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国质子和碳离子治疗的蓬勃发展(三):质子和碳离子治疗临床实践

 ProtonCN 2022-09-21 发表于北京

发表在frontiers in Oncology的一篇文章回顾了中国质子和重离子治疗的发展,同时给粒子治疗的发展提供了具有代表性的临床资料。对新粒子治疗中心的设计和施工及患者选择治疗设备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小编在《中国质子和碳离子治疗的蓬勃发展(一)》及《中国质子和碳离子治疗的蓬勃发展(二):质子和碳离子治疗设施及初步临床结果》中介绍了质子和碳离子放射治疗的物理、放射生物学特性、治疗设施及初步临床结果,本文给大家介绍质子和碳离子治疗临床实践。联系质子中国小编(微信号:ProtonCN)获取全文。


临床实践

本部分总结了中国采用粒子治疗的主要癌症类型,包括治疗方式、患者数量、患者性别、患者年龄、总生存期、局部控制、后期毒性和治疗中心(表5)。下文内容为对不同癌症的详细描述。

表5. 中国使用粒子治疗的主要癌症类型


前列腺癌



前列腺癌占所有发病病例的26%,是男性2021年死亡人数最多的疾病之一。前列腺癌在中国人中非常常见,而且增长迅速。2021年,PTCOG泌尿生殖委员会编写了一份关于前列腺癌质子治疗的共识声明,该声明指导前列腺癌质子治疗的临床实践和研究方向。CIRT已被用于治疗临床局部前列腺癌。根据已发表的临床试验和实践,CIRT对前列腺癌显示出良好的疾病控制和可接受的毒性。

从2014年6月到2019年10月,SPHIC治疗了154例前列腺癌患者。中高危患者的比例为94%,3年内总生存率和生化控制率分别为100%和93%。64例局部前列腺癌患者在SPHIC接受了CIRT治疗,使用扩展的前列腺癌指数组合-26(EPIC-26)评估毒性和生活质量。46例(71.9%)男性接受了59.2~60.8 GyE,16分次的治疗,而18例男性(28.1%)接受了66 GyE,24分次的处方剂量。急性1级和2级以及晚期1级和2级泌尿生殖系统毒性的发生率分别为20.3%和10.9%,3.1%和1.6%。没有发生急性或晚期胃肠道毒性。这些结果与日本报道的结果相似。由于SPHIC的随访时间太短,应定期随访中期、长期疗效和毒性的随访数据,并在今后的出版物中报告结果,以便与常规治疗方式进行毒性和患者获益情况比较。

头颈部肿瘤



脊索瘤或软骨肉瘤

颅底肉瘤(SBS)占头颈部恶性肿瘤的一部分。手术是SBS的常见治疗方式。由于SBS解剖结构的复杂性和抗辐射性,常规放疗的疗效被削弱。Chen等人报道了31例患者在WPTC接受了脊索瘤PT治疗,处方剂量为50.4~80 GyE,28~40分次。中位随访时间为38.2(6~76)个月,3年和5年的OS和PFS分别为90.3%和80.4%,87.1%和60.5%。

2014年7月至2019年5月,共有62例SBS患者在SPHIC接受了PT和CIRT治疗。中位随访时间为20.4(范围2.73~91.67)个月,2年的OS和LRFS分别为80.2%和80.2%。有两例患者发生了≥3级的毒性反应。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毒性反应结果不是单纯的PT和CIRT的结果,还有化疗的影响。

眼眶恶性肿瘤

虽然眼眶肿瘤比较少见,但由于其接近关键部位,治疗起来比较复杂。随着CIRT或PT在头颈部恶性肿瘤治疗方面的迅速发展,许多放射肿瘤学家开始使用CIRT或PT治疗头颈部恶性肿瘤。22例眼眶恶性肿瘤患者在SPHIC接受了保眼手术后接受CIRT、PT或PT加CIRT增强。中位随访时间为20.25(3.8~38.8)个月,2年的OS、PFS和局部无进展生存率(LPFS)分别为100%、57.9%和92.9%。除了两例患者有严重视力障碍外,没有观察到急性严重(即≥3级)的毒性。

