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一切 / 古玩 收藏 / 北京故宫馆藏竹木牙角匏器雕刻(二)

0 0

   

北京故宫馆藏竹木牙角匏器雕刻(二)

2010-07-01  修一切

北京故宫馆藏竹木牙角匏器雕刻(二)

 TAG:



竹雕留青柳荫洗马图笔筒,清,高13.7cm,口径最大9cm。清宫旧藏

    笔筒天然卷书式,截面近乎“凹”字形,左右对称,曲线流转,于选材上煞费周章。器口沿镶嵌文竹一周,颜色和谐,过渡自然。底部保留原有竹节之横膈,略加修饰,风格朴素,非人工雕凿可得。笔筒外壁以留青法表现柳荫洗马情景。画面于弧突部分如画卷般徐徐铺展,柳树旁,溪岸上,三匹健马,或立,或卧,神态悠闲,动势准确。溪水中一人高挽裤脚,手牵缰绳,马则伸颈缓步,意态踌躇。以凹入部分为界,与浴马图相对的是一马垂首隐身于山岩之后。笔筒造型别致,为装饰图样增添了变化之妙。

    此器留青工艺极精,能于薄薄的青筠中区分出多个层次,表现物象的透视关系。某些局部的处理,如柳条、马尾、溪水等部分,都有其独到之处。特别是旋涡辅以阴刻,草木杂以浅浮雕,树干上略加染色等,多种技法的配合,为此器增色不少。  



竹雕留青人物楼阁笔筒,清,高11cm,口最大径6.5cm。清宫旧藏

    笔筒略呈椭圆形,器表以留青法刻画台阁一角,栏板旁一华服老者乘于马上,背后立一掌扇侍者,二人目光皆投向另一捧剑的侍者。台阁大部为巉岩松柏所掩,远处云烟缭绕中尚有画栋飞甍、楼台望柱隐约浮现。

    此作留青技法纯熟,青筠似为墨般渲染泼洒。如云雾以阴刻勾勒,用青筠沿竹表皮纵向的肌理留出参差的边缘,营造出水墨自然濡染的效果,相当传神。而山石的苔点、树身质地以及人物的面部、衣饰都宛如笔画,充分展现出留青工艺的魅力。  



竹雕松荫高士笔筒,清,吴之璠制,高15.2cm,筒径7.4cm

    笔筒圆体,三矮足,筒身修长轻巧。外壁以去地浮雕法表现3株老松斜插于云翳,松针亭亭如盖。松根处半倚坐一老者,宽袍大袖,扳膝昂首,纵目天外,意态陶醉,而笔筒上部浅浮雕流云遮月,与人物目光遥相呼应,情境清朗,富于书卷气。松干下侧有阴刻隶书“吴之璠”款识。

    此作之去地浮雕技法极为纯熟,在有限的高度内划分层次,如3株松树的相互关系,近实远虚,叠压转折,一目了然,人物的姿态表情也处处精确传神。器表年深日久,有纹饰处色浓,无纹饰处色浅,如运笔墨于画布之上。

    吴之璠在竹刻技巧上颇多创新,除继承嘉定圆雕与多层高浮雕的传统外,又发展出一种剔地浅浮雕技法,能于较小的范围内表现出物象微妙的凹凸变化,清金元钰《竹人录》特为其命名“薄地阳文”。

    吴氏影响颇大,甚至有研究者认为,在康、雍之际曾形成过一个以吴之璠为首的竹刻流派。  



竹雕御题刘海戏蟾图笔筒,清,高14.5cm,筒径11.4cm。清宫旧藏

    笔筒圆体,三矮足。以去地浮雕法刻画刘海于两株松树旁信步缓行,一手搦钱串并担负长帚,帚上伏三足金蟾,一手持葫芦。刘海敞衣袒腹,围豹皮裙,回首与蟾蜍对视,咧嘴而笑,憨态可掬。雕刻技法之粗犷处,如衣褶、松枝、帚梢等,大开大阖,线条峻急有力;而精细处如发丝、松鳞等,特别是以黑漆点人物双乳则极为写实。年长日久,人物部分的色泽与去地的背景色之间对比越发强烈,是有意为之的成功处理。筒身有填绿色阴文行书款识:“吴之璠制”及隶书御题诗句:

    一帚扫清三界尘,戏蟾犹自不离身。

    还金篇与伊谁论,仿佛其人道姓甄。

    并“乾隆壬寅御题”与“古稀天子”、“犹日孜孜”2印。乾隆壬寅即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



竹雕竹林七贤笔筒,清,高12cm,筒径6cm

    笔筒圆体,底部较厚重,三矮足。筒身外壁以去地高浮雕及镂雕技法刻画松岩竹林中老者及小童10人,分作4组,或对弈,或抚琴,或烹茶,或倚树观望,错落有致,神情各异。刀法圆熟有力,在大量以竹林七贤为题材的传世竹刻作品中,此笔筒属较为精彩的一件。



