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有名 / 董其昌 / 董其昌书法大全【4】

0 0

   

董其昌书法大全【4】

2010-08-13  榜上有名
 
书法条幅
草书诗文 立轴 水墨纸本
题识:其昌。 钤印:文宗伯印、董氏玄宰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又号香光居士,汉族,华亭(今上海松江)人。“华亭派”的主要代表。明万历十六年(1588)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卒谥文敏。董其昌精于书画鉴赏,收藏很多名家作品,在书画理论方面论着颇多,其“南北宗”的画论对晚明以后的画坛影响深远。工书法,对后世书法影响很大。其书画风格名重当世,并成为明代艺坛的主流。
行书诗 立轴 水墨绢本
 
行书诗册 册页 水墨纸本
估       价:¥50,000¥70,000
题识:董其昌并识。 钤印:玄赏斋、董玄宰、昌 鉴藏印:唐宗灏印、裴景福收入北陶阁秘籍、盘陀珍藏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又号香光居士,汉族,华亭(今上海松江)人。“华亭派”的主要代表。明万历十六年(1588)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卒谥文敏。精于书画鉴赏,收藏很多名家作品,在书画理论方面论著颇多,其“南北宗”的画论对晚明以后的画坛影响深远。工书法,对后世书法影响很大。其书画风格名重当世,并成为明代艺坛的主流。 著录:《壮陶阁书画录》下P415,学苑出版社出版。附著录复印件。
草书临古帖 手卷 绢本
成交价格:¥3,808,000[北京]
款识:秦中刻碑有张长史不全千文及怀素书寄边衣诗,虽皆狂怪,实二王时所未见也,董其昌临并题。 钤印:知制诰日讲官(白文)、董其昌印(白文) 鉴藏印:六笙珍赏(朱文)、陈氏家藏(白文)、陈六笙鉴定真迹印(朱文)、灏文堂(白文)、灏文堂藏(白文) 陈继儒跋:玄宰写寄边衣诗,以芝旭带杨少师,真有狞龙劣蛟,往来怒飞于卷上也。善甫其护藏之。陈继儒题。 钤印:眉公(朱文)、继儒(白文) 张大千引首:董思翁墨妙。大风堂供养,庚戌喜平月,爰翁题于可以居,年七十有二。钤印:张爰私印(白文)、大千(朱文)
行书自书诗 手卷 绫本
成交价格:¥3,410,000[北京]
款识:秋风荐爽,几净窗明,偶然欲书,录此近作,以适兴耳。董其昌。钤印:玄赏斋(朱文)、董其昌印(白文)、宗伯学士(朱文)鉴藏印:李维洛鉴藏印(朱文)、蓝塘书屋(朱文)、星台所藏书画(朱文)题跋:△此思翁自书诗卷。诗笔既佳,书法亦苍劲浑练,盖为其晚年笔。似此长卷,尤为难得,弥足珍也。戊辰春,初观因题。壮暮翁稚柳巨鹿园居。钤印:稚柳(白文)、壮暮翁(朱文) △传世华亭书迹,几遍天下,但赝本过半。晚岁倦盱酬应,大都委之门下士代作。如吴易素友辈,行草差可乱真。然真笔生秀高华之致,终隔云泥。此卷行书自作诗六篇,未识秋风送爽、几净窗明,偶然欲书,录此近作,以适兴耳。详宗伯学士之章,正为暮年退归林泉合作。自是床头捉刀人本色。应流先生秘笈许观谨题、戊辰春,徐邦达时客香江。钤印:徐邦达印(白文)、李庵(朱文) △华亭笔有千秋计,前法鲁公后二王。别具匠心开独面,漫天花雨一炉香。应流仁兄出视香光书诗卷,神韵独极,诗亦超逸,叹为观止,因题小诗,即请教正。戊辰二月,杭人唐云记於大石斋。钤印:大石翁(朱文)引首:董其昌自书诗真迹,戊辰三月王己千敬题。钤印:王季迁印(白文)、己千吉祥(朱文)录文:偶然携稚看微波,临水春寒一倍多。便使笔精如逸少,懒能书字换群鹅。金华殿里是崆峒,分直谈经礼数崇。为问君心千万里,儒臣何路向重瞳。千树青松养圣胎,常年石户不关开。山中莫道无俦侣,片片闲云自往来。画里拈将楚客词,登山临水送新知,苍苍葭荻三千里,尽是怀人十二时。蓬窗听雨夜迢迢,谁遣尊前慰寂寥。楚畹袙香都好在,尧阶瑞草不曾凋。来雁霜天楚客归,野情只受薜萝衣,只今白社酬裴迪。绝胜朱门荐陆机。
行书 卷 纸本
成交价格:¥3,360,000[北京]
钤印:戏鸿堂、董其昌印、太史氏 款识:偶阅汉魏诗,录此二章。大抵学杨少师得其破方为圆、削繁为简之致。董其昌。 孙尔准题跋 鉴藏印:金匮孙尔准平叔氏鉴定之章、云庵珍藏、心香阁鉴藏印、侯官郑云门收藏印记、虞山钱氏珍藏、钱氏后人、石坛王籍、忠孝之家 董其昌行书在书法方面,兼善楷、行、草诸体,行草造诣最高。当时流行赵孟俯、文徵明书风,董其昌却没有一味追踪,而是在综合晋、唐、宋、元各家风格的基础上,自创生秀淡雅新貌,给晚明书坛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息,在圆熟秀逸的“赵体”称雄数百年后独辟蹊径,领一时风骚。 在书法方面,董其昌曾提出面对古帖不必细究点画形貌,而应注重观察其内在的意境,既要“妙合古人”,又要“神在能离”。“妙合”才能得古人笔意,“神离”才能自出机杼。只有摆脱古人法度的束缚,方可超凡入圣,洗净尘俗,自成一家。董其昌到中年后,已是一位既具有深厚宽博的传统文化素养,又能营造个人艺术思想体系的著名书法家,他的书法风格已达到炉火纯青、自然平淡的境地,即“心手相忘”、“全以神运”。此卷为董其昌学杨凝式笔意,既有杨少师,破方为圆、削繁为简之致。又有其自己运笔轻松,任性率真,神满韵溢,逸致翩翩之态。古雅意趣跃然纸上,叹为观止也。此卷为清嘉道时期名士孙尔准旧藏。
