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木匠 / 行者 / 行者老师讲《神农本草经》――(10)黄芪

分享

   

行者老师讲《神农本草经》――(10)黄芪

2010-04-01  章木匠

行者老师讲《神农本草经》――(10黄芪


大家好,今天给大家讲《神农本草经》-黄芪,黄芪这味药呢,是临床的一个常用药,也是我前面给大家说的温阳药的一味主药,为温阳五虎将之一吧,黄芪这味药呢甘微温,甘微温它为什么也说是温阳五虎将呢,这一点也是它跟姜桂附不同之处,所谓少火生气,壮火食气,黄芪这个药呢,味,甘微温;主升的是少火微微的生气。


大家看这个条文,小儿百病以及补虚这一点,为什么虚损呢,虚损的病人呢就是阳气不能来复,一方面壮火食气精血挥耗,另外一方面是少阳之气不能来,所以,黄芪这个药为温阳五虎将之一,是非常有道理的。

黄芪,“甘微温,无毒,主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再看,味甘,甘味入中土;微温,前面给大家说了寒热温凉四气这个微温,甲木性,少阳生生之性,陈修园曾经把他归为胆与三焦。

刚才有人问,温阳五虎将是什么?温阳五虎将以前讲过,就是说,前人有人归为,姜桂附和黄芪当归,作为温阳五虎将,代表温阳学派的代表用药吧,但是呢,这温阳五虎将不是单纯从它温阳驱寒的角度说的,你看当归这个药,全身四肢逆冷的话,血脉温气不能达,非当归不行,当归可以引温药入经,本身其气就雄浑,所以当归作为温阳五虎将之末。

我们现在讲的是黄芪,主痈疽,痈疽是什么?痈者壅也,痈疽这两种病呢都是外科疾病,外科疾病它病的是什么,它病的是人的皮肤肌腠,以及经络之中的这个血气臃结,臃者壅也;疽呢,也是血气郁结的现象,但是两种病呢,痈疽这两种病呢,恰恰有阴阳的不同,而黄芪这味药呢,它禀的是少阳的生气,所以它能入于人身的肌腠,它能入于表一层,久败之疮,也是这一点,黄芪主要是补脾肺之气,补脾肺之气呢,一个呢是肺主皮毛,脾主肌腠,皮毛与肌腠之间的那个营卫之气充沛了以后,自然而然久败之疮可以痊愈;

排脓止痛,这个排脓也是一种托的现象,黄芪呢,气足了以后可以把邪气由内向外,然后人身体自然排病的一种现象,郁结通痛自止,这个止痛,这个痛一般讲什么?不通则痛,凡是有痛的地方必然有气机的郁阻,气机通才能止痛,所以呢,这个痛就分两点,在临床上见很多痛证的病人吧,泻可以止痛,补也可以止痛,所以要注意,邪气实的病人暂时要泻,精气夺的病人要补,补就是顺着气脉的走向,顺着疾病的来势;泻就是夺,沿着经络气脉的走向去逆,逆着它的来势消落它,行针的时候这顺逆之间就能体现出来,所以说,很多种疾病,虚症的病人,你去泻它,有可能疼痛也会缓解,但是这个病人可能正气还没到达衰竭的地步,你这个时候去治它吧,虚虚实实呀,正气越虚邪气越实,虽然止痛于暂时的话,其后必然会加重。

“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这个“癞疾”呢,千金方里面,这也算一种风毒呀,当时,各种书里讲,“癞疾”也是一种天行逆气,属于风毒致胜的一种病,一般讲风毒,大家要理解,有风毒有湿毒有火毒,有六气就有六毒,毒呢,毒就是六气之盛呀,天气之盛就叫毒,并没有说除了这六气之外还有一个毒还有一个叫风毒,大家不要这样想,偏利之气呀,一般这种偏气达到一定程度它就成为毒,“大风癞疾”,这个大风还是要给大家讲明白的,神农本草经里面主大风的有几个药,一个就是黄芪,升气,大风癞疾,一个就是巴戟天,巴戟天是中风病人也是一个要药,还有就是防风,防风就表浅一层,风中之圣药,这几种药,它治大风,对于久病虚损来说,这三种药都是。

风气不和呀,风能生万物也能杀万物,而且这个风气潜入体内就是肝气的盗泄呀,百病之贼,体现的就是说,人的和气,生生不已之气是什么?能凝六气于中而不现偏气的这种就叫和气就叫中气就是土气,只有木气可以克土,木气可以伐土,所以,风特别主要,所以风既能生万物也能杀万物,杀万物就是破胃气,破人的中和之气。