竹雕蟠松水丞,清,高4.7cm,口径最大3cm

    水丞以竹根雕成松干局部,小口窄长,如一处裂罅般。镂雕枝叶三丛,布排于口两侧,高低错落,亦起到耳的作用,便于水丞的拿取。下部似未经修饰,凸凹自然,竹根本身的纹理与上部浮雕的松鳞融合无间,极具装饰意味。此器设计巧妙得体,令人爱不释手。  



竹节式刻松树人物笔筒,清,高13.2cm,口径最大7cm。清宫旧藏

    笔筒呈弯曲竹竿式,三节痕宛然可辨。器表浮雕山水、树木及人物为饰。下部高浮雕一老者骑驴缓行,身旁一小童跟随。驴的腿脚处还应用了镂雕技法。整体而言,浮雕愈向上愈浅,局部树纹以留青法表现,口沿下云气则为阴刻而成。此器构思细密,技法运用灵活,随物象变化而不拘泥,无疑是竹刻艺术成熟时期的作品。



竹雕山水人物笔筒,清,高12.2cm,筒径6.2cm

    笔筒圆体,三矮足。器表浅浮雕山水人物:云气缭绕之间,现出山岩高峻,崖岸平旷,溪水潺潺,松竹掩映。有柴扉半掩,门侧岸边,一老者与一小童遥望天际,但见层峦之外有白鹤悠然唳鸣。画面清新,如一幅描绘山居生活的淡墨小品。其刀法圆熟老练。空白处有阴刻行书题铭:“山人有二鹤甚驯而善飞,旦则望西山之缺而放焉,纵其所如,或立于陂田,或翔于云表。”及“梅邻制”款识。  



竹雕松下牧牛臂搁,清,长27.7cm,宽7cm,厚1cm

    臂搁长条形,覆瓦式。器表浅浮雕山坡上老松兀立,与云层相接,其下一小童伏身于牛背,牛健硕高大,小童披发短衫,手拢缰绳,俯首似正与牛嬉戏。云、树刻画的中规中矩,而人物与牧牛则在透视、细节等方面较富特点。  



竹雕松石老人笔筒,清,高11.9cm,筒径6.2cm

    笔筒圆体,色如蒸栗。器身去地浮雕,在雾霭缭绕、山岩兀立、松柏森然的景色中,以两株松树为界,有人物二组:一组为二老者作展观画卷状,旁有小童踞石台而坐,人物长幼有别,主次分明。另一组亦为二老者,一挥杖遥指远山,一斜坐瞩望。刀法深峭粗放,人物的眉目、衣褶,树木的枝叶等多以简单的阴刻一剔而就,似意笔草草,但自有一股爽利气势,风格别具。留白处有阴刻行书题识:“辛亥夏日为绍余世长先生雅赏。静之赠。”



竹雕留青仙人图臂搁,清,长23.5cm,宽6.8cm,厚0.7cm。清宫旧藏

    臂搁长形,覆瓦式,以留青技法为主刻划山水人物,构图饱满,纹饰细腻入微。下部雕刻海涛翻卷,崖岸兀立,其上虬松挺立;上部巉岩峭拔,如横空而出。又于半空中、波浪间、崖岸上雕刻和合二仙、刘海戏蝉等仙人形象。其留青技法极为熟练,用青色表皮的去留薄厚来表现笔触的浓淡深浅。利用竹材纵丝状的肌理营造干湿渲染的效果,并结合浅浮雕、阴刻等技法,例如波纹的线条颇有立体感,追求工笔画的意境,显示出当时的竹雕留青技法已发展到十分成熟的阶段。



竹雕饕餮纹三足双耳鼎,通高15cm,口径13.2cm

    竹鼎圆形,腹外有一圈回纹地饕餮纹装饰带,鼎盖及三足荷叶底座为紫檀木制。盖钮以蜜蜡雕成,刻兽面纹及蕉叶纹。

    竹雕制品中仿青铜彝器是一大品类。乾隆朝,内廷蒐集所藏青铜器,编成“西清四鉴”等谱录类图书,拟古之风大盛。造办处遂创仿青铜器竹雕,尤以文竹制品为多见。此类仿古器往往细节毕肖,总体上看却并不逼真,而多在一件器物上杂糅各个时代的典型器型及纹饰。

    此鼎造型从周鼎中化出而加变异,线条纤柔圆润,已丝毫不见青铜器的庄严意味。从器型、纹饰到盖、钮、托的复杂组合,清代的审美趣味清晰可见,有较为浓重的宫廷气息。



竹根雕三羊,清中期,通高7.8cm,大羊高5.7cm,座长7cm,宽4cm。清宫旧藏

    此根雕的造型以一大二小三只山羊组合而成,寓意“三阳开泰”。其中母羊四蹄侧收而卧,一只小羊正向母羊背上攀爬,另一只两前膝跪地靠在母羊身前。

    作者以写实的雕刻手法将三羊母子亲昵的神态表现出来。两只小羊,一只顽皮好动,一只温和沉静,母羊则泰然自若。此作品系仿竹根雕三羊镇纸而刻制。



竹雕白菜笔筒,清,封锡爵作,高17.3cm,口径9.4cm,底径9.2cm

    笔筒作白菜形,筒壁雕菜叶4重,内如剜出菜心,内壁有剔除之螺旋节痕。菜叶脉络清晰,刀痕宛然,边缘翻卷自如。平底,近圆形,雕作根须溢出土面状。外底有阴文“封锡爵”三字圆形款印。

