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念,不念

 东营微文化_ 2023-12-07 发表于山东
念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儿。她从小是姥姥带大的,姥姥是旧社会地主家的千金,是那个时代村子里少有的能识文断字的人。年轻时的姥姥肤如凝脂、双眸清秀,纺线、织布、做衣服、做饭样样都是她的绝活。姥姥生不逢时,貌似她把自己的愿望都放在了念的身上。所以,作为长外甥女的念,在姥姥的手心里就像一个需要精心装扮的洋娃娃。赶会买的时兴的呢子外衣,带有蝴蝶结的红色小皮鞋、印有共产党万岁的小红皮包等时尚元素,一应俱全出现在念这个八十年代农村小姑娘的身上。每天,姥姥还会将念的头发变换出各种的造型,末了,还抹上茶油,阳光下顺溜的小辫美得一塌糊涂。
姥姥对她呵护有加,生怕她受半点委屈。念的世界里充满着真善美。念如一介不曾与世俗沾染的小草,虽纤弱,但恰到好处地生长着。
转眼间,念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俊俏的模样加上高挑的身材,让只大他八岁的舅舅担心不已。记得有一次过周末,念骑着自行车回家,刚进院子,就听见舅舅和姥姥在东屋伙房的对话,“念去了这么偏僻的地方上班,那里得多少年才分一个像咱念这样长得无可挑剔的闺女去。念心思单纯,别被人哄骗了,这进入社会真是一百个不放心啊。”不愧是从小像哥哥一样陪伴念长大的亲娘舅,说这些话时语气里有些焦虑。姥姥说,“嗯,吃完饭我和她说说,让她知道自己将来找对象注意些啥。”
念轻轻地撑好车子,若无其事地走进了正屋。虽然姥姥和舅舅想提前给她打预防针,但情窦初开的年龄,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或许是学生时期琼瑶小说看多了,里面充满诗情画意的理想爱情,让念充满了无尽的幻想,她盼望着有朝一日能有一个与自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如意郎君出现。
瓜子脸、双眼皮,加上青春时期满脸的胶原蛋白,念如同初秋清晨树上娇艳欲滴的海棠果一般赏心悦目。远在县城的亲戚给念张罗着对象,“家庭好、孩子好、父母都有正式工作、房子、车子都有了,结婚就擎着过日子”一个个末尾带有标签符号的字眼灌进了念的耳朵。但,感性的念,别人介绍的一概不见。啥时代了?还有包办婚姻,彼时的念心高气傲,物质上的富裕不足以打动她。她想要找一个思想上能同频共振、情感上能互相寄托的灵魂伴侣。
念,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幻想着自己的白马王子早日出现。但念却没想到,自己运气极差,自以为是如约而至的感情最终却是一场骗局,这一切源自深秋的一场邂逅。
某日,宿舍煤气罐儿没气了,念和同宿舍的姐姐借了一辆脚蹬三轮车进乡充液化气。学区学校与乡里足足有五六公里。路途之长加上蹬三轮车用力过多,充完液化气后顿时感觉又累又饿。两个人迫不及待地去了附近一家门面写有“天外天”的餐馆。正当两人大快朵颐的时候,姐姐却被餐桌旁边一个男的叫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姐姐回来了,脸上有难为情的神态,“他说过几天想到咱那里玩……”又过了几天,一封折叠的信塞进了念的手中,念稍稍有点厌弃,但读完以后,念发现他的字虽然谈不上俊秀飘逸,但末了那句“不因工作的劳碌而忽略了对方的感受,那就失去了爱的本意,情的兴致……”打动了念。
时光悄然流逝,转眼间已是冰冻三尺的季节。冬日里,宿舍院子的水管冻得滴水不漏。要吃水就要到村子里的水库去取,无奈白天上课,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去挑水。可晚上村子里的静寂、还有时不时蹿出来的狗猫,让念一想起来就非常后怕。正在念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及时雨般赶来。于是,在某个月黑星高的晚上,他一手拿一把斧头,水桶、扁担顺势往肩上一挎。带着念行走在通往水库的乡村小路上。冬季里,村子的夜晚静得出奇,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听得异常清楚,与之合拍的是吸进呼出阵阵丝凉的空气,静寂、寒冷把整个黑夜都填得满满的。走到村子的尽头,偌大的水库在月光地照射下,静谧而深邃。真不忍心打扰这份静谧。但水是必须要有的,接下来,打开手电筒,寻一处安全的地方,破冰、舀水、一桶接着另一桶。念看着他熟练地完成这些工序,像极了生活的日常。念不禁默默地对自己说,他没有食言,那封信中的“不因工作的劳碌而忽略了对方的感受,那就失去了爱的本意,情的兴致”,他做到了。至此,念认定了他,不论贫富与贵贱。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有了水就有了烟火气,念特别喜欢有烟火气的生活。两个人的感情却因寒冷而持续升温。
