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云南起义前夕,蒋介石逼他处决200名地下党,卢汉的做法拍案叫绝

 博书 2022-08-13 发表于重庆

曾经的“云南王”卢汉一生有两大功绩:抗日和起义。

毛泽东曾慰勉卢汉说:“你在云南起义,为人民立了大功。你抗了日,又起了义,你就是黄花晚节香。”但是卢汉领导云南起义危险重重,他和蒋介石斗智斗勇,数次险遭军统特务暗杀。

1949年9月9日,蒋介石为了截断卢汉向中共“起义投诚”的退路,指挥毛人凤、沈醉等军统特务策划“九九整肃”,在云南大肆抓捕中共地下党和进步人士,有400多人被捕,200人上了处决名单。

老蒋的险恶用心,是要借卢汉之手杀害革命志士。老蒋“借刀杀人”的阴谋已经摆到了桌面上,卢汉对此心知肚明:身上有血案,抓了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中共就不会接受他的投共了。

收到蒋介石处决200人的密杀令,卢汉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封密令关系到200人的性命啊!决不能落到心狠手辣的特务沈醉的手里!为了自己和数万滇军将士的命运,他必须救下这些人!

01-弃暗投明,策划起义

卢汉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由来已久。要讲清楚老蒋“借刀杀人”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要从一个月之前说起。

1949年8月15日,香港报纸登出一条消息:“云南在龙云的策动下,已准备成熟,即将举行起义。”消息一出,立即引发轩然大波。蒋介石怒拍桌子:立即电召云南省主席卢汉前来重庆!

龙云要搞事情,关他卢汉什么事?

原来龙云不仅是卢汉的表哥,还是卢汉之前的第三任“云南王”。在被蒋介石用阴谋诡计搞下台之前,龙云曾统治云南18年之久。龙云下台后,卢汉在老蒋的支持下继任成为最后一位“云南王”。

如果云南起义,大西南不保,后果不堪设想。云南是否还有龙云的残余势力?卢汉和表哥龙云有无暗通款曲?蒋介石寝食难安,必须弄明白。

此时此刻,卢汉更是备受煎熬。不久前,他与中共西南局秘密约定:等解放军到达云南边界,就宣布云南起义。

难道消息泄露,蒋介石已经对他有所防备?

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解放军如秋风扫落叶,突破国军所谓的长江防线,一路南下。卢汉开始考虑后路,他对秘书说:国民党这只大船眼看就要沉没了,我们坐在船上的人各自怎么办?

显而易见,卢汉不愿意被绑在蒋介石的战车上,他不能以云南父老乡亲的生命为代价,为了老蒋的一己私利充当炮灰。卢汉不想继续为老蒋卖命,摆在他面前的光明道路,就是起义投诚。

1948年底,国民政府大势已去,卢汉逐渐萌生了转投中共的想法。他避开蒋介石的耳目,多次秘密联系“滇桂黔边纵”副司令员朱家璧,商谈起义事宜。之后,他还送了两卡车枪弹到路南县交给“滇黔桂边纵”。

次年2月下旬,他派和中共有联系的民主人士宋一痕秘密与中共接触,与中共华南局建立联系。卢汉感叹说:“傅作义兵比我多,地比我富,尚且依靠共产党,我卢汉怎么还为老蒋卖命。”

此时的他已经做好了选择,决心弃暗投明。然而悄悄谋划这一切的卢汉却被一个人盯上了,他就是军统特务沈醉。

早在1948年春,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就派沈醉去了云南担任站长。沈醉去云南的主要任务就是监视卢汉,这也是蒋介石的命令。

当时蒋介石的心态非常矛盾,一方面要重用卢汉,因为云南太重要了;另一方面又害怕他投共。沈醉到了云南后,很快就发现卢汉投共的蛛丝马迹。

卢汉第一次给“滇桂黔边纵”运送粮食和弹药,就被沈醉发现了,他立即报告给了毛人凤。为了试探卢汉,沈醉派了两个人假扮地下党人员去见卢汉,卢汉热情地接待了这两个“假地下党”。

沈醉敏锐地察觉卢汉要“叛变”,于是赶紧汇报给保密局,提出赶快让第八军军长李弥替换卢汉,卢汉已经靠不住了。而恰巧此时,在陈纳德帮助下逃到香港的龙云,突然在香港的报纸上宣布云南起义。

龙云横插一脚,搞得蒋介石和卢汉都很紧张。云南局势有变,老蒋马上从台湾飞到重庆。其实看到龙云公开起义消息时,卢汉也慌了。

02-借刀杀人,用心险恶

8月24日,蒋介石以“中央非常委员会”主席名义,召集川、康、滇、黔等省主席到重庆会晤,唯有卢汉缺席。

此时卢汉进退两难:起义吧,解放军还特别远,国民党的二十六军和第八军就在昆明附近。不起义吧,万一到了重庆,表哥龙云就是前车之鉴,万一被老蒋软禁起来该如何?