    笔筒近底处筒径收小,而近口沿处筒径稍放,既符合白菜的自然形态,又顾及笔筒的实用功能。通体磨工较细,刀法深峭稳定。刀法看似略嫌单一,却于不经意中显现出物态的自然生动。这是一件观赏性与实用性俱佳的作品。

    封锡爵为竹刻名家,擅名一时,而作品存世极少,从这件白菜笔筒可略窥其雕刻造诣之一斑。



文竹方笔筒,高15cm,口、足边长12cm。清宫旧藏

    笔筒近似立方体,壁稍厚,浅方足,内外均贴饰浅色竹簧,作并排竹竿纹。其纹饰简单,却耐人寻味。竹节以几何化的“∽”纹表示,各根竹竿的节数不等,“∽”纹的方向呈规律性的变化,错落有致,形成节奏感与动态感,加之修胎讲究,竹节处均微微突起,竹节间则稍稍低凹,起伏均匀,令竹簧不显轻薄,增添了立体感。

    此笔筒竹簧片粘贴紧密,拼接细致,过渡圆融,色泽温润,有类牙、玉,尽显独特韵味。在清中期宫廷工艺追求繁缛富丽的风潮中,能出现这种技艺精湛、以简驭繁、风格清新的作品,实属难能可贵。



文竹嵌螺钿方胜式盒,高6.5cm,口最宽24cm

    盒作方胜形,盖、身为天覆地式,平底。每个顶角均出半圆弧形,贯通至底,成圆柱状,增添了器形的变化。通体贴浅色竹簧为饰,盖面边缘处又镶贴一层,成阳文装饰带,恰好廓出二方形叠角相压的轮廓线,内分别用螺钿、玉石、染牙、色漆、槟榔木等镶嵌暗八仙纹,正中以红漆嵌一变体寿字纹。盖、身立墙则各有一条装饰带,以阴刻为之,区别于盖面阳文。

    此方胜盒的造型及暗八仙等纹饰都不外于清代宫廷工艺所习用的器物造型和吉祥图案的范畴,但此盒仍有颇为巧妙的细节,特别是方胜盒对撞的二部分,其盖面边饰及顶角上的团花均不同,两部分边饰交合处似相链套。这种不同的纹饰表现在两部分立壁上,愈为有趣,整体效果如同两个盒子撞合为一体。此外,盒盖底边未镶贴竹簧,恰巧形成一剖面,制胎、嵌贴、拼接等工艺痕迹都清晰可见,是值得留意的局部。





文竹蕉叶饕餮纹瓶,高29cm,口径9.9cm,足径9.4cm。清宫旧藏

    瓶敞口,平口沿,束颈,丰肩,敛腹,足部微收进,足缘外撇,与口部呼应。此瓶器形厚重端庄。通体贴浅色竹簧为地,上以深色竹簧显花。花纹主题为仿古的几何化图案,由各式点、线组成,灵活多样,如运笔勾描。口边饰回纹;颈部弦纹之间以锯齿纹划分区间,内用如意纹等凑合成极简的兽面;肩饰一周覆莲纹、一周缠枝纹、一周菱地圈点几何纹;腹部为蕉叶饕餮纹,面积较大;足部饰一周变体夔凤纹。

    此瓶因年深日久局部有开粘现象,透露出不少工艺痕迹。从肩部裂隙及足底刀痕可看出瓶体木胎的制作方式,竹簧片的拼接设计也较为清晰,如腹部是以六枚饕餮纹的鼻梁为界,分瓣粘贴,有利于图案造型的完整,颇见匠心。

    现存清中期宫廷文竹制品中,有许多借鉴了商周青铜彝器的造型与装饰纹样,这同当时的宫廷趣味、社会风气、学术文化思潮均有密切关系。不过,此器上的饕餮纹已不再具备商代那种震人心魄的威严与狞厉之美,仿古的目的与其说是为了再现当时的精神境界与时代气息,毋宁说是一种繁琐的引用罢了,这也正是清中期仿古器物的普遍风格。  



竹雕饕餮纹活环提梁执壶,清,通高28cm,口径4.9cm,足径5.4-5cm。清宫旧藏

    壶为双层唇口,长颈,鼓腹,圈足,拱形圆盖,火焰式钮,壶体一侧为凤头式流,另一侧为卷云式执柄。壶身饰四周弦纹,腹部雕一圈减地隐起的饕餮纹。肩部配活环链式提梁,提梁中部雕成夔龙状。