五痔,鼠瘘;痔呀,就是痔疮;因为痔疮长的位置不一样然后是表里的不同,它就有五痔的名目的差别,但是名虽有五痔,实则一也,为什么,五痔都生长在什么地方,都生长在肛门这地方,都是在魄门,魄门是什么地儿,魄门属肺,它本来就是手阳明大肠经,手阳明大肠经的最末端是魄门,肺气之所主,所以我们称它为魄门,再总观人身体一气之升降,一气,下之气应该以升为顺,现在这一气不升反降而郁结在下边呢,总源于中焦脾阳不得升达,脾阳不得升达造成肝脾的郁陷,肝脾郁陷以后,由于肝气不能升举,说这个肝气不确切,应该说足厥阴肝经,足厥阴肝经不升的话引起的马上就是,因为这个足厥阴肝经气最盛,是所有往上升达之气的一个主力军,它的不升的话就会引起其他气的不升,首先是手少阳三焦经,手阳明大肠经,还有一个手太阳小肠经,这个手三阳经虽然是气升,但是由于禀气弱,所以依附于足三阴经的升腾,然后才能升达,而足三阴经的升达呢更依靠于肝脾的和谐,肝脾和合了以后,脾中清气上达,足厥阴肝经才能够和升,这个时候手三阳经的经气才能够升达。

所以要治这个病呢,要治这种病呢,还得从足厥阴肝经入手,不从足厥阴肝经入手很难好,这个黄芪,虽然治五痔,鼠瘘;这个病的这个要药必须要用的药;黄芪本身入肺经又能够升举肺胃之气,它就是说是一个引经药,然后再加上柔肝的疏肝的,然后再加上一些升达的药,大家配合起来才能治疗痔疮,如果光凭黄芪这一个药呢,治疗痔疮还是略显单薄。

五痔,鼠瘘;鼠瘘是什么病呢,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呢,就是现在所谓的淋巴结肿,全身呢外而经络内而脏腑,淋巴结的通道呀,区别于血脉;它就相当于人身体外在的一个经络里气血交流的一个状态,相当于肌腠吧,致元气之充实,如果硬把它分类可以分为三焦之属,而这个黄芪呢,凭借着它的甘微温,可以引药入三焦经,从而到达治疗的目的,大家临床上常见一些小孩,感冒过以后会看到淋巴结肿大,治疗的话,不外乎一些牡蛎、玄参、花粉、半夏、川贝呀这些,清散郁结郁火的,还有配合一些清肝胆火的,这些都是治标之法,欲要治本的话还是要用黄芪这个药,黄芪这个药,名列温阳五虎将,它本身气味就雄烈,只要找对入经,就是用对药的地方,效果是非常迅猛的,淋巴结肿,光用黄芪这一个药,很多病人都可以见效,黄芪走经络通经络之郁结确有奇效,这在临床上大家如果慢慢领会的话用的话就会知道这个药的效果.

临床上一些关节久痹的病人,就得靠黄芪这个药来领药入表来开风邪的淤痹,当然有湿邪或者有血瘀的话,那就另外说了,至于,临床上还说黄芪这个药补虚止汗这个作用,这个止汗的作用呢,临床上也经常用,如亡阳多汗呀可以用芪附汤,肺卫气虚汗出自汗呢,可以用玉屏风散,这个效果都是非常好的药,陈修园先生解释呢,黄芪有走表之功呀,其实呢,也确实有这方面的作用,但是我认为黄芪应该从另外一方面解释,人身体之大气吧,由内而外的,阳气是由内而升达于外,升达到最表一层,好像黄芪之力一样,黄芪之力在表在梢,不能走于内,所以呢,它的气引领阳气的开张,开张到极点了就是.。

内经有一句话:“阳气者,卫外而为固也”,就像打水一个辘轳一样,你一个劲到表了以后,就像陀螺一样它自然就回来了,很多自汗是由于表气不足,属于元气不足,气一旦足了以后它自然能止汗,为什么会汗出呢,就是阳气不能够走于表,半道而衰了,中道而衰,就像过去的“出师表”一样,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一般的阳气虚呢,就是不能达于表,止于中下而虚于表,黄芪就能领姜附之力而达于表,所以,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止汗的这个作用;而一般光用姜附吧,不能止汗,因为力量不能到达表,阳气足了以后,阳气自然会固护。

大家再温习一遍,黄芪,“甘微温,无毒,主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

为什么要反复强调这个神农本草经呢,我们临床上用每味药它到底有什么作用,它的根据何在,必须从神农本草经中出,必须从性味中出,如果不然的话,你用药就没有实据,只是凭着后代或者中药书上几句模棱两可的语言就说它能治什么病,那些病它没有所以然呀,所以说得都很模糊,这个药也能治,这个药也能活血那个药也能活血,但是之间有什么区别呢,这个药能治子宫下垂,那个药也能治子宫下垂,怎么治的?不从所以然处出发来说,这样学医来说大家会比较迷茫,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学到最后不但误己也是误人,而本草经所有的药味药性呢它每一字每一言都是非常有来历的,大家如果遵循了这个来仔细研究每个药的药性,然后再由此拓展再接受诸家的言论,这就行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一下,原文我就简单讲这么多。

