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谈京剧从娃娃抓起

 戏剧传媒 2022-09-02 发表于河北

谈京剧从娃娃抓起

赵绪昕


最近十多年以来,谈到振兴京剧,有人提出“京剧要从娃娃抓起”的口号,这是一个有战略意义的举措,目光致远。其实不只是京剧,体育、音乐、器乐、舞蹈、歌唱、绘画、书法、说唱、戏曲等,哪一样不需要从娃娃抓起呢?从孩子的童年时代,就开始培养他们对这些文体艺术门类的兴趣爱好,开始锻炼某一方面的基础技能,使这些门类有源源不断的爱好者、观众,从中挑选和培养出各种专业人才。无数体育健将、艺术家的成长史证明,这许许多多人才都是从小开始培养起来的。不但专业人才需要从娃娃开始入门,打牢基本功,即使将来不从事某专业工作,也能让孩子得到美的熏陶和教育,对孩子的成长极有益处。对某一方面的兴趣爱好是需要从小逐渐养成了,对此我可以以身说法,我对戏曲、电影等文艺多门类的兴趣爱好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开始接触,进而逐步培养起来的。我从几岁就随家里人看戏,此后喜爱京剧至今数十年。必须先要让孩子接触到这些东西,才能慢慢培养出兴趣和喜爱。我最先看京剧,就怕舞台上出现大花脸,怕演员脸上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脸谱形象,怕花脸演员的高腔大嗓、粗声嗡气,花脸角色一上台,我就低头不敢看,吓得浑身出汗。可是随着接触机会多起来和年龄的增长,由怕渐渐地不怕了,再渐渐地喜爱上花脸艺术,这真是一个神奇的转变过程。现在想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它是美的艺术,只要经常接触,认真体验,长此以往,艺术美的魅力早晚会把你吸引住,终生喜爱上它。著名戏曲作家翁偶虹先生曾对我讲:“京剧是有魔力的”,不错,不然的话哪来的那么多戏迷呢?

陈云超《金钱豹》

京剧演出,振兴京剧,两方面的人缺一不可,一是演员,二是观众。目前来看,经过多年来的国家重视,培养出一批批优秀的戏曲演员。他们的嗓音好,形象好,有很多演员具备的自身条件远远超过旧时代的老演员,从目前情形看,演员是够用的,甚至出现演员排不上登台演出机会的现象。可是,只有演员,剧场里没有多少观众,戏曲还是振兴不起来,所以,观众群也需要培养和壮大。最近几年观众回流剧场,越来越多不同年龄的观众走进剧场,这是好现象,增强了戏曲振兴的信心,令人鼓舞。这些好现象都与长期实行从娃娃抓起不无关系,年青的演员培养成才了,年青的观众越来越多,青年群体越来越壮大,剧场里不再全是白头发的观众,花白头发、黑头发的人多了起来。
其实,京剧从娃娃抓起非自今日始,早在六十多年前,我国就开始重视起来。1958年,天津兴起一个时期的专为小学生举办京剧儿童专场的演出活动,并且一时形成高潮。
现在时兴京剧走进校园,京剧演员去中小学校讲解、普及、辅导学生认识、体验和学习京剧,那时的做法是把学生们请进剧场去观看演出。儿童专场在星期天上午举行,也有少数在下午的日场举行,儿童票价一般是一角、一角五,如果有家长愿意跟随学生一起去看演出,家长的票价是二角、三角。例如本市京剧团于1958年1月28日在中国大戏院早场专为小学生演出的是《闹天宫》《十八罗汉斗悟空》,29日早场演出了《打酒馆》《四杰村》,30日早场是《打焦赞》《打韩昌》《三岔口》,31日早演出《嘉兴府》《时迁偷鸡》《伐子都》。2月1日下午儿童专场包场,演出的是《狮子楼》《打城隍》《金钱豹》。天津市京剧团赴朝慰问演出归来后,也举办了儿童专场,1958年4月10日下午、11日早在中国大戏院演出《闹龙宫》《闹天宫》《十八罗汉斗悟空》三出折子戏。8月本市剧团在中国大戏院又举办4场儿童专场演出,14日早和16日早演出《闹天宫》《十八罗汉斗悟空》,15日早演出《武松》(十字坡·快活林),17日早演出的是《盗御马》《打城隍》《闹龙宫》。外地的京剧团在天津演出期间,也积极举办儿童专场。中国京剧院四团在1958年3月于中国大戏院举行3场儿童专场演出,6日日场演出《清风寨》《铁弓缘》《乾元山》,9日早演出了《三岔口》《葛麻》《闹龙宫》,23日早演的是《铁弓缘》《罢宴》《闹龙宫》。江苏省常州市红星京剧团举办母子专场演出,1958年4月9日早、13日早演出两场戏,剧目为《金钱豹》《打焦赞》《三岔口》。北京燕鸣京剧团在1958年4月举办过两场儿童专场演出,12日下午演的是《文章会》《龙潭鲍骆》,13日早演出《打城隍》《安天会》《十八罗汉斗悟空》。北京京剧团这样实力雄厚的大剧团在天津中国大戏院演出期间也举办过儿童专场,1958年6月22日早场由翟韵奎演出《打瓜园》、李盛芳演出《打城隍》、张少武演出《界牌关》。1958年是中国一个特殊的年份,人们建设国家的情绪异常高涨,学校教育掀起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潮,当年京剧团体积极配合学校对少年儿童的教育,鼎力相助,做出贡献。

小盛春饰孙悟空

从以上演出的剧目可以看出,绝大多数是武戏,孙悟空的戏占很大比例,这是因材施教,针对少年儿童的兴趣特点选排的。如果这种举办儿童专场的演出活动坚持经常化、常态化,就不会出现观众断代的情况,也有利于对少年儿童德育、智育、美育的教育,传承中国传统戏曲艺术就不成问题。我个人认为,把少年儿童请进剧场观看演出的做法,比现在京剧进校园的做法要好。京剧进校园只是三两个演员去学校,素身素面传播京剧知识,而让孩子们进剧场观看演出,能让他们看到舞台真实的演出,有剧情、有人物的艺术形象,有化妆、穿戴,有多种表演手段的综合展示,是全面接受京剧的传播,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体验到什么是京剧,以及京剧完整的美及其魅力。

2022.9.1日于天津




作者:赵绪昕,中国作家协会天津分会、中国戏剧家协会天津分会、戏剧文学学会、天津社科联会员。《中国京剧音配像精粹纪念文集》《周信芳艺术评论集·续集》(笔名徐新)、《天津十大戏曲家》《春华秋实》《戏曲研究》等九种书籍选载其文,应邀为《李铁英传》统稿。从1980年至今在海内外40余种媒体发表文章300余篇,1988年获得天津市电影评论大赛一等奖,1989年获华北五省市微型戏剧剧本创作优秀奖,1997年被天津电视台聘为节目特约评播员,2008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专著《赵松樵评传》,2010年获全国第五届王国维戏曲论文奖三等奖,2013年和2017年两次受邀做为天津图书馆“津海讲座”主讲人,2018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增补版《赵松樵评传》,由他撰写的《王紫苓评传》即将付梓出版。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