    此壶竹刻技艺精湛,未见粘接痕迹,整体造型及纹饰仿商周青铜器,可见清中期好古拟古之风尚。



竹雕松树水丞,清,通高7.2cm,口径最大1.9cm

    水丞截取竹根雕为松干式,略呈椭圆柱体,筒身不规则地随形起伏,平底,微内凹。口部较小,口边阴刻及去地浮雕水纹,使其似树桩内积水而形成,引人遐思。器身一面镂雕松树枝叶屈曲伸展,遮覆于口沿,设计颇精巧。针叶及皮片的雕刻纤毫毕现,富于质感。另一面则保留竹根天然形态,稍加打磨,与雕刻面恰成对比。此器配木座一具。  



竹雕留青诗文臂搁,清,长27.5cm,宽6.1cm。清宫旧藏

    臂搁长条形,左右两边随竹筒形呈覆瓦式。其上以留青法雕刻行书诗句,计“雨露及万物”五言律诗一首,“丽日催迟景”五言排律一首,“碧水澄潭映远空”、“翠辇红旗出帝京”、“渭水自萦秦塞曲”七言律诗三首,各首诗起首处都与上首诗有一字大小间隔。于尺寸之地纳文字6列共268字,字小如蝇头,而点画钩抉皆富笔意,章法布局不违书理,格调清新高雅,非庸手所能为。

    器表留青因表现文字故高低层次一致,看似较为单一,其实制作繁难,充分展现出留青工艺在借鉴书画艺术过程中所取得的突出成就。  



竹雕竹林七贤图笔筒,清,高17.3cm,筒径13.3cm。清宫旧藏

    笔筒圆体,镶红木口及底,三足。筒身以去地浮雕技法为主,雕刻竹林七贤及童子数人,上下分别布置人物数组,有的弈棋、有的出游、有的烹茶,神态各异。而镂雕竹林,排列紧密,根根通透,尤为引人注目。此器刀法深峻,层层雕镂,体现出典型的嘉定竹刻风格。  



白檀木雕人物镜支,清晚期,高30cm,长30cm,宽24cm。清宫旧藏

    此物为广东制作,长方形,分上下两部分:镜支盖上的一端连接一面玻璃镜,将盖开启,可将玻璃镜倾斜支在镜支顶部;镜支下部设一抽屉,用以盛放梳具、胭脂、香粉等化妆用品。镜支附有银镀金蝙蝠扣及把手。

    镜支通体采用浅浮雕和深浮雕工艺雕刻出楼阁、亭台、庭院、花鸟、树木等景致及人物、飞禽。在众多人物中有老叟对弈、文人雅士相会、歌女怀抱琵琶、孩童戏耍等场景。此外还有表现当地戏曲中武打的场面,数匹骏马跟随着主人或飞奔,或直立,或待发,武士们站姿各异,威风凛凛。工匠雕刻技术娴熟,运刀如笔,有些部位雕刻多达五个层次,有效地增加了纹饰的立体感。人物形态栩栩如生,景色布局错落有致,充分展现出清代晚期广东木雕工艺的精湛水平。

    这是清晚期广东地方献给清宫的贡品,供后妃日常梳妆之用。



天然木雕如意,长20cm。清宫旧藏

    如意取天然木料,依其本形裁减冗枝,成如意式。其身屈曲有致,突起的棱线如脉络贯通,旁逸小枝,多自然孔穴,胜似人工镂空。如意首、尾扁圆宽厚,其上密布细小的坑洞,肌理稍粗重,似布以灵芝菌丝,与较为光滑修长的柄身恰成映衬,精巧处令人匪夷所思。

    天然木雕与根雕近似,难在选材剪裁,妙在人工匠意与造化天成的契合无间,是一种非常符合我国传统审美情趣的工艺品类。这件天然木如意不仅保留了大量耐人寻味的天然特色,而且营造出玲珑的俯视与侧视不同的整体曲线效果,无疑是此类制品中较为突出的一件佳作。





黄杨木圆雕李铁拐像,通高35.7cm

    此像立姿,肩系葫芦,身着破衣,围百结叶裙,瘦骨嶙峋,虬髯连鬓,赤双足,一腿跛起,一腿直立,右腋下架有一拐,左臂抬起,手捏一只蜘蛛,在后衣裙下方刻有阴纹“至正二年制”隶书款。

