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木匠 / 讲座 / 发现生命太美——梁冬对话郭生白(三)

分享

   

发现生命太美——梁冬对话郭生白(三)

2010-07-09  章木匠
发现生命太美——梁冬对话郭生白(三)
 
梁冬:我们都知道说中国的文化,实际上是一个天人合一的文化,同时也是一个尊重每一个生命的文化。所以呢,我觉得如果用身体来注解中国文化的话呢,那就是一个关于身体本能的话题。在过去的两周里面呢,我们请到了这个名医大家,83岁的老先生郭生白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了从《伤寒杂病论》,从《道德经》所一直思考下来的本能系统论。在郭老的眼中呢,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甚至不仅仅是人的生命,每一个动物,每一个植物呢,它的生命都是合乎于道德,都是拥有它的自主性,拥有它的自我成长性等等,拥有它的那种和谐等等。那具体这个生命本能的系统是怎么样子的呢?我们又如何借由这样的生命本能系统去看待我们的身体?甚至是我们可能面临的疾病呢?经过了两周的这样一种在外围的讨论之后,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和老师一起,去展开关于生命本能系统的一个深入的探讨了。郭老师,您好。
郭生白:您好。
梁冬:郭老师,您可不可以稍微花一点点时间和我们讲讲,您所发展出来的,做了60多年临床医生,家里面那么多代的中医,您把所发展出来的这个本能系统,它到底包含了哪一些的内容?
郭生白:好,我今天本来是要说白《伤寒论》。在前几次我说明白了我为什么要说白《伤寒论》,《伤寒论》是个什么书。《伤寒论》对我们、对人类是多少重要。不但是今天,我相信在明天以后,会让人类知道这个东方的医学家的《伤寒论》是我们全人类的健康的保护神。
梁冬:那《伤寒论》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郭老师,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伤寒论》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郭生白:可以。《伤寒论》它是用天人合一的和谐理念,用五行的军事思维,去认识生命规律,并按照生命法则,顺应生命法则,去保护生命,去完善生命的一部伟大的著作。
梁冬:为什么这部书名字叫做《伤寒论》?
郭生白:《伤寒论》的这个,这个书的命名本来是《伤寒杂病论》,到晋代有人把它分成了两部。一部《伤寒论》,一部《金匮要略》。他认为《伤寒论》是外感病。《金匮要略》是属于杂病。其实呢,他并没有分清楚,也不可能分清楚,也没必要分清楚。我看还是以不分为好。
梁冬:就开始同归?
郭生白:为什么不分为好?比如说流行性感冒,感冒、肺炎,这一类的病,属于伤寒范围。那么我们不管得了哪一个外感病,我们身体有并发的杂病,或者是我们在外感病以前,就有杂病。那么怎么治啊?在这个方面,这是不能分开的。因为在临床的许许多多的这种现实,它是分不开的。张仲景当初并没分开。后来把它分成两部的这个人,就是水平不高,见识很浅,我这看法是如此。
梁冬:刚才老师讲到这个晋代并不是说民国以来,晋呢,是东晋南北朝的晋。
郭生白:对。我觉得一个人呢,大家都说生命是最重要的,我说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我们在历史上有很多的先辈,去勇敢赴死,赴死是什么意思?就是把生命丢了,不要了。要什么?那个东西就是比生命还重要的,只有真理。
梁冬:那您所发现的这个真理是什么?
郭生白:因为我在上世纪80年代,写的一部《伤寒六经求真》,到我70岁以后,我知道我没说清楚这个问题。
梁冬:就是关于《伤寒六经》的这本书。
郭生白:哎,没说清楚那个问题,就是中医的核心思想到底是什么?中医为什么不能说明自己是怎么治病的?不能说明自己是怎么把病治好的?以至于招来了许许多多的麻烦是非。我想这个问题,不能不解决。我要尽我一点余力,我希望我能说明的问题,我今天说白《伤寒论》,是因为我对《伤寒论》有一个新的感悟。我感觉到中医的核心思想,所有的医类不能离开的一点就是生命,生命规律。生命规律是什么?就是生命的本能系统。我今天说白《伤寒论》要说明一下本能系统,为什么要说本能系统?说明了本能系统以后,我们再读《伤寒论》,就非常地容易理解了,也非常地容易掌握了,也非常容易地使用了,疗效会更好,会更高,会更广泛。我确实看到了这个现象,看到了一个治疗系统的结果,出现了一个系统的效应。这个以后,我再跟大家讲,我首先把本能系统稍微地向大家介绍一下,有一个大略的认识,我们再一块去说白《伤寒论》。
梁冬:好,那有请郭老师。
郭生白:好,这个本能系统在中国的医学典籍上没人提到,这是我杜撰的一个词语。
梁冬:就您所创的?
