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变局——大唐帝国的后半生 NO.257 别说认错了,认爹都愿意

 金色年华554 2023-11-28 发表于江西

图片

NO.257

怎样才能扭转这样的被动局面?

怎样才能让苦难深重的国家重获新生?

奉天小城内的唐朝君臣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有术士进言说,近年来国家厄运不断,应该作出一些变更,以改变运势。

可到底该变更什么呢?

术士没说。

李适只好召集群臣讨论。

有大臣建议给皇帝的尊号上再加几个字。

陆贽立即站出来表示反对:给皇帝加尊号,是为了歌颂皇帝的恩德,在形势一片大好的年代倒还情有可原,可如今国家遭遇丧乱,形势一片不好,怎么能这么做?况且人主的伟大与渺小,和名称有什么关系!

最终李适采纳了他的建议,没有加尊号。

但尊号不变,总得改点别的什么号吧。

可那时不仅没有微信号、QQ号、抖音号,就连句号、逗号、省略号都没有(古代中国是没有标点符号的),想来想去,只能改年号了。

于是,在征求了群臣的意见后,李适把年号从“建中”改成了“兴元”。

但在陆贽看来,改年号跟加尊号差不多,都只是个形式,没什么大用——就像马铃薯不管是叫土豆还是洋芋头,味道都不会有变化一样。

这当然是远远不够的。

他建议皇帝李适“痛自引过以感人心”,主动向天下人坦陈自己的过失,以凝聚人心。

换句话说,就是下罪己诏。

如果对两年前的李适讲这样的话,他肯定会勃然大怒——那时的他心比天高,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可能认为自己有错?

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天下的局势危如累卵,帝国的命运风雨飘摇,对此时的他来说,只要能平定叛乱、恢复秩序,别说认错了,认爹都愿意!

他知道,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不能再考虑他自己高不高兴,而必须要考虑别人高不高兴;他不能再顾及自己的面子,而必须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命根子!

因此,当陆贽问出那个我老婆经常问我的那个问题“你知道自己做错了吗?”后,他的回答几乎和我如出一辙:我知道,我一定改!

公元784年正月初一,李适正式对外颁布了一道著名的《罪己诏》。

这份诏书由陆贽执笔起草,李适亲自审定,其态度之恳切,文字之真诚,反思之深刻,在中国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在诏书的开头,李适就用各种贬义词长篇大论地批评自己,语气比法庭审罪犯还要严厉:

……小子惧德弗嗣,罔敢怠荒,然以长于深宫之中,暗于经国之务,积习易溺,居安忘危,不知稼穑之艰难,不恤征戍之劳苦……天谴于上而朕不寤,人怨于下而朕不知,驯致乱阶,变兴都邑,万品失序,九庙震惊,上累于祖宗,下负于蒸庶……罪实在予……

当然,要想争取人心,光有态度不行,还要有具体的措施。

针对百姓反映最强烈的所谓“交着领先世界的税,受着猪狗不如的罪”的税收问题,李适在诏书中明确表态:除陌钱、间架税以及近年来新增的各种苛捐杂税,一个不留,全部废除!对于叛乱诸藩,李适也释放出了最大程度的善意——除了之前已经暗通款曲的田悦、王武俊、李纳三人外,他还表示对李希烈和朱滔也都既往不咎,只有已经称帝的朱泚一人不在赦免之列。

应该说,这份诏书起到了立竿见影的良好效果。

史载罪己诏颁布后,四方人心大悦,很多人甚至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而本来就有意归顺的田悦、王武俊、李纳三人则在看到诏书后彻底吃下了定心丸,先后取消王号,上表请罪。

李适随即加封田悦为检校左仆射,王武俊为恒冀节度使,李纳为平卢节度使,正式承认了他们的地位。

田悦等人就这样摇身一变,再次成了大唐的臣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