设问:
这个鼠瘘比那个老鼠疮的面要广一些。

“黄芪主小儿百病,是否小儿有病就可以用黄芪?”,

这是不对的,没有说有什么药是万能的,必须有是证用是药,就算大米白面有病的时候也不能乱吃,小儿升气不足呀,小儿属于稚阳之体,少阳之气微微升腾,这个时候呢,是最强的也是最弱的,最强的是他的一点元阳至纯无杂,至弱呢,就是一点稚嫩的幼芽,是不是,是气有余而质不足,这个时候呢,小儿生气不达的话可以用。

鼠瘘和肛瘘还不是一回事,肛瘘还是属于五痔中的。

黄芪治痔疮是用单味药吗?那不是。

有人问,把补中益气汤讲一下,补中益气汤这个君药是黄芪,其它是臣使药,引经呢,臣使药之中还有柴胡升麻,黄芪一味药呢既是主药也是引经药;补中益气汤它补的是中上二焦阳气不足,体现的是元气虚陷导致的种种症状。

第一点,补中益气汤按李东垣的原文来说,第一点,就是气虚发热,补气汤治疗的是发热,是热症,所以补中益气汤又是甘温除热的代表方剂,由于病人长期疲乏乏力而导致的低热,对于黄芪为主药的补中益气汤它只治疗低热,对于真正的高热,必须用姜桂附来治疗,它是火来自下元,黄芪,这个药你想想,人身之气,足三阴而升足三阳而降,足三阳不能降则火郁于上,这个时候可以根据足三阳火不同然后产生不同的病,足太阳膀胱经,膀胱经在下是寒水之象,在上是,太阳之上,寒水治之,中现少阴;就是说,太阳是从表从本,由于太阳之气不降的话,所以人会出现恶寒发热种种症状,就是因为它从标从本的特性,还有一个是少阳经;黄芪所主的这个药不同于足三阳不降,它是手三阴不能潜降,火不能归于中土,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阳三焦经、手少阴心经还有手太阴肺经,这三焦之气呢;

大家看看,在临床上我们遇见很多病人,上火了,怎么,口疮、口腔溃疡、口鼻干、喉疼种种症状,一谈到上火大家可能马上想起来了,是阳气在上,阳气在上要降呀,怎么降呢?要是热者寒之,要凉降要苦寒,苦寒作主张了呀,是不是,但是你要考虑考虑这阳气为什么不降,哪根经的阳气不降,它是阳明气的不降你就降阳明,在上可以用甘寒在下你可以用苦寒;要是少阳经的不降了,你可以在苦寒的基础上加点酸敛的再加点甘味药调和一下,肝经不降呢,那就得用辛甘之味了,开达阳气;所以要根据每一经的病情的不一样来进行调整,但是由于足经主升降,它里面会呈现手经的不同,人体的这个元气呢是由下而升于上,由下而中升于上,阳气能够由中焦而升于上的时候,就会显示出来睛明五色现于面目,如果这个阳气不能够现于面目而是郁陷在中下的时候,在下就会出现火热寒瘀,在上呢,第一点是少阳火,第二点该降的心火不能降,肺气不得潜降,尤其是心君的那种二火,一个是厥阴心包,一个是少阴君火,这两火不得潜降就会导致很多虚火的现象,这个时候呢,就要看具体的情况了,如果是因为中焦的真正的气不足的话,这个时候可以用补中益气汤,甘温除热;

如果中焦是寒湿明显的话,那直接用理中汤,理中汤在治疗全身的这种虚热,无论是高热还是低热用处是非常广泛的,李东垣创造这个补中益气汤呢,这个汤头呢,我先讲一下它的禁忌吧,禁忌是什么,它没有顾及到下元的阳气,它只是升举中上二焦的,你看,当归,它既然还有荣升肝木的,是不是,陈皮,白术,连茯苓都不用,他怕茯苓渗泄,渗泄阳气,中焦又产生燥,利水生燥,所以说,他这个主方完全是从中上二焦考虑的,治疗中上二焦的心经、脾经、肺经;本来脏阴不足于内,然后呢,中上二焦的阳气又不能固护于上,所以导致的,中医有句话叫壤不藏火,火生土呀,火气不足了以后不能够归于中,这时候中下二元自然不能温,叫壤不藏火;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土无力,中气无力了以后导致肝脾的那个阳气不足,然后上焦肺经的燥气,心经的君火自现,本来是和气的,自现了,它自己显现出来了,自己显现出来,为什么,它虚呀,所以呢,壤不藏火,是因为“壤”虚了,中土之虚,所以用补中益气汤;用来补足中焦之气。

