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950年,陈恭澍派人到上海,专门联系一红色特工,后来情况如何?

 lixj1028 2022-09-04 发表于天津

1949年底,应黄埔军校同学邀请,号称军统第一杀手、四大金刚之一的陈恭澍来到香港,从事针对大陆的情报工作,为国民党当局反攻提供准备工作。

思来想去,陈恭澍想到了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为此他专门派出了一个女特务杨静,到上海去找这个人。而这个被陈恭澍看重的人,就是曾任军统局北平站代站长、国防部二厅任代理少将专员的范纪曼。

文章图片1

图|范纪曼

不过让陈恭澍也没有想到的是,女特务杨静才出发,刚在上海火车站下了车,就被闻讯赶来的公安机关抓获。

一直到这个时候,陈恭澍才明白,昔日这个可以信赖的好友,已经完全不属于他这一边了。

可能陈恭澍做梦也想不到,这位昔日的老友自始至终就没有与他们在一起过。因为范纪曼,早在1926年就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组织。

范纪曼,这个名字在过去历史的场合中似乎并不显露,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却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与陈恭澍搭上关系

在多数人的眼中,范纪曼可是一个全才,他不仅精通日语、德语、俄文,还擅长油画,更为传奇的是,范纪曼1925年离开老家四川,在汉阳兵工厂专门学校读书时,就加入了共青团,第二年便转入中国共产党。

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范纪曼受党组织委派,回到四川梁山老家领导当地党组织,并担任县委书记兼管军事。

不过,也因为时局艰难,范纪曼于1931年调往上海后,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出狱后的范纪曼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事实上结合党史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中不难看出,范纪曼之所以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很大程度上与顾顺章叛变一事有关。

同年9月,范纪曼抵达北平,一面学习,一面致力于同党组织恢复联系。也因为一系列的努力,范纪曼在北平找到了党组织,正当他欢欣鼓舞的时候,却被党组织负责人给拒绝了。

负责人明确告诉他:

“因为全国的党组织因受左倾影响遭到破坏,无法审查他在上海时的情况,希望你能耐心等待,上海转来你的关系。”

尽管没有恢复身份,但党组织同意暂时接纳范纪曼,并同意范纪曼参加党小组的一切活动与工作。

文章图片2

图|陈恭澍(存疑)

对于范纪曼而言,能够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活动,是他一生最大的愿望,除此以外别无所求。

在北平的五年时间里,范纪曼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更为关键的是,他为以后的潜伏打下了基础。

一日,中共天津市委书记曹策被军阀当局抓捕,被关在北京草岚子监狱,托关系找到了老同学范纪曼,希望他能出面营救,范纪曼找到了他在黄埔五期的同学陈恭澍帮忙。

陈恭澍那时负责国民党军队一部分秘密刊物,在北平很有活动能力,范纪曼找上陈恭澍后,提出营救请求,陈恭澍反而提出,要范纪曼帮忙为他翻译美国公使馆流出的一些情报材料,这对于本身就精通多国语言的范纪曼是小菜一碟。

经陈恭澍运作,范纪曼成功从狱中救出曹策,也与陈恭澍之间建立了联系。

尽管后来因叛徒出卖,范纪曼暴露了身份,但在黄埔同学力保之下,陈恭澍最后还是将范纪曼释放出狱。

抗战爆发,陈恭澍再上门

出狱以后的范纪曼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留在北平从事地下党的工作。

文章图片3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了东北,并将触角伸向了华北,那时的范纪曼在党组织的安排下,从事对日情报的研究和分析,后来辗转之下,范纪曼又离开北平,并先后到苏联、上海,从事对日的情报分析与研究工作。

尽管多次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但范纪曼始终以一个党员的身份来要求自己,无论在何种困难的环境下,范纪曼第一个想到的,始终是恢复与党组织的联系,上海沦陷以后,范纪曼孤身一人筹办了再上海的地下电台,并与延安取得了联系,并向中央报告上海以及华东的情况。

可就在这样一个严峻的时刻,陈恭澍却突然上门。

1939年,陈恭澍担任军统上海区区长,安排杀手刺杀汪伪政府的汉奸。

陈恭澍考虑到身边缺乏对日情报来源,特别找上范纪曼,希望他能够帮助自己收集日伪情报。

尽管为陈恭澍收集日伪情报,与自己本职工作本身并不冲突,但范纪曼请示上级后,上级同意他与陈恭澍恢复联系,陈恭澍为范纪曼在上海安排了一处房子,并派了一名姓胡的交通员,定期获取情报。

就这样范纪曼一面通过对日不断获取重要情报交给陈恭澍,又从陈恭澍处不断获取国民党“反共”的情报。

文章图片4

1943年4月,范纪曼突然被日伪当局抓捕。

事后才明白,原来延安在上海派驻的电台被日伪当局破获,刘鹤孔也被当局逮捕,好在刘鹤孔本身具有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在狱中经历了难以想象的酷刑,却保住了与他曾有过联络的地下党员。

