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方读红楼——晴雯传

 kanglanlan 2022-08-16 发表于内蒙古

晴雯,《红楼梦》里最美丽,最可怜的丫鬟。曹雪芹对笔下的女子多有一个字的评语,依稀仿照名臣将相亡故的谥号例子。一如文中开篇所写“奈何闺阁之中,自历历有人,故为之传....还有开篇古诗“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为闺阁立传也是曹公著述目的之一。诸钗中,晴雯占一“勇”字。

十方读红楼——晴雯传

乍看之下,勇字似乎应该用于男子或者悍妇之流,但女子之勇在于何处?这让人有点摸不到头脑,这里如果咱们勇现代视角来解释这个勇字,未免不通,应该从古人思维来解释,什么事是勇?“知耻近勇”语出中庸。咱们回头在看十二钗晴雯判词“彩云易散,齐月难逢,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祸患多有诽谤生,多情公子空挂念”晴雯在丫鬟之中应该是最美丽(眉目依稀有黛玉姿容)也最灵巧的,她的悲剧在于身为丫鬟,志气却高;宝玉对晴雯是又爱又敬,两人之间虽有情愫但是发乎情止乎礼,未有任何越节之处。而反观袭人、麝月、秋纹三人于宝玉之间多有不清不楚,袭人在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回目中,秋纹、麝月在撕扇子千金做一笑中晴雯宝玉对话中也可以隐晦看出端倪---宝玉笑道:“你既知道不配,为什么睡着呢?”晴雯没得说,嗤的又笑了,说:“你不来,使得;你来了,就不配了。起来,让我洗澡去。袭人、麝月都洗了澡,我叫了她们来。”宝玉笑道:“我才又吃了好些酒,还得洗一洗。你既没有洗,拿了水来,咱们两个洗。”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的,叫人笑了几天。而丫鬟之中,宝玉爱晴雯过于袭人,在“宝玉赠帕”回目中,贾宝玉想赠给林黛玉旧手帕,但是担心袭人(不知道因为什么担心)就先派袭人看望薛宝钗,再让晴雯帮忙赠于黛玉。因心下记挂着黛玉,满心里要打发人去,只是怕袭人疑心,便设一法儿,先使袭人往宝钗那里去借书。袭人去了,宝玉便命晴雯来吩咐道:“你到林姑娘那里去看看她做什么呢。他要问我,只说我好了。”晴雯道:“白眉赤眼,做什么去呢?到底说句话儿,也像件事。”宝玉道:“没有什么可说的。”晴雯道:“若不然,或是送件东西,或是取件东西,不然我去了怎么搭讪呢?”宝玉想了一想,便伸手拿了两条手帕子撂与晴雯,笑道:“也罢,就说我叫你送这个给她去了。”晴雯道:“这又奇了。她要这半新不旧的两条手帕子作什么呢?她又要恼了,说你打趣他。”宝玉笑道:“你放心,她自然知道。”

宝玉赠帕另有深意,改日再说。从此件事就可以看出两丫鬟在宝玉心中孰轻孰重,也约略可以看出宝玉防备袭人之意。晴雯知耻守礼这是一勇。

在宝玉房中的丫鬟坠儿偷了虾须镯,晴雯正在病中,知晓此事之后,立即申斥逐出坠儿,嫉恶如仇,心直口快这是二勇。宝玉听了,又喜,又气,又叹。喜的是平儿竟能体贴自己;气的是坠儿小窃,叹的是坠儿那样一个伶俐人,作出这丑事来。因而回至房中,把平儿之语一长一短告诉了晴雯。又说:“她说你是个要强的,如今病着,听了这话,越发要添病,等好了再告诉你。”晴雯听了,果然气得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实时就叫坠儿。宝玉忙劝道:“你这一喊出来,岂不辜负了平儿待你我之心了。不如领她这个情,过后打发她就完了。”晴雯道:“虽如此说,只是这口气如何忍得!”宝玉道:“这有什么气的?你只养病就是了。”

