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潘天夀七絶集

 WENxinHANmo 2022-12-03 发表于辽宁

图片

録入:左衽奴

潘天壽詩存序

詩言志抒情之作也漢魏後稍有詩律唐以詩取士而律日嚴詩之境遂以窘能掉臂游行律中不為律困者杜少陵也不受律束肆意以行者韓昌黎盧玉川也韓之詩横空盤硬語妥貼力排奡二語得之盧之詩三言四言五言七言十餘言雜居一篇中雖導源於太白太白無此奇險也舉昌黎玉川之詩與子美義山量短論長或與樂天微之權輕比重則傎矣何也彼固各言其志各抒其情者也今乃以己意為權量而長短輕重之詎不謬乎及門陳仲陶法梅宛陵錢琢如效韓昌黎予兩善之盖不欲以己意側其間也潘子天壽癸卯暮春出詩一卷詩存二卷序見示其古詩全似昌黎玉川其近體又參以倪鴻寶之筆倪氏以文章經濟名其余技詩書畫皆精而又大節凛然予深慕之為輯全集而明清諸刊本皆有文無詩後得詩集又為采墨迹地方志補數章集乃大備倪詩稜峭險拔意出人表予極愛之今讀此集何其相似之甚也潘子以畫名世界琢一章曰一味霸悍其志之所在可知宜其詩稜峭横肆如此也喜有素心相同之友為拉雜序之六三年四月海寧張宗祥時年八十有二

詩賸自序

丁丑初秋蘆溝橋事起延及冬仲杭城淪亡致二十年習作留存之書畫全部損失詩稿亦未携出一年來辗轉流離由建德縉雲經南昌長沙至沅陵小住沅陵即古辰州地位湘西萬山中華夷雜處百般落后人情風習尤與江浙諸濱海地懸殊遠近山水亦少清麗雄奇可資遊觀故外地人之來此者除閉户外無徘徊地然寂處無聊每每憶及江東之水光山色西湖之六橋三竺諸勝倍增悶損因常擊節諷詠舊稿中一二可記得者以為消遣輒覺吾身仍居處於江東時也一月以來隨記隨錄凡百首成一小册名曰詩賸實為一時悶損療治之特劑耳來日烽煙平熄,下沅水渡洞庭浮揚子返杭州顧可以是為流離紀念物,亦無聊中之勝事也敢云公詩焉戍寅夏仲壽記於沅城甲第巷二十三號之容膝寓

