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藏的最深的人,也是活的最明白的人。很多人看《红楼梦》都喜欢看“宝黛钗”的情感纠葛,或者王熙凤泼辣治家,其实最不受人关注和待见的刘姥姥,才是最通透的人。贾府的人高傲无比,瞧不上这个农村老太太,但是在最终贾府落魄的时候,一个个树倒猢狲散,没有人对贾家示好,只有当初被嘲笑的刘姥姥,散尽家财卖掉家业救出了王熙凤被卖掉的女儿。
细品《红楼梦》之三十九.贾母带着刘姥姥及家里上下人等来到栊翠庵妙玉处喝茶,妙玉在贾母面前虽然还努力做到不亢不卑,但“忙迎出来--笑往里让--忙烹了茶来”。妙玉连贾母不吃六安茶都知道,给贾母的是旧年蠲的雨水煮的老君眉,贾府的很多细节都一清二楚。她在贾母和刘姥姥面前的不同表现。而宝玉却能用妙玉“常日”用的茶具饮茶,且并非第一次,宝玉也是未出家之人,又刚吃过酒肉,难道妙玉就不嫌他“肉食腥脓”吗?
红楼梦中有一人是神仙之首,本可化解贾府危难,可惜被嘲最终离开。红楼梦塑造了许许多多精彩出众的人物,看似尖酸刻薄,实际玲珑剔透,不愿与贾府之人同流合污的林黛玉。刘姥姥在原著里的身份是王狗儿的岳母。这是描写刘姥姥的章节题目,表面上的意思是,贪小便宜的刘姥姥去怡红院大肆扫荡,实际可能是“贾府遇劫,得西姥普渡”。最终贾府落败,巧姐身陷青楼,是刘姥姥将她救了出来。
谁更幸福,贾母还是刘姥姥?看《红楼梦》,突然想贾母和刘姥姥这两个老太太,在生活中谁更快乐呢?她是金陵史侯家的大小姐,嫁到贾家荣国府,成了诗礼簪缨之族的贵夫人。她见证了贾府兴衰荣辱的全过程,凭着其幽默、智慧,赢得了贾府上下的喜爱,为贾府带来了欢声笑语。到后来,贾府落难,刘姥姥挺身而出,仗义有情。贾母的身心一定比刘姥姥累。
刘姥姥是《红楼梦》里最聪明的人?刘姥姥大字不识一箩筐,在贾府人眼里不过是个又老又丑,邋里邋遢来献媚讨钱的农村老婆子。刘姥姥硬朗扎实的身体是贾母望尘不及的,她就和贾老夫人聊养生,聊得头头是道,让尊贵的贾母心里暗暗称道。这个深宅府邸,人人之间整日里勾心斗角,但却在一个他们眼里卑贱的下人面前卸下了防备,不得不说,若论聪明,贾府上下从才华横溢者到老谋深算者,无人能敌, 民间高手,江湖老太——刘姥姥!
