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景信/初次会见别廷芳

 读在现场 2022-10-28 发表于河南

作者原景信,又名益中,河南温县人,1913年生。曾任《扫荡报》记者。建国后任辽宁大学数学教授,已退休,现住武汉市。

本文载《河南文史资料》第27/编辑 

19382月,日军侵占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率部突围,向豫皖边境撤退。李宗仁很清楚地看到,假如日军再向前推进,他便须继续向湖北省西北角的襄樊一带撤退或是向陕西省的东南角山区撤退,而不论是向襄樊撤退还是向荆紫关以西的商洛山地撤退,如果盘踞在豫西南镇平、内乡、淅川三县的宛西民团司令别廷芳不和他合作,他便要陷入极端狼狈的地位。襄樊紧靠镇、内、淅,如果别廷芳按兵不动,或是给日军让条道路出来,襄樊便会腹背受敌。镇、内、淅在地理上又是由五战区通往陕西的要道,如果别廷芳翻脸不让通过,不但五战区的数十万大军无路可退,甚至由陕西东运的弹药、给养也将无法运到前线。如果笼络住别廷芳,让别廷芳同他合作起来,则不但退路和给养不成问题,还可以从镇、内、浙取得一部分兵源,来补充五战区溃败的部队。因此,李宗仁就决定派一个代表团去内乡与别廷芳联络。

别廷芳盘踞在镇、内、浙三县,俨然独立王国,对外拒绝国民党政府的政令。他自己有一套行政机构和军事组织。他与河南省主席刘峙仇恨甚深,对一切和国民党政府有关系的人都加以仇视,因此,外面几乎没有人敢去镇、内、淅游说他转变倾向。特别是“七七”事变以后,韩复渠、石友三、刘湘等酝酿联合反蒋,传说别廷芳暗中也和韩复渠等有联系。代表官方去联络他的人,很可能受冷待或是遭到暗杀。因此,李宗仁对究竟派一个什么样的代表团,由谁率领前去,必须慎重考虑。

经过幕僚们和幕僚长的多次磋商,决定派一个以刘汉川为首的代表团前去。代表团的成员包括一个年青而又精干的秘书和一个来自广西、对组训地方团队比较有经验的参谋,一共三人,不随带武装侍卫人员,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刘汉川又名云昭,是同盟会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在国民党内属于胡汉民派,是徐州一带的著名绅士,年已七旬,在李宗仁的第五战区长官司令部任高级参议。他很会说话,有一套随机应变的才能。

我当时是军委会机关报派至五战区采访战讯的战地记者,刚到潢川,代表团便邀我同他们一道去内乡。行前有人告诉我说,别廷芳最恨新闻记者,这些人进入他的区域采访新闻是很少生还的,叫我处处小心,莫在半夜三更被杀害了。说得非常恐怖可怕。

我们由潢川乘坐李宗仁的小汽车去内乡,路经信阳,刘汉川顺便去看了看李宗仁部驻在当地的部队长。那是一个中将,他对刘汉川说:“别廷芳象是一匹劣马,踢人咬人,可是你若顺着毛把它捋好了,他也会为你所用,而且有很大用处。捋不好,也会一脚把你踢死。”他问刘汉川打算在别廷芳那里住多长时间,刘汉川说,长官让他住一个星期或者更长一点时间。那个部队长皱了皱眉头,没讲什么。

代表团到了内乡,别已经先期由他的司令部所在地西峡口来到内乡县城,在一个什么委员会的院子里接见代表团。十多个全副武装、穿着崭新灰色军服的青年卫士簇拥着别廷芳,个个精神抖擞,杀气腾腾,眼睛盯着我们。我在前方访问过不少军长、师长、司令官,都没有见象他这样威风。别身材肥硕,膀大腰圆,眼如铜铃,身穿一套土布中式短服,真是活象一个“山大王”、“红胡子”。

别廷芳接见代表团,仅仅谈了几句话,便开始怒气冲冲地向刘汉川诉说起他的“冤枉”来。他大骂刘峙,大骂国民党。别廷芳说,宛西治河、改地、地方自治自卫,埋头建设,国民党政府当局却硬说他们要割据,要造反,处心积虑要消灭他们。别廷芳和刘峙象有不共戴天血海深仇一样。

当晚别大摆筵席,招待代表团。在宴会上,别廷芳又咬牙切齿地大骂刘峙,空气非常紧张。尽管别在大骂刘峙的同时,一再表示他对李宗仁有好感,但代表团的每一个人心里都好象压着一块石头。

特别使人感到不安的是,我们一行一动都有别的武装卫士从旁监视。据说这些卫士都是别的团营长的子弟,是他的亲兵。别对我这个新闻记者,更不放心,老是用怀疑和仇视的眼光瞅我。他没有同我交谈过一句话,别人也不敢当着他的面和我谈论什么。我到厕所去,他的卫士也跟到厕所,一个人为我把门,一个人手持毛巾在外面等着让我揩手,真是寸步不离。

这一夜,我们都没睡好觉。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一阵恐怖。

第二天早晨,别廷芳陪我们去城外参观他治河改地的成绩。我们一致称赞他的成就,他听了很高兴。我和那位青年秘书趁他高兴之际,要求到农民家中看看,别很不满意,冷冷地对我们说:“你们一路很辛苦,休息两天再去看吧。”据说别最不喜欢别人去窥察他的内幕,过去那些新闻记者所以进去不能生还,原因就在于此。

由城外回来,那位青年秘书乘别人不注意,轻声对刘汉川说:“快走吧!”刘点头会意。午饭后,刘便与别进行密谈。谈后,刘汉川面带喜色,叫我们准备行装,立即起程。我们暗中有说不出的高兴。

汽车驶出内乡,我们才如释重负,又开始欢笑起来。我问刘汉川此行收获如何,刘微笑说:“不虚此行。”

在抗战期间,李宗仁和别廷芳始终保持着较密切的关系。这次代表团的联系,不仅确立了李、别的关系,也影响了别对抗战和对国民党政府的态度。以后国民党政府送给别廷芳一个宛属十三县国民自卫军司令的名义,别也不再怒目切齿地大骂国民党政府了。

196312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