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琏是色胆包天,王熙凤视财如命

 快乐老年435 2022-09-27 发表于北京

#红楼梦里,王熙凤与贾蓉究竟是什么关系#

【作者】神木市特殊教育学校 杨宇

2022年9月3日

一、王熙凤贾蓉亲近,从未有越轨之举

关于《红楼梦》中王熙凤和贾蓉之间的关系一直受到很大的争议,有人认为,王熙凤虽然跟贾蓉关系比较亲近,但却从未与其有过任何越轨之举,最多只是言语和行为上有些亲近而已。也有人认为在腌臜不堪的贾府中,王熙凤作为管家兼“女强人”难以独善其身,焦大醉酒后骂的“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后者指的就是王熙凤,正反两方争吵不休,一直没有个结论。

二、规则前人人平等,定责任授予权力

在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章回中,生动刻画出她的女中豪杰形象。她针对宁府五大弊端,提出相应的整顿措施。建立新的规则,打击违规违纪,惩治首犯。王熙凤的管理的启示是:在规则面前人人平等,定责任并相应授予部分权力,给管事人以管理灵活性。王熙凤采取相对授权的管理方式,要求部门管理者带头遵守规则严格管理。

三、做事与管物结合,责任与实效结合

重新制定岗位,划定责任范围,罚责明确。王熙凤为了克服宁国府管理上的弊端,采取了“定岗定责,按责定编,包干到人,责任到人”的措施。她的管理目标清晰,责任明确,分工细致,岗位适当,编制合理,尤其是部门管理,责任到位,把管人与管事结合起来、做事与管物结合起来、责任与实效结合起来,误事要罚,丢了东西要赔。在管理中保留一定的弹性,作为激励。

四、正值夜间灯光暗,贾蓉拉扯熙凤衣

首先,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之时,恰好遇见贾蓉前来王熙凤处借屏风,期间王熙凤跟贾蓉言语甚密,甚至最后王熙凤还说出“你且去吧,晚饭后你来再说罢”,可见两人关系不一般。后贾蓉、贾蔷前来找贾琏谋事,彼时正值夜间,灯光昏暗之中,贾蓉偷偷拉扯王熙凤的衣角,王熙凤立刻心领神会,主动替蓉、蔷两人说话,帮助他们在贾琏手下谋到了差事。

五、与私情没有关系,笔者也深为赞同

当然,这两个例子并不能完全确认王熙凤和贾蓉之间有私情,最多只能证明两人私交较好,而且比较倾向利益勾连。与私情貌似没有太大的关系,笔者也深为赞同,直到发生了“贾瑞戏凤姐儿”这件事,才得以确定王熙凤和贾蓉之间的关系并非只是简单的利益共同体关系而已。

六、王熙凤心生毒计,便要对贾瑞下手

《红楼梦》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见熙凤贾瑞起淫心”中,王熙凤在宁府花园偶遇贾瑞,贾瑞是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酒色之徒,对王熙凤垂涎已久,这次偶遇,言谈之中便多了些轻薄之意。此后又多次来王熙凤住处寻她,并发出“我倒天天闲着,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闲闷可好”类似这般的暗示,王熙凤心生毒计,便要对贾瑞下手。

七、没将事告知贾琏,而是让贾蓉帮助

王熙凤只是一个女子,要想完成“毒设相思局”的计谋,就必须找个帮手,如果是正常人,应该要找自己的丈夫才对,而且根据书中明确记载,此时贾琏正在家中,并未外出,可奇怪的是,王熙凤却从头到尾没有将这件事情告知贾琏,而是让贾蓉来帮助自己。可见王熙凤是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也就是说,贾蓉弟兄守口如瓶,在自己手里得不少好处,死心塌地的。

八、贾瑞调戏凤姐儿,极其敏感且隐晦

这其中的信息量很大,因为王熙凤要用贾蓉,必定要将事情原委告知贾蓉,如果是别的事情自然好说,可“贾瑞调戏凤姐儿”这种事情是极其敏感且隐晦的。王熙凤作为一个女人为何不将此事告知自己丈夫贾琏,以替自己做主,反而愿意将这么敏感的事情告知贾蓉,这等于自己揭自己的短,而且如果贾蓉将这件事情说出去,那可是一件超级大八卦,王熙凤对这种隐患心知肚明。

