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贡献

  • 关注

  • 访问

个人简介:

 
共 2637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开始这些裂痕发白,渐渐变黑,这表明裂痕里已经浸进湖水。某一天,你来到湖边,会止不住出声地惊叫起来,巨冰已经裂开!黑黑的湖水像打开两扇沉重的大门,把一分为二的巨冰推向两旁,终于袒露出自己阔大、光滑而迷人的胸膛……这些冬的残骸被解脱出来的湖水戏弄着,今儿推到湖这边儿,明日又推到湖那边儿。然而,春天的湖水既自信又有耐性,有信...
说到南北饮食习惯的不同,池莉就遭遇过一次尴尬,“我曾经被我丈夫怂恿着,在我婆家的春节团圆饭上做过一次鱼圆子。我公公是河北人,一生信奉‘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过躺着’。我在这厢煞费苦心地做鱼圆子,他们在那厢已经吃开了大片肉和饺子。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大盘大碗闹哄哄的。我的鱼圆子上桌,挤在满桌狼藉的菜碗里,素白寡淡的模样,看...
听听那冷雨。雨在他的伞上,这城市百万人的伞上、雨衣上、屋上、天线上,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在海峡的船上,清明这季雨。雨来了,雨来的时候瓦这么说,一片瓦说,千亿片瓦说,说轻轻地奏吧沉沉地弹,徐徐地叩吧挞挞地打,间间歇歇敲一个雨季,即兴演奏从惊蛰到清明,在零落的坟上冷冷奏挽歌,一片瓦吟,千亿片瓦吟。雨是潮潮润润的音乐下...
大风吹过古老的村庄。风在耳边呼呼地响着,风也一定在奋力向后扯拽着弟弟的双脚。我觉得弟弟变成了纤细的纸片人,或者一只柔弱的蝴蝶,一阵小小的风,都能将他从这个村庄里吹走。我跟随着风,去往北方以北,那里是所有风的源头,无数支风,犹如千军万马,从沙漠、草原、戈壁一起出发,向着无尽的南方奔去。风也带走了村庄里许多的人,他们或者...
童时年味 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过年的味道却越来越淡了。刚进腊月,大人们还未进入角色,孩子们却已开始了对年的企盼。串串流动的灯火,伴着各家门前多样别致的花灯,加上街道上和院落内响成一片的鞭炮声,构成了农村最热闹的年夜景象。吃完饺子,先是自家晚辈给长辈磕头拜年,长辈则给孩子压岁钱。为使年味延续,便有“初一饺子初二面,初三...
肖复兴:剪窗花。”诗后有注:“纸绘人物,油之,剪贴窗上,名''窗花’。”诗中所说的油花窗纸,指的应该就是这种高粱纸,红红的窗花贴在上面,红白相映,屋里屋外,看着都透亮,红艳艳的,显得很喜兴。窗花的历史悠久,有人说自汉代发明了纸张之后就有了窗花,这我不大相信,纸张刚刚出现的时候,应该很贵,不可能普遍用于窗花。灯上...
《记春节》(节选)记春节(节选)父亲在安国县做生意,商家讲究对联,每逢年前写对联时,父亲就请写好字的同事,多写几副,捎回家中。贴对联的任务,是由叔父和我完成。我只是看看父亲已经在背面注明的“上、下”两个字,告诉叔父,他按照经验,就知道分左右贴好,没有发生过错误。最后是叔父和我放鞭炮。经典散文:孙犁 《记春节》(节选) ...
那一阵子每天早上五点钟我准会被打鸣声吵醒,也不知是鸡打鸣还是人打鸣—假如打鸡血会使人精神旺盛得像只公鸡,可能他也会在五点钟起来打鸣,这样就省了闹钟了。当然,这件事也没了下文,忽然间没人再打鸡血,也没人再提到打鸡血的事,又好像是我在做梦。但当时的人学的并非真正的哲学,而是一些很简单的咒语和小诀窍。我不满意的只是在知识领...
梦怀过年。屈原流放九年的溆浦是橘乡,也是盛产甘蔗的地方。俗叫“滚推”的游戏,它用银元大的铜板,在一块石板上用力一滚,滚得远的铜板,瞄准滚得近的铜板,掷过去盖住了别人的铜板,即为赢家;在这一天,我国旧时有回娘家、祭财神等习俗。祭财神北方在正月初二祭财神,这天无论是商贸店铺,还是普通家庭,都要举行祭财神活动。关于财神是谁...
尽管有过“王正月”一类的政治干扰,但经周秦数百年的正当思考,历代文士儒生们的操作补充,亿兆民众的实践,春节成了中国人仪式内容最为富赡的节日,它有着节日的全部要素,而又高于节日,自成文明。因为春节不仅蕴涵着节日的秘密,而且更有着文明的秘密。尽管当代中国人已经视一切文明的传统为自己生活的组成部分,如同经典的意义早已不仅有...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20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