郭生白:说是杜撰吧。
梁冬:您过谦了。
郭生白:什么是本能?大家都知道,每一个生命,哪怕一颗草,一颗树,一个任何一个动物,只要是一个生命,它就有生命本能。如果没有生命本能,这个生命是不会生存下去的。那么生命本能就是保护生命的一种能。
梁冬:保护生命的一种能?
郭生白:比如说我们吃、喝、呼吸、大小便、出汗等等,这都是我们的本能。这一个不是我们的全部,这是人人都能看得见的一小部,一小部分。比如说我们的心脏在运动,我们的肺在张合。
梁冬:嗯,在交换。
郭生白:我们的胃、肠在蠕动。我们身上每一个组织,每一个细胞都是在运动当中,是有节奏地、有秩序地去在运动,这个运动是谁主使的?谁让它去运动的?这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这些东西叫本能。在医学上我们发现的是什么?比如说学过《伤寒论》的朋友,以至于听说过《伤寒论》的朋友,或者是听说过中医治病的朋友,中医出汗发汗能治病,通大便能治病,利小便能治病,刮痧能治病。
梁冬:拔火罐。
郭生白:针灸能治病,拔火罐能治病,为什么能治病?
梁冬:哎,为什么呢?
郭生白:为什么能治病,这些问题一句话,这些治病的方法。
梁冬:在本质上。
郭生白:大部分的是用我们身体自己的一个本能的排异性的本能。
梁冬:排是排出。
郭生白:排出异物的本能。
梁冬:对,异是异己啊,异物。
郭生白:异己、异物。就是把我们身体内部的侵入的或者是自己产生的异己的物质,不是我们,不是我们需要的,都要排出去。

 梁冬:在中国文化里面呢,一直强调虚怀若谷,虚怀若谷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怎么来,就怎么去,我是没有设门槛的。其实这个概念和郭老师讲到的,刚才讲的排异系统是很重要的一个对应关系,对不对?郭老刚才讲过了一句话,他说事实上来说呢,有这么多大小便啊,出汗等等这些手法,都是能够为了让我们的身体更加能够把脏东西、异体排出体外。那其实从道德的层面,从艺术层面,或者从哲学层面来说,那就是虚怀若谷所对应的概念了。好了,那继续请郭老师和我们分享他的生命本能系统论。
郭生白:好,我想提示大家考虑一下,为什么出汗能治病?为什么大小便能治病?为什么刮痧能治病?等等。这本来是人体的本能,怎么它又能治病呢?我想从我们最原始的认识来说这个问题。
有没有人不生病?有没有人生了病不经过治疗,自己就痊愈了?
梁冬:显然都是有,是吧?
郭生白:这个大家每一个人都曾见过。也许每一个人自己都曾经历过。这就是我们发现本能的最初始的见证。比如说一个人感冒了,发冷、发烧、全身疼痛、喘促,呼吸短促。出了一身汗,好了病了。这个大家都见过。
梁冬:对。
郭生白:还有一种现象,感冒了,发冷发烧、头痛,身体也痛,喝了一碗面汤,出了汗了,或者是喝了两碗热粥出汗了。
梁冬:热粥啊?