为什么很多人喜欢《红楼梦》里的乡下人刘姥姥。刘姥姥去贾府打秋风,走到了宁荣街,到了贾府跟前了,但不知道往哪里进去。刘姥姥跟着贾母一起逛大观园,王熙凤和鸳鸯搞的那些表演,就像耍猴子把戏一样。她对王熙凤的体贴,连贾母、贾琏、王夫人都比不上。最后贾府被抄家,像贾雨村他们得到贾府好处的,这时都躲得远远的,只有刘姥姥主动大老远地跑来帮忙。刘姥姥是一个大穷人。在《红楼梦》里只有她是乡下人,是来贾府打秋风的。
《红楼梦》中,王熙凤第一次见刘姥姥并没有太把这个乡下老太婆当回事,还有一种打发的语气在里面。第二次,凤姐儿本来也并没想特别招待,不意此事被贾母得知,请刘姥姥前去陪同游赏宴饮,颇为投缘。因此,这一次凤姐是看在贾母的面子上招待刘姥姥。此事刘姥姥已然是凤姐儿眼中唯一可托之人。所以此时的凤姐是有求于刘姥姥,感念刘姥姥的恩德。
《红楼梦》中的平儿竟是王熙凤病情恶化的罪魁祸首,细思极恐。可王熙凤又的确有能力,凭借一己之力,将贾府上下打理的仅仅有条。当时刘姥姥向王熙凤诉苦,说自己的家里怎样怎样贫寒。但没想到王熙凤逼迫她和贾琏同房,换做别人肯定猜不透王熙凤咋想的,一般人都防着自己的丈夫沾花惹草,她倒好,反而主动让丈夫“出轨”。所以在后来,平儿偶尔和贾琏行房,还要遭受王熙凤“口里掂个过子”。
刘姥姥是一个能屈能伸的很见机的老太太,很看不起那种"拿身份"“摆架子”的人,她曾经责备自己的闺女婿王狗儿“拉硬屎",为了生存,她也曾替王狗儿跑到荣国府打秋丰,得了王熙凤的二十两银子的赞助,此次在荣国府的各种表演,有王熙凤鸳鸯二人捉弄的成分,更有她主动增加的戏码。扮丑取悦贾母及诸位贵族,主要有凑趣逗人开心的性质,以博得利益。乐得其所。这就是贫困穷人和养尊处优的富人的巨大差别。
红楼梦告诉你:真正聪明的人,看起来都很笨。《红楼梦》这书,好像是能读一辈子的。真正看懂红楼梦的时候,或许就是活透了的时候吧!刘姥姥这个角色,大家都很熟悉了。一开始,刘姥姥是抱着要钱的目的去的贾府。王熙凤为了讨贾母开心,故意逗弄刘姥姥,把花横七竖八地插在她头上,众人取笑她像个“老妖精”,她也不生气,笑着说:“我虽老了,年轻时也爱风流,爱个花儿粉儿的,今儿老风流才好。”
见感思行4——《红楼梦》刘姥姥之旅。《红楼梦》中刘姥姥第一次到贾府时。刘姥姥是一个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农民,书中介绍刘姥姥到贾家目的就是为了要点钱,度过家加中的危机。在这里有这样的细节:刘姥姥到有钱人家,心理还是非常忐忑不安的,就怕一个不注意,得罪了人要不来钱。在《红楼梦》中最精彩的便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这一回,住在大园子里的夫人们每天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他们最大的乐趣也就是赏赏花,看看戏。
贾母招待刘姥姥在大观园,众人到了拢翠庵,妙玉最先给贾母奉茶,贾母小说了不喝六安茶,得到妙玉回复是老君眉后,喝了两口,将之递给了刘姥姥,刘姥姥喝剩下了其余半杯茶。贾母将喝剩下的半杯茶给刘姥姥,当然不可能对刘姥姥也如儿孙一般看重,但也表明刘姥姥获得了贾母的认可。贾母即便认可刘姥姥,也不会如钗黛一般真心的接纳刘姥姥这个只见一面的人,不过是贾母体恤刘姥姥贫穷,让她走之前多得到一点馈赠。
贾琏除了王熙凤,还有过其他女人:平儿、多姑娘、鲍二家的、尤二。刘姥姥初见以为她是凤姐儿。刘姥姥忙赶了平儿到那边屋里,只见堆着半炕东西。”贾府里,凤姐是拿刘姥姥逗乐子,林黛玉讽刺刘姥姥是母蝗虫。真对刘姥姥客气的,一个是老太太,一个是贾宝玉,但他们对刘姥姥还是居高临下。看以上这段,黑体字里,处处给刘姥姥留面子,保细节,明明施舍,还不留痕迹;真对刘姥姥处处留面子,又善良温存不图回报的,只有平儿。