蒋介石急如星火,卢汉则顾虑重重,时间过去了5天,他还是没动窝。下属都反对卢汉去重庆,担心他去了就会有生命危险。

蒋介石派俞济时飞往昆明,催促卢汉启程。张群又打来电话,希望卢汉以“党国为重”,并担保来去安全,卢汉犹豫不决。卢汉称病推脱不愿去重庆,蒋介石发下狠话:“你带病也得来见我。”

卢汉心情紧张而沉重,数日间在家中召集心腹讨论对策。去与不去,实在是难办啊!就这么拖到了九月初,余程万和李弥的两个军已经向昆明移动,刘伯龙的第八十九军由贵阳向云南开进。

再不动身,蒋介石就要武力解决他了!

不去不行了,因为如果不去,就等于公开和老蒋翻脸!

临行前,卢汉在卢公馆召开紧急会议,表示“舍身救乡,为了三迤父老兄弟,虽粉身碎骨,万死不辞”。这口气,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

他交代下属:“我这次去重庆,吉凶难卜,万一被扣,你们就打电报要求。要求不准,就插起红旗,通电起义,不要管我。”

1949年9月6日,卢汉飞到重庆。出乎意料,卢汉不仅没有被扣留,反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蒋介石满面欢喜,对他盛情款待。

老蒋希望继续笼络卢汉,卢汉也很会“演戏”,他一见到蒋介石就痛哭流涕,哭诉在地方当官很受罪,没兵、没钱,什么也没有。他又狮子大开口要求“增兵、给钱”,开出两千万元的价码,否则就辞职不干。

经过讨价还价,老蒋答应拨给两个军的武器装备和银洋100万元,授权卢汉“全权处理”云南问题。

蒋介石给了卢汉一张名单,要求他照单抓人,“抓一批,杀一批”。卢汉打开名单一看,吸了口凉气。上面100多人的名字,都是中共地下党和进步人士,其中有人还与卢汉来往密切。

9月8日,卢汉回到云南。当天,特务头子徐远新等人乘坐另一架飞机上同时到达昆明。卢汉一下飞机,就紧急派人通知了中共地下负责人,赶快撤离。

第二天晚上,全市大搜捕开始,就是震惊全国的昆明“九九整肃”。昆明街头到处都是手持快枪的特务,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人。

几天时间,就有480多人被捕。尽管卢汉提前通知,但还是有大批社会知名人士和地下党人员被捕。

3天之后,毛人凤亲自来到昆明,让卢汉在被抓的400多人的名单上签字,同意枪毙。卢汉心里很清楚:只要杀了人,就会被蒋介石绑在战车上,难以脱身。可是要救出这些人,谈何容易!他只得拖一天算一天。

毛人凤在昆明待了一个月,天天去找卢汉,逼他签字。最后卢汉被逼急了,他对毛人凤说:“你再逼我,我就不当这个省主席了。”

03-斗智斗勇,一拖到底

9月30日,无计可施的毛人凤和沈醉等人商量后,将处决名单减为200人。名单拿过来,卢汉平静如水地说:“告诉毛局长,杀人太多,罪证不足,草率处理,难以服众。”

毛人凤气得想直接干掉他,可是没有老蒋的命令,他也不敢动卢汉。不久,蒋介石催促毛人凤离开昆明,处决任务被交给了沈醉。

临行前,毛人凤对沈醉说:“你必须做好随时暗杀他的准备。他只要一有行动,你接到命令,就干掉他。”

此后,卢汉继续与沈醉斗智斗勇。

表面上沈醉是卢汉的下属,处决名单必须有卢汉的签字。但是卢汉也明白,沈醉受蒋介石直接领导,他对沈醉而言不过是一支“签字笔”。

好在卢汉并非孤立无援,云南绥靖公署早就被共产党渗透。军法处中校军官刘汉章,既是卢汉的亲戚,也是敌工组的情侦人员。卢汉找他秘密商量,刘汉章思索片刻,建议还是“一拖到底”。

先把这份处决名单压下来,把案子交给军法处。按规定,军法会审需要5人会审小组,慢慢审查,拖延时间,争取机会。

当然,蒋介石和毛人凤不是傻子。卢汉“一拖再拖”,要是放在之前他早就被收拾了。可是如今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老蒋也不敢贸然对卢汉动手。

