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36岁歌手因口腔癌去世 槟榔被放在了审判席上

 医粒种子 2022-09-26 发表于北京

9月10日,因为口腔癌,36岁歌手傅松割脸求生,却终难逃一死,将槟榔的可怕展露无疑,也将槟榔这一食物放在了审判席上。

为掀去榔犯画皮 医学领域操碎了心
▲▲▲

槟榔是不少人的心头好。“槟榔在口,精神抖擞”,在中国,超过6000万人信奉这句话,每天津津有味地嚼槟榔。

上述歌手去世,有人在新闻下方跟帖时戏谑地说:“吓得我赶快嚼一包槟榔压压惊!”

与众多“槟榔迷”相反的是,医学领域一直在致力于掀翻槟榔的“画皮”!

从上世纪80年代,口腔领域的学者就开始关注“槟榔致癌”了。

槟榔重要加工地,也是槟榔流行率最高的湖南,口腔医学会会长翦新春教授发现第一例咀嚼槟榔导致的“口腔黏膜纤维下病变”(OSF),一种癌前病变,有5%左右的癌变几率。即使没有癌变,也会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一些病人的嘴巴只能张开4毫米,进食困难。

此后,翦新春教授不余遗力科普槟榔的危害,却被人威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公开表示,“有人威胁我,扬言80万买我的项上人头。”

2003年,槟榔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确认为1类致癌物(代表对人类有明确致癌性),是致癌物中的最高级别。同类别的,还有甲醛、砒霜、石棉……

2009年,湖南湘雅第二医院凌天牖教授在湖南省展开流行病调查,结果显示,槟榔咀嚼者“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的患病率为6.81%。之后,在学术界,“槟榔与口腔癌相关”逐渐成为共识,患者长期、大量咀嚼槟榔病史,也成为临床诊断口腔癌的一个重要依据。

此后几年,主流媒体开始关注到槟榔致癌。大规模的舆情事件发生在2013年,一篇《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的报道广泛传播,央视等主流媒体也做了跟进报道。一时间,槟榔作为致人上瘾的“软性毒品”开始被重新审视。

201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将槟榔列入一级致癌物。

2018年4月,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俞光岩会长牵头,中华口腔医学会和中国疾控中心又组织了一次调研,了解湖南省人民嚼槟榔和口腔癌的现状。

中华口腔医学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教授刘宏伟参与了这一调研。刘宏伟亲眼目睹,当时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内,50位住院患者,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长期、大量咀嚼槟榔病史。

她回忆说,湖南的口腔医生们心力交瘁,口腔黏膜科门诊,医生看的全部是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的病人,一天到晚都看不完;口腔颌面外科病房里,基本上全是因咀嚼槟榔发生癌变之后做手术的病人。这些口腔医生找到我们,希望中华口腔医学会能在国家层面呼吁一下。

2020年,最新版的《食品生产许可分类目录》取消了“食用槟榔”,这意味着食用槟榔无法像其他食品饮料一样正常申请生产许可。

食用地位尴尬,但药用地位比较稳定,有的省份在积极推动槟榔列入“药食同源”目录。曾参与修订药食同源目录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原副主任陈敏回应,不能把存在安全性问题的东西放到药食同源的目录里来。

槟榔的三宗罪
▲▲▲

槟榔有致癌在内的三宗罪,主要是其主要成分——槟榔碱在作祟。

第一宗罪:像“软性毒品”越嚼越上瘾

槟榔的做法很多,晒干、熏制、添加调味料……而吃法就有一种——嚼。嚼出鲜红鲜红的汁液,吞下去,只觉口感清凉,提神醒脑,疲劳全消,越吃越上瘾。吃的够多,还会产生幻觉。