揭秘《红楼梦》王熙凤和贾蓉关系,这个才是真相!读《红楼梦》 许多人认为王熙凤和贾蓉关系暧昧的主要依据便是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贾蓉来向王熙凤借玻璃炕屏时二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言谈。其次,贾蓉借到东西后要走之时,这里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哥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
贾母带刘姥姥去妙玉住的地方的时候,妙玉把她们让到了屋里,贾母让妙玉把她的好茶拿来。在这里,妙玉一方面是因为刘姥姥贬低了她的茶,第二个是因为刘姥姥是外面来的人,妙玉本身并不熟悉刘姥姥,但看打扮,就知道刘姥姥不是个讲卫生的人。对于不讲卫生的人,妙玉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在贾母和刘姥姥走了以后,她叫人来把栊翠庵的地都用水冲了一遍,这不但是她自己对贾母和刘姥姥贬低她的茶的报复,当然也包含了讲卫生的因素。
红楼梦中两个打秋风之人,刘姥姥知恩图报,他却恩将仇报,害贾家家破人亡。有两个重要人物都得到了贾家帮助,但最后的回馈却完全不同,作者通过对比这两个受到贾家帮助的人的回馈来揭露世间的世态炎凉,形成强烈讽刺,这两人就是刘姥姥和贾雨村!我们先看看刘姥姥和贾雨村这两个人受到了贾家什么样的帮助。可以说,刘姥姥即便拿了钱拍拍屁股走人,与贾家再不联系她也不欠贾家任何。贾家对贾雨村的帮助是再造之恩。
王熙凤作恶多端,唯独这件事让人钦佩,也让她九泉之下得以安心在红楼梦的诸多人物中,王熙凤是一个相当复杂的人物,一个是理家有方,贾府在她的治理下各方面都变得井井有条,再一个是阴险毒辣,这个例子有很多,咱们今天就捡最主要的一条来说说,那就是尤二姐的事。面对风流娇俏的贾琏和唾手可得的贾家少奶奶的位置,尤二姐自然是无不应承,于是,贾琏就来了个“金屋藏娇”,在小花枝巷里给尤二姐办了一套房子。
刘姥姥出大观园──满载而归。
《红楼梦》中刘姥姥三进贾府只是红楼梦副线之一?刘姥姥一进大观园是为了儿女的生活,二进大观园是为了感恩,三进大观园结果没进成,却做了件让人佩服感动救巧姐的过程,刘姥姥的举动让人着实敬佩,人生的无常让人不由生出太多感叹!刘姥姥前两次来贾府都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时候,最后一次出场时贾府已经落魄潦倒,刘姥姥仗义救助小巧姐脱困,他们一家都是知恩图报的淳厚人。刘姥姥三进贾府只是红楼梦副线之一,透过刘姥姥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视角看贾府的兴盛衰弱。
她在有趣的插科打诨时,愚蠢中显示机智,滑稽中含有崇高,卑微中不失人格,无知中透露精明,是《红楼梦》中惟一描写的一个勤劳妇女。
其判云: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后来贾家败落,巧姐遭难,幸亏有刘姥姥相救,所以说她是巧姐的恩人。偶然接济过的刘姥姥,却记下了凤姐对她的恩情,最终成为巧姐的恩人。巧姐命运的转折是巨大的,刚刚还是贾府的大小姐,但是不过几日功夫,贾府抄家了,父亲入狱,母亲惨死,她险些被王仁、贾蔷、贾芸等人卖给一个外藩王爷,幸得刘姥姥、平儿等人合力将她救出,最后由贾琏作主嫁到姓王的农家,作了一个农妇,在平淡中度过余生。
事实上,王熙凤对以后贾府以及自己的结局是有预感的,让刘姥姥给巧姐起名就是她留的一个后手。第二件事就是王熙凤在刘姥姥临走时候送了她许多东西,包括100两银子。事实上,她对刘姥姥之所以有这样的友善,是因为刘姥姥在她眼中不是坏人,也没有妨碍到她的利益。刘姥姥就是一个穷亲戚,没钱没地位。翻翻红楼梦各章各节,每个人对待刘姥姥的态度有着千差万别,虽然有的是微差和微别,但足以体现出每个人的性格甚至品质来。