嫩寒

嫩寒枕褥腻春華安息香凝煙篆斜睡起憑欄無意緒默看細雨涇桃花

登燕子磯感懐四首

掠波燕勢無倫翠壁丹崖絶點塵四塞烽煙誰極目江風吹上獨吟身

感事哀時意未安臨風無奈久盤桓一聲鴻雁中天落秋與江濤天外看

虎踞龍蟠扼上游劇憐自古帝王州欲因今夜磯邊月板銅琶弔石頭。

泥馬君王事劫灰平沙無際水瀠洄莫教此堑分南北盡遣金人鐵騎來

題秋梧雁來紅立軸

碧梧宫院月輪秋,銀漢高懸露氣浮。鴻雁一聲人未睡,上林已報夜添籌。

愁心未翦繪屏圍,梧葉嬌黄梧子肥。雁使每遲秋水闊,八行誰草字如飛。

題張書旂花卉集

文通妙繪造化師,筆能扛鼎墨淋漓。照眼頓明雙眸子,不覺奇氣沁心脾。

生枝枯幹任槎枒,腕底春深桃李華。不道徐黄舊心法,極波濤處競龍蛇。

独遊崇寺山桃林

辛酉暮春意緒無聊每喜獨遊看花則欲與對語問水則久自凝眸蓋別有感於懷也。

菜花黄綻鵝兒(冉羽),苔色綠明豹子斑。正是江南風景好,尋春一笑便登山。

緩隨瑶草袷衣輕,密幹繁枝結絳纓。同許清真同灑脱,萬花扶我酒初醒。

春深洞口瑞雲飛,畫楹濃添碧草肥。相對嫣然成一笑,不曾訝我是剛歸。

雲階誰與共徘徊,遠近高低迤邐開。卻道今宵重醉後,月明携我上天台。

千峯掠影轉雲車,日色花光燦彩霞。低語蓮華春更好,莫嫌粗糲飯胡麻。

一燈人倦月彎彎,簾影朦朧獨閉關。夜半吟魂飛鐵馬,漫天紅雨豔溈山。

夜宿黄山文殊院東閣意有未盡復成四截

參雲山閣勢嵯峨,閣外星辰布大羅。欲上浮槎高尺五,中天銀漢月明多。

毒龍怒卷海濤驅,天撼峯巒萬瓦虚。如此空山如此夜,孤燈無奈憶奇

倦眼分明古睡開,琉璃燈影佛光回。悟知狗肉遊方者,闖入阿羅漢窟來。

名山峯壑自相殊,氣象高華意趣粗。昨夜夢中颓甚矣,大風扶我上天都。黄山以天都蓮花二為最高蓮花有險道可達極巔天都則直聳雲霄向無路徑可上。

春遊雜詠

乙亥暮春與姜敬盧先生及朱屺瞻同社等六人作富春釣臺金華北山之遊遂成雜詩十首以當遊記。

富桐道中

曉煙淡約萬花舒,白袷羅衣春暖初。一路看山忙住眼,輕車飛駛上桐盧。

桐廬曉發

江天初曉且揚舲,一片雲帆煙水冥。我亦重來黄子久,千山未改舊時青。

晚入建德

萬堞梅花晚色横,千家燈火月初生。明朝莫首蘭谿路,試上江樓聽鳳筝。

白沙渡

山青水碧白沙渡,墨氣淋漓大寫真。不是清湘舊草稿,憑誰着我畫中身。

横江舟中聽曲

一曲新歌響入雲,暗香清韻腻難分。銀缸豔映花如錦,已是周郎酒乍醺。

春濃羅綺細風柔,天上清聲水上浮。况是横江明月夜,彩絃金撥譜西洲。

遊北山傍晚返金華

一頭花壓帽簷斜,抵死遊春興倍賒。身似放翁人未識,海棠如錦入金華。

渡錢江

遊旌遥指武林回,殘堞微茫水自洄。到岸越山青不盡,齊送我過江來。

題朱荷紅蜻蜒立幅

蜻蜓款款玉屏風,豔映花光扇扇紅。醉後六郎颓甚矣,憑誰扶入翠帷中。

題潑墨梅蘭卷子

横斜梅樹三分瘦,飄拂幽蘭第幾枝。野水空山春淺淺,雲拖月色上龍池。

夜宿普陀息耒禪院南樓

一抹煙綃熨貼平,高樓風襲袷衣輕。海天月色清無比,今夜如何月未生。

誰渲煙雨萬弓長,水水山山海色荒。午夜層雲知似墨,天風聲裏憶王郎。(顧著作知新亭監时王洽请為海中都巡問其意云要見海中山耳為職半年解去爾後落筆有奇趣。)