郭生白:哎,热粥出汗了,都好病了,大家见过。但是在《伤寒论》这个书里头,有一个方法叫汗法,就是发汗法,用发汗能治这些病。它为什么能治这些病呢?这些病为什么发汗就能好呢?为什么不治也能好呢?这是我们身体有一个本能,这个本能就是把身体的异物,就是有害的、致病的那些东西排出来。我们看到它要排出来,从哪看呢?《伤寒论》首先提出来的一个辩证,辩什么证?就是思辨这个现象。哪个现象?发冷发烧,为什么发冷发烧?为什么全身颤抖?全身颤抖是在提到体温,本能系统再把体温再提高。提高体温为什么?为的为出汗准备条件。这是很明显的一个现象。我们再看他的脉搏,在全身、在体表,也叫身体周围组织,要大量地供血,就出现了一种脉象。我们看到的这些东西,这些现象,我们知道这个人的排异系统,正在要出汗把致病的物质要从汗腺里排出去。所以张仲景给一张出汗的方子,比如说桂枝汤、麻黄汤、葛根汤等等这些方子。一吃出汗了,异物排出去了,病好了,这是《伤寒论》治疗一些病的常用的方法。当然还有用通大便的方法,还有用利小便的方法,还有用呕吐的方法等等。完全是利用了这个人的排异本能,从各个代谢通路,把病理物质排出体外得到的痊愈。
梁冬:郭老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很多时候我们会认为打摆子啊,发冷发热是一个结果,我们需要,我们以为我们需要吃一些药做一些事情,让它不发冷不发热,但是重点在于您把这些东西视为是一个前奏。你是要帮它继续把这个过程完成好,目前是要让它把东西排出去,把异物排出去,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差异,对不对?
郭生白:是的,我们认为这个人发烧,他是要出汗,出汗是要把病,致病的物质排出来。如果把病理物质排出来,他就。
梁冬:不需要发汗。
郭生白:就停止这个反应了,就不需要发烧,也就不发烧了。如果说我们要是把这个发烧,要用其他的方法,不是帮助他排除异物,而是把他压制它,比如说用冰袋,用酒精擦,或者是吃其他的化学。
梁冬:药物。
郭生白:化学药物。
梁冬:打点滴。
郭生白:比如说激素,去不让它发烧,这个这是一个大错误。第一,不懂生命规律。第二,也不懂这个病是该如何处理。只是对待一个症状,我不需要你发烧,你就不要发烧,这是完全是错误的。
梁冬: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逆不道。
郭生白:这个就会导致这个病人的恶性,恶性的结果。
梁冬:通常会有什么结果呢?
郭生白:如果是流行性感冒,如果要退烧,不管你是用物理的方法,用化学的方法,你要退烧,百分之百必然导致肺炎。
梁冬:为什么会传到肺里面去呢?
郭生白:我们比如说不让他发烧,在我们看这个病人的体表39度、40度、41度,一下子降到了37度以下。这个排异反应给压制了。但是这个排异反应要是完全没有了,这个人一定是死亡。他只是把这一部分向外排异的这一部分压制了。但是这个肺,人这个肺的这个东西和我们身体的表面是一样的。因为它也时时刻刻和外界的空气在接触。他要把这个若要从肺往外排,所以肺的温度它要提高,所以他必然发生肺炎。
梁冬:我还听说有一些人,有了肺炎之后,就会大肠出现问题,这是不是因为肺和大肠相表里的原因?
郭生白:因为这个肺和大肠,这个表里关系,这个我们现在,对于这个复杂的问题先不谈。我们看一看这个大肠,升结肠、横结肠,这多么长一段结肠,跟肺只隔着一层隔膜,紧贴在肺上。它是肺肠的一个近邻,肺肠接近的一个邻居。如果这个肺要是,这个温度要是升高,结肠也会升高。结肠的结肠病也会导致传染。我看第一个它是,它是一个紧紧的相邻。再一个就是血液、体液相通,再一个就是神经相连。所以这个肺与大肠的表里关系,这是存在的。这是一个。
所以这个发汗要如果被压制了,一定是肺炎,我们在临床上看的太多太多了。如果肺炎要还是在压制它,这个导致会有更恶劣的结果。
梁冬:比如?
郭生白:比如肺感染,再一个还可以发生肺大叶炎,肺大叶炎,就是肺化脓,这个在临床上也曾见过的。
梁冬:再严重一点呢?
郭生白:再严重一点就是死亡了,这个就很容易死了,这个肺啊,肺大叶炎就很危险了。这是一个感冒,因为压制排异反应造成的结果,这是不应该的。
梁冬:所以很多小朋友,很小的小朋友,有些时候父母因为感冒发烧,晚上也很痛苦,送到医院,结果呢,没想到弄的很大了,最后变成肺炎了,他们还认为呢,是这个本身是有肺炎,其实完全是可能,是这个解决方法不对。
郭生白:我认为,我认为不是。我认为是化学、物理方法退烧造成的结果。
梁冬:刚才和郭老讲到了,我们身体都有一个自然而然地排异系统,很多人认为我们发烧是病,其实呢,发烧很可能是帮助我们把东西排出来的一个过程。错把过程视为一个病症结果,那么治疗上自然会出现很多南辕北辙的效果。
郭生白:我继续说,本能是一个排异系统。但是排异系统,我在排异系统之前,提过一个自主,自主性系统。自主性就是自主性运动系统。我们每一个脏器,每一个组织,每一个细胞的运动,一切程序,一切的节奏,升降出入还击快慢等等,这一个大的程序是自主性的,不是人和人安排的,是大自然给生命,给生命的同时给了一套程序,给了一个本能系统。
梁冬:就是不能靠学习而得来的?