酒德颂 八屏 水墨绫本
成交价格:¥3,080,000[北京]
临怀素《千字文》 手卷 水墨绢本
成交价格:¥2,900,000[香港]
钤印:太史氏、董氏玄宰、玄赏斋 题识:泾州刺吏孙正甫自上计归以秦碑怀素千文见贻,因临此本,素书虽称颠,实不踰法,虽称瘦,实不露骨,如圣母碑,亦唐时所刻,犹存此意,自叙帖稍有出入,前人疑信半矣。张长史千文潭帖刻八十余字,有龙蛇飞动之势,正可与素师千文并参,自二王行草外,独此目标胜会,所谓凿溷沌而独创者。时癸丑 (1613年) 八月望前一日,书于宝鼎斋中。董其昌。 钤印:太史氏、玄宰氏 藏印:大中丞章、止斋吉论 (二次)、时年七十有七 引首:字中襌。醉素千文,源得逃襌之意,余漫参之。董其昌。 吴子深 (1893-1972):吴渔邨绿野兄弟同赏
董其昌(1555-1636)临米芾行书
成交价格:¥2,352,000[北京]
绫本手卷 款识:临米元章真迹。其昌。 钤印:宗伯学士董玄宰玄赏斋 鉴藏印:御赐宝藏诚府珍玩书画图章曾在高名凯家 备注:1、康熙三子允祉旧藏。 2、高名凯为原北京大学著名教授,语言文字学专家,曾任北大中文系主任。 DONG QICHANGCALLIGRAPHY Hand scroll, satin 29×530 cm11 3/8×208 5/8 in约13.9平尺 气韵酣畅出家数原来曾上达天听 良锋 此件董其昌行书手卷乃临米之作,为绫本手卷,纵29厘米,横530厘米。作品的右上方钤有一枚“御赐宝藏”印,左上方钤:“诚府珍玩书画图章”图书。“诚府”是康熙三子允祉的府第(允祉,康熙帝第三子,受封诚亲王。为好学之士,其学识渊博,曾参与编篡了著名的《古今图书集成》。他也十分酷爱书法,受其父康熙影响,尤喜董其昌),由此可见此物为清宫旧装原裱的,乃是当年康熙帝赏赐给皇三子允祉的。在包首的两头有水晶的堵头,为纯天然磨制,非常的精细,一望可知为皇家之物。在卷首的左下方钤印为“曾在高名凯家”(高名凯,原北京大学教授,语言文字学专家,曾任北大中文系主任)。由此可见,这件作品先是清宫散出,后经名家收藏,可谓流传有序。 玄宰书法艺术之高妙,堪与海岳相伯仲。此作用笔偶参用米意,八面出锋;又不失家法,轻盈爽利;既临其形,更现其神,尽显原作风骨。用笔一丝不苟,点画精到,墨色淋漓,线条遒劲,气势酣畅,用笔结字章法布局变化多端,善於造险而又能“化险为夷”,给人以一种气势酣畅、痛快淋漓之感。其将米海岳书法的那种形态、神韵、气势与境界表现得出神入化,同时又尽显自家风貌,充分体现了其在用墨与结构上的精研,并巧妙地将米氏的奇崛陡峭化为董氏的儒雅温婉的风貌神态,是为大师气度。 董其昌传世作品不多,类似这种大字行楷临古作品,且经清宫内府旧藏的珍品更是凤毛麟角,流传至今,实在不可多得,乃我辈三生有幸,大饱眼福。快哉!快哉!
己巳(1629年)作 行书颜氏家训二则 手卷 纸本水墨
成交价格:¥2,240,000[北京]
题识:西湖过陈则梁山馆,出此卷索书,湖山晴霁、四虚献翠,为作擘窠书。米家法数米家画,游戏三昧。己巳二月,董其昌。 钤印:董其昌印(白) 太史氏(白) 玄赏斋(朱) 鉴藏印:周亮工鉴定真迹(朱) 高南村书画印(朱) 新安吴云海藏(朱) 周元亮收藏书画印(朱) 释文:梁元帝在会稽,年始十二便能好学。时又患疥,手不能拳,膝不得曲。闭斋葛帏避蝇独坐。银瓶禞山阴甜酒,时复进之以止痛。率意读史书,一日二十卷,即未师受,或不识一字,或不解一语,要自重之,不失厌倦。 义阳朱詹世居江陵,好学。家贫无书资。累日不爨,乃时吞纸以实腹。寒无毡被,抱犬而卧,犬亦饥虚,起行盗食,詹呼之不至,哀号动邻,犹不废业。卒成学士,为孝元所礼。 备注:高凤翰、周亮工、吴云海、周元亮旧藏,翁大年、王鸿跋。 渐老渐熟,反归平淡 董其昌行书《颜氏家训》卷赏析 王文治在《论书绝句》中称董其昌的书法为“书家神品”。尽管清代中期以后一些书法理论家对董其昌多有贬低,但是,有明一代书家中,董其昌对后世的影响最大这一事实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董其昌的书法以行草书造诣最高。董其昌虽处于赵孟緁、文徵明书法盛行的时代,但他的书法并没有一味受这两位书法大师的左右。他的书法综合了晋、唐、宋、元各家的书风,自成一体,其书风飘逸空灵,风华自足。笔画园劲秀逸,平淡古朴。用笔精到,始终保持正锋,少有偃笔、拙滞之笔;在章法上,字与字、行与行之间,分行布局,疏朗匀称,力追古法。