説法曾神色相身,洛迦山色綠如筠。婆心豈惜楊枝水,不洗中原萬劫塵。

更深人倦雨錚錚,不奈微寒漬太清。試與枯禪參一指,空山濤卷木魚聲。

題江洲夜泊圖

水遶山迴勢絶羣,誰曾於此駐千軍。萬家樓閣參差起,半入晴空半入雲。

城外千樯集海鳧,上通巴蜀下姑蘇。似曾相識潯陽路,夜泊船留司馬無。

浪沙淘盡幾英雄,倒海潮聲歲歲同。鐵板銅琶明月夜,更何人唱大江東。

夕陽城郭花如錦,燈火樓臺夜有聲。欲濟莫嫌官渡晚,葭沙水太清明。

題山居圖

土腴處處可桑麻,亦種棠梨與菊花。三徑久荒人迹少,孤松矮屋老夫家。

前溪木落已經秋,遠浦斜陽霽色浮。莫是富春長卷子,羊裘着我一扁舟。

性迂未慣逢迎事,地僻何勞長者車。剛近小春寒已重,月明忙我種梅花。

木奴千樹傲居官,有室能容膝便安。花放千峯天欲紫,小窗勝撿舊書看。

論畫絶句

神妙無方迥絶塵,遊絲風格至今新。妍媸莫論先張陸,千古傳神第一人。(顧長康愷之。)

撫琴直令衆山響,可羡澄懷宗少文。丘壑棲遲何礙老,卧遊情趣自超羣。(宗少文炳。)

偶憶婆娑十一鶴,摩天雲羽絶塵埃。盡緣楷法名天下,畫筆能從書筆來。薛嗣通稷。)

孰信前身是畫師,詩中有畫畫中詩。須知雪裏甘蕉樹,早證散花説法時。(王摩詰維予曾聆康更生論國有繪畫謂全被摩詰雪蕉東坡朱竹糟壞因太背物理形相致無進步也實則康氏尚存華不如法自生分别想耳。)

心源造化悟遵循,雙管齊飛如有神。一自朝川人去後,南宗衣鉢屬何人。(張文通璪莫雲卿畫説云南宗王摩始用渲淡一變鉤斫之法其傳張璪荆關郭忠恕董巨米氏父子以及元之四大家。)

輕毫淡墨開千古,一葉半花任絶奇。神妙兼全成大雅,風騷百代少陵詩。(徐處士熙。)

片江南景色新,董源平淡自天真。米家月旦靡多語,神格兼全無等倫。董北苑源。

樹如屈鐵山畫沙,筆能扛鼎騰龍蛇。殿荆關董時間耳,食古佛力老煙霞。僧巨然荆關董巨為五代宋初四大家循時代先後為次實則巨氏所成就在荆關董三家之上。)

高名大節千秋映,據德依仁百藝餘。端得此君遊戲旨,閒將朱墨任毫書。蘇東坡軾。

遒上神思孰與衡,一家風格突關荆。文章奇險書奇古,信手拈來總可驚。米元章芾。

不多筆墨已離披,紉佩何心唱楚辭。同與夷齊無寸土,露根風葉雨絲絲。鄭所南思肖。

富春山色近何如,極盡蒼茫雲卷舒。豈是尋常真畫史,百分餘事五車書。黄子久公望。

正從平淡出層奇,高品原來不可師。無復有人當季世,空山如此耐尋思。倪雲林瓚雲林山水天真幽品第一論者每謂宋人易摹元人猶可學独雲林不可學蓋從平淡中出奇無直使智者息心力者丧氣作山水每不位置人物問之則曰今世那復有人。

搴旗老將氣崢嶸,筆墨酣豪俱可驚。我別關懐題竹語,也思歸去聽秋聲。(吳仲圭鎭吳氏極精墨竹第為山水所掩世少留意及之其題語亦以墨竹為多甚愛其我亦有亭深竹裏也思歸去秋聲句。

風情怪詭樸而古,元氣淋漓淡有神。一代奇才誰認識,天教筆墨葬斯人。(徐天池渭。)

風流藴藉入骨髓,讀萬卷書行萬里。文人真諦誰遥承,閒翦吳淞一江水。董玄宰其昌董氏畫禪室随筆云文人畫自文王右丞始董氏實以文人正傳自任者也。)

不堪聽唱念家山,盡在瘋狂哭笑間。一鳥一花山一角,破袈裟溼暮雲黯。(八大山人雪个。)