郭生白:这个不是靠学习,也不是靠改造来的,也填不上,也去不了,去了就是对任命的损害。
梁冬:我觉得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前两天我看一本书,他说很多,真正日常熟视无睹的东西,其实真正充满了伟大的神奇性,你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您说这个身上的每一个东西,它就怎么那么协调、完美地去自己去做这个事呢?
郭生白:大自然一切都是神奇的。我们要用这个神奇的眼睛看,无处不是神奇。
梁冬:对。
郭生白:每一个生命都是神奇的。
郭生白:如果我们用平常的眼睛,平常的心,我们又看到,每一个又都是很,非常的平常的。比如说自主性,我举一个小例子,冠心病,高血压冠心病。这个病几十年以来就被认为是终身疾患。是不是终身疾患呢?我想今天我一个人在这儿说不好,不好也要说,不是终身疾病。
梁冬:你的判断它肯定不是终身疾病?
郭生白:它绝对不是终身疾病,它肯定不是。我可以证明它不是,但是我愿意过二年以后,让13亿人说不是。为什么?我现在我不在这儿说,在以下,我在《厥阴篇》的时候要提到,现在我只举一个例子,说明自主性,身体到什么程度。比如说高血压冠心病,我这个心脏造过房颤。不管是我心率快,心率慢,我还有绞痛,种种的这个心脏的症状,这是很简单的事物。简单到什么程度啊?所有的这些症状是一个原因,缺血。那么缺血是什么原因呢?就是我们的血管,整个的一个血管系统,血管的内壁都黏附了,或者是沉积,或者叫渗透,你怎么表述都可以,是脂肪。脂肪是怎么来的?脂肪是我们一个中间代谢系统发生障碍了,发生什么障碍?发生了分泌系统发生障碍了。这个分泌系统和代谢系统是个相互制约的系统。我们用五行思维,这是一个制约的系统,一个依赖的系统。
但是为什么发生障碍了?我们又回到自主性运动发生障碍了。简单到什么程度?我们身体的这个本能,就是有能力调节自己这个程序,回到原来的生态程序,就是回到原来把这么复杂,这么纷繁,这么有秩序,这么和谐的一个化学程序恢复到原来的程序,一切都解决了,不仅仅是心脏病,不仅仅是心血管病,脑血管病,周围血管病,微血管病,所有的血管病都解决了。而且还有代谢系统的疾病、分泌系统的疾病都解决了。这就是我刚才说过的一个系统效应。所以《伤寒论》里头提出来这个东西,自主性运动把这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当然糖尿病、肿瘤都在其中,都在自主性运动里解决了,这是自主性运动。我们认识自主性运动给人类带来的好处。
梁冬:这个地方我要稍微打断一下您,我是没有完全听懂的,师傅。是不是您的意思是说,我们身体本身,它的这个所谓的消化和代谢系统,是可以做出一些事情来,令到我们的脂肪含量,血管里面脂肪含量又重新变少的?
郭生白:这个东西刚才我提过了一个,这个代谢受分泌的制约。比如说一些化学酶,对于脂肪、葡萄糖、蛋白,这三个主要的营养物质,它们相互之间和它们个体的分解、合成、转化、利用、储存这五个环节,它是一个,一个非常和谐的程序。
梁冬:那为什么这些人得了一些这一类的病,就是因为它这个程序本身被卡住了?
郭生白:对。
梁冬:怎么说呢?