用墨也非常讲究,枯湿浓淡,尽得其妙。书法至董其昌,可以说是集古法之大成,“ 六体”和“八法”在他手下无所不精,在当时已“名闻外国,尺素短札,流布人间,争购宝之。”一直到清代中期,康熙、乾隆都以董的书为宗法,倍加推崇、偏爱。康熙赞曰:华亭董其昌书法,天姿迥异。其高秀圆润之致,流行于褚墨间,非诸家所能及也。每于若不经意处,丰神独绝,如清风飘拂,微云卷舒,颇得天然之趣。康熙还亲自临写董书,致使董书得以风靡一时,出现了满朝皆学董书的热潮。一时追逐功名的士子几乎都以董书为求仕捷径。在康熙、雍正之际,他的书法影响之深,是其它书法家无法比拟的。董其昌有句名言:“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这是历史上书法理论家第一次用韵、法、意三个概念划定晋、唐、宋 三代书法的审美取向。这些看法对人们理解和学习古典书法,起了很好的阐释和引导作用。此卷为董其昌74岁游西湖时应江南名士陈则梁之求,书《颜氏家训》中两段古人治学事迹。大概是背诵录之,故与《家训》原文略有差异。董其昌在卷后称用米家法数书擘窠大字。观此作,用笔虚灵而又力透纸背,不使一实笔而笔笔刚健,正合了米芾的“无垂不缩、无往不收”的境界。笔法精到,纯熟而传统,这正是他数十年来对古人精微感悟的结果。其中既有藏锋又有露锋,充分体现了奇正变化之妙。此作还在空灵之中加大了提按力度,极尽笔势纵横,有来有去,千变万化而气贯韵满。虚实的对比使通篇生意盎然。 著录:《翰海五周年纪念册》。
行书舞鹤赋 (十屏)
成交价格:¥2,128,000[北京]
钤 印 : 大宗伯印(白文)、玄宰氏(半朱文半白文)、玄赏斋(朱文) 款 识 : 华亭董其昌书。 备 注 : 质地: 绫本 录文:舞鹤赋。散幽经以验物,伟胎化之仙禽。灵浮旷之藻质,抱清迥之明心。指蓬壶而翻翰,望昆阆而扬音。日域以回骛,穷天步而高寻。践神驱其既远,积灵礼而方多。精含丹而星曜,顶凝紫而烟华。引员吭之纤婉,顿修趾之洪姱。叠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临霞。朝戏于芝田,夕饮乎瑶池。厌江海而游泽,掩云罗而见羁。去帝乡之岑寂,归人寰之喧卑。岁峥嵘而愁暮,心惆怅而哀离。于是穷阴杀节,急景雕年。沙振野,箕风动天。严严苦雾,皎皎悲泉。冰塞长河,雪满群山。既而氛昏夜歇,景物澄廊。星翻汉回,晓月将落。感寒鸡之早期,怜霜雁之违漠。临惊风之萧条,对流光之照灼。唳清响于丹墀,舞飞容于金阁。始连轩以凤跄,终宛转而龙跃。踯躅徘徊,振迅腾摧。惊身蓬集,矫翅雪飞。离纲别赴,合绪相依。将兴中止,若往而归。飒沓矜顾,迁延迟暮。逸翮后尘,翱耄先路。指会规翔,临岐矩步。态有遗妍,貌无停趣。奔机逗节,角睐分形。长扬缓骛,并翼连声。轻迹凌乱,浮影交横。众变繁姿,参差蟭密。烟交雾凝,若无毛质。风去雨还,不可谈悉。既散魂而荡目,迷不知其所之。忽星离而云罢,整神容而自持。仰天居之崇绝,更惆怅以惊思。当是时也,燕姬色沮,巴童心耻。巾拂两停,丸剑双止。虽邯郸其敢伦,岂阳阿之能拟。入卫国而乘轩,出吴都而倾市。守驯养于千龄,结长悲于万里。 董其昌(1555-1636),明,字玄宰,号思白,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一作上海人(上海在唐为华亭县地,清属松江府。华亭,云间、松江、上海、娄县俱为一地)。万历十六年(1588)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天才俊逸,善谈名理,少好书、画,临摹真迹,至忘寝食。行楷之妙,跨绝一代。同时以善书名者,临邑邢侗、顺天米万锺、晋江张瑞图,时人谓邢张米董,又曰南董北米。然三人者不逮其昌远甚。其昌自云:“吾这书,初师颜平源(真卿)多实塔,又改学虞永与(世南),以为唐书不如晋、魏,遂仿黄庭经及锺元常(繇)宣示表、力命表、还示帖、丙舍帆凡三年,自谓逼古,不复以文征仲、祝希哲置之眼角。乃于书家之神理实未有入处,徒守格辙耳。比游嘉兴,得尽者项子京家藏真迹,又见右军(王羲之)官奴贴于金陵,方悟从前妄自标评,自此渐有小得。今将二十七年,犹作随波逐浪,书家翰墨小道,其难如是。”又云:“余书与赵文敏(孟俯)较,各有短长。行间茂密,千字一同,吾不如赵,若临仿历代,赵得其十一,吾得其十七。又赵书因熟得俗态,吾书因生得秀色,吾书往往率意,当吾作意,赵书亦输一筹,第作意者少耳。”画山水少学黄公望,中复去而宗董源、巨然,复集宋、元诸家之长,行以己章。气韵秀润,潇酒生动,尤与米、高为近。因其曾祖母乃高克恭之云孙女,渊源有自,故粗于用墨。其昌又云:“余画与文太史(征明)较各有短长。文之精工具体,吾所不如,至于古雅秀润更进一筹矣”。所惜笔力柔媚,结构松懈,邱壑平庸,树木支离。对于清代三百年画坛有极大影响。其昌最矜慎其画,贵人巨公,郑重请乞者,多倩他人应之。或点染已就,僮奴以赝笔相易,亦欣然为题署,都不计也。家多姬侍,各具绢素索画,稍有倦色,则谣诼继之,购其真迹者,得之闺房者为多。清代康熙、乾隆俱喜其书、画,因之全国靡然从风。着画禅室随笔、画旨、画眼、容台集。卒年八十年。传世遗迹颇多,印本亦伙
