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文祥:土门古城的文化记忆

 安之若素藏书阁 2022-12-01 发表于甘肃
故乡情 音乐: 程琳 

土门古城

遗落在丝绸古道上的一块璞玉

——来自古浪土门古镇的文化记忆

/李文祥

土门,一如她的名字一样,质朴、传统而又韵味悠长。这座地处大漠边缘的古城,历经千载风雨,洗尽铅华,给世人留下了一个远去的背影。

走进古城,穿行于纵横交错的古巷与新街,最引人瞩目的是百年土屋老宅、庙宇楼阁和年代久远的苍苔绿瓦。岁月轮转,在声声不息的时光流变中,在残垣断壁的古寺瓦当中,凝结着的是古城积淀了千年的文化,至今仍默默的保持着她固有的风韵,坚守与开放兼容,古朴与新潮交融,传统与现代互映。

今天,让你我随着时光的律动,重新打量这座饱经沧桑的文化古城,贴近她的肌肤,触摸她的脉搏,体味那蕴含了千年的历史文化意味。


走进历史的深处

当你我神游在纷繁的传说和文字记载的历史中,目光接近那些仅存的遗存遗迹,会发现历史的脚步,在这座古城印得太深、太久、太远了。

大量的考古发掘证明,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繁衍生息。那时这里气候温和,降雨充沛,林木茂盛,河流遍布,湖泊荡漾,曾是一片胜似江南的美丽绿洲,是最适宜人类生存劳作的一个地方。

而有史记载最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乃为西戎部落民族,从事牧业经营和驯养战马。后至汉武帝开拓河西,移民屯田戎边。再后来,山西大槐树移民,这里又增加了从山西、陕西迁移而来的既农且商的汉民。从此,这里人丁兴旺,还带来了商人的基因,开了商业贸易的先河。

西戎部落少数民族,在长期的征战纷争中,最终同汉民族融合,将这块土地的发展推向了那个时代的极致。土门因此成为丝绸之路上的牧马营地、军事堡垒和商贸重镇。

据《汉书·地理志》记载,汉时在此设立揟次县,后经汉、魏、晋和北朝,直至公元557年,并入昌松县(今古浪县),以后不再复没。明初,该地为牧马营,隶属古浪守御千户所。明正统三年(公元1438年)六月,巡抚都御史罗亨信始改此地为土门,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修筑城堡,“土门”此名一直沿用至今。

另有一说,“土门”乃今陕西富平县东北的一座山名,形如门,故曰“土门”。这是因为山西大批移民来此定居,眷恋故土,仍沿用了故乡的地名,土门得名与山西移民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历史文化渊源关系。

探微土门的久远历史,最令人回味的是西戎、月氐、匈奴等“马背民族”与山、陕“农商汉族”在这片土地上的征战、交融,草原牧业文明与农耕文明、商业文明的碰撞、融合,大漠风光、民俗风情与宗教文明完美结合,这种种神奇的结合,由此孕育了这里最为灿烂的文化——草原文化、农耕文化和商业文化,为古城的最终构建创造了文化条件。

土门自汉时以来,以贸易发达、商贾云集、宗教兴盛而成为“丝绸之路”重镇。来自西方佛教较早传入这片土地,并且与当地佛、道、天主、伊斯兰教结合,形成了这里较为成熟的宗教文化。

至今遍布在这片土地上的儒、释、道、伊斯兰教庙宇、亭台、楼阁就是最好的诠释,这些不仅为古城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同时也为古城建造提供了一种特殊的宗教文化背景。

古城身处大漠边缘、西戎少数民族前沿地带,在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上,曾寄托过无数先民的梦想。氐羌在这里编织希望,月氐在这里攻城略地,匈奴在这里纵马驰骋,是历史让土门境内在汉、明、清时期修筑了大量的烽燧等防御工事,这些横亘在沃野田畴的长城,为地处大漠边缘的这座古城又增添了壮美与苍凉、征战与血光,由此在这片土地上也孕育了一种“长城文化”。

多元文化的碰撞、交融,不仅在这片土地上积淀了丰厚的文化底蕴,同时也催生了多元经济共荣,也养成了土门人民自古以来崇尚文化、精武强体、注重仪礼的文化品格和创造精神,由此培育了众多的民间民俗文化艺人。