郭生白:因为它分泌发生了障碍了。所以他代谢系统就紊乱了。那么分泌系统为什么发生障碍啊?就是自主性运动,这个运动自己发生障碍了,有这样原因,那样原因,现在我们不去彻底地谈这个原因,这在我们临床上一定要讲清楚的,我今天是举这个例子,自主性,自主性是个什么东西?自主性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祸害?自主性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积极的东西?所以我们对于这些病,我们人类去改变它,去取代它,这完全是,远远没有认识生命的规律,去做的一些蠢事。
梁冬: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这个事情,以前呢,我们都是这样看的,心脏病是心脏病的事情,糖尿病是糖尿病的事情,癌症是癌症的事情,甚至不同的癌症是不同的癌症的事情,诸如此类,其实在您看来都是由于我们自己身体一个叫做自主性的这个系统它自己在运转的过程当中,运转的没有它本来应该转得那么好,而带来的一个结果。
郭生白:可以说。
梁冬:那您治病,治这些病的思路并不是针对这个病去治,您是千方百计地让我们的身体这个自主性调节的这种能力恢复到本来应该这个样子。当它本来应该这样的时候,这个病就被我们自己的身体去解决了。
郭生白:我认为啊,人对于病,对于治应该有一个清楚的概念。什么叫病啊?什么叫治病啊?这个我看,大家都没有清楚。
梁冬:刚才郭老其实提到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就是我们很多人比如高血压是因为糖尿病带来的,或者糖尿病是由于高血脂带来的,诸如此类,其实他们彼此的关系并不是因果关系,他们可能都是一个更高的事情出现了问题而带来的一个并行的结果问题。明白这个很重要,这个彼此之间这些病之间是因果关系,还是关联关系,直接决定我们的策略,那郭老认为这些都是并行的结果,而本质都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分泌系统和代谢系统出现了问题。那因为有了这样一种认识之后,治疗一个人就不应该去看如何解决他的结果,如何让他的血糖、血脂马上降下来,而是说如何让他的分泌系统和代谢系统重新回来,回到生命的自主性的状况下,当我们的身体有了这样的一种自主能力,本来的能力的时候,其他事情他自然而然就解决了。这是一种特别有趣的哲学,事实上来说,很多人在企业里面做领导,做的好他也发现,真正好的领导是让这样一个团队自己转起来,而不是这个领导非得做点什么。郭老刚才您讲到两个特性,我们身体的两个本来的特性,一个呢就是天生就有能力把不属于我的东西排到体外这个叫排异性。一个呢就是天生有一种能力自我调节,该分泌的时候分泌,该调节的时候调节这样就叫做自主性还有什么样的特性?
郭生白:这个我还要有一点补充。
梁冬:关于自主性您还要补充?
郭生白:对,比如说,我刚才说的糖尿病合并了高血压,出现了心脏病,脑血管病,周围血管病,微血管病,什么脂肪肝,前列腺肥大,脂肪瘤,种种的这种合并症状。有一个有趣的东西是只用一张方子去治糖尿病和高血压、心脏病、周围血管病,一切的并发症,完全没用。
梁冬:您用一个方子来解决?
郭生白:一张房子。
梁冬:您不需要因人而异吗?
郭生白:这一个我遇到了很多的人提出这个问题来,我现在也可以回答一下。我说这个问题说明什么?如果说这个问题你要不怀疑,你假设他是存在的。那么这是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自主性系统一个问题太简单这一群病,这一群被几十年认为终身病,终身服药的病,一下子几十个病痊愈了,全好了,这是中医。为什么以前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伤寒论》他这个核心东西没有被发现出来。
梁冬:没有被人讲清楚。
郭生白:没有讲清楚,今天讲清楚了,就带来了这么一些东西,我对于这个问题,因为有屡次,有人问,我要回答我就写了一篇短文,叫《论系统效应》为什么啊?我做的是本能系统的学问,我治的是系统,我会得到的回答是系统效应,或者是说是系统的效果。很有意思,你比如说一个糖尿病溃疡没有了,包括有风湿,类风湿也没有了。并没治这些病,他没有了,因为什么?因为他整个这一个系统恢复了原来的生态程序了,一切都正常了。风湿、类风湿都没有了,有的是其他的慢性病也没有了。老年斑都没有了。
梁冬:就是您在临床当中发现这样的结果?
郭生白:我发现了就这结果,但是啊我今天我相信,我说这个话一定会有很多的人是相信的。我相信也会有很多的人是怀疑的,我感谢这些相信的,也感谢这些怀疑的,因为你要怀疑啊你就有求知的这种欲望,你得要去了解,了解一个真实的情况,那么以后的那你就不是怀疑了,你就知道我们这个民族是多么伟大的一个民族。我们的文化是多么太美太美的一个文化。原来你这个太美,我还不大理解,后来你做这个节目我才知道,文化太美,我感觉到太美甚至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有这个民族文化被我们享受一生啊,太幸福了!