戏鸿堂摹古法帖券十 手卷
成交价格:¥2,105,493[香港]
末款:思翁钤印:董其昌、董氏玄宰鉴藏印:王时敏(1592-1680):太原王逊之氏收藏图书;沈树镛(1823-1873):宝董室;吴湖帆(1894-1968):梅景书屋秘笈(骑缝)、双修阁图书记、吴氏图书记、吴万宝藏、吴氏梅景书屋图书印(骑缝)、吴(骑缝);冯超然(1882-1954):冯超然黄里谖(20世纪):黄氏里谖堂藏;徐伯郊(1914-2004):徐伯郊四十后所藏;其他:文根审定卷末题跋包括: 1.吴湖帆:董文敏手临魏晋六朝唐五代宋元书,分为九卷,以自书书旨殿尾,足成十卷,曰「戏鸿堂摹古法书」,前后有王烟客收藏印记,盖当时不及勒石以赠烟客者。余于戊午(1918年)春日,得于常熟翁文恭公家,所得时凡玄宰之玄字,俱有黄纸粘贴,或以备进呈而未经者也。卷中董氏书体小楷大草,各体咸备,极书法之大观,堪为天下董书第一。吴湖帆珍藏跋。钤印:丑簃长年、梅景书屋 2.吴湖帆,不录。钤印:梅景书屋秘笈 3.吴梅(1884-1939),不录。钤印:吴梅私印、臞安词翰卷首吴湖帆书:戏鸿堂摹古法帖第十卷目录。论书十则。董氏书法之勤,在赵松雪之右,故世有滥董书之称。然其功力之深,正非他人可及。观此十卷,又可知用力处,非草草了事。此卷书旨十则,于用腕用笔,无(不)精擘,自可在松雪之后逸轶宋仲温、祝希哲、文衡山而上也。书禅室随笔论画论画甚详,此十则中尚有随笔所未备,可补其漏,尤当宝也。清初以来,学董书者何可胜数,然无一成家,皆因天资工力两缺。观此知董氏之成正,非偶然事耳。癸酉(1933年)岁暮,检卷养寒,漫书于空。吴湖帆。钤印:吴氏文库吴湖帆题签:董文敏戏鸿堂摹古法书卷十。王烟客旧藏都十卷。吴湖帆秘笈。自书。钤印:湖帆卷首书:戏鸿堂书旨第十。质地:水墨纸本
行书七言诗 手卷 绫本
成交价格:¥2,016,000[北京]
钤印:董其昌印(半朱文半白文)、宗伯学士(白文) △西岳崚嶒竦处尊,诸峰罗立似儿孙。安得仙人九节杖,拄到玉女洗头盆。车箱入谷无归路,箭括通天有一门。稍待诸天凉冷后,高寻白帝问真源。右望岳。丙子二月偶书李北海笔意,其昌。 钤印:宗伯学士(白文)、董氏玄宰(白文) 题跋:玄宰中年仿李北海书最为得力,故下笔神妙莫测,试展此卷思过半矣。眉公陈继儒。 钤印:眉公(朱文)、继儒(白文) 鉴藏印:昆华所藏(朱文)、蓉舫过眼(白文)、吴淑娟(白文)、姜绍书印(朱文) 录文:△送楚方伯薛青雷。柳绿花明出楚都,晴骄花彩散春芜。何人不咏南陔句,解印唯看此大夫。 寄叶台山宗伯留都。鸥友鲈乡两不猜,石城秋霁净飞埃。最怜六代风流地,重有青莲赋凤台。 酬黄侍御。疏露微云落叶前,新诗格外倍清妍。浮翁句法依然在,管领家风五百年。 赠李为与浒墅主政。分司不为厌承明,一片冰壶佐夏卿。宾从每传投辖事,吏人犹识弃儒生。 丁己季秋偶书旧句于采菊蚤窗。董其昌。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又号香光居士,汉族,华亭(今上海闵行区马桥镇)人。“华亭派”的主要代表。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卒谥文敏。董其昌精于书画鉴赏,在书画理论方面论著颇多,其“南北宗”的画论对晚明以后的画坛影响深远。董其昌在书法上的造诣对后世也是影响很大。其书画创作讲求追摹古人,但并不泥古不化,在笔墨的运用上追求先熟后生的效果,拙中带秀,体现出文人创作中平淡天真的个性。加之他当时显赫的政治地位,其书画风格名重当世,并成为明代艺坛的主流。著有《画禅室随笔》、《容台集》、《画旨》等文集。
崇祯六年(1613年)作 临淳化阁帖 册页 (五开十页) 水墨纸本
成交价格:¥2,016,000[北京]
书法 手卷 水墨纸本
成交价格:¥1,980,000[浙江]
款识:三竺溪流独木桥……居然秀甲九州山。甲子二月望日书,董其昌钤印:董其昌 玄宰
董其昌 1610年作 楷书天台 鹦鹉二赋册页 册页(二十开)
成交价格:¥1,870,000[浙江]