古城文化的开放性、包容性和多元性,磨砺出了美不胜收的多元一体文化,更显这座古城钟灵毓秀、文运昌盛、商贸繁华。

今天,历史的烟云已经散去,虽然土门古城已变得遥远而模糊,但你我仍可从散落在这块土地上的遗迹中发现,土门,保留了真实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正是这些可追的历史和隽永的文化,衬托出了一个魅力千载的古城。

名胜古迹厚古城


柏台春暮、漪泉流饮、河桥夜月、路耳子钟、穿城杨柳,乃至清凉寺、宝塔寺、三官庙、罗汉楼、玉祖台、春秋阁、斗姆阁、山陕会馆—-淳淳的古韵和大漠的雄浑,集于一身,静逸而内敛、深邃而悠长。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蕴积的大漠神韵,给人的是一幅动人心魄的绝妙画卷。

踏寻古迹,走在那些凝聚着土门远祖殷殷希望、生生不息的土地上,触目所及的是泱泱远古文化的景观风情,到处显得厚实而古朴,苍茫而深沉。

【古城八景】

最令人心仪的是土门古城八景,这是上苍的赐予、自然的造化、文化的孕育。古城安坐于中国西北地区腾戈里沙漠南缘,虽周身涂满了沙尘,但她身处在一个十分特殊的地理位置,祁连山在她的西部竖起了一道巍峨的屏障,古城依偎在它的怀抱;她的南部是著名的砚山、笔架山和龙首山,为古城提供了潺潺流水,滋润养育了这里的万顷牧地,无垠田野,也装点出了壮美奇景。

砚山叠翠、漪泉流饮、坝田犁雨、塔井牧云、河桥夜月、柏台春暮、平沙绿障、断边烽火,为古城历史著名的八大自然景观,至今

依稀可辨,令人神思飞扬。

寻梦古城,你我可感知这块土地的钟灵毓秀、风姿绰约,亦可感知到古城的钟鸣鼎金、诗侣酬唱的繁华梦境,是那样的让人流连而忘返,陶醉而不知归途。

八景装点了古城的梦,也装点了军旅、文人、侠客、僧侣、商贾、士农的梦,让这座古城别有一番情趣和雅致。

【清凉古寺】


清凉寺坐落在土门古城北侧,为古城规模较大且历史悠久的佛教寺院,曾经高僧咸集,香火鼎盛,信者芸芸,在这片土地上幸存了1200多年。

清凉寺建于唐宪宗元年,该寺方圆十余里有古寺建筑群分布,像众星捧月般环绕着它。清凉寺殿宇巍峨,重檐叠翠,廊牙高啄,巧夺天工。其大雄宝殿宏伟壮观,四面出廊,飞檐斗拱,雕梁画柱,彩灯装饰,左钟楼右鼓楼,三义殿、玉祖台、罗汉楼为附属建筑,构成了宏大的建筑群。

清凉寺僧人自始至终秉承精武护教的寺规,曾拥有三千铁脚僧人,为保护清凉寺与元兵浴血奋战,全部殉难,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至今让古城万民敬仰。

清凉寺在古城展示着洁净无尘的风景,也记载了千百年的风雨故事,无私地照彻着这片山河大地,让古城市井居民和外来商客、游人陶醉不已。

【山陕会馆】


山陕会馆在古城具有特殊的作用和文化地位,它对古城商贸繁荣和农耕文明的形成功不可没。

山陕会馆建于明朝万历二十六年,其建筑颇具特色,沿中轴线而构建,大殿面阔3间,进深3间,单檐歇山顶,东西配殿各3间,另有东西廊房各6间,牌楼西侧建有门楼,门楼两侧建有两座小楼,为单间平面方形,周围有走廊。山门以内建有戏台,四面带彩,四角翘头,顶为悬山式,出檐较深,造型独特。正面悬置“碧落云横”、北面悬置“韵叶宫商”巨幅匾额。正殿卷棚下悬置张美如书“天地同流”和牛鉴“日在天之上”匾额。