    李铁拐是民间传说的八仙之一。元代以后,对八仙的各种传说愈趋离奇,以八仙为题材的各种雕刻在工艺美术创作中也十分众多。

    这种绕腰络腋、横巾右袒、下体着短裙、外表注重肌肉的表现和偏重衣纹雕刻的键陀罗式艺术风格在唐代石刻中非常流行。光秃的前额凸起的形象也正是宋元时期雕刻和绘画中罗汉的主要特点。而明清时期用各种质地材料雕刻的李铁拐更是形态各异。此作品的作者以圆雕技法,以无须罗汉为本刻制出李铁拐像,同时也注意到了人物形象比例上的准确和肌肉的质感,对李铁拐的神情刻画极其细腻。虽然是相貌清癯穷困潦倒的乞丐外形,却丝毫不掩其仙风道骨,尤其是眯起的双眼带动了面部肌肉,表现出悲天悯人、超然物外的气概。刀法上舒畅健朗,镌刻技巧极精湛,为我们研究元代的小型木雕技术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黄杨木雕董其昌书诗笔筒,高24.8cm,口径34.2cm

  笔筒圆体,略扁,形体硕大,口沿微内倾,筒壁厚实,庄重沉稳。内壁髹黑漆,外壁阴刻唐代诗人杜甫的《饮中八仙歌》一首,与原诗略有出入: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饮如长鲸吸百川,

  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

  衔杯乐圣称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

  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似逃禅。

  李白一斗诗百篇,天子呼来不上船,

  长安市上酒家眠,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

  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

  高谈雄辩惊四筵。

  字内填蓝,末署“其昌”款字及印“董其昌”、“宗伯学士”二方,知其粉本为董其昌所书。

  此器外壁书法雕刻运刀如笔,一气呵成,酣畅淋漓,如欲破壁而出,为笔筒增色不少。



硬木镂雕仙山问道图笔筒,通高18cm,口径14cm,底径15.4cm

    笔筒以硬木雕成,圆筒式,下承三矮足。近口处阴刻一周变体“寿”字,共33个,合“三三”之吉数。外壁雕仙山海岛,山岩间生有松柏、梅花、藤萝、灵芝,上飘浮云,鹿鹤相伴。南极仙翁坐于洞府讲法,问道者神情恭谨。底座略鼓出,雕螭龙纹,三足光素无纹。

    此器以镂雕和浮雕为主,雕镂质朴有力,以意蕴取胜,具明代雕刻工艺的典型风格。



紫檀木镂雕会昌九老图笔筒,通高19cm,口径14cm,底径16cm

    笔筒口沿嵌银丝勾连菊花纹,近口处以螺钿镶嵌狮纹及葡萄纹,外壁镂雕《会昌九老图》。底座如岩石状,与筒身景物相呼应。壁身描绘的是唐会昌年间(841-846年)白居易等 9位文人在洛阳龙门香山寺宴集的情景。

    此器以高浮雕和圆雕为主,刀法略显快利,磨工略显草率,螺钿装饰较厚重,其造型设计、图纹刻划等都带有鲜明的明代紫檀雕刻风格。



黄杨木雕观音,高23.5cm,底径6.1-5cm

    观音长身玉立,赤足,身披天衣,高挽发髻,胸垂璎珞,右手捧经卷,左手拢衣角,身形微侧转,衣袂轻扬,于不经意间显露出神采。其面容安详,微合双目,如入物我两忘之境,澄明一片。人物肌圆骨润,体态呈“S”型,庄严中不失女性的妩媚。衣纹的处理繁复而华丽,将衣衫的质地、垂感等都很好地表现出来,成为此雕像中最精彩的部分。  



紫檀木雕弥勒佛,高17.2cm,底径22-13cm

  佛像以紫檀木制,闭目,笑口半开,大耳垂肩,袒胸露腹,盘腿曲肱依袋而坐,左手捏布袋,右手抚膝。

  作者用一块老树根,以圆雕技法将大腹便便的弥勒佛那悠闲自得、随遇而安的神情刻画得淋漓尽致。此件作品雕刻精细,刀法娴熟,线条自然流畅,为明末木刻圆雕作品中的佳作。

  此作品于1962年由国家文物局拨交故宫博物院。





沉香木雕松竹梅图笔筒,明晚期,高11.9cm,口径11.3-10.8cm

    笔筒以沉香木雕成,俯视笔筒底如悬斗。外壁雕山岩凹凸嶙峋,并以浮雕及镂雕技法刻画老梅一枝、幽竹几茎、虬松数株。松干、梅枝尽力贲张,惟竹茎纤弱,于是以数块巨石相配。

    此作品不似一般沉香木雕刻般精致,如笔筒的口沿处仅刻阴线一周,无其它装饰,岩石的雕凿痕迹也清晰可见。其妙处在于设计大胆,抛弃陈规,于粗犷中不乏细腻的表现,对松、竹、梅、石等物象所包孕的精神内涵作了恰如其分的表达。其器虽小而画面境界不俗,在众多的沉香木雕刻品中显现出独特的价值。  



紫檀镂雕松下老人图笔筒,明末清初,高14.7cm,口径15.8cm,底径14.2cm

    笔筒紫檀质,圆筒式,以深雕和镂雕技法表现高士自娱的悠闲场景。笔筒大面积镂雕山石,峭壁陡立,岩石下一株苍松旁逸斜出,虬枝古拙,独撑一片小洞天,老人独处其中,双手抚膝,倾首冥想,悠然自得。不远处一小童正抱琴而来,欲急行却又恐失手,神态刻画的极其生动。