道光丙午八月廿四日,仲青中翰招游理安,携此册至虎跑僧舍,展玩片时,茶韵墨香,清沁心腹,真极乐世界也。同观者为君同里徐君慕桥,嘉善黄安涛记。 12.道光戊申冬十一月笴邗上,仲青弟出示笔法空灵,纯用晋意,为思翁杰作,展玩再四,稍悟此中三昧。昌颐观并识。钤印:昌颐 朵山 13.香光小楷学杨义和锺可大,复出以己意,得古人之神,不徒以形似,故能自成一家。此节书天台鹦鹉二赋,尤为得意之笔。曩余临玉废堂帖,於小楷最爱此赋。今朱君仲青示此墨螺,把玩移晷,不忍释手也。道光己亥八月苏爆元观於吴沙僧舍,因识於後。钤印:苏爆元印 苏厚子 14.春雨中枯坐,忽睹是册,如观赤城霞气,光采陆离,逼人眉宇,心神为之一爽,是真文敏得意作也。国初诸跋,精健可喜。仲青尊兄工书,精鉴赏,今得是册为临摹之一助,是探得骊龙颔下珠矣。丁酉正月,钱杜观题记。钤印:壶公 松壶小隐 15.庚子三月廿二日过仲青康肇餯斋重观数过,爱玩不已。爆元。钤印:苏厚子 16.董思翁书天台山赋,小玉废堂所刊已极精妙,今见仲青家墨本,愈觉意态超逸,笔端无一点烟火气,乃知学古人书,徒从事於刊本者犹皮相也。道光丁酉孟陬下殡钱唐沈兆霖识。钤印:兆霖 17.余收藏华亭真螺二十馀,其中致佳者临黄庭经全本与梅花赋耳。兹仲青仁兄出示此册,系节书天台鹦鹉二赋,笔意遒润,结体在虞永兴、颜平原之间,册尾“庚戌二月书於西湖旅舍”,按“庚戌”为万句三十八年,华亭年五十六岁,是册正中年经意之作也,可宝可宝之。咸丰戊子春日归安吴云识於吴门旅舍。钤印:吴云私印 平斋 18.仲青先生别几卅年矣,今秋重晤武林,茶话之顷,出视思翁墨妙,爱其用笔遒劲,深得晋人风味,展玩数过,以志墨缘。庚戌七夕後二日,铁樵汪士骧。识文:太虚辽廓而无阂,运自然之妙有,融而为川渎,结而为山阜。嗟台喇之所奇挺,实神明之所扶持。荫牛宿以曜峰,托灵越以正基。结根弥於华岱,直指高於九疑。应配天於唐典,齐峻极於周诗。邈彼绝域,幽邃窈窕。近智者以守见而不之,之者以路绝而莫晓。哂夏虫之疑冰,整轻翮而思矫。理无隐而不章,启二奇以示兆。赤城霞起而建标,瀑布飞流以界道。(《笴天台山赋》)於是羡芳声之远畅,伟灵表之可嘉。命虞人於陇坻,诏伯益於流沙,跨昆仑而播弋,冠云霓而张罗。虽纲维之备设,终一目之所加。且其容止闲暇,守植安停。逼之不惧,抚之不惊。宁顺从以远害,不违迕以丧身。故献全者受赏,而伤肌者被刑。尔乃归穷委命,离群丧侣。闭以雕笼,剪其翅羽。流飘万里,崎岖重阻。肫岷越障,载罹寒暑。女辞家而适人,臣出身而事主。(《鹦鹉赋》)说明:此册是董其昌於万句三十八年(1610年)二月廿四日书於杭州西湖。现存原作真螺八开。此册在明代已刻入董其昌的《玉废堂帖》。明拓本《玉废堂董帖·天台赋》现藏上海博物馆,编号为53(1)。上海图书馆古籍部也藏此拓本。此册是董其昌书法中之精品,神采焕发,出神入妙。册後有康熙以来陈奕禧、陆嘉淑、查狜、徐菡、钱泳、戴熙、翁大年、苏爆元、钱杜、沈兆霖、吴云、汪士骧等名人题跋。此册在清道光後又有刻本,增刻了名人题跋。现将此稀世罕见之董其昌书法原作和清代名人题跋,以及清拓本献於“西泠春拍”,有识之士定会争藏之。作者简介:董其昌,字玄宰,号思白、香光、思翁、香光居士,上海人。工山水,精书法。与邢侗、米万锺、张瑞图并称“明末四大书家”。藏家简介:朱仲青[清],生卒年不详,室名康肇餯斋,浙江钱塘(今杭州)人。官至内阁中书。工书,精鉴赏,善收藏。跋者简介:1.陈奕禧(1648~1709),字六谦,一字子文,号香泉、葑叟、王山居士,浙江海宁人。陈元龙族兄,岁贡生。康熙四十年改江西南安知府。尤工书法、诗词,为王士祯门生,藏金石甚富。 2.陆嘉淑(1620~1689),字子柔,号冰修、辛斋、射山,浙江海宁人。钰子。明诸生。因父殉难,遂不应试。康熙十八年荐鸿博,辞不就。善山水,工书法,与陈子文齐名。 3.查狜(1650~1707),字仲韦,号声山、汉中,安蔬道人。浙江海宁人。康熙二十七年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工诗词,诗笔清丽,负诗名。善书法,得董其昌笔意,小楷尤精。时人称查升书法、查慎行诗、朱白恒画为“海宁三绝”。 4.徐菡[清],字仲繇,号问蘧、问年道人,浙江杭州人。诸生。嗜书、画、金石,工诗词,精篆刻。藏商父癸爵、周应公鼎。 5.戴熙(1801~1860),字醇士,号鹿床、榆庵、莼溪、井东居士、鹿床居士,浙江杭州人。道光十二年翰林,官至兵部侍郎,後引疾归,主讲崇文书院。诗、书、画均有造诣,与汤贻汾齐名。其山水画名重一时。 6.钱泳(1759~1844),字立群,一字梅疗,号梅花疗居士,今江苏无锡人。工篆隶,精镌碑版,亦善治印。 7.翁大年[清],字叔均,江苏吴江人。广平子。工书,行、楷学翁方纲。笃嗜金石考据,刻印工秀有法。 8.殷树柏(1769~1847),字曼卿,一字万青,号云楼,晚号懒云,室名小蓬壶仙馆,浙江秀水人。书法远师柳公权,近参汪士鑒。工花卉,尤擅小幅山房清供图,又喜作蔬果,兼好刻作。贡生,未仕。 9.黄安涛(1777~1847),字凝舆,号霁青、葵衣居士,浙江嘉善人。嘉庆十四年进士、传胪,授编修,官至潮州知府,贵州主考。告归後主上海讲席。工诗文。 10.朱昌颐(1784~1855),字吉求,号朵山、芷甫,浙江海盐人。道光六年状元,授修撰。道光二十六年升山西道监察御史,不久升吏科给事中。後主讲敷文书院,历时八年,学者奉为师表。 11.苏爆元(1801~1957),字厚子,号钦斋、澄园,安徽桐城人。工诗文。咸丰元年举孝廉方正。 12.钱杜(1764~1845),初名榆,字叔枚,更名杜,字叔美,号松壶。杭州人。嘉庆五年举人,官至主事。工山水、人物、花卉、仕女,又工书法诗文。 13.