补阳还五汤中的黄芪呀,补阳还五汤中的黄芪没什么好讲的,就是这个方子,补阳还五汤中这个方子也很一般,仲景有一个黄芪五物汤,可以用黄芪五物汤就能把补阳还五汤概括了,黄芪五物汤是补阳还五汤的这个变现,没有黄芪五物汤这个立法立得好,面比较窄,但是临床上补阳还五汤还是确有其用的,对于偏瘫病人来说吧,补阳还五汤适合治疗右半身肢体的,如果是左半身肢体偏瘫的的话,补阳还五汤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因为右半部呢恰恰是左半部阳气升而不能达,只能存于阳而不能注于阴,这个时候呢,黄芪就能够补足中上之阳气使上焦的阳气由阳而入于阴,所以在,大家如果看黄元御先生的书,元气不得降,上焦之气不得降的话,用黄芪这个药来降,降气,这恰恰就是说,这个气机升极而降这个道理。左侧不遂,大部分你看怎么办,左侧属肝呀,左青龙右白虎,黄芪是补的脾肺之气,所以可以入阳明经,助白虎那个敛降,而左青龙,青龙是什么,青龙就要滋水涵木呀,肝木要荣升,既需要温阳又需要润阳,所以呢,治疗左路的话,就要这些,首乌呀,在桂枝的基础上,再加首乌呀,当归呀,白芍呀,然后中焦这个生化必须要注意,你说,苓姜术草随治而施了,至于有时候可以再加一点引经药什么的,川芎蜈蚣呀,这也是有必要的;对于时间长久的病人可以加点马钱子呀什么的,那就是看每个人的情况了。

这补中益气汤跟理中汤呢,这两个方子其实都是可以作用于中上二焦的,这个理中汤是偏于中焦,偏于中焦的这个寒湿,补中益气汤呢偏向于中上二焦的气的不足,什么叫气的不足呢,人身体外而经络内而脏腑,内而脏腑时时考察五脏的精气亏夺与否,这是一个治病的关键,有时候根据人的先天禀赋呀,根据人的各种职业呀喜好呀后天这个调摄呀有着极大的关系,所以呢,能够通过脉象通过望诊还有通过问诊判别出来脏腑之气的虚实,就可以调整六经的升降,六经升降的调整必须依据脏腑的虚实情况,脏气虚的话,它对应的经络的气不易升也不易降,补中益气汤,人参主补五脏,黄芪可以润养肝木,然后白术,白术也是养中土之精,陈皮略调中焦之滞气;黄芪这味药是升达阳气,酌以升麻柴胡两个药,所有说呢,它这个方是立足于中土,偏于守,守中的一个药,略加升麻柴胡略微升举一下中焦的滞气,元气要真的虚陷的话,补中益气汤不管用,元气郁陷还管点用,如果因为中焦虚寒的话,元气陷它不管用,因为脏腑的精不足,导致的精不能化气这种气不足的话,补中益气汤比理中汤、四逆汤要好。

有人说,如果通过舌苔来判断寒湿,舌苔就不足凭,能凭者唯有舍质,舌质还略为可凭,舌苔绝对不足凭,大家如果依赖舌苔来看病的话就慢慢的沦为庸医了,这个舌苔受很多种因素的干扰,而舌质呢,舌为心之苗,首先呢,这个舌质是淡红的,舌质一旦不是淡红了,就有两点,第一点虚则精气夺,第二点,实则邪气盛,意思就是说这个舌质一旦有变化肯定是元气虚,毫无疑问,舌质有变化就是元气虚,元气虚了以后再看它是不是邪气实,舌质淡肯定是气虚了,如果舌质淡红,有相火淤滞在上,有邪热,元气虽虚有邪热,这意思我再给大家讲清楚一点,就是说,这个国家出了大乱子了,肯定国家内部有问题,冰冻三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大乱先得要治乱,先要拨乱反正,一有大乱元气肯定虚了,这个时候你就不要想着这是个实症,怎么怎么清实邪,是要清实邪,一定要固护着元气已经虚了,精气吧是越足越好,没有说有精气实的时候。

舌质呀,一旦舌质有变的时候,首判阴阳,舌质有个润糙,还有鲜红还有紫暗,这两种,一般呢,舌质瘀暗这是阴症紫暗都是阴症,第二种是红,有点是紫红,这时寒瘀化热,舌质黑毫无疑问下焦有寒,寒邪是否化热这还不一定,这还得看舌质的荣润情况,一个少精一个糙结;舌质如果糙的话是中上二焦有热呀,舌质如果润的话那肯定是个虚寒证了;舌苔是胃气之上现,是主张胃气的,舌苔的有无,有时候可以评判胃气的虚实,还有郁结的情况,这个时候不作为脏腑虚实的评判,一般人舌质是微微得润,微润,这个时候,舌质淡红舌是正常情况,如果舌质淡了或者舌质红,红而润,这都是寒,寒在哪,元气,阳气虚寒,然后上有邪热,红而润,鲜红而润,所以看病的时候,先判阴阳然后搞清楚这虚实,虚实就是脏腑虚实,然后才是六经之气顺逆的差别。舌质上有很多裂痕吧,这个在临床上也非常多见,有的是先天的,先天的舌质裂痕就很多呢,因为这个舌本这个舌体就主脾,它就代表脾经,后天的多裂纹也反应了一方面这个阴分不足的一面。舌为心之苗,君火之色呀,舌质有变肯定君火不足相火上现这个现象根据不同的表现,舌质如果紫红肯定是寒瘀化热一般的紫呢它就代表血分,血分的淤滞。