军法会审的报告提交上去,老蒋不得不给卢汉这个面子,批准将此案移交云南绥靖公署军法处组织军法会审。

蒋介石指派陆坚如、阎仲铎、沈醉三人参与军法会审;卢汉则派杨振兴为军事法庭审判长,刘汉章为主办军法官。卢汉又下令将所有被捕人员关押在陆军监狱,没有他的手令,任何人不得传讯、提审和调动。

夺取了看管权和审判权,就掌挥了主动权,就有可能争取“一个不杀”。

军法会审期间,沈醉多次去找卢汉,继续逼他在处决名单上签字。经过会审,处决人员从200人减少到120人,又减少到40人。

沈醉心想,这40个人都是证据确凿,为首的杨青田就是共产党,这下卢汉没有什么理由不签字了吧。只要他签了字,手上沾了鲜血,就别想再投共;至于要处决多少人,他们军统说了算。

没想到卢汉不上当,就是死活不签字。

沈醉大怒,直接给蒋介石发电报,请示怎么处理正在关押的200多人。老蒋回电就8个字:“情有可原,罪无可逭。”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些人犯了错,都该杀!

万幸,蒋介石没有将电报直接发给沈醉。卢汉是云南省主席,按照流程卢汉先收到密令,再转送沈醉。如果沈醉先收到密令,恐怕这批人就没命了。

收到老蒋的密杀令,卢汉如同兜头一盆冷水。

怎么办?蒋介石既然已经亲自过问,事情就没法拖下去了。

04-巧改电文,成功起义

危急关头,卢汉猛然想到了“李国老”李根源。

李根源曾在云南讲武堂讲学,当过朱德的老师,且时任省政府高级顾问,正和自己一起策划起义,卢汉忙命人去把老先生请来商量。

李根源看了电文,仔细思索了一会儿,给卢汉出了个主意。

他让卢汉笔将电文打了一个反勾,在电文上添了一笔,就将蒋介石的密令颠倒过来,改成了“罪无可逭,情有可原”。顺序一改,意思完全变了,成了罪无可赦,但是情有可原,不必追究。

卢汉让把颠倒过来的电文交给译电员重译,译好后再送沈醉。沈醉接到重译的密令,一时蒙在鼓里,他也没有多想,就暂时不再过问处决名单。

虽然暂时救了人,但毕竟是权宜之计,如果沈醉和蒋介石互通有无,事情很快就会露馅。到时不仅保不住那些人,而且后果会很严重。

正在这节骨眼上,1949年11月3日,秘书匆忙来向卢汉报告:“代总统”李宗仁要来昆明视察。李根源听了为之一振,大呼:“天赐良机,这批人有救了,云南有救了。”当即向卢汉面授机宜。

李宗仁到达昆明,卢汉不仅动员数万群众载歌载舞夹道欢迎,还腾出自己居住的光复楼给他住。当晚卢汉摆下宴席,为他接风洗尘。

席间,卢汉向李宗仁大倒苦水:云南形势严峻,军统特务横行,老百姓怨声四起。李宗仁历来与蒋介石不和,也有意拉拢卢汉。他气愤地说:“蒋已下野,现为一介平民,你还听他的干啥。”

李根源又组织40多人联名向李宗仁递交请愿书,要求从宽处理被逮捕的人士。李宗仁知道国民党大势已去,他已有出走国外的准备,乐意做个顺水人情,便在请愿书上批示:“交卢主席从轻处理。”

有了李宗仁给的这口“尚方宝剑”,卢汉随后就下令释放所有被捕人员,并限制了军统人员的自由。卢汉成功救下这200人,也为后来的云南起义铺平道路。

1949年12月9日,张群乘飞机来到昆明,没想到一下飞机就被卢汉软禁起来。当天晚上,卢汉通知所有滇军将领,宣布在卢汉公馆举行紧急会议。

沈醉接到通知就觉得不对劲,但监视卢汉的人报告说一切正常。沈醉听了放下心来,但他还是很谨慎,交代副站长:“如果我晚上十点还没有回来,你就把所有的人员、电台,带到二十六军军部去。”

沈醉凭直觉已意识到,这可能是场“鸿门宴”,临行前他给毛人凤发了最后一封电报:“时局已发展到无法挽回之势,我当尽力而为之,如不成功,只能来生再见。”

当晚,卢汉扣押张群、沈醉等人,宣布起义,逼迫张群、沈醉等人在起义书上去签字。云南起义后,卢汉电告四川省主席刘文辉及四川诸将领,扣押蒋介石。可惜电文被蒋介石截获。

1949年12月10日下午,蒋介石仓皇出逃,在成都凤凰山机场登机升空,自此永远地离开大陆。云南起义成功,数以万计军民免于战争的涂炭;卢汉挫败蒋介石的阴谋,率领滇军将士重回人民的怀抱。

END.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的账号@博书。看完文章,记得点赞评论转发三连啊~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