九、凤姐听说急又愧,登时紫涨了面皮

我们将视野转向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王夫人怀疑“绣春囊事件”的罪魁祸首是王熙凤,于是前来兴师问罪。王熙凤听完之后脸色立刻变了,当即跪下向王夫人申辩:凤姐听说,又急又愧,登时紫涨了面皮,便依炕沿双膝跪下,含泪诉道:“太太说的固然有理,我也不敢辩我并无这样的东西......”。

十、乱七八糟沾关系,在府中就难做人

第七十四回从王熙凤的反应,我们能明显看出她对清白的看重,一个女子一旦跟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沾上关系,在府中就难以做人了,尤其还被上级领导王夫人知道。所以在“毒设相思局”中,王熙凤选所用之人时一定是慎之又慎,因为秘密一旦泄露,对她的管家形象就会是毁灭性的打击。大家也可以参考后来王熙凤怂恿张华状告贾琏之后,又要派人追杀张华,以防他泄密,这几桩事都是一个道理。

十一、焦大那句养小叔,王熙凤勃然大怒

王熙凤既然没有那么愚蠢,所以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坚信贾蓉不会说出去,贾蓉为何不会泄密,自然是因为跟贾蓉的关系亲密到了难以言状的程度,所以说王熙凤和贾蓉之间有私情完全是有这个可能的,焦大的那句“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让王熙凤勃然大怒,或许两者之间真的有所关联也未可知。最关键是在放高利贷方面,他们都有实惠。

十二、利益输送较亲密,因此某些人误会

从书里各种蛛丝马迹来看,贾蓉和王熙凤之间确实有着不太正常的关系,但这就一定证明是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吗?其实不然,我认为贾蓉和王熙凤的关系,更适合用自己人来形容。也就是说,他们在贾府这个大家族内,勉强算是利益共同体,有利益输送和勾结,关系比较亲密。或许也正是因此,让某些人误会了。

十三、身边围绕凤姐党,贾蓉贾蔷是主力

我们知道,凤姐掌管荣国府财政大权,是有很多人上赶着巴结她希望能分到个好差事抽点油水的。因此,凤姐身边围绕着一群凤姐党。贾蓉还有贾蔷就是凤姐党的核心主力。所以,荣国府建造大观园时,打造金银器皿等事就交给了贾蓉,去江南采买女孩子交给了贾蔷。书中还给我们写了个费尽心思买麝香片给凤姐送礼的贾芸,后来被分了个大观园内管花草的职务。

十四、只许她同男人说,不许我和女人说

当然,上面只是结论。具体怎么得出这种结论,还是需要分析的。别说焦大骂的是宁府之人,与荣府无涉,即便他骂的是荣府之人,贾蓉也不是王熙凤的小叔子,这辈分先就错了。倒是贾琏向平儿求欢不成时,说了这么一段比较有意思的话。他说:他防我像防贼似的,只许他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他就疑惑,他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不怕我吃醋了。

十五、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叔还想他的账

贾琏口的“小叔子、侄儿”都是谁呢?我们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小叔子是贾宝玉,侄儿是贾蓉,虽然贾琏没有指名道姓,但与凤姐走得近的小叔子和侄儿,除了宝玉和贾蓉,还能有谁?当然,这里的“小叔子”还有可能是早已经死了的贾瑞,后文贾蓉也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叔还想他的账。虽然王熙凤与贾瑞这一段故事发生时,贾琏不在家,但曾参与此事的贾蓉,原本又与贾琏叔侄亲近,也难保他不说出去。

十六、她原行正走得正;你行动便有坏心

这么分析的话,王熙凤的生活作风难道真有问题吗?你看平儿是怎么回复贾琏的:他醋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他原行得正走得正;你行动便有个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他了。平儿是王熙凤的陪嫁丫鬟,也是心腹之人,王熙凤的品行她自然最清楚,她的话自然是可信的。而红楼梦前八十回里,我们也从未见王熙凤与任何男子有过什么亲昵举动。

十七、设了一场相思局,贾瑞最终命丧此

唯一的一个贾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着与凤姐成就好事,王熙凤却压根儿不买账,而且还设了一场相思局,贾瑞最终命丧于此。可知,王熙凤在生活作风这一块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即便是贾宝玉,他与王熙凤既是姑舅表姐弟,又是叔嫂关系,而且凤姐大宝玉不少,上面又有王夫人坐着,王熙凤那般精明,即便真有什么风化问题,也不可能在宝玉身上打主意。