局部复发的恶性肿瘤
头颈部肉瘤被认为是一种罕见的临床病理实体瘤。手术切除很困难,所以放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补救性放疗通常受到不良后果的限制。虽然有一些文献报道了CIRT肉瘤治疗的临床结果,但HNS肉瘤的再程放射治疗是受限的。PT和CIRT可以充分发挥其优势,延长患者的生存率。141例LR-HNS患者在SPHIC接受调强重离子治疗,中位剂量为60 GyE(50~69 GyE,2.0~3.5 GyE/每日分次)。1年总生存率为95.9%,比已报道的1年OS率(30%~40%)好。7.1%的患者达到≥3级的急性或晚期毒性。10例患者出现了4级出血。这些结果与在海德堡离子治疗中心(HIT)治疗的患者高度相似。可以看出,HNS肉瘤的补救性放疗可能有严重的不良反应,只能提供姑息性的效果。

鼻腔恶性肿瘤

鼻腔恶性肿瘤(SNM)占头颈部恶性肿瘤的3%~5%。与传统RT比,IMRT对SNM的疗效仍有争议。由于PT和CIRT在物理和放射生物学方面的优势,为SNM的治疗带来了希望。111例患者在SPHIC接受了粒子放射治疗(PRT),包括单独CIRT、PT加CIRT增强以及单独PT。随访中位数为20.2个月。2年的OS率、PFS和LPFS分别为82%、66%和83%。仅有4例(3.6%)患者发生3-4级后期毒性。SPHIC治疗嗅觉神经母细胞瘤(ONB)的临床经验和短期疗效结果表明,PRT治疗ONB的耐受性良好,安全有效。

头颈部腺样囊性癌

腺样囊性癌(ACC)是一种罕见的头颈部恶性肿瘤,常见于唾液腺,典型临床特征为生长缓慢、局部复发和远处转移。8例头颈部ACC患者在SPHIC采用PT或CIRT治疗,以研究早期反应和毒副作用。7例患者接受了IMPT,随后接受了调强重离子增强治疗,另1人单独接受IMPT。在3个月的随访中,50%的患者达到了PR或CR。除了2例患者出现3级黏膜炎外,没有患者出现严重的毒性反应。


鼻咽癌

鼻咽癌(NPC)是中国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尤其是南方。局部复发仍然是鼻咽癌患者治疗失败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放疗是目前治疗鼻咽癌的首选方法。有报道称,CIRT对局部复发的头颈部恶性肿瘤患者的补救性治疗效果较好。SPHIC和CGHM在鼻咽癌放疗方面取得了一些优异的成果(表5)。

2016年至2018年期间,80例NPC患者在CGMH接受IMPT,处方剂量为69.96 GyE,每分次2.12 GyE。中位随访时间为24.1(18.2~34.3) 个月。IMPT组没有患者死亡,2年总生存率为100%,有4例复发或死亡,2年无进展生存(PFS)率为94.4%。接受IMPT治疗的4例(5%)患者需要放置NG管,RT期间体重下降的平均百分比为4.87%。对接受IMPT和容积调节弧度治疗(VMAT)的患者进行倾向性评分匹配分析,表明IMPT对NPC患者是安全和有益的。

部分患者使用IMRT与CIRT加强的疗效令人满意,毒性可以接受。在SPHIC使用IMRT和CIRT增强的混合束流放疗治疗的69例NPC患者的大样本研究显示,中位随访31.9个月,3年OS、PFS、局部控制率分别为94.9%、85.2%、96.9%。除了两例患者有皮炎外,没有观察到辐射引起的严重后期毒性。因此,混合光子和碳离子放疗对鼻咽癌患者具有良好的疾病控制和可接受的毒性。