沈兆霖(1801~1862),字子住⒊呱⒆愉耍庞晖ぁ⒗释ぁ⑤蔷憬藕既恕5拦馐杲俊J诒嘈蓿探玻谭峋拍暧苫Р孔笫汤缮蠖加罚谭崾旮谋可惺椤⒒Р可惺椤9な模谱ィ染逃 ?br>14.吴云(1747~1837),字玉松,号润之,江苏吴县人。乾隆五十八年进士。授编修,官至彰德知府。 15.汪士骧(?~1861),字铁樵,浙江钱塘(今杭州)人。工书法,尤精八分。款识:董其昌书於西湖旅舍,庚戌二月廿四日。钤印:董氏玄宰签条:董华亭书天台鹦鹉二赋真格。庚子三月苏爆元为仲青尊兄题。钤印:苏厚子跋文:1.文敏书颜法中兼王病处甚多,然即其病处,神彩焕发,世所罕窥,若其妙处惟有拜倒而已。奕禧。钤印:子文 2.康熙乙亥二月九日海宁陈奕禧观於长安邸舍。钤印:子文 盐州陈禧之印 3.今世董书每有疑,似此则触目映心,出神入妙,恨不能攫而有之。附志於此,以见予之笃好赖文敏以不朽耳。乙亥上巳又题,海宁陈奕禧。 4.此本为陈氏刻之玉废堂,已非全赋,然子敬之书洛神亦仅十三行耳。正书自文敏始开拓有笔艺,真有出古人之上者,以太令之意参之襄阳,赵氏而下勿论也。然自云间後绝少继起者,知此法未易言矣。癸丑九月重九前四日辛斋陆嘉淑记。 5.云间墨螺赝本极多,几於鱼目混珠矣。此独精采焕发,的是思翁得意之笔。戊辰九月,借临数日,毫无入手处,为识数语而归之。查狜。钤印:查狜之印 6.思翁节书选赋二段,小玉废堂石蚤经磨泐,今仲青重寿贞軮粁康肇餯斋帖中,当更增色矣。道光乙未冬十一月杪,泉亭徐菡。钤印:问蘧庐 7.余生平畏见董书,见则不能作字,前在安伯家见《西园雅集图记》,久而不能释去。今又见《天台赋》,真累我也。舟过长安,仲青一兄见示即题。戴醇士剪烛记。是日所见此为第一。钤印:臣熙 8.董尚书《天台赋》曾刻入玉烟堂,余总角时,即临模数过,今见墨螺,如对故人,不胜庆幸!梅华溪居士钱泳记,时年七十有六。钤印:泳 立群 9.癸卯六月廿七日奉访仲青先生获观是帖,书此志幸翁大年。 10.文敏是帖早经刻石,不料真螺尚在人间,为仲青书家所得,因旧刻漫漶,重勒贞,以供同好,亦一段翰墨缘也。丙申九月殷树柏借观并识。钤印:殷伯子树柏 11. 质地:纸本
行书米芾《天马赋》 手卷
成交价格:¥1,820,000[香港]
藏印:乾隆 (1711-1799):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 成亲王 (1752-1823):诒晋斋印 题跋三则,依次为:孙承泽 (1592-1676)、董文骥 (17世纪)、米汉雯 (约1661-1692) 乾隆皇帝题内签。 孙承泽 (1592-1676) 题外签。 释文:天马赋。方唐牧之至盛,有天骨之超俊。勒四十万之数,而随方以分色焉。此马居其中以为镇,目星角以电发,蹄椀踣以风迅。.龙颙而孤起,耳凤耸以双峻。翠华建而出步,阊阖下而轻喷。低驽群而不嘶。横秋风以独韵。若夫跃溪舒急,冒絮征叛。直而建德项絷,横驰则世充领断。咸绝材以,敢伺蹶以致吝。岂肯浪逐金粟之堆,盖当下视八坊之骏。高标雄跨也狮子让狞,逸气下衰而照夜矜稳。于是风靡格颓,色妙才骀。入仗不动,终日如坏。乃得玉为衔饰,绣作鞍儓。枣秣粟豢,肉胀筋埋。其报德也。盖不如偷卢噬盗,策蹇升柴。铸黄蜗而吐水,画白泽以除灾。但觉驼垂就节,鼠伏防猜。妬心虽厉,驯号期谐。誓俛首以毕世,未伏枥以兴怀。嗟乎。所谓英风顿尽,冗仗长排。若不市骏骨、致龙媒,如此马者。一旦天子巡朔方,升乔岳,扫四夷之尘,较岐阳之猎,则飞黄袅,钥云追电,何所从而遽来。中岳外史米元章 (米芾,1051-1107) 致爽轩书。因鲁士世丈征书,书米元章赋及此。丁卯 (1627年) 六月,董其昌。 引首处附乾隆宫廷描金云龙石绿蜡笺一张。 注:此卷乾隆五玺全,但《石渠宝笈》未有著录,想钤印后即赐与成亲王,故未入录。
草书 临颜鲁公赠怀素叙
成交价格:¥1,792,000[浙江]
绫本 手卷 识文: _颜鲁公赠怀素叙。开士懐素,僧中之英,气槩通踈,性灵豁畅;精心草圣,积有岁年。故礼部侍郎韦公陟覩其笔法,勖以有成。今礼部侍郎张公谓赏其不羁,引与游处。夫草藁之作,始于汉代。张芝、崔瑗,始以妙闻;逮羲、献而降,虞、陆相承;皆口诀手授,以至吴郡张旭长史,虽恣性颠逸,超然不羁,而模楷精详,特为真正。真卿早岁,常接游居,每蒙激昻,教以笔法。资质劣弱,又婴物务,不能恳习,迄以无成。每思一言,何可复得。忽见师作,纵横绝尘,迅疾骇人,惮若神明,顿还旧观。入室之宾,舍子奚适!嗟叹不足,书冠篇首。 款识:临自叙帖意,董其昌。 钤印:玄赏斋(朱) 太史氏(白) 跋文: _一气呵成,饶有余兴,所谓笔歌墨舞,其波磔处,直可追步顚素。观此卷乃知鲁公与老僧原是一家眷属也。呵呵。 木盒签条:董其昌法书。于钦唐珍藏。 鉴藏印:皇六子和硕恭亲王(朱) 正谊书屋珍藏图书(朱) 说明:1.恭亲王奕欣旧藏。 2.附1956年购此卷发票一张。 