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来稿选粹】施赣江|​燕子,情未了

 新锐散文 2022-09-29 发表于河北


新锐散文

情怀温度

情感,思想,

角度,视野

燕子,情未了

天边云卷万堆棉,凉风轻弄叶阑珊。秋寒渐起虫草眠,阳台又闻燕别喃。
第三年了,燕夫妻又来与我作别。它们站在晾衣杆上,转着灵动的小脑袋,朝窗户内的我喃喃啼啭。听着亲昵的呢喃,看着熟悉的倩影,我惊喜得一跃而起,跨步到晾衣杆下,仰头与这对久离的家人互叙别情。
时光倒流二十五年,在这座城市我拥有了第一套新房。一个春光渐暖的早晨,我在阳台上观赏那盆含羞欲开的月季花,发觉两只燕子张着翅膀在阳台外轻盈地翩飞,靠近阳台时,又转身飞走,在外面绕了一个圈又飞回来,如此循环了三次,终于“倏”地一下双双穿入阳台,停歇在晾衣杆上。清脆的呢喃声如春天的晨曲,让人心情舒畅。我立在原地静静地欣赏这对燕伴侣:翅膀上的羽毛黑得油光发亮,肚下的绒毛细腻洁白,脖子下一小片黄斑,犹如小孩兜着一块口水巾。尖尖的小嘴呢声喃喃,小小的眼睛透着晶亮,圆圆的小脑袋机灵地转动,长长的剪刀尾随着小爪的移动一翘一翘地打着节拍。两只燕子的体型一模一样,仔细分辨,其中一只的额头上有一颗黄豆大的黄斑。

两只燕子时而飞离晾衣杆绕着阳台转圈,时而又停住伸头朝我呢喃,可惜我听不懂燕语,但觉得:花开随人意,春暖燕双飞。新居可安身,怡然乐欣眉。
燕子飞走后,我以为燕子只是偶尔地来做客,谁知下班回家,老婆兴奋地告诉我:“燕子来我们家筑窝了。”我见阳台天花板的一角已经垒起一弯新月式的墙脚,两只勤劳的燕子你进我出地衔来春泥一口一口往墙脚上“砌砖”。哦,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早晨燕子朝我喃喃是与我商量借我府上安家呀。
此景让我想起小时候:在农村,燕子喜欢有天井的屋宇,在中堂楼板的横梁处,一口一口地衔泥筑巢。有时候千辛万苦地筑到一半,可能是打墙脚的土粘力不够,整块“千嘴工程”掉落下来,燕子的辛劳前功尽弃,让人非常怜惜。善良的农村人,便在横梁上钉几枚钉子,这样燕子打墙脚就有了依托,筑巢的成功率大大增加。有些人家十几平方米的中堂,筑着五六个燕窝,为了减少燕粪的污染,村民又在燕窝底下吊了块纸板接粪。
然而,和人类同居的家燕,也会遭遇人类给它带来的不测。我曾看见一户农家因修理楼板,木匠拆除旧楼板时,整个燕窝脱落到地上,摔得粉碎。刚孵化的赤膊小燕雏也一命呜呼,燕夫妻无助地盘旋,凄婉地啼哭,那惨状令人哀怜悲悯。

尽管人类有时会给燕子带来不幸,但燕子还是不离不弃地选择和人类同居,那些无人的荒凉院落,了无燕影光顾。
成双成对的燕子,象征着爱情、吉祥、财富。大多数人都对燕子保护有加,发现小孩拿弹弓弹燕子就会出声制止。学飞的小燕遇到危险,也会出手救助。
“小桃谢后双双燕,飞来几家庭户。”望着进城的燕子来家安居,我们全家非常欢欣。
第一天,燕巢还没有成型,燕夫妻就站在晾衣杆上过夜。我们担心惊扰燕子,
掉在阳台的泥巴暂时没去清理。还好,燕子筑巢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就工程过半,燕夫妻住进了准新房。第三天,安乐窝基本完工,这对新婚燕尔,终于在城市有了自己的家。
人类需经几代人努力才能实现的夙愿,燕夫妻竟然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完成了,真为燕子高兴。