鎔六州鐵鍛千鎚,沈默幽深累夢思。鼻息一絲雲一衲,萬山千水老垂垂。(殘道人石谿。)

古阿羅漢是前身,五百年來無此人。豈僅江南推第一,筆參造化墨通神。(瞎尊者石濤王麓臺嘗云海内丹青家未能盡識而大江以南當推石濤第一予與石谷皆有所未逮。)

堂堂陣外建旌旗,披靡貔貅十萬師。畢竟將軍能跋扈,撼長城固謝毛錐。(高且園其佩。)

夢渡黄河

時艱有憶田横士,詩絶彌懷敕勒歌。為訪幽燕屠狗輩,夜深風雪渡黄河。

丁丑冬避寇建德姜塢夢醒聞雨感別

閒情莫復問芭蕉,別後空山信寂寥。夢醒一燈青欲炧,不眠如昨雨潇潇。

過桃源車中口占

春釅凝之薄笨車,黛螺山色岸眉斜。桑麻雞犬知如舊,一路紅深魏晉花。

渡湘水

岸天煙水綠粼粼,一槳飄然離亂身。芳草滿江歌采采,憂時為弔屈靈均。

風裳水佩想依稀,雲影煙光落畫旗。誰問九疑青似昨,涙痕猶溼萬花飛。

過陽朔

征袍風雨太披猖,已上衡陽向貴陽。十萬峯巒齊點首,輕車無恙過潘郞。

同登車中見越南少女讀佛蘭西小説有感

綽約風儀古夏餘,一肩秀髮翠蛾舒。如何不習越裳語,愛誦横行蟹字書。

晚抵河內聞屐聲作

足趾相交記舊名,河山如昨世情更。誰多彼黍離離感,一片晚風木屐聲。

盤龍寺看梅

庚辰新春三日遊晉寧盤龍寺殿前有老梅一樹鐵幹輪囷可四五抱花重瓣作淺絳色紫萼綠鬚繁密如天半奇霞真宋元時物也即裁六截以記觀止。

春回脚底氣融融,拖杖閒遊沒定蹤。敢道窮山無異賞,不禁風雪上盤龍。

鐵幹輪困盡十圍,繁花天半與霞緋。安禪倘有華光衲,鉢底驪龍定欲飛。

佛爾如如老此山,天深萬劫未曾閒。花花已化身千億,獨領芳菲彈指間。

相看底事久躊躇,不耐娟娟雲卷舒。敢問當年何水部,清新詩格近何如。

無分枝北與枝南,人立東風已半酣。誰與今宵花下飲,舉頭新月正初三。

遊倦回車靜掩扉,鄉愁無奈夢依稀。分明猶記西泠路,風月清華看鶴歸。

雨中渡滇海

煙水微茫接太清,墨雲冉冉和波生。無端海底龍風發,吹我南飛一舸輕。

岸眉陣雨走飛軍,天著羊欣白練裙。但使横風吹不斷,憑誰虎僕草奇文。

劫灰難遣古今平,漢武旌旗尚有聲。不道仍多遺恨在,久疏跨海制長鯨。

煙蕪漠漠鷺鶿閒,避暑梁王久未還。不見當年舊宫殿,篷窗惟有虎兒山。

七二峯巒已陸沈,夢中無復有嶇嶔。昆明池水具區水,莫問煙波何處深。

烽火連年涕涙多,十分殘缺漢山河。有誰便上昆陽道,細雨斜風弔鄭和。

渡嘉陵

山色輝金兼映碧,水流怪石復崩灘。李吳並世無雙筆,坐我大同殿裹看。

江濤終古挟雲奔,一舸誰同祖逖論。且為幽蘭動橈楫,渝州燈火已黄昏。

登天台蓮華峯拜經臺作

盲風拖得雨雲開,莽莽萬山天外來。檢點金甌殘缺甚,為兜大笠上高臺。

極海波濤耐細聽,重裘無礙酒初醒。陡知絶頂臨風立,百萬峯巒為我青。

以我為峯未可非,歌聲天姥聽依稀。不稽劉阮胡麻事,有憶長才李布衣。

寂寂禪心不動塵,風旛閒展石臺春。月華如雪空明夜,想見蒲團花雨匀。

礙眸烽火遍胡笳,無奈盤桓日已斜。為問人天千萬劫,忍將無語證蓮華。

暮色沈沈脚底開,平鋪無際上層嵬。山僧語我晴能好,明日安排觀海來。

高冠華自青木關來書謂不日在陪都個展因成四截張之並以代簡

臘盡山城付索居,懶將鈍眼辨蟲魚。獨欣高適真詩伯,一紙書來每起予。

筆從渾樸漏痕得,墨自淋漓元氣傳。硯底天生古港水,邇來百丈發青蓮。

賺得空山與水隈,老松疏竹復寒梅。霜餘雪後横斜好,逕自青藤雪个來。

劉勰品文嵘品詩,味如醇酒與羊脂。知能取代為形相,不羨聲聞寫辟支。

流香澗(在武夷水簾洞南危巖絶壑幽邃異常為武夷一勝。)

