梦想,

岂会轻易泯灭!

2000年,张汝京愤然离开了世大,

他辞职的时候收到警告,

如果你离开,你的所有股票将被收回,

张汝京摆摆手,那我不要了。

钱不要了,公司也不要了,

股票我也不要了。

他将全部财产变卖,

再加上这些年的人脉,

拼凑了14亿美元。

要知道,中国建国来,

最大的电子工业项目909工程,

最开始的投入是100亿人民币,

拿着14亿美元来大陆建厂的张汝京,

抵得上一个国家工程。

他携着这笔沉甸甸的钱,

和更加沉甸甸的梦,

一路北上来到上海,

在2000年,

建了内陆第一座芯片厂:中芯国际。

在当时的内陆,

85%以上的芯片全靠进口,

国外明确限定,

不会将高新技术、设备卖给中国,

从零到一,这是最最难的一步,

可这条路再难,也一定要走。

张汝京广发英雄帖,

在全球招募400多位芯片技术工程师,

再绕过封堵,从瑞典购买新设备,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以大陆为起点,

向世界芯片领域尖端发起冲锋!

此后,张汝京以令人咋舌的速度,

带着中芯国际在上海,

建起了3个八英寸晶圆生产厂;

在北京建了1个12英寸厂,

年底,

收购摩托罗拉天津的8英寸厂。

四年五座工厂,这样的“龙卷风”速度,

在世界都绝无仅有。

就这般生拉硬拽,

生生将大陆落后的半导体行业,

拉上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从倒数行列,一跃成世界第四!

中芯国际,

成长为中国大陆半导体行业最大希望!

芯片界说:

如果说美国芯片制造业为100分,

中国目前是50分,

那么张汝京一个人,

为中国拿下了48分的成绩,

艰难困苦铸就中国半导体走向辉煌,

作为中国芯片行业的教父级人物,

被竞争对手所忌惮,

他一生中最大的危机,

也在步步逼近。

2002年,台湾当局突然命令,

张汝京在半年之内从大陆撤资,

否则直接罚款1500万台币,

一直到他撤资为止,

而张汝京丝毫不为所动。

接着台湾当局又下令,

取消张汝京台湾户籍身份,

十年内不得踏入台湾一步,

张汝京十分坚决,

甚至和台当局对着干:“没有台湾户籍,

我可以留在大陆,

钱罚光了,我可以再去融资。”

然而当张汝京突破围城的那一瞬间,

更加针锋相对的风浪也开始了。

台积电,

突然向美国法院起诉中芯国际侵权,

他们给张汝京三条路,

第一台积电收购中芯,

第二打官司,让你身败名裂,

第三,张汝京离开中芯,

从此之后不得从事芯片与电子行业。

三条路,条条死路,

张汝京根本无法接受。

张忠谋:台积电创始人

这场官司打了足足三年,

因为资金一度陷入困境,

请的律师又不够专业,

中芯国际已经风雨飘摇。

最终,张汝京为了保住中芯国际,

忍痛作出和解选择,

这场商战,

以中芯国际巨额赔偿台积电2亿美元,

台积电持有中芯10%股份结束。

连连受挫的中芯国际,

元气大伤,亏损30亿

失去了在国际上的竞争力量。

当时据日本媒体分析说,

台积电在国际上遥遥领先,

但在大陆市场的发展缓慢,

阻止中芯做大,

才是台积电将中芯告上法庭的真正原因。

而得知审判结果那一刻,

61岁的张汝京,

在电话里哭得撕心裂肺,

总要有人承担败诉的责任。

在最后的会议上,

张汝京说了这么两句话,

第一句是我对事情负责。

第二句是不要被打趴下。

61岁的他,

离开了奋斗近十年的中芯国际。

大陆芯片刚刚举起的一束火光,

就这样黯然熄灭,

此后中芯国际在风雨飘摇中,

苦苦支撑走到今天,

成长为中国最大,

世界第四的芯片制造商。

半导体行业,是要“拼命”的领域,

当年中国大陆半导体在零起步的情况下,

只有张汝京,

在做这一件难以登天的事,

如果没有他凭一己之力,

生拉硬拽着半导体业往前奔跑,

中国今天的半导体,

也许比现在还要落后更多。

今日万丈高楼,

勿忘地基张汝京。

而经历了多次失败,

张汝京,还是不放弃!

2018年,70岁的张汝京再次创业,

成立青岛芯恩集成电路,

结合芯片设计封装三个环节,

从始至终,张汝京,

一直想要补齐中国芯片界薄弱环节,

只要中国芯片还需要张汝京,

他就一天都不会离开,

他的芯片使命生涯就永远都不会结束。

最近一段时间,面对围追堵截,

张汝京公开发声:

“如果中国在5G技术上保持领先,

将来在通讯人工智能等等,

中国都会大大超前,

美国对中国的制约能力没有那么强,

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根据业内最新消息,

张汝京创办的青岛芯恩集成电路项目,

获得28亿元投资。

如今我们以举国之力发展芯片,

确保芯片项目能够正常尽快推进。

芯片,是我们的一件痛事,

百亿砸进去,数年不见成效,

但即便这样,仍有一大批人,

坚守在这个行业,从未离开,

而张汝京,

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这位老人心里有一个坚定的执念,

“中国不能没芯,

我们不能在芯片上,

被人死死地卡住脖子。”

他穷极一生,

为“中国芯”种下了种子,

并且他还在努力扶持着这颗种子,

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上一个20年,不属于张汝京

不属于中国芯,那么下一个20年呢。

多几个张汝京这样的热血男儿,

当量变引起质变的那一刻,

何愁中国芯不会破开重重围困,

在逆境中崛起!

向张汝京,

及所有为中国芯做出贡献的人致敬,

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

END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