这个黄芪与人参补气的作用有无不同?这个我都想讲了,你读原文,各读上十遍自然而然就出来了;这个人参:《神农本草经》:味甘,微寒。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这个跟黄芪不是一回事,人参的作用要比黄芪大得多;夺命救急三药第一个药就是人参,人参附子大黄。

生黄芪和炙黄芪,生黄芪的走窜作用比较强一点;达表的作用,通经络的作用,你要治疗五痔鼠瘘的话就得用生黄芪;你要是补虚的话你可以用炙黄芪,用补中益气汤的话用炙黄芪,要守呀要火归养内,火气要归于中,治痈疽久败疮你就要用生黄芪,排脓止痛你就得用炙黄芪。

本经中的药物是要炮制的,但是呢,它说的这个药性呢,是讲究一般都讲究生药的药性,这炮制佐助不同药性的发挥。

黄芪的常用量,我们一般都采用伤寒论的,根据伤寒论的用量基础上不断加减,然后再根据病人的体质。补中益气汤如果对于脏阴不足虚损的病人,以前见过很多医家这个补中益气汤这个用量非常小,黄芪用量最大也是十五克,起到轻轻升达的这个作用。

刚才有人问,中医在治疗卵巢囊肿有什么突破吗?这都不要用这个词,什么叫突破,我们的老祖宗别说突破了,这个病根本就不算什么,是我们有没有继承而已,再说你说的中医治疗卵巢囊肿,你这个中医指得是谁呀,你要指的是某某专家或者某某主任医师,还是指的是某某某,这个完全都不一样;你应该说西医在治疗什么病上有突破,中医已经盖天地无所不能,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关于这个卵巢囊肿,我认为还是属于饮邪积聚的一种,当然也要根据体质,我以前治病来说,在这方面也是想得比较少一些,现在是逐渐想得比较多一些,桂枝茯苓丸呀,这个方子典型从左路升达的,应该更适合治疗子宫肌瘤;金匮,仲景设这个桂枝茯苓丸这个方子来说本身就是对应于子宫肌瘤这个病的;而卵巢囊肿呢,它在卵巢这个部位,它的性质不属于血分,它从气分来,大家可以想一想,这个人身体呢,左路阳升阴长,怎么回事呢,左路这个精气呢,精上化为气,然后是血气也上升,也出于阳,由阴出阳;然后是由下焦肝肾上达于心脾肺。

右路呢,由气而敛于下,气归精这种;左路如果不升,大部分产生郁结,就是说,血气的淤滞,右路不降呢,在于肺胃,容易产生痰饮,尤其是三焦经,三焦经会产生水饮;肝脾不升呀也会导致水饮,肝腹水呀,下焦的水肿呀,但这个的水呢,跟右路不降产生的水肿完全不一样,一个是里水,一个是外头的;内经里头说的脾水之类。把这个卵巢囊肿呀,按痰饮来治的话不能单从血分入手,从饮邪第一个破脏腑积聚饮邪的有什么药,然后再考虑它是在左边还是在右边,右边从降路来治左边从升路来治,当然,你要能从脉象中来判别更好了,这个卵巢囊肿的左右跟脉象的左右是有关系的,一般来讲,就是左归之左右归之右,至于临床上用什么药呢,这个要具体看,能够破处痰饮阴邪的药临床上很多。
    
问:卵巢囊肿要手术吗?不一定呀,可以治,这个临床上治愈的案例还是不少的,但是根据每个人情况,有的人确实不好治。
     
以前网上刘文澄可能有的人比较了解比较清楚,他用于治疗卵巢囊肿有几个案例,用的是控涎丹,也就是子龙丹,大家要是在子龙丹的基础上再配合上一些具体的对于六经的辨证再用药的话当然效果是更好的,你可以在网上查一查;文澄在网上用于治疗囊肿这篇文章。

黄芪当归合用的作用呢,当然了,古人它有古人的讲法,我也有自己看法,黄芪当归合用呢,不外乎就是黄芪主升少阳之气,主入中焦升达脾阳,当归呢,它入足厥阴肝经,它可以荣升肝木,这两个药配合起来用正好是荣升肝脾的一对药,所以两药配合起来有温升阳气的作用,比较好,不要把它非得牵涉到一个补血一个补气,两个气血同补怎么怎么样;什么气不能离血血不能离气,首先呢,意思我告诉你,以后考虑问题呀,直截了当从六经入手然后再考虑脏腑的气血,脏腑一个是精气的虚实,五脏考虑的精的有余不足,六腑考虑的是气机的流滞问题,所以大家用药的时候一定要从六经那想,升,是什么什么经,降是什么什么经,先考虑的是足三阳经,足三阴经,这一升一降;然后由于足三阳经足三阴经它不足的话,它气本来就不足的话,手三阴手三阳就要变现出来,这个时候吧,手三阴手三阳为什么变现出来,这就是杂病了,它可能脏腑里面有问题了,本来不该变现的它变现出来了,就像公司里面的小职员,应该说非常听话的,它本来人微言轻各种力量都不足以显现,他忽然蹦出来了,你就要考虑有没有异常问题了,就要考虑脏腑内在有虚实的变化,就像这种五痔鼠瘘就是痔疮,就是一样的,既然长了痔疮,他那个下部,阳明呀肠道呀就有淤结,它这个与大肠相表里的肺气它就有变化,不光是经络,经络是升降的问题,脏腑它虚实就有变化,这时候你就要统一起来,说到底也是挺简单的,但是具体临床变化起来你就要(随症治之)。黄芪是升极而降的,这个药物有升降的,但是呢,你要是合理的灵活的去运用它,有时候你用它升的时候反而会产生降的效果,用它降的时候反而会产生升的效果,这个当然就要你去灵活的去体会它了,这一点不是用心粗疏的人能够理解的,我只给大家简单说一说。

