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曾头市若战术得当,或可硬刚梁山?

 写乎 2023-12-04 发表于四川

作者:许云辉

地处凌州西南的曾头市恰似一枚铁核桃,几乎崩碎梁山好汉们的门牙。曾头市民团在首次抗击梁山战斗中,打得梁山遍地找牙,且将一号人物晁盖射落马下,含恨归西。

在迎击梁山倾巢出动的第二次围攻中,曾头市损兵折将,最终被攻破,所有“金银财宝,米麦粮食”都成为梁山战利品。

曾经硬刚梁山的曾头市,为何最终灰飞烟灭?

 (一)自我膨胀

曾头市方圆百里,共有三千余户人家。族长曾长者“原是大金国人”,倚仗武艺高强的曾家五虎,积极响应官府号召,出钱出粮组建起一支豪强地方武装,聘请史文恭和苏定两名武师为正副教头,对曾头市六千余青壮年进行军训,将曾头市打造成抵御梁山的铜墙铁壁。

在曾府苦心经营下,曾头市全民皆兵,人强马壮:“村中壮汉,出来的勇似金刚;田野小儿,生下地便如鬼子。僧道能轮棍棒,妇人惯使刀枪。交锋尽是哥儿将,上阵皆为子父兵。”

曾家五虎在四个方向设置寨栅,公开与梁山叫板,故意量身定制“造下五十余辆陷车(当时梁山头领共五十余人)”,发誓要“扫荡梁山清水泊,剿除晁盖上东京。生擒及时雨,活捉智多星!”

他们截夺段景住盗取的照夜玉狮子马,并对梁山极尽侮辱诋毁,成功打得晁盖所部损兵折将败回梁山。这场胜利极大鼓舞了曾头市士气,更刺激得曾头市头脑发热。他们招兵买马要报凌州被梁山攻陷之仇,并笑纳郁保四劫夺梁山重金购买的二百余匹北地骏马。史文恭更是“口出大言,要与梁山泊势不两立!”

曾头市人马即便武装到牙齿,也不过七千来人,而且还是“扛起锄头下地,拿起刀枪上阵”的团丁。而梁山水陆人马合计二万余人,除了杀人如麻的头领,便是悍不畏死的亡命徒。曾头市民团自保尚可,攻打梁山纯属“武大郎捉奸——自己找死!”曾家五虎与两位教师自我膨胀,好高骛远制定出荡平梁山战略目标,可谓“搬起磨盘打月亮 —— 不自量力!”也正因如此,才埋下全军覆没的伏笔。

(二)有勇无谋

曾长者只管出钱出力,史文恭与苏定主管制定战略战术,曾家五虎负责指挥民团保护曾头市安全。可见,曾头市的安危全系在史文恭与苏定身上。

史文恭凭借武艺超群,成为曾家五虎的偶像,使得曾家五虎心甘情愿将抢来的骏马献给他当坐骑。可惜,史文恭非但战略目标制定得不切实际,战术指挥也乏善可陈。

对付头脑简单的晁盖,史文恭游刃有余,连连出招招招精彩:先遣曾家第四子曾魁迎战,摸清梁山虚实后,制定出以激将法诱敌深入方案,首创敌军;继而,他指示民团连续三日龟缩不出,以折损梁山士气,消耗梁山粮草;然后,他利用梁山求胜心切心理,再次施展诱敌深入之计,派出两个“自称是曾头市上东边法华寺里监寺僧人”,花言巧语将对方引入包围圈,将晁盖“带入去二千五百人马”,灭得“止剩得一千二三百人”;最后采取痛打落水狗战术,于当晚二更兵分四五路点燃火把直扑梁山营地,杀得梁山“又折了五七百人,大败输亏。”史文恭的战术灵活机动,可圈可点。