    紫檀筒壁虽色极深沉,但镂刻空灵而无压抑感。筒壁画面颇为传神,小童怀抱中的古琴似将传出优雅的琴声,正所谓静中有动,画中有声。  



紫檀木雕云龙纹长方盒,高9.6cm,长26.4cm,宽16.5cm

    盒紫檀木制,长方委角形,色棕褐。盒与盖从中部分启,口沿皆阴刻回纹。盖面及四壁浅浮雕云龙纹,在阴刻的菊纹锦地上,流云满布全器,两条苍龙穿行于流云之中,一条螭龙和一条夔龙口衔灵芝环绕于苍龙身侧,追戏腾跃。立壁一周共有9条螭、夔。盒内有屉,屉口沿有流云一周,屉内底阴线刻群仙祝寿图,寿石居中耸立,旁衬以灵芝、水仙、梅花、翠竹,刻线粗犷,如墨笔随意勾画。

    此种盒俗称“拜匣”,一般不是出自民间工匠之手。此盒造型端庄,构图匀称,纹饰清晰,刀法娴熟,器面光润,乃高手之作。



紫檀雕荷叶枕,高9.8cm,长24.5cm,宽15.6cm

    枕紫檀木制,蒸栗色,其形似荷叶卷拢成椭圆形的包袱状,以荷叶的叶茎为中心,断茎斜插入枕内,叶边翻卷成花瓣状,枕上镂一虫蚀小孔,正好供枕者侧卧时搁耳。枕上叶脉筋纹隐起,由茎部呈放射状伸延。枕面平润细腻。

    古有陶枕内可盛放香料或药袋,具醒脑之功。后又出现竹枕、木枕、瓷枕等不同材质的制品。这些枕或为空心实面,刻绘各样纹饰,或为镂空纹饰。此类制品延至明代。

    此枕形态别具一格,设计十分巧妙,其造型生动自然,色泽深沉,风格纯朴。作者采用圆雕、镂空及浅刻技法,以一茎叶边向上缩卷的荷叶为题材,叶片向上收拢,叶边内外翻卷,还有几处虫蛀后留下的斑痕,形态自然逼真。 此枕为研究古代民间各种睡枕的艺术造型及作用提供了实物资料。1972年侯宝璋先生家属将此枕捐献故宫博物院



紫檀木雕云纹委角方盒,通高5.5cm,径14.7cm

    盒扁体,方形,委角,如四出花瓣式,有矮足。通体剔地浮雕如意云纹,盒身外壁饰一周,盖面饰两周,盖面中央有一“十”字纹。其装饰出自漆器中的剔犀风格。

    剔犀以红、黑等两三种色彩相间,层层髹于胎骨上,再以刀剔刻云纹之类的图案,于刀口立面可见到相间的异色线纹。剔犀之器型、花纹亦尝见于宋代银器中。

    这件紫檀木雕云纹方盒在模仿剔犀中又针对木质加以创造,如对刀口凹槽的处理效果颇佳。此盒刀法磨工俱佳,纹饰别致,是紫檀雕刻中一件别具一格的精品。



沉香木刻东坡游赤壁图酒斗,明,高9.4cm

    此杯依材质的天然形状随形雕成,器表以线浮雕的手法刻画宋代文豪苏轼赤壁夜游的故事。口沿处刻“东坡游赤壁图”6字及“希黄子”款,据此知为明代雕刻高手张希黄的作品。

    此酒斗雕刻技法娴熟,所刻人物、景致栩栩如生,可见名匠之功力。沉香木为珍稀的木材品种之一。此杯材质的色泽与犀角的颜色酷似,如不细察,极易混于犀杯之类。



紫檀木福寿禄螭梅纹六方委角杯,明,高8.2cm,口径7.8cm,足径6.8cm

    杯紫檀木质,六方形,委角,花形矮足。口沿与底边均嵌银丝回纹,杯身通体嵌银丝“福”、“禄”、“寿”字,字体、写法各异。杯柄镂雕梅枝和蟠螭纹。杯底嵌银丝楷书“云间雪居仿古”六字方印。“雪居”即明代画家孙克弘。此杯以传统的吉祥图案装饰,寓意福寿双全,官运亨通。

    明清时期的木雕题材丰富,分为硬木雕刻和软木雕刻两种。硬木雕刻多采用紫檀木、黄花梨、红木,软木雕刻多采用黄杨木、楠木、檀香木、沉香木等,并产生了东阳木雕、福建龙眼木雕和广东金漆木雕等几个流派。此杯色调深沉,造型气派,嵌银丝的手法以及雕饰的纹样尽显富贵之象。  