这个十枣汤怎么要用十枚大枣,这个确实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呢,中医里讲的理象数,如果按河洛之数来看呢,这个十枚大枣是符合土气的成数,天五生土地十成之,这个伤寒论的大枣的数量有什么意义,这个我没有进行专门的研究,但是这个数量肯定是有意义的,这个古人呢尤其是仲景呢,他对中医的这个理象数呢都是非常出神入化的这种造诣,我只能从理象这方面在多少量这方面,对这个数我现在还没什么研究,等研究好了以后再给大家报告吧。

黄芪治鼠瘘的经验方?这个挺多的,柴胡桂枝干姜汤治疗淋巴结肿,然后加上生黄芪,这个大家如果临床遇上急性的可以用用,玉屏风加减治疗鼻炎,生黄芪用30克多不多?生黄芪用30克不多,如果表气虚的话,用玉屏风散治疗鼻炎可以,大家有问题再问一问。

囊肿和肌瘤的区别在哪呢?这个肯定是有区别的,肌瘤是实性包块,囊肿按照现在医学来说是假性包块,它里面是空的,是一些水饮这些,不是特别的致密这些,两者就是根据里面的实质产生一些差别,大家看囊肿吧,有病人囊肿在西医手术也有的,切开了以后都是些组织呀组织液呀还有些坏死的组织,它跟那个肌瘤不一样,肌瘤都是一些实性的,内在的血管非常丰富,营养非常丰富,这个肌瘤吧,也是有恶变,也就是恶变的程度比这个囊肿高一些。

有人说,叫讲一下玉屏风散的这个机理,玉屏风散实在没有什么好讲的,玉屏风就是治疗体虚易感,这个组方呢,是非常简单,用药也比较巧但是不太浑厚,防风呢,扶土抑木,防风这个药本身就主大风,理一身的风气,再加上黄芪,白术呢,白术补中土之精,所以呢,玉屏风散这个方子更适合一般虚寒不盛的病人,它这个偏于表,你要是中焦寒湿盛的人,这个方子还不效。
    
冬至是什么?冬至一阳生,冬至之前阴气隆盛,阴气隆盛到极点这个时候阳气就,阴极而生阳,对于平常体质虚寒的人,在冬至前后灸关元穴的话有利于一阳之气升动。
   
吃当归羊肉汤对养生有好处吗?当归羊肉汤对症的病人就可以吃,它是温养精血的药,冬至前后吃可以放干姜附子。
    
大家在看一看,黄芪:“甘微温,无毒,主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

我建议大家,神农本草经是要读的,反复的读,一字一金呀,不断的领会这个药的用处,不断的把它揣摩就会慢慢定位准,因为我们现在对药性,到底这个药什么作用,你没有实据,神农尝百草,我们没有对脏腑经络的这种功能的这种体会,用药只能凭借神农本草凭借伤寒金匮,如果没有这两个依据的话,我们根本无法用药,所以呢,必须把这个根本根本抓牢了,如果不抓,其他都是纸上谈兵,空中楼阁一点用都没有,这点草方验方治坏了你都不知道为什么,好了你侥幸,不好了你慌张,如果从本经伤寒入手学得比较扎实的话,即使病人看了出了很意外的情况,你也能有理有法的去分析它,做到心中有底,临阵不乱,这是个医生所具的基本素质,如果没有这个素质的话看病只能当作儿戏了。
   
人参养荣丸中黄芪的作用?林黛玉吃那个,人参养荣丸这里面的君药不是黄芪,是人参白芍;大家回去可以仔细翻一翻,白芍的用量是相当的大,这恰恰是养荣的关键,养营的关键。
    
结肠炎哪?还提结肠炎,结肠炎就是手阳明之气不升呀?手阳明之气为什么不升,第一表里之经可能有手太阴肺气的关系,但主要的就是足厥阴肝经足太阴脾经这个肝脾不升,脾经不升它湿气郁于下,肝气不升气血陷于下,这两经导致的,在上边只要一压制,它肯定升不了,这两经一升,手阳明之气自然跟着升,所以呢重在于治肝脾,包括尤其重症的溃疡性结肠炎,西医成为不治之症,都是从这个方法治,如果不从这个方法治,总用一些灌肠呀,然后是清利湿热呀,这些角度治,那中西医都是一回事了,根本治疗不了。