絶壁千尋一澗花衣香澗水腻流霞幽深彷彿羅浮路料有仙人萼綠華

團蕉何處可安居剩水殘山萬劫餘擬拓澗邊數弓地飽胡麻飯讀奇書

春雨

做春細雨沁窗紗,投老心情懒倍加。耐有寒香藴書味,残蘭又放一枝花。

題高南阜扁豆障子

乾嘉手誰評旦,騎鶴疏於十萬籌。二十四橋應似昔,不勝人物憶揚州。

秋來豆莢已登盤,至趣應從蜾扁看。自是散僧能入聖,任教怪鬼上毫端。

題柏園會友圖

根石柯銅爛有光,曾經殷雪與周霜。歲寒已近换符節,祭竈喜聞柏子香。

小別經年鬢已疏,情懐轤轆我何如。此來盡有山蔬美,翦韮烹茶問洛書。

詠蘭

殘蘭一盆為前寓客遺棄於古墙根者已近二年矣去秋忽萌新葉並添兩蕊因移置樓窗謹為護養至今春落燈時節囅然開放喜而書此

可愛離披四五葉,誰遺冷落古墻根。不摧雨雪風霜下,自有天心為爾存。

嫻似文君春鬢影,清如冰雪藐姑仙。應從風格推王者,豈僅幽香合可傳。

漫言弱質風情好,不減空山意趣深。擬削楚騷紉佩語,人間何處結同心。

野性依然我未除,何年帰去有柴車。清风明月茅檐下,相對與君共著書。

水仙

明璫羅襪步姗姗,淺倦仙妃歸宴歡。洛浦夜深明月白,天風香逗水雲寒。

題竹谷圖

一灣新水綠潺潺,雨後斜陽山外山。竹裏人家誰久住,飛花未遣到人間。

萬翠峯巒壓畫屏,雠書門户每重扃。酴醾不管春歸去,開遍蠣墻尚未停。

乙未初夏與茀之等八人赴雁宕寫生遂成小詩若干首以紀遊踪

靈巖寺曉晴口占

一夜黄梅雨後時,峯青雲白更多姿。萬條飛瀑千條澗,此是雁山第一奇。

天柱峯

是誰信手施鎚鑿,拔地擎天樹此材。擬置金盤最高處,夜深承得露華來。

龍壑軒題壁

絶壁蒼茫繪白虹,微寒猶下碧霄風。雲軒不見云英在,一樹槿花寂寞紅。

展旗峯晚眺

如此峯巒信絶奇,寫來出塞少陵詩。不禁我亦思名馬,一抹斜陽展大旗。

訪碧霄洞

洞口曾停鸞鳳車,羣仙何夕散真如。碧霄院落餘荒草,無復清聲演步虚。

倚天障

倚天誕障緣雲上,愁有猿猱不可窥。此是海陬一片石,南宫袍笏未曾知。

雨中訪徐文長故居

三間老屋原如舊,矮户疏窗怪可人。冒雨尋春偶相訪,不禁憑弔為傷神。

一樹冬青紀歲年,古藤斜倚短垣前。春秋月朗更深夜,料有書聲響徹天。

天漢分源字尚存,天源池水浪花翻。中流柱石依然在,此意誰人與共論。

自在巖前竹數竿,殘枝敗葉意闌珊。草萊一任和煙長,負手吟詩躑躅看。

灑翰名齋點畫奇,枯藤萬歲鬭蛟螭。齋中疑有烏巾在,正是淋漓下筆時。