紫檀雕花卉纹圆盒,明,高3.1cm,口径6.9cm,足径3.3cm

    圆盒紫檀质,向内折边小口,扁圆,卧足,曲度和谐优美。盒盖面及盒壁上均凸雕大朵山茶花,周边以梅花装饰。雕刻风格粗中带细,硬中有柔,尤其是在花卉的翻瓣处理上,作者以较浅的雕饰表现出花瓣的卷曲及层次,体现了精湛的雕刻技巧。

    此圆盒与另一雕漆印泥盒形制类似,亦应作印泥盒之用。  



紫檀嵌珐琅云头纹墨床,清初,高4cm,长11.5cm,宽6.5cm。清宫旧藏

    墨床紫檀质,几式,几面两端对称嵌云头纹掐丝珐琅片,调和了紫檀深沉凝重的气氛,亦便于清洗墨迹。

    墨床是文房用具之一,用以搁置研磨后的湿墨,其造型一般为几式。此墨床造型古朴典雅,线条流畅自然,棱角分明,中规中矩,形制虽小,却有明代家具遗风。  



黄杨木灵芝小盒,清雍正,通高2.9cm,口径7.4-5.7cm。清宫旧藏

    此盒盖身相叠,雕作灵芝菌状,盒体器壁甚薄,盖身子母口相合。外底阴刻楷书“雍正年制”四字款识。

    此作随形雕刻,别致精巧,灵芝宛若天成,造型及工艺都较有时代特点,在存世不多的雍正时期黄杨木制品中是极为突出的一件。



紫檀嵌玉镇尺,清乾隆,长24.7cm,宽3.2cm,高3cm。清宫旧藏

    镇尺紫檀质,嵌玉3块,玉为素面白玉,稍有沁色。镇尺周围作嵌银丝饕餮纹、夔纹等仿古纹饰,底沿嵌银丝回纹一周,底部阴刻隶书“润以刚直而方佐文房”并填金粉,其下刻篆书“乾”、“隆”二印,一圆一方。

    此器古朴典雅,作工精细,用料考究,乃清代宫廷文房中的御用之物。



紫檀雕鹤鹿图笔筒,清乾隆,高13.5cm,筒径12cm。清宫旧藏

    笔筒紫檀质,圆形,嵌底,三矮足。筒壁凸雕松竹梅及鹤鹿山石灵芝花卉等纹饰,并阴刻行书“芝兰千载茂,鹤绕万季青”及“三多”、“九如”方印,点出长寿多子、吉祥如意的寓意。

    笔筒通体施刻,刀法娴熟,线条流畅,深浅结合,层次清晰。其构图繁密,雕刻的景致与紫檀的纹理相映成趣。



紫檀竹节式盒,清乾隆,通高4.4cm,盒径最大12.6cm。清宫旧藏

    盒以紫檀木雕作竹节式,盒壁用深雕法刻松竹纹,雕工精细入微,尤其是松针和竹叶的雕刻,刀法娴熟,线条刚劲有力,表现出松、竹的自然之势。竹节的节痕及根须亦刻画得栩栩如生。

    此盒构思极为巧妙,具清雅之趣。盒内附一黄签书“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收造办处呈览雕紫檀盒一件”,可见其为清宫造办处制作。  



紫檀木雕松竹纹书式盒,清乾隆,高5.3cm,长19.5cm,宽14.85cm。清宫旧藏

    盒以紫檀木做成书本式,并施以雕刻。雕刻技法以镂雕和深雕相结合,地子为深雕的疖疤横生的树干,树干上再镂雕苍松、秀竹、灵芝等,构图得当,层次分明,意境清雅。

    此件作品刀法细腻深峻,平刀、圆刀融合互见,逼真地表现了松、竹的自然特性。盒内附董诰书《义阐天心》册页。  



紫檀木百宝嵌八仙图海棠式攒盒,高9.7cm,长35.5 cm,宽22.5cm

    盒紫檀木制,盖与盒均制成委角海棠花式,下承海棠花式矮足。作者采用金银错、镶嵌拚接等多种技巧,用黄、白色螺钿及各种宝石将攒盒装饰得异常精美华丽。盖面嵌“八仙祝寿”图,形象精细,景致疏朗。在盒壁上,用黄色螺钿嵌行龙,白色螺钿嵌浮云和火珠。盒内配装5个错金勾莲花纹的银制攒盘。

    此件作品是清宫遗存的同样三对盛装食品用的攒盒之中的一件,工精纹细,所用镶嵌材料十分昂贵,松叶为染牙,灵石系寿山石、青金石雕刻,流云以螺钿镶嵌,人物衣裙为玛瑙制成,山间树下点缀以红、蓝宝石和莹石,这些光彩夺目的嵌饰在深沉的紫檀木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精美华贵。



紫檀木百宝嵌双螭纹盒,长16.1cm,宽13.5cm,通高9cm

    盒呈长方形,边角圆转,有带状矮足,盖、身子母口相合,口唇微卷,盖面隆起。盖面饰百宝嵌图案,上下各嵌一螭,首尾相衔,围拥着中央的变体“福”字纹。螭口含灵芝,身披云气,盘环夭矫,舒卷自如。云纹的处理如绦带挽成如意花结,其线条打破了二龙戏珠式的环形构图,使画面疏朗而不空旷。