结肠炎跟溃疡性结肠炎在临床上治愈的案例还是非常多的,都是从肝脾入手,你要是多治几例你就知道了,尤其是治疗时间特别长的,乌梅丸治疗这个结肠炎也是确有其效的,就因为乌梅丸这个药也是从厥阴经入手,但是呢,你光用乌梅丸你不知道变化的话也不行,因为这个结肠炎有时候不是大便下血呀这些,它可能就要入营分入血分的药了,你光用芩连姜桂人参细辛,那不行,就得从归芍肉桂这些入手还好些。
   
尺脉弱者慎用黄芪?这个不一定,要是用芪附汤呢,可以的。
  
黄芪对血压的影响?有呀,大量用黄芪治疗高血压在临床上屡见不鲜,还是我上次给大家说的,高血压呢,这个病在表一层,为什么在表一层?它邪气在外,邪气在血脉之外,你可以考虑在血脉之外肌腠之内,它阴邪凝聚导致的这种血管的压力增大,是不是,营血的郁迫首先产生的这个肝郁,少阳相火就郁发这个时候呢,黄芪来治疗,黄芪来,体现了就是说由于阳虚不振,经络与血脉之外的这个阳气虚而受郁,用黄芪来振大气,宣散这个腠里中的阳气,腠里是什么,三焦腠里,元气之别使,这时候大量用黄芪治疗效果会非常好,但是你要看,如果脾肾寒淤寒湿整个淤滞在哪,你大量用黄芪血压就会升上去了。
  
  如果高血压的患者面红咽喉痛而夜尿多,怎么回事?这个怎么治我就不讲了,怎么回事,高血压的病人有时候面红呀,这是经常见的,为什么面红,高血压病人左路厥阴肝气升达不上去,为什么升达不上去,第一点就要考虑少阳相火不降,而少阳相火不降引起的就是说,那个少阳跟什么是一对的?足少阳胆跟足阳明胃这俩是一对的,这两个经脉在胃口互相纠缠了一下,所有呢这辆会互相影响,阳明气要不降了,这少阳气肯定跟着不降,这少阳气不降了马上影响阳明气,这个面红呢,人的颜面主的是阳明,这个面红呢主这个病人已经有阳明热了,这个时候你在方子里可以加生石膏,可以加生石决明,但是你得考虑病人胃中是否有虚寒,如果胃寒的话你可以干姜生石膏同用,这在临床上都是允许的。

当然了,很多医生可能没这么用,我告诉你可以这么用的,为什么生地可以和附子同用,干姜就不能和石膏同用呢。咽喉痛,恰恰是这个下焦寒症的体现,足三阴经都上咽喉呀,对于这种病人吧,夜尿多,这个夜尿多肯定是后半夜夜尿多,一定不是前半夜,前半夜夜尿多是真正肾阳虚就不会有前面这两个症,这种病人是上寒下热,底下阴寒太盛了,底下阴寒盛上边阳明经有郁热,你既可平潜阳明,阳明隶属于冲脉,一旦阳明经气犯于上了,这时候用药就要用金石之品,重镇,不能用草木之品,恐难凑效,然后呢,下焦附子你必须得用,就这点后半夜夜尿多呢,又得荣肝。

为什么后半夜夜尿多,子时一阳生,子时一阳升动了,少阳之气升动了它升不上来,为什么?中下寒气把它郁闭了升不上来,所以呢,这阳气一旦升不上来就往下迫泄,所以,夜尿多,过一会一泡尿,过一会一泡尿,阳气收不住了,这种病人早上肯定没什么尿,白天尿也不多。

关于这个厥阴病呢,这个咽喉痛,可以给大家讲一讲,三阴病多咽喉痛,阳明病也有咽痛,阳明病的咽痛多半是咽干,而阳明病的咽干在太阴病最明显了,咽喉痛,第一点,太阴病,咽干,这是非常常见的,因为太阴病,太阴之上中见的是阳明,“太阴之上,湿气治之,中见阳明”,所以有咽干症,太阴病的咽干,由于中焦虚寒导致的咽干,这个时候呢,咽干,口渴,不欲多饮;这种病人太多见了,直接理中汤一剂如神,这个就不用说了,

第二点呢,是少阴病,少阴病咽痛非常多,因为,少阴经过咽,它相火结于上,临床上有桔梗甘草汤,有半夏散及汤,是治疗少阴病咽痛的,然后呢,厥阴病,厥阴病是什么,喉痹,这个喉痹呢,也是讲这个咽喉肿痛,但它讲的喉痹多跟现在扁桃体一类有关系,但是,此症,高血压患者,面红咽喉痛,这个痛吧,考虑还是出于这种太阴有寒阳明有热的现象,然后呢,另外一方面才是下焦的厥阴病,厥阴病的喉痹呢,是根据经脉循行,寒气郁于下清气不升,关于这个咽喉病呢,黄元御先生有一段解释是,“清气不升者,喉病;浊气不降者,咽病”大家好好体会一下,高血压不是个简单的疾病,关系到左路的三阴不升,右路的三阳不降,但是呢,不外乎大象就是说,阴邪瘀阻在血脉之外,与糖尿病浊邪瘀阻在血脉之内正好形成一个对比。
  
