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任正非:成功太快是一种“保守”,华为要坚持基础研究的投入

 全优绩效 2022-11-27 发表于广东


成功太快是一种保守
2019年11份任正非在与部分高校校长对话的时候,他说没有基础研究,对未来就没有感知,华为在基础研究上不要求都成功,不要求马上成功,要求太快成功,那是一种保守思想,成功太快是一种保守,这句话,主要是针对基础研究说的。
那么什么是基础研究?基础研究是指以认识现象发现和开拓新的知识领域为目的的实验性的,或者是理论性的工作。
比如说陈景润研究的哥德巴赫猜想这个问题,是说任何一个大于二的偶数都是两个素数之和,这个就是著名的一加一问题,而你说研究这个数学问题,对于穿衣吃饭、日常生活有什么用呢?但是对于数学界,那用处可大了,数学是很多科学的基础,比如信息技术就是根据数学原理发明的。
华为在电信与信息技术领域成为行业的领军企业之后,要想在尖端技术上取得突破,就必须重视技术研究,因为只有基础研究有了实质性的突破,应用技术才可能有大的进展,尽管我们已经开启了5G时代,但是通信技术的技术原理还没有被突破。
作为行业的带头大哥,华为也必须考虑电信设备、智能终端等产品,有一天也可能被颠覆,所以华为必须重视基础技术的研究。
我从两个方面来分析这个话题。
第一,任正非说对基础研究不要求都成功,成功太快是保守的,意思是要尊重科学,尊重规律,你不能要求科学家们几年之内就取得成功,给一个明确的结论,如果希望太快成功,那其实是一种不愿意承担研究风险,急于求成、急功近利的保守思想。
基础研究本身,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但周期长,而且充满了不确定,因为基础研究都是属于探寻未知事件,既然是为了事件,就有很多难题,没有可以参考的经验,这必然要花费大量时间,既然没有可以参考的经验,那么风险就不可控,失败是必然的。
华为成为行业领军者之后,在很多技术上没有了可以追随的对象,只能自己去探索很多未知的前沿技术,为此华为投入巨额资金,从全世界网络最优秀的科学家进行前沿技术的探索,任正非主张对科学实验,华为是要大胆的失败不能太保守,要敢冒风险。
华为在基础研究上,它采取的是多批次战略,具体是这样的,比如有ABCD4个梯队,A梯队只搞科学样机,不管样机赚不赚钱,他论证的是理论的可行性,不可行也是成功的,不以成败论英雄,要大胆的去探索。
B梯队他负责在科学样机的基础上发展商业样机,你要研究它的实用性,高质量,易生产,易交付,易维护,C梯队要面向多场景化,按照客户的需求,多场景化的产品是合理、适用、节约的产品,有利于用户建造成本、运维成本的降低。D梯队它研究用容差设计和普通零部件做出最好的产品来,要达到最优的质量,最易使用、安装、生产和维护最低成本的价。
实际上,华为对基础设施的重视和高投入那是一贯之的,华为董事长梁华也曾经公开说,华为重视技术研究和前沿技术的研究探索,每年150到200亿美元的研发费用中,约有20%-30%投入了基础研究领域,所以华为在技术研究上他愿意投入,愿意承担风险,愿意等待。
你只有给从事技术研究的科学家们充分的自由,足够大的空间,足够多的宽容,基础研究才有可能取得成效。
第二、很多时候创业也不能急于求成,不能够急功近利,不要想着一劳永逸,很多创业者盲目跟风,找概念,比特币火的时候,就去做虚拟货币,区块链热的时候,就去做区块链,创业找风口,找一些有发展潜力的项目和领域,这当然无可厚非,也是创业的必然选择,但是你创业更需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进行,不要试图一劳永逸,急功近利啊。
这些年成功学泛滥,社会上出现了一批教导快速成功的成功学大师,这些人普遍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告诉你,其实成功有捷径,只要跟着他们学习,就可以快速成功,达到人生的顶峰。
但你如果认真分析这些成功学大师的逻辑,就很容易发现其逻辑的漏洞,他们很多时候是将成功的要素无限的简化,而且以模棱两可的案例来作证,我们承认有部分人创业是快速成功了,很多时候是因为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加上自己的勤奋刻苦,以及客观因素。
这种成功看起来似乎很快,让人好生羡慕,但是更多人的成功,它都是一个漫长的积累,是有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是需要持续付出艰辛努力的,需要一点点攀登到人生的最高峰的,这才是人生的常态。
因此无论是对于普通的上班族,还是对于创业的老板来说,不要急于求成,心态平和一些,要时刻相信成功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但这个距离需要持续付出艰辛和努力才能到达。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