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教授的拐杖 2023-11-16 发表于北京

故乡是灵魂的葬所,而他乡总包容着我们的野心和梦想。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一个土生土长美国人,艺术最终成就却在英国,哪怕是艺术之都佛罗伦萨也未曾留住他。浪迹了整个欧洲大陆,海绵一样吸取,最后到了英国,在这,找到了最终发展和成就之地。

他是英国皇家美术学院的创始人之一,继雷诺兹院长之后的继任者,他从1792年到去世,一直都担任皇家艺院的院长。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同时对于美国的绘画史,他是美国新古典主义之父。

而他最出名艺术有两幅画,一幅是《沃尔夫将军之死》。这幅画非常不好讲,因为它涉及我不想涉及的政治。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那么就从这幅画为什么轰动了艺术界讲起吧。先说一下这幅画的归宿,它于1918年离开英国,当时是位公爵将其捐赠给加拿大人民,三年后,它抵达渥太华的国家美术馆。

为什么捐赠给加拿大?好像还是抛不开历史政治。这幅画的作者是美国画家本杰明·韦斯特(Benjamin West,1738-1820)了解历史的,可以从他的生卒日知道,他活跃于美国独立战争后期。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这幅画描写的是个历史画面,英法两国争夺殖民地战争,丘吉尔把它称为“真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随着这场战争也开启了北美建国。

魁北克在加拿大地位非常特殊,现在的魁北克人依旧认为他们是法国人,即使这场战争是英国的胜利、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建国。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浅浅讲了一段历史,好,那么现在就可以讲明白这幅画为什么轰动?

好莱坞电影的大概趋势现在大家都很清楚,要我说呢,这幅画开启了绘画界的好莱坞,将英雄的塑造溶在现实与梦想之间。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观看感受。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流血的白色绷带、殉于理想的表情,瞭望远处充满高光天空的那双眼,有幸福、有宽慰、有不甘。

艺术为什么伟大?其实我更喜欢以这种方式来推荐艺术,尽管现在不能完全酣畅淋漓深入去分解。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这幅画在英国展出,络绎不绝的观画者排出了几里地、持续了很久。很多人在这幅画面前泪流满面。当然这种情感对于未曾真正深入去了解那段历史的我们,可能根本无法理解。

同样理了解这幅画,还要理解欧洲人对于基督的情感,他们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最妙的是这幅画的远景,整个魁北克大陆,远方熊熊燃烧的教堂,以及从高处往下攻身着红衣的英国士兵,这是沃尔夫的指挥辉煌。

这是宏大历史性画面与现实人物的巧妙结合。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近处绿衣报信使者则是纯粹的美国人,而半跪在地上的原住民,就是将梦想和现实连接的那个点,他既是沃尔夫、也不是沃尔夫。

这幅画、这场战争,无论对沃尔夫将军还是本杰明·韦斯特,都是他乡的成就。

一幅油画里的两个国家建国史

最终他们各自都又将魂归故里。

沃尔夫、本杰明,你与我,都逃不过这场宿命,这是人类的宿命,如同这幅画远方那高亮的云层。

#长安启源A05 油电同价新选择##油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