一花半葉風情古,歷亂欹斜意趣深。莫謂病狂兼病酒,儘情迸寫寂寥心。

孤憤佯狂事可哀,如何天竟困奇才。明珠曾詠葡萄句,閒擲閒拋入草萊。

敗砌殘垣費歩循,藤阿杮塢莽荆榛。慨憑尺土深丘壑,容得先生老此身。

過春波橋

東郭門頭曉雨時,細風楊柳綠煙絲。忽經照影春波水,有憶驚鴻感事詩。

題白陽山人墨菊

白陽花卉天才秀發逸韻横生自不能以個人門户限驥足之馳驅衡山竟以非吾徒也責之陋矣。

逸如彭澤陶元亮,韻似西風李易安。鳴鼓停雲殊陋甚,欲將私統範豪端。

十三陵

入關鋭氣消沈久,眼底江山幾廢興。誰謂朱明無土,十三陵樹尚青青。

題擬石濤山水軸

習俗派爭吳浙間,随聲相譽與相訕。苦瓜佛去畫人少,誰寫拖泥帶水山。

題墨蘭

價廉粉脂豔吳娘,芳草誰歌天一方。筆墨年來無健者,任他胡亂説徐黄。

入京

莫上湖樓泥倚欄,南天花事已闌珊。輕車約我留春住,四月京華看牡丹。

蘆溝橋

狼火從兹午夜生,血流漂杵復漂城。可憐一片蘆溝水,猶帶當時鳴咽聲。

出關

夢裏輕車轉迅霆,東風膩酒未全醒。出關不在扶餘地,為到遼東看紫丁。

雪中登居庸關

懸崖危澗勢崔巍,千古雄關天險開。直上關頭憑眺處,雪花如掌襲人來。

登八達嶺萬里長城

普天之下皆黔首,何用長城限漢胡。一夢沙丘惟二世,祖龍所計本庸愚。

俞樓夜雨

綠透芭蕉紅透杏,熟梅天氣雨雲多。小樓一夜瀟瀟裏,又漲三潭一寸波。

庚子三月重遊天台宿華頂寺尋桃源洞未至

重巒複澗水沄沄,時見桃花映白雲。應有胡麻仙子在,尋春何礙日將曛。

名山長自護雲霞,鳥道依稀雲外斜。此是劉郎前度路,石梁即去定非賒。

赴羊城

今晨又向羊城去,昨日初從遼海還。自喜髯公耽笠屐,何愁踏偏亞洲山。

抵廣州

乘興南遊不計程,薰風暗襲袷衣輕。陡知已近羊城地,一路甘蕉與紫荆。

羊城賓館噉茘支

味如仙窟瓊漿美,色似瑶臺鶴頂丹。猛憶華清妃子笑,紅塵一騎入長安。

晚渡珠江

曾聞海客話神瀧,十日清遊興未降。應趁今宵明月好,萬家燈火渡珠江。

抵榆林港

海天無際水沄沄,沙島星羅漾瑞雲。喜有南天新壁壘,初成十萬水犀軍。

三亞道中

蔚藍海色淼無涯椰樹齊天八九家委實風情異樣好斜街朱紫鳳凰花

辛丑四月十四乘甲舸由吳興出苕溪重遊太湖

烽火十年未陸沈重遊來此快披襟昆明湖與具區水畢竟煙波何處深

舊事誰稽越絶書依然此水渺清虛卧薪霸業今何在,莫複臨風弔闔閭

柳毅傳書事不庸水晶宫殿話遊踪料知萬頃波濤下,酣睡定然有劇龍。