十方读红楼——晴雯传

宝玉孔雀氅被烧,无人能补,唯有晴雯强挣扎着病体,文中说“晴雯道:“不用你蝎蝎螫螫的,我自知道。”一面说,一面坐起来,挽了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待要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恨命咬牙捱着。便命麝月只帮着拈线。晴雯先拿了一根比一比,笑道:“这虽不很像,若补上,也不很显。”宝玉道:“这就很好,哪里又找俄罗斯国的裁缝去!”晴雯先将里子拆开,用茶杯口大的一个竹弓钉牢在背面,再将破口四边用金刀刮得散松松的,然后用针纫了两条,分出经纬,亦如界线之法,先界出地子后,然后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织补两针,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无奈头晕眼黑,气喘神虚,补不上三五针,便伏在枕上歇一会。宝玉在旁,一时又问:“吃些滚水不吃?”一时又命:“歇一歇。”一时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她披在背上,一时又命拿个:“拐枕与他靠着。”急得晴雯央告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宝玉见她着急,只得胡乱睡下,仍睡不着。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了瞧瞧,笑说:“真真一样了。”晴雯已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像,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便身不由主倒下。”“勇晴雯病补雀金裘”次回目乃是晴雯正传晴雯之勇一笔,这是第三勇。

十方读红楼——晴雯传


但这也为晴雯被诽谤中伤埋下伏笔“风流灵巧招人怨,祸患多因诽谤生”,至于谁是诽谤者,曹公没有明写,想来曹雪芹将贾宝玉自喻,身边之人都有爱护之心,不忍心直书其名,但是文中亦有蛛丝马迹留待后人评摘---

”当下麝月、秋纹已带了两个丫头来等候,见宝玉辞了贾母出来,秋纹便将笔墨拿起来,一同随宝玉进园来。宝玉满口里说“好热!”,一壁走,一壁便摘冠解带,将外面的大衣服都脱下来,麝月拿着,只穿著一件松花绫子夹袄,袄内露出血点般大红裤子来。秋纹见这条红裤是晴雯手内针线,因叹道:“这条裤子以后收了罢,真是对象在人去了!”麝月忙也笑道:“这是晴雯的针线。”又叹道:“真真物在人亡了!”秋纹将麝月拉了一把,笑道:“这裤子配着松花色袄儿、石青靴子,越显出这靛青的头,雪白的脸来了。”宝玉在前,只装听不见“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姽婳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在上述对话中,大家细品麝月、秋纹的言谈举止。

晴雯遭诽谤,王夫人大怒,查抄大观园,晴雯被逐出大观园(那是晴雯父母双亡,只能依附兄嫂,兄不爱,嫂不贤),晴雯那么高的心气怎么能能经住如此折辱,终究一病不起,宝玉探望之时,晴雯将自己的贴身肚兜解下送了宝玉,这是这位心比天高、守身持节的丫鬟对昏庸的王夫人,对虚情假意造谣诽谤的”姐妹们”最后的一股傲气耳光!你们既然说诽谤我勾引,我越发坐实了,看你们怎么样!

十方读红楼——晴雯传

最后二人分别之际,雪芹先生把晴雯决绝之勇刻画完最后一笔说毕出来,又告诉晴雯。二人自是依依不舍,也少不得一别。晴雯知宝玉难行,遂用被蒙头,总不理他,宝玉方出来。”晴雯到了如此境地,还能如此决绝蒙头不理宝玉,这是晴雯的最后之勇。也是在此夜,勇晴雯香消玉殒。“自此你们好好过日子吧,我去了”这是她死后给袭人宝玉托梦说的最后一句话,贾宝玉早晨醒来询问丫鬟晴雯死前可有什么留言给自己,小丫鬟说“并未听他对公子有何言语,只听说她再床上叫了一夜的娘....”他便带了两个小丫头到一石后,也不怎么样,只问她二人道:“自我去了,你袭人姐姐打发人瞧晴雯姐姐去了不曾?”这一个答道:“打发宋妈瞧去了。”宝玉道:“回来说什么?”小丫头道:“回来说,晴雯姐姐直着脖子叫了一夜,今日早起,就闭了眼,住了口,世事不知,也出不得一声儿,只有倒气的分儿了。”宝玉忙道:“一夜叫的是谁?”小丫头子说:“一夜叫的是娘。”宝玉拭泪道:“还叫谁?”小丫头子道:“没有听见叫别人了。”宝玉道:“你胡涂!想必没有听真。”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晴雯油尽灯枯之际,什么老太君,什么宝二爷,去他的世家豪门、才貌仙郎,我只想我的娘!多么决绝,多么直率,又是有多么无助,多么凄凉。合上书卷,细细的回味“梗着脖子,叫了一夜的娘”不由热泪盈眶....

十方读红楼——晴雯传

晴雯是金陵十二钗副册又副册中第一个死亡的女子,幸或不幸,她也是曹雪芹写唯一一个写完满的丫鬟。美丽、直率、灵巧、勇敢、凄凉。晴雯的传记就到这里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