DONG QICHANG CALLIGRAPHY IN CURSIVE SCRIPT Ink on satin, handscroll Note: 1. Previously collected by Yi Xin; 2. attached with the receipt in 1956. 画心:24.5×523cm 跋文:28×20cm 拉页 作者简介: _董其昌,字玄宰,号香光、香光居士,华亭(今上海)人。万暦十七年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诏加太子太保。才华俊逸,少负盛名。工诗文,善书画,精鉴赏。书法超越诸家,以行楷称绝一代,与邢侗、米万钟、张瑞图并称“邢、张、米、董”明末四大家。其书法自成一家,对明末清初书风影响很大。山水师董、巨,以黄、倪为宗,以禅论画,有“画分南北宗”之说,着有《画禅室随笔》等。 藏家简介: _皇六子(1832~1898),名奕欣,道光皇帝第六子,封和硕恭亲王。满洲爱新觉罗氏,号和颐,别号乐道主人。1861年与慈安、慈禧皇太后发动辛酉政变,为摄政王,创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工书善画,溥儒之祖父。
行书汪继环墓志 手卷
成交价格:¥1,430,000[北京]
钤印:宫詹学士、董玄宰书(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董其昌》119、120印,1308、1309页)题识:赐进士出身亚中大夫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奉旨纂修两朝实录前制诰讲读官通家乡侍生董其昌撰并书。鉴藏印:通德堂、通德堂书画记、陈氏登善堂书画记、发园珍赏、正铑经眼、休园家藏、郑玉珩字荆璞号若溪、逸圃、郑侠如书画印、次严、郑熙缋书画印、字囿常号懋寿、墨宝、北平李氏珍藏图书、崇本印信、崇本审定、朱戊吉珍藏印、朱梅藏、朱梅、湖帆鉴赏、伯恭所藏(骑缝,三次)、戊吉珍赏、朱氏耕渔书屋后纸 1.吴湖帆(1894-1968)跋:董文敏云赵书佳处在刻意,其佳处在率意,愈淡愈入神。此志若天马行空,不可捉摸,真有百读不厌之妙。据端忠敏手书签题汪氏二志合装,今归戊吉兄所藏,分装二卷,此其前一卷也,己卯(1939年)五月经兵燹后重装。吴湖帆题。 钤印:吴湖帆印 2.沉剑知(?-1976)题《调寄忆故人》,款署“吉盦先生出所藏董文敏书汪氏两墓志真迹见示,是卷尤为晚笔,质厚苍秀,宕徜不尽。携留寒斋数日,题而归之。辛巳(1941年)暮春沉剑知识于懒眠盦。” 钤印:沉、画禅室私淑弟子、懒眠盦余嗜思翁书,颇有所藏,顾独阙墓志,而吉盦兄乃能获双,令人羡,欲据舷请矣。 钤印:懒眠盦、西湖长 3.吴曾善(1890-1966)题:吉盦道兄藏董文敏双志分装两卷,文字并茂,可宝焉。此卷晚笔骞翥,正使马骨追风,画龙行雨,曲尽其妙。吾家阿瑞为吉翁再传弟子,一日传太夫子命,奉两卷来索题。展阅赞叹,因分写诗跋,郑重付瑞儿归之。时甲申(1944年)七月中元,元龢弟吴曾善敬观并记。 钤印:慈堪、小钝斋签条:1.董文敏书汪继环汪太函两志。先后所得,合装一轴。侪盦。此签为襈阳忠敏公端方手书。戊吉兄得后移入卷内,以存名贤手迹耳。壬申(1932年)八月,属吴湖帆署识。 钤印:吴湖帆 2.董文敏书汪继环墓志真迹精品。戊吉藏湖帆题。 1.曾经清乾嘉时期河南收藏家陈崇本收藏,三方骑缝“伯恭所藏”为其藏印。陈氏字伯恭,乾隆四十四年(1779)进士,官宗人府丞。擅画,宗法黄公望,与翁方纲(1733-1811)友善。精鉴别,藏品多真迹,尤嗜董字。 2.拖尾有“句曲刘定之装”朱文小印。刘定之是民国时期上海的装裱高手,张大千、吴湖帆等名画家、收藏家多请其代为装裱法书名画。按语:对自己的书法,董其昌特别自信,每与赵孟俯、文征明较短长,决不甘心居二者之后,并自称其佳处在率意。当然,率意而不油滑成习,率意而能遒美跌宕,自非凡格。此卷即是如此,洒脱任逸,若不经意,吴湖帆称其如“天马行空,不可捉摸”,然“质厚苍秀”(沉剑知跋语)“愈淡愈入神”。此处吴湖帆所说的“淡”字非浓淡之“淡”,实散淡之“淡”,所谓不求好而自好乃为真好,此卷足以当之。质地:水墨纸本
行草书 册页五本 (五十九开
成交价格:¥1,395,075[香港
戊辰(1628)年作 行书 六屏 水墨绢本
成交价格:¥1,320,000[天津]
书法 立轴
成交价格:¥1,320,000[浙江]
款识:青天蜀道不难攀,运思微茫杳霭间。稍着一迄杨子宅,依然秀甲九州山。题画,董其昌钤印:大宗伯印 玄宰印 玄赏斋
1615年作 临裴将军诗卷 手卷
成交价格:¥1,272,000[香港]
行书七言诗 手卷 纸本
成交价格:¥1,232,000[北京]
款识:董其昌书。 钤印:董氏玄宰(白文)、太史氏(白文)、玄赏斋(朱文) 录文:早朝诗。渭水自萦秦塞曲,黄山旧绕汉宫斜。鸾舆回出千门柳,阁道回看上苑花。云里帝城双凤阙,雨中春树万人家。为乘阳气行时令,不是宸游玩物华。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千条弱柳垂青锁,百啭流莺绕建章。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草书《陈暄与兄子秀书》