七二峯巒翠鬱迂長空無際水雲舗不知暮色歸帆裏載有輕裝西子無

舟人指點話吳江申舸横風興未降有憶鐵雲詩句好紅樓一角夜開窗

三上黄山住北海賓館訪獅林精舍

門前依舊夕陽黄石徑迷離草樹荒老我雙眉渾似雪重來誰識舊劉郞

怒濤夜吼千松樹兩度南樓信宿來猶有鐘魚聲在耳佛光燈影畫圖開

已公未老鬢先絲翦韮烹茶欸客之今日擔簦何處去松風蘿月朗階墀

夜色微茫不可留天風虎不禁秋回眸大墨千峯頂堪愛新黄月一鉤

登蓬萊高閣口號

莫問秦王與漢武神仙大藥事成塵振衣絶頂觀滄海我是蓬萊最上人

泰岳觀經石峪摩崖

累有銘辭七二代靡同文字渺無餘幸殘石峪摩崖在應剷全山惡賴書

題夢遊黄山

重向蓮花峯頂行海雲無際夜無聲平原筆力華原墨,如畫千山鐵鑄成

石險徑懸銀漢上天青花放海雲春何年得遂名山想眠鶴青松友此身

題吳茀之墨蘭

最愛湘江水蔚藍幽香無奈月初三楚騷遺意誰能解應憶當年鄭所南

題王代之松嘯樓集句稿兼以代柬

年來舊友感蕭疏眉鬢星星霜雪餘白也遠遊仍禹穴不勝相憶近何如

陡然雁使遞奇文豁我雙眸意不羣紫鳳天吳隨翦織踏天李賀割秋雲

題江舟夜泊圖

飛帆如葉下輕舟千里江城一日收莫問潯陽舊司馬昨宵燈下抵瓜洲

題梅花高士圖

根石柯銅古柏身空山淡蕩自精神香深雪海閒酣睡不是羅浮夢里人

題觀瀑圗

清遊最愛夢中山怪壑奇崖筆外扳飛瀑水晶簾不捲從天摇曳到人間

漁磯罷鈎

飜飜鷗鳥自忘機眉外斜陽水外肥釣罷歸途閒眺望輕舟已過舊漁磯

題徐天池墨花長卷

草草文章偏絶古披離書更精神如椽大筆淋漓在三百年中第一人

題百丈岩古松圖

一夜黄梅酣雨後萬山新綠漲雷峯料知百丈岩前水更潤岩前百丈松

壬寅暮秋赴寧波便道南溪温泉口占

蹤跡十年未有閒喜今便向故鄉還温泉新水宜清浴愛看秋花艷滿山

題指畫山水障子

一水西來百派分千山形勢自超羣老夫指力能扛鼎不遣毛龍張一軍

題野塘清趣圖

春歸蒪菜已花黄深閣但添繡綫長翠鳥不知青鳥事聽風聽雨老横塘

贈東京女書家

席上見君面瀟灑天真鎮可人妙筆簪花花樣好洛神風格是前身

夜車過大庾

南枝何日是開期密蕊疏花繫我思底事車馳酣夢裏參横月落未曾知

飛過臺灣作,

依稀月色漾銀瀾萬里高飛星斗間夢下有誰思漢土微茫燈火過臺灣

登龍山

卧薪霸業久塵埃誰向龍山駐杖來惟有無邊春草色依然綠上越王臺

图片

END

图片
图片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