红楼梦: 薛宝钗竟然是鬼, 其实薛宝钗早就死了!对于林妹妹和贾宝玉,曹雪芹采用明写的方式,使大家一目了然,但是之于薛宝钗,曹公采取的是暗喻的手法,粗看尚看不出来,但是细细一看,才发现原来薛宝钗的前世是鬼。薛宝钗住的院子又叫“蘅芷清芬”,谐音“横直清坟”。宝玉调戏金钏后,金钏含冤而死,金钏实际上便是宝钗的替身,金钏死后入殓又穿的是薛宝钗的衣服,自金钏死后,宝钗的热症也好了,从此再不吃那冷香丸。
《红楼梦》,王熙凤与贾蓉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吗?是不是与贾府某些长相俊俏的男性有暧昧关系,比如贾蓉贾蔷等?如果按辈分算的话,王熙凤其实是贾蓉的长辈,王熙凤是贾珍的弟妹,同时也是表亲关系,贾蓉是贾珍的儿子,所以贾蓉就是她的侄子。可是,刘姥姥还没说几句话,贾蓉便过来拜访了,而王熙凤听说了下人的通报,便急忙制止刘姥姥的说辞,接着便一心应付贾蓉。
巧姐被卖入烟花巷,救人的另有其人,而不是80岁的刘姥姥。贾芸本是贾府远房的亲戚,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后来到贾府当差,俩人相见恨晚,还私下里定了终身,贾府为了节省平时的用度就将俩人许配了,他俩也成了夫妻。我们知道贾家,家道中落后,巧姐被卖入烟花巷,碰巧被贾芸看到,贾芸当时没能力救巧姐,但是幸运的是,前一晚他碰到了放高利贷的倪二,几番言语下,倪二愿意把钱借给贾芸,贾芸这才救出了巧姐。
红楼梦:曹雪芹将自己的经历写进红楼梦,借一人经历讽刺自己,下笔毫不留情。刘姥姥的“母蝗虫”出自林黛玉之口,却是曹雪芹借刘姥姥讽刺所有靠打秋风活着的人以及讽刺自己。林黛玉说刘姥姥是“母蝗虫”,连薛宝钗都叫好:这‘母蝗虫’三字,把昨日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第二,“母蝗虫”曹雪芹早有伏笔。“母蝗虫”在林黛玉出口之前,曹雪芹就已经有所暗示。这也表明曹雪芹早都提示读者,刘姥姥就是母蝗虫,只是大家没发现而已。
刘姥姥进大观园,为何第一个进了林黛玉房间,最后一个进了薛宝钗房间。许多读者认为这是她看不上薛宝钗的表现,但是客观来看,也许正好相反,因为她对薛宝钗极好,才会当着刘姥姥这个外人面前规劝,因为了解薛宝钗的为人,所以才会当众说出自己的看法,还吩咐鸳鸯把自己的三件体己拿来摆放在宝钗的房间。在贾家面前,刘姥姥这个外人作为一个重要的参照系,真实而巧妙的呈现出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人在贾母心中的地位。
刘姥姥跟此人一比,差远了!就说那老尼姑静虚,连凤姐那样的精明人都被她绕进去了,三说两说也给人办起昧良心的事来。凤姐先是拿架子,说自己不等银子用,不做这样的事。静虚一看事要成,紧接着连拍马屁,一通凤姐能干的美言,凤姐立马高兴起来,忘了送灵的劳累,兴致勃勃的和老尼姑攀谈起来。论说话,刘姥姥是不着边际,该说的不该说的毫不避讳,可这老尼说话却是滴水不漏,连凤姐都能算计进去,着实叫人佩服!
王熙凤被休,平儿回王家,秋桐被撵走,贾琏最后娶了谁?贾琏休妻,属于王熙凤的陪嫁,嫁妆都要原封不动的由王熙凤带走,平儿不可能继续留在贾家。王熙凤被休妻后,即便贾琏想留着秋桐,贾母等长辈也势必迁怒于她。不过,王熙凤被休后不久贾家也抄家了,贾琏来不及续弦。贾琏有王熙凤和贾家的罪行连累,势必难逃罪责。贾琏有罪之身被平反也不可能再获得空头爵位,贾家第四代有罪的有罪,出家的出家,反倒便宜贾环袭了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