    此盒图案风格以曲线为主,与盒体富于弹性的线条相得益彰。盖面图案是以螺钿、玉石、珊瑚、染牙等材料镶嵌而成,形成红、绿、青、黄、白等多种颜色,在紫檀的衬托下越发鲜明夺目,这也正是百宝嵌工艺独有的装饰效果。



檀香木嵌螺钿海屋添筹图圆盒,通高4.8cm,盒径22.7cm

    盒为檀香木制,圆形,从下部开启,内口凸起,与盒盖壁重叠。盒内放有“十全赓福”册页。盖面嵌螺钿海屋添筹图,海水澎湃,白浪翻涌,祥云从海中升起,云中一幢楼阁露出重檐,一只仙鹤向楼前飞来。盖壁采用镶嵌技法,以螺钿为主材,饰如意纹框,框内嵌楷书“海屋添筹”4字。

    “海屋添筹”为祝寿题材,表示“添寿”之意。此盒制作于乾隆时期,乾隆皇帝有“十全老人”之称,因此盒内装有“十全赓福”册页。此盒用名贵的檀香木制作,再以螺钿、玛瑙、蜜蜡、珊瑚等材料镶嵌出精美的图案,愈显得雍容华贵。



硬木百宝嵌三阳开泰委角方盒,清嘉庆,清宫造办处制作,通高8.6cm,盒径22.3cm。清宫旧藏

    盒红木制,委角方形,盖与盒体口沿衔接处有小凸沿,底部为委角方圈足。盖面的装饰采用天圆地方的布局,坡边处嵌银丝回纹一周,中央凸嵌一块椭圆形青玉。青玉上浮雕三阳开泰图,一只大羊曲膝回首卧于石上,头顶处丽日当空,左右两只小羊一卧一行,前后呼应,画面两侧分别雕一株万年青和万寿菊。青玉外环嵌9只红漆蝙蝠和螺钿流云,又以染牙、红漆、螺钿组配成灵芝、勾莲及穿花行龙围绕于中心图案之外,以装饰边角。

    此盒盖面中央以青玉雕琢的三羊开泰图刻工精细,构图饱满。盖面嵌雕的各种纹饰搭配得当,云蝠纹玲珑精巧,流畅舒展。  



紫檀百宝嵌牧羊图长方盒,清初,通高6.8cm,长13.6cm,宽10.6cm。清宫旧藏

    盒紫檀木制,长方形,平底微内凹,足周有浅凹槽。盒与盖相接的口沿边各嵌金丝回纹一周。盖面微隆起,上镶嵌胡人牧羊图。白、黄、黑三羊在右,左边的牧人为胡人形象,头裹巾帽,腰系护胸和皮带,足蹬高筒靴,坐在山石之上。天空中三朵祥云伴一轮红日。此图以螺钿为主要镶嵌材料,祥云、黄羊、白羊及胡人的衣着均以螺钿镶嵌,红日、黑羊和山石分别以玛瑙、黑漆和孔雀石嵌成,人物服装的局部由彩石嵌饰。盒壁光素。

    此件作品制于清代初期,镶嵌技法简洁中见精湛,三羊生动活泼,人物目光炯炯有神,画面意境祥和宁静。



黄杨木雕东山报捷图笔筒,高17.8cm,口径13.5-8.5cm

    笔筒椭圆形,鹅黄色,嵌紫檀木口缘和底座。筒壁采用高浮雕技法,以山崖屏障为界,将画面分为两部分。山壁右侧为曲径幽林,古松插壁,垂荫如盖,松下三位老者围石桌而坐,谈笑自若,正在对弈。三位侍女立于老人身后,手持莲花,相顾低语。山壁左侧树高林深,峡谷重叠。两骑士高举信旗,争先恐后,策马奔驰在谷道林间。山涧一侧的石壁上刻有乾隆御题诗一首:

    賭墅已因勝謝元,即臨大事祗夷然。

    淮淝捷報傳飛騎,屐齒何妨折不全。

    魯珍絕技繼朱枀,逸品流傳頗寡逢。

    對奕人間若無事,傳神是謂善形容。

    乾隆丙申秌日御題。

下方有楷书“古”“香”二小印及“槎溪吴之璠”、“魯珍”等款识。

    这件笔筒取材东晋淝水之战的故事。雕刻层次清晰,虽然纹饰满布全器,但布局妥贴自然。尤其是谢安那胸有成竹的神态,表现了运筹帷幄、落子必胜的信心和毅力,与策马疾奔的信使形成一静一动的鲜明对比,既有各自的**性,情节上又互相呼应,使两部分构图连成一体。

·本文只代表博友个人观点,版权归作者和央视网共同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