宛如兴奋剂般的效果,都是因为槟榔碱在刺激神经。

今年8月12日,我国驻土耳其领事馆发出警示:根据土耳其法律,槟榔中所含的槟榔碱因具有致幻剂,被认定为毒品,近期有多名中国公民因携带槟榔入境土耳其被捕。

第二宗罪:毁嘴、毁脸、毁牙

槟榔碱还会与人类唾液中的亚硝酸盐和硫氰酸盐反应,衍生出起码3种亚硝胺类物质。亚硝胺则是一类善于改变人类遗传物质DNA的化合物。

长期嚼槟榔,口腔黏膜会萎缩,纤维组织变性、增生,失去弹性,嘴巴会变成“樱桃小嘴”。有些人嚼了几年后,完全张不开嘴,必须做手术将嘴巴割开一道缝。

此前有个新闻如此报道:一名杀人犯潜逃,因整日担惊受怕,靠吃槟榔消愁,不久就发现自己变成了樱桃小嘴,并凭此躲过警方侦查,13年后才被抓。

与变成樱桃小嘴相反的是,腮帮子越来越大。因为槟榔纤维粗,嚼起来很费力,使得咀嚼肌变发达,两边脸甚至能嚼出两个硬硬的肌肉团,就像含了个鹌鹑蛋。

除了脸和嘴巴,槟榔还会祸害牙齿。长期嚼槟榔,牙齿边缘会发黄变黑,还会导致唾液分泌减少,口腔抵抗力、自洁能力降低,导致口腔大量细菌繁殖,易长龋齿、感染炎症。

在南方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知青初到南方时,对当地姑娘的美貌颇具好感,结果对方咧嘴一笑,不仅没有微微一笑很倾城,反而露出了一口糟牙,这些全拜槟榔所赐。

第三宗罪:口腔癌

在现代医学中,槟榔早已跟口腔癌挂上了勾,“十个口腔癌,九个嚼槟榔”的说法由来已久。

中南大学湖南地区口腔颌面部恶性肿瘤的研究发现,嚼槟榔者颊、舌部位癌变的比例明显增加(占总病例的86.2%)。

印度人爱嚼槟榔,是全世界口腔癌最高发的国家,其发病率为9.8/10万,死亡率为5.5/10万,超过中国5倍之多。

数年前有一篇文章——《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里面描述了因治疗口腔癌而被迫“割脸”的患者刘桑果——

43岁的刘桑果,因为常年嚼槟榔,不幸患了口腔癌,他的左脸下颌、左牙床和淋巴都被切掉了,萎缩的脸皮都已经塌陷成了拳头大小的深坑,左眼也因为神经被压迫彻底瞎了。

谁能想到,只因小小的槟榔,曾经精壮的汉子变成这副模样!

口腔癌仅是槟榔最容易诱发的癌症,其还会引发食管鳞癌和喉癌。

槟榔是打不死的“小强”?
▲▲▲

尽管槟榔危害如此之大,整治措施层出不穷,槟榔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

很多人应该会疑惑:这么明晃晃的一级致癌物,这么多血淋淋的教训,为什么都无法撼动槟榔呢?原因有二。

一是,槟榔背后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在中国的产值已经达到千亿规模,也吸纳了众多就业人口。有人因槟榔付出健康甚至生命代价,有人要靠槟榔吃饭,一对现实又惨烈的矛盾。所以,有人抵制槟榔,也总有人无比坚定地为槟榔应援。

二是,民众心存侥幸且成瘾依赖。惨烈的案例和数据、明确的法规文件都摆在眼前,有嚼食槟榔习惯的人几乎无人不知槟榔致癌,知道嚼槟榔是花钱买癌症,即使是平时生活中不太接触到槟榔的一般民众,对于槟榔致癌也略知一二。

但是,总有人在“幸存者偏差”的逻辑谬误下,认为又不是人人都会得癌症,厄运不一定降到自己身上,或者以“工作需要”为托词而自我放纵。

民众如此执迷不悟的背后,也是因槟榔的成瘾依赖,难以自拔。

(环球医学编辑:丁好奇)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