梁冬:谢谢郭老,那个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呢这个病他有时间性,因为五运六气(音)嘛,不同的时间就有不同的人就有什么病,我们以前听很多中医都这样讲过,你怎么看待,你现在就是说不管是只要是这一类的病,甭管什么人,甭管什么时间都差不多。
郭生白:对于这个问题,这个五运六气这是个研究气运的,这个气运这个门学问啊,是存在的。但是在医学上比如说很简单的一个问题,说东南沿海比较湿,湿度大,西北高原干燥这两个地方的人有病,一样治不一样治的。
梁冬:对,以前就有这种观点的。
郭生白:我看呢。
梁冬:要因地制宜。
郭生白:以前的观点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啊,东南沿海这个病多和湿有关系,西北高原多和冷,干冷有关系,这是不同的地方,就是这两个地方的人生病是不同的,但是如果说在本能系统说,没有分别。因为到现在我看到的没有分别。我在05年,04年、05年、06年我在浙江大学有一个门诊,在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有一个门诊,我经常遇到一些高干同志啊,跟我探讨这个问题。我说,在这一方面呢,没有区别。如果说在这个本能系统,我们要用这个本能系统去治病,没有区别。
南方、北方、东方、西方,甚至于中国人,外国人都有一个排异系统,都有一个自主系统,也都有一个共生系统,也都有一个应变系统,这一点我们没有分别。我说在这一方面是没有分别,因为这个本能啊,这个东西因为他来的太远太远了。一棵草都自己的本能,一个细菌都有自己的本能,我们从哪里进化到人,我们人类有多少年在这个地球上生存,所以这个本能是不会在几十万年人能有什么变化,这是不可能的。
梁冬:所以有些时候,生命本身真的是太美了,他完美到那种程度。
郭生白:最完美的,最神奇的就是生命。
梁冬:作为一个医生你看到这个东西我觉得这个话里面的意味是不一样的。
刚才你讲的生命的本能,除了有排异这个本能,有自主调节这个本能,第三个什么本能呢?
郭生白:应变性本能。
梁冬:什么叫做应变性本能?
郭生白:应变性本能我们武术家在练,练他的拳头,练他的抗击打的能力,他这个胳膊一抬把那个棍子给碰折了,这是一种本能的提升。从哪来的?
梁冬:打的多了。
郭生白:从长期在一个环境里头生存就长了这种能力,这就是应变性。
梁冬:就是经常被打也能打出一个好身体?
郭生白:当然。所以他这个抗击打是锻炼的,锻炼是什么?就是利用我们身体的应变性本能改变了自己适应了自然,就是适应了你每天的棍子来敲我。
梁冬:每一个人都有应变性这种本能,什么叫应变性你天天被敲打,以后有一天再打的时候,你就怕打了,那个棍子打到你身上,棍子断,你不断,其实严肃一点点讲这是一个应变性的话题,其实郭老能不能给我们再举一些例子来讲这个应变性是如何体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郭生白:比如在医学上,我们刚才说过,这么一个问题,我们身体有一种能力,改变自己,适应自然。那个我们从内陆到高原可以改变我们的血相,因为长期的缺氧,改变我们的血相。
梁冬:血相?
郭生白:我们这个血色素啊,提高,增高了。从12可以到20以上。再一个我们在400年以前天花,天花这个种痘免疫是中医发明的,但是这位先生姓什么叫什么,名字都没有留下来,那个时候我们就是要治病,没有我去求名,求利的这种意识。
梁冬:当时400年之前中医是怎么治天花的呢?
