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星堆,另一半的中国史

 行云流水vmmxd6 2022-08-13 发表于湖南

三星堆,大家都很熟悉了。这些年的发掘和科普工作,可以说我们还是做得比较好的,我也曾在广州的南越王墓博物馆看过三星堆文物的一次巡展,当时看到那些巨大的青铜面具和神树的时候,激起了对这个文明的好奇心。

这些年来,关于三星堆的传说已成滥觞,外星人、外来文明,各种阴谋论。

我们常说科学研究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考古也是科学研究的一种,大胆假设是可以的,你可以天马行空、异想天开,但真正落地,还是需要有证据来支撑。

那么,目前我们能够掌握的所有证据中,支撑了一个怎样的三星堆呢?

证据一:青铜器制作工艺

在三星堆遗址发现了大量的青铜器,目前考古学界已经达成了共识,像尊、罍和盘等青铜器,从形制到花纹,都与商朝时期中原、长江中游地区的同类器物类似。考古专家通过研究还发现,三星堆青铜器的核心成分为铅、锡、铜。在世界范围内来看,这样的合金体系,也只有中原地区的青铜器在使用。

这就说明了三星堆文明在当时并不是与世隔绝的存在,至少在青铜器的制作方面,与当时的商朝有过密切的交流。

至于是谁影响了谁,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实。

证据二:与中国古籍的记载相呼应

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中,有很多是与中国古籍的记载相呼应的。

比如青铜纵目面具。

中国古籍《华阳国志・蜀志》记载:“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

这就和古籍里记载的“目纵”对上了。至于这个“目纵”究竟是不是像青铜面具上的那么夸张,两个眼睛跟灯管一样向外伸,就很可疑了。毕竟如果真长成那个样子,绝不是一般的人类,这有可能是三星堆人刻意夸大了这一特点,制作成面具的形象。

还有就是那棵青铜神树。

这座文物3.95米高,上面的枝条分出许多枝条,共有27棵三足树,神鸟立于其上,与《山海经》中所描述的扶桑树极为相似。

北京大学孙华教授分析古文献中的五棵神树后也指出,与三星堆铜树最接近的形状,当属《山海经》中的扶桑和若木。日本学者徐超龙也表示:“我们第一次看到(即使不完美)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它们清楚地证明了《山海经》等神话内容,应该说是考古的最大价值三星堆的发现。”

证据三:黄金

三星堆还出土了黄金饰品,比如黄金面具、黄金权杖等等。

这也是三星堆被认为是“天外来客”和“外来文明”的最主要原因。因为根据当时还没有“炼金术”,黄金的熔点要在1000℃以上,而当时的技术最多只能达到900℃。

还有就是中华文明一向以鼎为尊,极少出现权杖这种东西,这更像是埃及文明或者更早的苏美尔文明的东西。

但根据专家们的研究,发现我们还是低估了古人的智慧。

根据现有的考古资料,早在夏朝,先民们就已经掌握了纯铜冶炼技术。河南的二里头遗址中,曾发现一件含铜98%的铜锛,几乎接近纯铜。而纯铜的熔点在1083℃,比黄金要高近20℃。要想大规模炼制青铜器,首先得会冶炼纯铜,然后按照比例加入其他金属。像三星堆这样有着大量青铜器的文化,不可能没有掌握纯铜的冶炼技术,那么炼金也就不在话下了。

古籍记载的古蜀国:“其宝则有璧玉、金、银……之饶”。

这里本来就有金矿资源,原材料和技术都有了,黄金饰品的出土也再次相互印证。

而黄金权杖,确实在中原地区没有见过,更多出现在埃及文明和西亚文明当中。

这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三星堆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兼容并包的文化,他不仅与中原的商朝有密切交流,而且与其他文明也有着不少的来往。

三星堆遗迹里不仅有这些“外来元素”,还有出土有大量酒器以及敬天礼地的玉璋、玉戈等,这些明显就是受商朝的影响。

根据目前我们挖掘考古工作所得到的证据,再度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之前的历史观都是以“汉族正统”为中心,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当时的中国大地上,汉族人的王朝只占其中的一部分,还有大片的土地上生活着各族人民。

汉族人的历史,顶多只算是一半的中国史,另一半则由其他民族所创造。

这一观点,很多历史学家都曾经提出过,比如顾颉刚的“中国文明多元说”、费孝通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苏秉琦的“满天星斗说”。

在三星堆文化的背后,是一个曾经存在数千年,与中原汉族文明有着巨大差异的古蜀文明。

三星堆文化没有被中国的古籍所记载,但是古蜀文明却是有详细的文字记录的。

根据西汉扬雄《蜀王本纪》记载:最早的蜀王名叫蚕丛,是一位养蚕专家,带领人民走上致富道路,人们因此拥戴他,统治蜀国数百年。而蜀这个名字也与蚕有着极大的关系,说文解字里说:“蜀,葵中蚕也”。蜀本来就是蚕的象形文字演化而来。

蚕丛之后是柏濩,也统治了数百年。

柏濩之后是鱼凫,也统治了数百年。根据考证,三星堆文化正是出现在鱼凫统治时期。

鱼凫之后就是著名的杜宇。根据记载,杜宇是从天而降,跟一个从井里出来的女人结婚,成为蜀王之后,因为跟治水有功的鳖灵的妻子私通,觉得很惭愧,就把王位让给了头顶“宝强绿”的鳖灵,隐居起来,死后化身为杜鹃鸟,以叫声催促蜀人趁农时播种。

也有说杜宇根本没有绿鳖灵,而是被鳖灵政变后赶下王位,死后怨灵化作杜鹃鸟,所以说“杜鹃啼血”,声音非常悲切。

鳖灵开启了蜀国的“开明王朝”,从他之后有记载的一共五位蜀王,最后一位叫芦子霸王,是古蜀国的末代君主。蜀国被秦国灭掉之后,也被送到秦国杀死。

秦国灭蜀之后,把蜀地收为郡县,自此蜀地纳入了中原王朝版图,也逐渐被中原文化所同化。而此前数千年的古蜀国文化,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之中,中原王朝的史书中也没有更多的记载,自此逐渐被人遗忘。

直到数千年后,无意间的一次发现,才让这些被尘土掩埋的古蜀国遗迹重见天日,我们也拓宽了视野,了解到中华文明的多元性。中国历史不是“帝王将相家史”,也不是汉族的“民族志”,而是多民族共同创建的多元历史。

以上,就是三星堆发掘考古这么多年来,我们能够得到的一些确切信息了。当然,还有很多的谜团没有解开,这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