  这个眼袋呀,很多人有眼袋,这个眼袋是脾肾下陷的现象,这个要治起来可不是简单的治了,可以用黄芪来升达,但是主要的还是温升肝脾吧。用天魂汤。这个漏经达一月,既然漏经了肯定要升肝脾呀,这个毫无疑问的,你就天魂汤升上去就管用,然后呢,至于漏经它是走血脉,你归芍就用上,归芍用上以后用药就入营分了,阳气就能入营分了,要不然在气分兜着也没用。    
  
  黄芪用多口干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道理就太简单了,黄芪用了以后多口干是因为它本身上焦心肺之气就不亏,你用黄芪了,黄芪都升上去了,心肺之阳气盛了可不是,是不是?手太阴肺经自化燥金之气,口不口干?肺气不降,燥气现上,想从太阴×化,不从,为什么不从,它下不来当然不从了,现的是手阳明经的燥气。
   
收缩压跟舒张压在左升右降理论如何理解?这点还是值得大家考虑的,这个典型要用到中医的取类比象,我给大家讲这么多无外乎就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会你们如何打鱼才是关键。

你看收缩压,什么叫收缩压,收缩压代表的是心脏盈缩的时候,收缩的时候,就是心脏收的时候产生的外在的血管的压力,它不考虑心脏就考虑外头的血管,心脏收的时候外头血管是个什么象,是个血液迸张的一个象,这是个阳气升达的现象,这是一个木火迸发的一个现象,这个时候木火升达;舒张压是什么现象,是一个金水敛藏的象,心脏一扩张,全身的血液往里收,流动,恰恰一个一呼一吸一样,就是呼出心与肺,吸入肝与肾;这个一个是木火一个金水,所以说呢,舒张压主肺肾之收,至于它的高低如何体现五脏的虚实,这个大家可以自己想,我也没功夫给你们讲了,因为,如果连这个都想不出来的话如何从脉象的一盈一缩中体会五脏六腑的虚实呢,你得开个头,我才能和你打成一片,你连头都开不了,我就没办法给你整个讲,要不然我讲的都是我自己的东西,跟你没什么关系;每天脑子里就是说阴阳表里雌雄之纪,然后是独守阴阳,天地之间就是一往一来,哎,就是这样逐渐逐渐的思考问题,多么难呀,现在的思维太繁杂了,叫你们达到这种状态,难若登天呀。

所以内经说,学医有道,虚静为宝。你要怎么虚静呢,你要打坐,学医一定要打坐一定要站桩一定要入静,如果你没有功夫你就没有工具来学中医,你学出来的永远的是,是吧,只有真正把握住空灵这种心态,能够在一动一静之间体会这个阴阳变化这个妙处,你才能随机变化,才能真正理会中医的妙处,才能不断的创造方子,才能不断的领会病机的实质,要不然的话,大家死死的,生搬硬套的传授,这不叫中医,这叫西医,我们中医是非常高明的,就要用整个身心智慧整个灵魂来学习,不是那么简单的,你不付出相当的代价,难!

声音哑是什么病机呀,声呀,肺主五音,肺主五声,这个音哑呢,有一个区别就是说,音为什么会哑呢,第一点,这个肺气不空灵了,空则能发声,金实不鸣,你敲不响了;实呢,痰涎下不去了,这时候你就得降浊,去痰;当然了,你看看外在是不是有表邪,寒邪郁表,开开表,这是实症,还有虚症,金破不鸣,肺金亏虚了,这时候金水相生,要滋养肾阴了,如白合固金汤。

还有几分钟我顺便给大家讲一下口臭这个病,我见很多人也在网上讲口臭这个病,现在大家治疗的方向跟机理都完全是错的,读过黄元御的书就知道,肺主五声,五脏之声皆肺气之所入,心主五臭,五脏之臭皆心气之所入,大家平常讲的这个口臭呢,这个臭,不光是臭味,肾主臭呀,肾就是臭的,五脏之臭,咱们一般所说的这个臭,第一个是肺,腥味,口里腥也叫臭味,口气臭也叫臭味,口里骚腥也叫臭味,总归就是来源于脏器这种腥臭之味,统称为口臭,凡是有了口臭了,上焦心君之火不正,心君之火肯定不足了,然后浊阴上见,口臭呢,分为几种,凡是口内呢,口内主脾呀,口臭吧,它来源有几点,人身体五脏藏精,五脏各有臭,五脏之臭不现的,脏阴不现的,现则为真脏,就是说脏气亏呀,一般都是邪气实,邪气实怎么,有两种,自己能闻得见的,至于虚实之间的用药呢···好,下周开始讲大黄.
今天就讲到这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