郭生白:当时是把这个天花,这个疮尖研成粉,让孩子熏在鼻子里感染。
梁冬:就是把别人的天花的那个痘痘结成痂了,把它磨成粉,给小朋友抹到他的鼻子里面,让他感染天花病毒。
郭生白:对,让他感染天花病毒,感染以后他出几个天花,通过和这个病毒的磨合,达成共处,再来了,我不怕了,我给你有能力给你共生了。我给你在一块生活,我适应你这个环境了,这就是应变性。我改变自己适应你这个环境了,之后中国人是把长痘孩子的脓,把它挑破,给别的孩子抹在,把皮肤挑破抹,感染也得到免疫。
梁冬:就是把这个小朋友他已经长痘了,已经流脓了,把这个流脓给弄出来抹到别的健康的小朋友身上,健康的小朋友也有免疫力了,因此,就跟现在种痘是一样的。
郭生白:就是,现在种痘我们是种的牛痘,因为这个东西发现了一百年以后,被一个英国医生叫琴纳带到英国去了,他在牛上种了这个牛痘,让牛感染了以后,把这个病毒取出来给孩子接种,现在我们种的是牛痘,我记上几年,联合国说这个说现在在世界上天花已经绝迹了,没有了。为什么啊?就是因为这个种痘,让人类感染了以后产生了一种应变性,适应了这个病毒环境了,天花绝迹了,这是中医发现的一个本能。当时不知道,没有表述,但是知道这么做,今天我们回顾这是一个应变性的行为。
梁冬:这个东西是这样看,那中国人在四百多年以前,发明让人种人痘来获得免疫这样一种方法,后来英国拿过去以后在牛身上实验了以后做了牛痘,从此全世界的人都因此获得了这种,一种免疫能力,甚至令天花这种曾经的不治之症现在已经在地球上消失了。
郭生白:天花不是不治之症。
梁冬:就是以前也可以治。
郭生白:完全可以治,他说过,中国人说过“痘诊无死症。”一个也不能死。出来,排出来就好。也是往外排。
梁冬:那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根据这个逻辑,有一天这个全世界的人都得了糖尿病,那会不会说把糖尿病人身上的血抽出来,弄成一个东西扎到没有糖尿病人身上,大家都因为自主性,你刚才说叫什么性来着?那个叫什么性,不是自主性。
郭生白:应变性。
梁冬:对,大家都因此有了应变性,那会不会糖尿病也能在地球上绝迹?
郭生白:这个不是这个东西。天花是病毒,这是个外源疾病,糖尿病不是病毒,是内部器官功能障碍,这个不存在这个问题。
梁冬: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把猪流感弄成这样一个东西,扎在人的身上,过两天猪流感就绝迹了呢?
郭生白:这个没有想过。因为这个也并不是不可能。但是这个病毒啊,每一个病毒都有它自己的一个个性,有的可以,有的是不可以的,也许是要用很多次接种,这个是完全是臆说,这个没有实际根据。但是我相信,甭管什么样的病毒,在中医的观念里头看,只有是排异。
梁冬:就是甭管是猪流感还是SARS病毒,最终你把它排出体外就完了。
郭生白:对就是排出来就完了。
梁冬:有一天郭老跟我私下里聊过这个话题,我记得郭老讲过一个话,他说如果你老是把这个病毒视为一个事儿天天去研究它的话,你越研究它你要研究这个东西病毒在你身体里面就跟你对抗起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由于病毒自己就产生这个它自己修炼成长,越来越厉害。抗生素以前几百万就能搞定,现在几千万都搞不定,因为这个病毒自己在长。中医的观点是什么?中医的观点那就是管你什么病,管你什么病毒,走着,出来你出来以后呢,反正大自然嘛,他有生就有灭,他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也有好了,是这个观念吗?
郭生白:这个凡是外源性疾病,都存在这个排异这个问题。因为这是生命决定的,不是我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只是认识生命,顺应生命。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生命,至于说这个病毒、病菌这一类的生物,因为它也是一个生物,它是有生命的东西,它也有应变,它也有应变性,比如说在50年以前,我们用青霉素对那一群球菌,用了50年,它对于我们这个青霉素这个抵抗能力强大了几百倍。这完全是我们去想杀死它,想制约它,它产生了应变能力,适应我们杀的环境,它反倒强大起来,我看这个猪流感也好,禽流感也好,这未必不是我们人类的一个错误。我们要吃鸡蛋,我们要养鸡,那个鸡从蛋壳里一出来就用药,那个猪崽从它娘胎里一出来也要给它药。
梁冬:打针?