十八、贾琏是色胆包天,王熙凤视财如命

且不说凤姐自身恪守妇德,在生活作风上从未出过什么问题。即便是她有意,但现实情况也不允许,她根本没有那样的机会和精力。她年纪轻轻就做了荣国府的大管家,每天大小事务几十件,处理还处理不过来呢,她哪里有功夫想这个?更何况,王熙凤和贾琏夫妻二人,其实是“各有分工,各取所需”的,贾琏好色,而王熙凤爱财。

十九、男人不如钱可靠,有钱有权都重要

贾琏不断地在外面沾花惹草,而王熙凤则利用管家之便不断地中饱私囊,对她来说,很多时候,男人不如金钱可靠,有钱有权比什么都重要。再试想一下,如果王熙凤和贾蓉之间有猫腻,她又如何在尤氏跟前耀武扬威,她又如何服众,如何去管理下面那些婆子媳妇?按凤姐的话说,他们可都是全挂子武艺,就等着捏你的错儿呢,王熙凤如果生活作风有问题的话,别说管家,也许早就被贾母王夫人舍弃了,也早就被下人的口水淹死了。

二十、王熙凤是醋坛子,自己丈夫看得死

其实,单看王熙凤是个醋坛子,我们也基本可以得出,一个女人将自己丈夫都看得这么死,她不可能监守自盗,自己就是个到处风流快活之人。无论是从王熙凤个人的性格品行和生活作风来看,还是从荣国府大的环境来看,她都不可能与任何贾琏之外的男子有猫腻,更不要说贾蓉这样与父亲有聚麀之诮的无耻之徒了。

二十一、贾琏勾搭小姨娘,贾瑞想勾搭凤姐

首先,是平儿在贾琏面前维护凤姐说的话:当然,有人可能说平儿是凤姐心腹,自然为凤姐说话。那我们再看贾蓉在第六十三回自己说的:贾蓉这话主要是想说荣国府和宁国府一样肮脏不堪,贾琏勾搭自己父亲的小姨娘,贾瑞想勾搭凤姐。贾瑞勾搭凤姐,落得个什么下场大家都知道。但这句话重点在于“凤姑娘那样刚强”,可见,在贾蓉眼里,凤姐是很刚强的,如果贾蓉真和王熙凤有私,会用这个词来形容王熙凤吗?

二十二、王熙凤生日当天,还和鲍二家鬼混

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那个年代,女性出轨的成本,要付出的代价远不是男性出轨可比的。贾琏在王熙凤生日当天还和鲍二家的鬼混,也不过被贾母轻描淡写的一句世人打年轻时都是这么过来的给糊弄过去了。但鲍二家的下场如何?直接自尽了。另外我们还知道,在曹雪芹的最初设想中,和公公私通的秦可卿也是以此而死的,那么贾珍付出了什么代价?什么也没有。

二十三、凤姐再怎么泼辣,不敢做这种事情

再想想金钏儿的下场,司棋的下场,就知道名节对当时女性有多么重要了。作为一个聪明人,凤姐再怎么泼辣,再怎么把贾琏治得死死的,也不至于敢做这种事情。说点难听的,凤姐如果真的做了此事被贾琏知晓,直接私刑处死被浸猪笼都是有可能的。至于养小叔子的人到底是谁,个人倾向还是应该在宁国府中找。因为宁国府家风比较败坏,可能都各玩各的,不怎么管这些了。但在有贾母贾政治家的荣国府,我不信会有这种事发生。

二十四、王熙凤只想权力,并不热衷男女情

王熙凤的丈夫和贾蓉的父亲是堂兄弟,所以王熙凤便是贾蓉的婶婶,很多人以为贾蓉和王熙凤是暧昧的关系,但王熙凤是一个一心只想着权力的女人,并不热衷男女之情。大家之所以觉得王熙凤和贾蓉之间关系暧昧,是因为在现在流行的《红楼梦》版本中,对原著有些改动,所以看起来王熙凤才和贾蓉有些暧昧,但其实王熙凤是一个醉心权力的人,在她看来,贾府的管家权比谈情说爱有意思的多,并且贾蓉喊她婶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