家境殷实的她有自己的闺阁,父亲也很疼爱他。打小各种带有公主元素的衣物、玩具,像四季轮回一样填满了她的房间。
那时的宿舍可称之为家徒四壁,但憧憬的力量是无穷的,念一想到将来有一位知冷暖、懂悲欢的人陪伴,再苦再累也甘之若饴。又过了几周,念过生日。他给念精心定制了粉红色的蛋糕,一朵挨一朵的玫瑰点缀其中,像极了那时的温柔。
念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特别感性、特别容易感动,读书看电视时遇上情感戏的时候,泪流满面是经常有的事情。在一个冬日暖阳的日子里,他兴致勃勃地告诉念,他费了好大劲才得到一个手机号,他让念猜这手机尾号四位是啥意思?念摇摇头,一脸的懵懂。当他说出1576的谐音是“要我妻顺”的时候,念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这不仅是一串普通的数字,而是一串带有平安符的数字。念感动地一塌糊涂,念也效仿古人的凄美爱情,下定决心——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冬季的某个晌午,念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办公室。正想签退时,看见了熟悉的字体,一屁股坐下时,发觉椅子上面竟是软软的、暖暖的,原来他怕她冷,特意买了这个暖暖的椅子垫儿。抬头仰望,此刻,他正在宿舍的屋顶上捅炉子烟囱里的灰,高陡的屋顶加上初冬的寒风,念感动得一塌糊涂。念发誓这么暖心的男人,这辈子非他不嫁。
漫长的寒假,对热恋中的念来说可谓度日如年,念将对他的思念用一针一线纳入了心底。未曾拿过针线的她,寒假里念跟着妹妹学起来做女红——纳鞋垫。念自己设计了花样,上面画有一对缱绻的鸳鸯,百年好合、心想事成的字样嵌入其中。做不完的时候,晚上睡觉还压在枕头底下,生怕找不到了;念的手也曾无数次被针扎疼,但她坚持为自己的心上人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双鞋垫。念想与他白头偕老,就像鸳鸯一样,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念是一个对金钱没有概念的人,当听到他说家里需要用钱时,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的工资卡,连同密码一起告诉了他。在念心里,爱一个人就得同甘苦共患难,钱只是一串数字而已,用到需要的地方才是钱,放在那只是一堆废纸而已。
然而这一切还是终究错付了。在一个初夏的晌午,已经推脱自己工作忙,近两个月似人间蒸发的他,托人送来了念的电饭煲,来人示意让念打开看看,念打开以后顿时懵了,里面整齐地放着念的照片、夹着100元钱的工资卡。而后,他托付的人神情严肃地转述,大体意思就是说,“两人缘分尽了,从此一别两过,各生欢喜……”念茫然地听着,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一万个为什么”在她的脑子里不停地旋转。念嘴里不停地说着我不信、我不信……顿时,念像极了一个疯子,“他可能厌烦你了,或许他还有别的事情”同宿舍的胡姐开导念,但念还是倔强地不信,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毫无征兆的别离,让念的脑子处于短路状态。回忆、倒带,念在此前的两个月中,曾给他打过电话,但没有回应。念想他是班主任又教毕业班,他忙,所以没时间回电话;念也无数次安慰自己“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夜深人静的时候,念也想到过会是另一种景象,每次想到这就后怕,马上戛然而止。念特别念旧,不舍得让自己从童话里出来。但该来的总是会来,那年的7月3日,对念来说,就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多年后念称之为——爱情童话破灭纪念日。