从此,燕夫妻在我家莺莺燕燕无忧地生活。读幼儿园的儿子看见燕子翩飞,欢快地唱着:“小燕子,穿花衣……”老婆每天早晨起来就到阳台清扫燕子的排泄物。我曾模仿农村做了一块接粪板,但终因不够美观而弃之,只好拿些旧报纸垫在地上给燕子当WC。
就这样,家有双燕傍青檐,花香鸟语,春幕绕梁,去去归归,双飞令人羡。
有一天,儿子指着燕窝说:“有小燕燕。”我抬头一看,果真四只嘴角带着黄斑的光头小子在窝沿探头探脑,唧唧地轻鸣。燕爸和燕妈飞进飞出叼来虫子,这些小家伙争先恐后地伸着脖子把小嘴张成“丫”字形。大嘴对小嘴,一口一份情,口口呕爱心 。
随着小雏燕的出生,我家阳台的地上,除了燕子粪越来越多外,还出现了许多小昆虫,是燕夫妻喂小燕时不小心掉下来的。有些小虫爬进屋里来,给我们增添了一份小小的烦恼。为此,我和老婆多了一份找虫子的工作,还专门做了一道虫虫莫入的纱门。
双进双出燕夫妻,爱巢温馨融融情。双双交暖小雏闹,哺育下代忙光景。
有了子女后,燕夫妻就把新婚爱巢让给了子女,白天忙着觅食喂雏,晚间就站在窝沿边守夜,为人父母呕心沥血的场景目之动容。
小燕子长得很快,三周左右就羽毛丰满飞出燕窝,到自然系考取了自立学位。燕夫妻一边体验着育儿成龙养女成凤的欢喜,一边又为二胎做准备了。个把月后,垫在地上的报纸中又有了碎蛋壳……
阳台的月季花,开落几许,春去夏过秋渐深。寒风乍起的早晨,燕夫妻的呢喃急声如号。我感觉到燕子可能要南迁了。果然,第二天的报纸上不再有燕粪了。
空巢守寞,倩影远去,没有燕子欢喃,阳台显得格外空寂。一份“今年燕子天涯,明年燕子谁家?”的牵挂涌上心头。
查阅资料,燕子迁徙途中风险很大,即便成功到达目的地,也会遭遇当地寒流的威胁。有一年,燕子抵达瑞士,当地突降寒潮,风雪不止,成千上万的燕子濒临死亡,瑞士政府通过广播电视,呼吁民众到大自然救助燕子,并把找到的燕子,用空调专列运往温暖的地方。

哦,我家的燕子你们安全抵达了吗?你们找到栖身之处了吗?那边的虫子够你们吃吗?
阳春三月月季红。儿子又唱起了:“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呵!燕夫妻终于双双把家还了。它们一边呢喃,一边忙着衔泥把爱巢扩建。
花开花落年复年,燕夫妻把爱的小屋扩建成了爱的宫殿,快乐地在我家生息繁衍。我儿子也从唱:“小燕子穿花衣”的幼儿,长成了青春少年。见到春燕归,就把《迎燕》吟:“咫尺春三月,寻常百姓家。为迎新燕入,不下旧帘遮。翅湿沾微雨,泥香带落花。巢成雏长大,相伴过年华。”
直至四年前的深秋,燕夫妻已南迁,我们要把房子重新装修。看别人家的阳台都用铝合金窗门包围起来,我和老婆为了燕子归来进出方便,就放弃了这个打算。为了保留燕窝,贴砖师傅在此处把墙砖割出一个U形豁口。可是在贴砖时,由于砖锤的震动,整个燕窝掉了下来。看着破碎的燕窝,小时候看见农村修楼板的那一幕在我眼前浮现。心想:明春燕归,巢无觅处,该是多么伤心呀。贴砖师傅安慰我说:“我们都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二十多年的老燕巢,也该拆旧建新了。”听了师傅的话,心稍许宽慰。
柳丝吐翠春又浓,家燕双双已回从。窝巢无觅喃喃怨,何不衔泥筑新宫?
燕子在阳台飞旋了三天,却不见衔泥筑新窝。我老婆心疼燕夫妻站在晾衣杆上过夜,天真地买来一只鸟笼,里面垫上干草,挂在晾衣杆下,想让燕夫妻变身金丝鸟,进笼安家。真是善心可赞,傻的可爱。我琢磨着可能墙砖太光溜,泥土粘不住,就学着村民,在原窝处打了两枚榫头,还用细铁丝编了小网,希望燕夫妻能顺利地重建新房。
然而,燕夫妻没有如我们所愿。向我们喃喃告别后,不知寻栖何处。
阳台寂静,我心寂然,望屋外飞燕,绵绵思往……
又到秋凉时,阳台忽闻亲语声。可那切切的语调,是即将远徏的别音;那躁动的飞姿是告别的仪式。“哦,燕夫妻,远飞的天路要紧随,漂洋过海莫掉队,觅得暖地度寒冬,明春一定双双回。”燕夫妻似乎听懂了我的叮咛,绕着阳台盘旋了几圈依依不舍地飞离远去。
连续三年,春来作客,秋道别。天广地阔,燕情深。
按燕子的寿命算,今来道别的应该是燕夫妻的子孙了。看那额头上黄豆大的黄斑,传承了祖辈的基因,也记住了祖先的故居及年年月月对燕祖燕孙心心念念的一家人。
燕子啊,明春月季红,可否回家栖?

作者简介:施赣江 ,自由职业。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