调强碳离子治疗(IMCT)治疗鼻咽癌在严重不良反应方面比IMRT有优势。Kong等报道了206例局部复发鼻咽癌用CIRT治疗,补救性放疗剂量为50~69 GyE,2.0~3.0 GyE/每日分次。中位随访22.8个月,2年的OS、局部控制、区域控制和远处控制率分别为83.7%、58.0%、87.3%和94.7%。随访期间没有一例2级以上的黏膜或其他放疗相关不良反应。而长期随访对于确定最佳剂量、长期疗效及后期毒性是必要的。

颅内肿瘤



颅内肿瘤(ICT)是指原发或继发于颅腔的肿瘤。ICT已逐渐成为危害中国居民健康和造成死亡的重要肿瘤疾病之一。目前,ICT的主要治疗方法包括手术、放疗、化疗、介入治疗和靶向治疗。放疗是ICT术后的标准辅助治疗方法。由于脑瘤的组织学亚型复杂,临床结果将分为胶质瘤和脑膜瘤两个部分介绍。

胶质瘤

胶质瘤在成人中枢神经系统恶性肿瘤中排名第一,进展迅速,治疗后复发率高,治愈率低,是医学上的一大难题。手术切除是主要的治疗方法。由于其呈浸润性生长的生物学特性,手术难以完全切除,术后易复发,故常采用术后放疗作为辅助治疗。从2004年12月到2006年10月,WPTC治疗了46例胶质瘤,放疗总剂量为45~72 GyE不等,每分次剂量1.8~5 GyE不等。胶质瘤患者的随访期为1~20个月(平均为9.8个月)。13例(27.1%)患者显示肿瘤消失,29例(60.4%)患者PR。


2015年5月至2018年10月,经组织学确诊的50例高级别胶质瘤(HGG)患者在SPHIC接受了PT或PT与CIRT增强治疗。所有患者都接受了替莫唑胺。24例患者接受了剂量为60 GyE,30分次的PT,26例患者接受了不同方案的PT加CIRT增强治疗。中位随访时间为14.3(4.8~39.6),12个月和18个月的OS率分别为87.8%和72.8%,12个月和18个月的PFS率分别为74.2%和59.8%。29例患者出现了治疗相关的1级急性不良反应,11例患者出现了1级(n=6)或2级(n=5)的放射诱导脑坏死的晚期不良反应。没有观察到3、4或5级的毒性反应。一项随机试验为了评估PT后CTRT增强的效果正在招募患者。

脑膜瘤

脑膜瘤是最常见的颅内肿瘤之一,约占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的33%。PT比传统的光子治疗有更好的剂量分布,所以它可以改善肿瘤控制,更好地保护正常脑组织。2015年5月至2018年10月,26例脑膜瘤患者在SPHIC接受了PRT治疗,中位剂量为54 GyE(50.4~60 GyE,1.8~2 GyE/每日分次)。中位随访时间为22.2(1.6~36.4)个月,2年总生存率和无进展生存率都是100%。22例患者出现Ⅰ级皮肤红斑和脱发,2例患者出现Ⅰ级黏膜炎。没有观察到2级或以上的急性后期毒性。CIRT治疗脑膜瘤的安全性和可接受的毒性也在许多机构得到证实。


接下来,小编将继续给大家带来中国质子碳离子在胸部肿瘤、肝细胞癌、皮肤恶性肿瘤等癌症中的临床实践等相关内容。(质子中国 编译报道)

参考文献:Li Y, Li X, Yang J, et al. Flourish of Proton and Carbon Ion Radiotherapy in China. Front Oncol. 2022 Feb 14;12:819905.

相关链接

2021年我国质子项目汇总

2021年我国重离子项目汇总

2020年我国质子重离子项目汇总表

2019年我国质子重离子治疗项目汇总表

李左峰教授:中国质子治疗现状与未来技术发展的若干思考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