远观山陕会馆,气势巍峨,庄严神圣;近看雕梁画栋,楼阁相连,廊檐绚丽,它是山陕与中原建筑的完美结合,为河西乃至西北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商务会馆。

《凉州府志备考》记载:“开荒田,劝耕种,同商贾,焕然太平之景象。建会馆、立仓廒、修庐舍,允矣中华之胜观也”。可曾想见,土门古城商旅往来,马骤车驰,驼铃叮当;店铺林立,摊点相连,叫卖声声的繁华盛景。

山陕会馆在古城的建立,其意义不仅仅在于建筑特色的独特,它有力地佐证了历史以来“要想挣银子,走一趟土门子”的古语。它的建筑融入了山西、陕西的洞穴式特色,又蕴含了当地宗教塔楼式和西北台榭式特色,堪称建筑创新杰作。

而更为重要的是为丝绸之路商贸交易、文化交流和经济发展起到了较大的推动作用,让这座古城成为名副其实的茶马市、名商埠、旱码头,而闻名于丝绸古道乃至西北地区。

考诸史册,土门古城共有寺庙36处,楼阁13座,戏台12座,这些建筑深含了厚重的文化底蕴,表征了远古先民非凡的智慧和创造力。这些古建筑群落,永远矗立在古城人的心中,从远古的时光中走来,进入衡量现代文明的价值中去,让后人永远仰望和追忆。

承继文脉有来人

今人绘制了“土门文物古迹全景图”,让你我有幸近距离、详尽地、全面地饱览这座历史文化古城的全貌。这是一座何等宏大壮阔的历史文化古城。

面对此图,让人不禁会想到“清明上河图”,楼榭林立,绿树掩映;商贾云集,人流如织;虹桥卧波,车马穿行;旌旗猎猎,喧闹声声,恰似一派盛世朝歌的盛况。这是古城历史最为辉煌的写照,也是古城文化最为灿烂的表征。

【土门古城】


笔架山北,明长城南,土门古城坐落于此。自古以来,这座古城因建筑风格酷似古都长城,故有“塞外小长安”或“西北小长安”之誉称。

古城最初建于明代,为防御西域胡马铁蹄入侵,朝廷会同当地官员依照三极之道,察看地形,辨正方位,划定四址。先期修筑里城,方圆为三里,城墙高三丈六尺,厚二丈,开有东西城门,城头建有一座钟楼,四角各筑一座角楼。

至清康熙年间,又修筑了外城,外城城墙高二丈五尺,厚一丈三尺,方圆五里,东西各开启一城门,城门为三层门楼,另外还筑有三座角楼。紧依外城墙开挖了护城河,深一丈二尺,宽一丈四尺,里外城和护城河三道防线构筑了土门古城坚固的城防工事和布局。

古城建筑依中轴线自西向东建有三教楼、灯山楼、罗汉楼、文昌楼、封神楼、三星楼、魁星楼,均为歇山顶,绕廊、跨街式建筑,高达三层,雕甍镂角,飞檐斗拱,宏伟壮观。

里城的西城墙外是“集仙观”,南北长五十丈,东西宽二十五丈,由玉祖台、无量殿、三官殿、雷祖殿、灵官殿、东西陪殿、戏楼和山门组成,这里是道教及信教群众的活动场所。

古城的北部是一条畅通东西的街道,街道西侧商铺相连,并建有大释阁、普觉寺、山陕会馆、春秋阁、斗姻阁、清真寺、观音阁、土地庙、三义殿等。

古城周边还建有无量宫、城隍庙、灵官殿、火祖庙、显圣宫、鲁班庙、廒神庙、娘娘庙、东岳庙、马神庙、喜神庙、孤魂庙、土地庙等。同时,还有散落分布在乡间的大量庙宇和名胜古迹,共同构成了古城的建筑全景。

【古城汉墓】

两汉时期在古城留下了较多丰富的文化遗迹,最著名的是青石湾、陈家滩、乱坟子槽和落落墩四处汉墓群落,共计古墓60多座。从汉墓中发掘出了大量的彩陶、钱币、铜器、铁剑、木佣等遗物,其中最为著名的为绘彩陶罐,属新石器时代制作,篝火添红的陶罐,制作精美,图案鲜艳,寓意深刻,昭示了这里先民的饮食文化、美学文化以及宗教祭祀礼仪文化,也彰显了中华先民的工艺制作水平和高超技艺。