郭生白:打针,长期跟这个病毒啊老去杀这个病毒,老杀这个病毒,这个病毒越来越强大,原来不感染人,现在它毒性越来越强,抵抗力越来越强,感染人了。
梁冬:这就是传说当中的,《西游记》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就是佛祖旁边的一个什么东西,经过多年修炼下到人间成为祸害,其实我觉得他这个比喻,他是一个比喻,我觉得他某种程度是一个比喻,说的就是这个事儿。
郭生白:他受到了多年的磨炼,他越来能力越强,原来不怎么感染人,人感染了也没事,现在它强大了,我们感染了受不了了。我们现在特别怕它,你看看全世界都拿这当大敌一样。这个问题人类应该觉悟。
梁冬:我觉得这个东西他是一个,就像你说的他是一个共生的话题,人类也在越来越肮脏的地球上终于发展出了自己的能力,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专门吸收各种的汽车尾气才能活呢,到时候北京人民,不用北京人民,某城市人民,大城市人民主要的快乐来自于吸收汽车尾气,发展出我们自主调节,发展出这种能力了,那这是一个玩笑了,我把他当成一个玩笑来开,那我觉得这个很可怜。
郭生白:我看这个问题现在世界应该考虑。我们能不能有个别的办法,别再去打造一些敌人,本来不是敌人,我们弄来弄去把它作为我们的强敌了,我们要不做这些丑事行不行,这些是蠢事。我们制造了敌人,我们在害怕,可是那敌人是我们制造的。
梁冬:这跟拉登是美国创造是一样的。
郭生白:对拉登是美国创造的。你太强大了,我惹不起你,我得想别的办法,这个世界有一个规律,没有一个不受制约的。多么强大的东西你一定也会受到制约。
梁冬:所以听众朋友你如果觉得你老婆非常彪悍的话,你千万不要因此感到绝望,因为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人可以牵制她的,就算不是你,那没关系。
今天师傅今天你讲到要想理解《伤寒杂病论》,那就必须要理解我们的身体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一个系统,他自己就有很多很多的方法去解决,本来可以由身体解决的问题,那这个东西叫生命本能,什么叫生命本能?就是生命本来的能力、能量,以前有本书叫做《身体自有大药》,它其实讲的也是类似的观点。其实最近流行两本书都在讲类似的东西,那这个身体本能在郭生白老师的归纳之下,他归纳出几个有意思的特征,分别是排异性,不属于我自己的身体要虚怀若谷,把它排出体外,所以我们要用出汗,拉粑粑啊,或者是放一点血,诸如此类的方法让它排出去,所以我们身体有这样一种本能,千万不要压抑它,应该因势利导,于是病就好了。这是排异性。
第二个是自主调节性。我们的自主调节有分泌啊,有气机调节等等这样一些功能,如果他这个调节能力自己变弱了的话,那么就会出现一系列的共生性的疾病,糖尿病、心肌梗塞等等都是一样,所以要解决这些问题,郭老师的想法是找到一种方法领导它自个自主调节能力,可以回到本来应该那样的,这些病自然而然也就解决了。
第三个本能是叫应变性,这个应变性说白了就是我们身体还是很聪明的,它可以应外部环境的变化自动需要,最后发展出连我们自己都诧异的能力,比如说天天被敲打,最后就敲打出这样一个特性。所以有的时候我看到某些大和尚这个额头非常的高,我觉得除了是因为智慧含量很高以外,也有可能是因为常常磕头的原因导致的。师傅您觉得有没有可能?
郭生白:是的。
梁冬:真的有可能,我只开个玩笑而已。
郭生白:因为本能系统不是我的发明我绝不敢贪天之功。
梁冬:充其量就是发泄。
郭生白:就是在读《伤寒论》领悟出来的。我们在书,医书里头,最早的利用汗、吐、下、利小便,自主调节这些方法治病的,就是张仲景其人,就是《伤寒论》,《伤寒杂病论》其书。我是我是张仲景的一个小学生而已。我发现了师傅的这个核心是什么。我发现了,原来这个本能系统是中医学的一个核心,以前我们没有发现是我们的一个错误,今天我们发现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今天我讲《伤寒论》我说一下本能系统是一个什么东西,是来源于《伤寒论》,今天我在是说白《伤寒论》,我让它再回到《伤寒论》,《伤寒论》本来是大家的生命科学,我用说白,我要把《伤寒论》自古这个殿堂的财富还到民间去,让每一个朋友,每一个同胞都了解《伤寒论》是什么,我们都了解我们自身对于病的一种能力是什么我们才不会在生命上再做错事,谢谢!
梁冬:谢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