可是,当梁山倾巢出动卷土重来时,史文恭却突然降智,一味祭出“守字诀”。

他布置二千余人守住曾头市村口,在此设置总寨,与东西南北四寨形成网络。得知梁山兵分五路将对五个寨栅同时发动攻击后,史文恭的建议,仅仅是依然利用地形优势在“曾头市寨南寨北尽都掘下陷坑,不计其数”,且“四下里埋伏了军兵,只等敌军来到。”这种毫无新意的挨打战术可谓折了夫人又折兵,被梁山识破后略施小计,陷坑失效,民团伏兵全被烧死。

曾头市危在旦夕,史文恭还在与苏定一唱一和,坚决“主张不要对阵”,且献上望梅止渴的围魏救赵之计:“坚守五寨,暗地使人前往凌州,飞奏朝廷,调兵选将,多拨官军,分作两处征剿:一打梁山泊,一保曾头市。令贼无心恋战,必欲退兵急奔回山。”

史文恭不思进取,墨守成规,随曾升连胜两阵后,居然异想天开建议:“贼兵今日输了两将,必然惧怯,乘虚正好劫寨。”这一严重误判,直接导致曾家第三子曾索丧命。

曾长者为保住基业,屡败之后被迫求和。史文恭再次降智,脑残到将时迁等五名人质引狼入室,且轻信内奸郁保四情报,率民团孤注一掷深夜劫寨,中了梁山“番犬伏窝之计。”与此同时,曾头市遭到梁山五路兵马在时迁指引下的同时攻击。曾长官走投无路,“就在寨里自缢而死。”可怜“曾家一门老少”,被梁山赶尽杀绝,“尽数不留。”副教头苏定被乱箭射死,曾家三个儿子战死(人质曾升其后被杀)。史文恭倚仗千里马“行得快,杀出西门,落荒而走”,最终被卢俊义连人带马活捉。梁山人马如同鬼子进村,“在曾头市卷杀八面残兵,掳掠财物”,将曾头市毁于一旦。

曾头市遭毁灭,排除梁山的主角光环外,完全归罪于史文恭与苏定以及艺高脑残的曾家五虎。史文恭作为曾头市的定海神针,缺乏战略眼光,极少战术素养,有勇无谋。倚靠这样的总教头守护地方,无异于痴人说梦!

 (三) 扬短避长

曾头市地处凌州西南,“是个险隘去处。”此地“周回一遭野水,四围三面高岗。堑边河港似蛇盘,濠下柳林如雨密”,连吴用都承认晁盖攻打曾头市失败的根源在于“进兵失其地利。”曾头市民团如果倚仗易守难攻的地利,采取缩头乌龟般的坚守不出战术,静待凌州官军驰援,前后夹击,则孰胜孰负难以逆料。

曾头市首败晁盖,第一次便是凭借地利,“军马一步步退入村里”,诱敌深入与梁山打成平手。第二次,曾头市同样利用梁山人马不识路径短板,派和尚将晁盖大军引入“看四边路杂难行,又不见有人家”的绝境,落入预设包围圈,重创对手。第三次,史文恭故技重施,挖设陷阱引诱“宋江军马打寨。”

曾头市阴谋被识破后,基本失去地利因素。曾家长子曾涂不甘心束手待毙, 主动出阵搦战,被梁山好汉群殴“死于非命。”曾头市被迫讲和,曾家第五子曾升无奈成为人质被扣押梁山军营。

曾头市地利既失,曾家五虎再折其二,曾长者无心恋战,史文恭底牌基本已经亮完。此时,固守待援无疑成为曾头市的唯一选择。史文恭却昏招迭出,在内奸郁保四唆使下,再次做出劫寨的错误选择,“传令与北寨苏定、东寨曾魁、南寨曾参,一同劫寨。”此举正中梁山调虎离山奸计,曾头市民团大本营被梁山人马攻陷。

民团在曾头市,倚仗地利恰似如鱼得水。史文恭率民团出击劫寨,犹如龙游浅滩虎离高岗般扬短避长,焉能不败?

曾头市毁于自我膨胀、有勇无谋、扬短避长,令人扼腕!其实,古往今来无数成功人士,最终毁灭的原因,难道不是与曾头市如出一辙?!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7月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且于同月入职杏坛,2022年10月退休。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近百万字。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