正值暑假,念回到家中,不吃不喝、衣冠不整、呆呆地坐在电话机旁。母亲怕她出事,不是在屋子里假装整理衣柜,就是在院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清扫院子。念痴痴地以为还会接到他的电话,可终究也没等到。那种盼望失望再盼望无果的绝望凉到心底里。当好友娟儿打电话对她说找他问问时,念更是委屈地不知如何是好,电话的另一头除了流泪还是流泪。
看到昔日如花似玉的闺女现在失魂落魄,鬼一般的样子,母亲心疼至极。她悄悄走近念,轻轻地说道,“他比你大几岁,注定比你阅历多,这样连分手都不敢亲口说出的人,没有责任心,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何苦折腾自己呢?”
念一万个不相信,她痴痴地认为或许他有难言之隐。她回想起相识的几个月中,在一起的甜蜜温柔,一次次地在她面前倒带播放。曲径通幽的乡村小路上,曾无数次盖满了两个人的脚印;那曾被她煲进汤里的甜蜜;那些曾经让人脸红的亲密、两人悄悄的密语;念曾以为的天长地久,却在瞬间毫无征兆地灰飞烟灭——犹如晴空里的一个霹雳,给了念一个措手不及。电话那头终究还是未曾响起。“为什么?”“这到底为什么?”念没有等到他的答复,他像水蒸汽般蒸发了,留给了自己一地鸡毛。痛彻心扉清醒后,念知道自己爱错了、错爱了,自己的爱情死了。
命运有时就如此捉弄人,刚步入社会的念,对爱情充满了无限的憧憬,而现实却狠狠地打了她的脸,心痛、泪流、用青殇一词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
母亲变着法做的一日三餐丝毫激不起念的食欲,母亲无奈。隔着房间,念听到母亲打电话向小姨求助。大体内容是,这傻闺女已经两天滴水未进了,这脑子里真是进了水了,这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那个小子家境不好咱不在乎,可咱孩子实在了,好歹转不过弯儿来。有时间你开导开导她,别经过这个事儿魔怔了。
只大念十岁的小姨,给念讲了柏拉图摘苹果的爱情故事。讲到最后,小姨说,你这么年轻漂亮,情感上受挫就看作是一次经历的财富,天底下有情有义的好男人多的是,打起精神来,好好地活,活得好好的,最大最红值得品味的苹果还在等着你去摘呢。
小姨还告诉念,要学会放下,但放下并不是原谅了过去,而是放过自己,给自己海阔天空般的胸襟,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娘俩谈了一个晚上,谈完以后,念抬头仰望,发现华灯初上,夜微凉,窗外有光。
初出茅庐就遇上渣男,念从小的一帆风顺也至此改写。那时正值初秋,挂满枝头微甜的海棠果里,发酵出念心底的酸痛。对爱情心灰意冷的她,不愿再触碰任何关于情感类的东西。
生活有时候就这么有戏剧性。多年后,念认识了他的一个朋友,这位朋友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位作家,刚刚出版了一本新书,念拿回来阅读,真没想到自己也在他的书中,被描述成一个哄孩子的,多年的谜团也被解开。原来,他似人间蒸发的两个月,真正的原因是他和相恋四年的大学女友邂逅又旧情复燃,虽最后无疾而终,而念却成了这其中的炮灰。念读完那一章,心静的出奇,她忍不住调侃自己曾经傻白甜一样的存在过。
好在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经过两三年的自愈期,家人们看到念状态不错,又纷纷介绍对象,和以前一样,介绍的对象大多是某某大学毕业的,家庭好,孩子好,在某个科室将来会大有前途。但念都不要去见,因为念自知自己需要一份稳定的感情,那些虚无缥缈的风花雪月早已束之高阁。念最终选择了平凡至极的光,虽然他不英俊,也不高雅,甚至有点世俗,但念他觉得这才是生活里的必须。婚后,他包揽了家里的所有事务,念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也许,那个对的人,未必是乍见之欢,未必要刻骨铭心,但一定要久处不厌、充满浓郁的烟火气。
时间只负责流逝,成长靠自己。
念把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放在无人区,从此没有了信号,不曾踏进半步。
从此念,不念。
(摄影  旅途)

作者简介:李芳,就职于利津县第二实验幼儿园,东营市作协会员。

点击欣赏作者近期作品:

我的“知青生活”

值得珍藏的过往

麦子熟了

母亲的手

打破矜持

记忆在传承中历久弥香

恩 师

我的“藤野先生”

梦想成真

生命中的第二个“小情人”

我的姥姥

爱之协奏曲

我输给了孩子

《东营微文化》投稿要求: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