如今,这些陶罐、石器、铜皿等文物已成为历史的密码,但他丰厚了古城的文化,比文字更生动、更形象、更直观。面对这些文物古董,我们不得不承认,文化的渗透力和创造力好比水银泻地,银光闪烁;生命力如同饱满的种子,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定会生根、发芽、开花,结出奇异的果实,

文风盛则地方兴,这是古城兴盛的重要缘由。

【明代长城】


土门境内的长城主要为明代所建,在这块土地上绵延200余里。长城沿线筑有很多烟墩,也称烽火台、烽燧、墩台等。这些明代长城建筑,不仅护佑着古城的万民万姓安居乐业,也丰厚了这片土地的文化底蕴,由此形成的长城文化和长城精神,数百年来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奋发有为,保家卫国,为建设美丽的家园生生不息、奋斗不止。

长城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也是这片土地上人民的精神皈依。明长城在这片土地上耸立了400多年,在四季的风啸雨霜中,在历史的战火风云中,在时代的变迁流转中,暗淡了原本的使命,蜕化成了一道永远守望着古城的特异风景。

【人物春秋】

行走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与当地的各色人等多次交集,方知这座古城曾经哺育了众多良才俊杰、仁人志士。

古浪有史第一举人赵璘,凉州天梯山书院创始人韩仰魏,名震朝野的苏勤翰,还有乡野贤达胡发科,民间艺人郭聚堂,人民功臣郝竟,大义救红军的胡康王等历史人物,他们或以横溢的才华,或以显著的功勋,或以高尚的操守,或以精湛的工艺,在土门史册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要想挣银子,走一回土门子”的民谣,总是一次次地唤起人们对古镇的神往和追忆。

贸易繁盛、商贾如云不是一句空话,那些名盛一时的商号至今还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振兴周、世丰亨、同德涌、源兴昌,等等,也还被后者的商铺酒家茶肆沿用着。

大漠驼队的铃声,商旅马帮的吆喝,寺院庙宇的木鱼之声,似乎还在耳畔回响……这些往昔的文化气息,给今天繁衍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带来了永远的启示和教益。

行笔至此,不得不提及的是,一种文明的承接和赓续,是在一代又一代人的传承、创新中绵延不绝,发扬光大,这是后来人义不容辞的使命和担当。也不得不提及的是,在这里确有一批仁人志士,乡野贤士,心高志远,善义攘举,肩负起了古城历史文化传承和古迹建筑修建复原的神圣使命,期冀古城永远成为人们共仰的精神家园。

他们有很多,大多是一些贫穷但心怀慈善,慷慨倾囊的普通百姓。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几位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修复古寺、复兴文化的乡贤,他们的名字叫袁兴泰、岳培基、董竹林、马银山、马才元等,还有许多不知名字的。

从1995年起,他们善义攘举,用自己劳动所得的财富,同时募集和号召众多信义群众,如蚂蚁搬山,如精卫填海,积小成多,积腋成裘,累计筹资320多万元,先后修复重建了“山陕会馆”、“清凉寺”、“三义殿”等古建筑,让其再现历史的原貌,再次丰厚古城的文化风韵。

至今,这些乡贤仍奔波在修复古城的路上,他们有宏大的修复计划,立誓修复、复兴土门古城的文化遗迹,为今日土门文化产业的发展增光添彩,为子孙后代构建永远的精神家园。

个体的力量是微弱的,但他们的精神是可嘉的,他们的心中勃发着滚热的赤子情怀,他们担负起了本应由当地政府承担的职责,唤起了更多的后人热爱土门的历史文化,热爱土门的家园建设,热爱土门的经济发展。我们相信,在他们的带动和感召下,这座古城将建设得更加美丽,成为这块土地上永远的文化丰碑。

土门古城,这里有说不完的历史传奇,也有看不尽的风物古迹,邀您到古城走一走,看一看,听一听,享受这座丰盈了千年的古城文化盛宴。

依心而行,你会无憾今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