日伪当局在刘鹤孔身上一无所获后,开始大肆搜捕与他有过联系的人,曾负责掩护电台转移的范纪曼也因此而被抓捕。

当然日伪当局也不知道范纪曼地下党员的身份,给他的罪名也是反日分子,范纪曼虽然拒不承认罪名,但日伪当局也不愿放人,就在这时范纪曼的妻子找到陈恭澍,声言范纪曼是为了替他获取情报才被抓捕的。

陈恭澍也觉得自己有必要营救,于是利用在日伪当局的关系,将范纪曼与一同被捕的店员保释出来。

这也是范纪曼一生中第三次入狱。

范纪曼出狱以后,虽然与延安的党组织联系中断,但通过在上海潜伏的地下党员张纪恩,范纪曼与上海地下党组织负责人潘汉年取得联系,经请示延安后,潘汉年认定范纪曼可靠,双方于是建立起新的联系。

趁隙打入国民党中枢

抗战胜利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当局阴谋发动内战,这时范纪曼又接到了新的任务,通过陈恭澍的关系,打入国民党军事机关,获取军事情报。

范纪曼这时确实有些发愁,尽管陈恭澍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但他不可能帮助自己成功打入军事机关,在放弃陈恭澍后,范纪曼又联系了几个黄埔同学,可是也始终没什么消息。

文章图片5

图|潘汉年

一直到1947年夏末秋初,事情才迎来了转机。

原来同范纪曼有联系的中共地下党员张子羽在抗战结束后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国民党战区司令驻上海办事处处长。

张子羽在抗战末期就一直负责范纪曼与在上海党组织的联系,也是范的直接领导人,范纪曼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后,张子羽却觉得不是什么难事,后来他到了南京后,向陈诚推荐了范纪曼,在陈诚的面前,张子羽把范纪曼夸成了一朵花:

“范行(范纪曼化名)是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学生,三十年代在北平为党国搞过情报工作,精通几国外语,博学多才,现在又在美国新闻处工作,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正是国防部在上海寻觅搞国际情报工作不可多得的任务。”

也因为张子羽的推荐,1947年8月1日,范纪曼正式迁入国民党国防部第二厅,担任少将专员,专门负责搞国际情报。

国民党当局对范纪曼十分重视,不仅拨给他一大笔的经费,还专门为他配备了一辆汽车,在霞飞路光明公寓租了一间特别大的屋子专门用来办公,那时范纪曼的顶头上司,是国民党有名的特务头子郑介民。

既已身居高位,范纪曼自然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军事情报。

张子羽意外暴露身份后,范纪曼重新与中央派到上海的吴克坚取得了联系,并将国防部弄到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通过吴克坚,送到西柏坡,送到党中央毛主席手中。

也因为潜伏得太出色,范纪曼的举动一直不为人所知。

文章图片6

就在解放战争末期,陈恭澍再一次来到香港,还动员范纪曼与妻子离婚,跟他一起到台湾去,没办法,范纪曼也只好找种种借口推诿。

可就在即将胜利前夕,范纪曼还是暴露了。

1949年初,就在范纪曼动身赴厦门套取国民党军在华南的军事情报后,一个中共地下党员沈寒涛被中统逮捕了,他与范纪曼有过联系,本打算营救的范纪曼事后才知道,中统在沈的住处发现了范纪曼送给他的一本书,就严刑拷问他与范纪曼的关系,沈寒涛受刑不过,只好供出:

“范纪曼是中共地下党。”

就这一句话,导致范纪曼直接被中统逮捕。

尽管范纪曼本身与陈恭澍关系不错,而且在国防部身居高位,但军统这次抓捕是掌握了切实证据才下得手。

范纪曼被捕后,在狱中受尽酷刑,却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字。

就在渡江战役前夕,范纪曼通过一块板子,翻越了看守所的篱笆墙越狱了,范纪曼越狱后,军统拿着他的照片满世界通缉。而范纪曼却始终躲藏着不露面,一直到上海解放后,范纪曼才从地下走到地上。

事实上,有关范纪曼的生平,许多事迹至今依然模糊,因为地下斗争的严苛,也不允许他留下更多的材料。但他所作的功绩,却足以让人钦佩。

文章图片7

图|范纪曼晚年

解放后,范纪曼调华东军政委员会工作,他向上级申请恢复党籍,但得到的回复是,必须要重新入党,范纪曼坚持不肯。

一直到1984年,中共中央组织部才正式宣布,恢复范纪曼同志的党籍,党龄从1936年入党时算起,而参加工作的时间,从1925年算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