成交价格:¥1,232,000[北京]
钤印:知制诰日讲官、董其昌印、玄赏斋 题识:董其昌书。 鉴藏印:梅景书屋、水流花放 释文 与兄子秀书。陈暄。 旦见汝书与孝典,陈吾饮酒过差。吾有此好五十余年,昔吴国张长公亦称耽嗜,吾见长公时,伊已六十,自言引满大胜往年。吾今所进亦多于少壮。老而弥笃,唯吾与张季舒耳。汝欲笑吾所至邪?昔阮咸、阮籍同游竹林,宣子不闻斯言。王湛能玄言巧骑,武子呼为痴叔。何陈留之风不嗣,太原之气岿然,翻成可怪!吾既寂漠当世,朽病残年,产不异于颜原,名未动于卿相,若不日饮醇酒,复欲安归?汝以饮酒为非,吾以不饮酒为过。 昔周伯仁度江唯三日醒,吾不以为少;郑康成一饮三百杯,吾不以为多。然既醉之后,有得有失。成厮养之志,是其得也; 使次公之狂,是其失也。吾常譬酒之犹水,可以济舟,亦可以覆舟。故江咨议有言:“酒犹兵也。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 一日而不备。酒可千日而不饮,不可一饮而不醉。”美哉江公,可与共论酒矣。汝惊吾墯马侍中之门,陷池武陵之第,遍布朝野,自言焦悚。“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何水曹眼不识杯铛,吾口不 离瓢杓,汝宁与吾同日而醉,与何同日而醒乎。
草书杜甫诗手卷 手卷
成交价格:¥1,232,000[北京]
钤印:玄赏斋、董其昌印、知制诰日讲官 释文:身许麒麟画,年衰鸳鹭群。大江秋易盛,空峡夜多闻。径隐千重石,帆留一片云。儿童解蛮语,不必作参军。远岸秋沙白,连山晚照红。潜鳞输骇浪,归翼会高风。砧响家家发,樵声个个同。飞霜任青女,赐被隔南宫。礼乐攻吾短,山林引兴长。掉头纱帽仄,曝背竹书光。风落收松子,天寒割蜜房。稀疏小红翠,驻屐近微香。秋野日疏芜,寒江动碧虚。系舟蛮井络,卜宅楚村墟。枣熟从人打,葵荒欲自锄。盘餐老夫食,分减及溪鱼。杜子美秋野四首。其昌书。 引首(王震题):香光墨迹。癸酉(1933年)春。王震。 钤印:王震长寿、一亭六十以后作、静观 题跋(胡小石题):此思翁生平最得意书,挥霍刻削,养空而游,妙处直逼素师。无它书枯槁之习,已为明季倪黄诸家启行,非王蒻林、陈香水辈所敢望其项背。阿柱其善宝之。己亥(1959年)春分。沙公记。?钤印:盘石生 鉴藏印:醇士、戴熙 注:董其昌(1555-1636)【明】字玄宰,号思白,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一作上海人(上海在唐为华亭县地,清属松江府。华亭、云间、松江、上海、娄县俱为一地)。万历十六年(1588)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天才俊逸,善谈名理。少好书、画,临摹真迹,至忘寝食。行楷之妙,跨绝一代。同时以善书名者,临邑邢侗、顺天米万钟、晋江张瑞图,时人谓刑张米董,又曰南董北米。然三人者不逮其昌远甚。其昌自云:“吾学书,初师颜平原(颜真卿)多宝塔,又改学虞永兴(世南),以为唐书不如晋、魏,随仿黄庭经及钟元常(繇)宣示表、力命表、还示贴、丙舍帖凡三年,自谓逼古,不复以文慧仲、祝希喆置之眼角。乃于书家之神理实未有入处,徒守格辙耳。比游嘉兴,得尽睹项子京家藏真迹,又见右军(王羲之)官奴帖于金陵,方悟从前妄自标评,自此渐有小得。今将二十七年,犹作随波逐浪,书家翰墨小道,其难如是”。又云:“余书与赵文敏(孟俯)较,各有短长。行间茂密,千字一同,吾不如赵,若临仿历代,赵得其十一,吾得其十七。又赵书因熟得其态,吾书因生得秀色,吾书往往率意,当吾作意,赵书亦输一筹,第作意者少耳。”画山水少学黄公望,中复去而宗董源、巨然,复集宋、元诸家之长,行以已意。气韵秀润,潇洒生动,尤与米、高为近。因其曾祖母乃高克恭之云孙女,渊源有自,故精于用墨。其昌又云:“余画与文太史(徽明)较,各有短长。文之精工具体,吾所不知,至于古雅秀润更进一筹矣。”所惜笔力柔媚,结构松懈,丘壑平庸,树木支离。对于清代三百年画坛有极大影响。其昌最矜慎其画,贵人巨公,郑重请乞者,多倩他人应之。或点染已就,僮奴以赝笔相易,亦欣然为题署,都不计也。家多姬侍,各具绢素索画,稍有倦色,则谣诼继之,购其真迹者,得之闺房者为多。清代康熙、乾隆俱喜其书、画,因之全国靡然从风。着画禅室随笔、画旨、画眼、容台集。卒年八十二。传世遗迹颇多,印本亦伙。
董其昌(1555~1636)行书隐泉李君行状 绫本
成交价格:¥1,120,000[浙江]
董其昌(1555~1636)行书隐泉李君行状 <br /> 绫本手卷 <br /> 识文:明故光禄寺署丞隐泉李君行状:士有岩居川观遗荣,挫廉若管幼安、朱桃椎之流,其为高隐尚矣。若乃东方生之陆沉于俗,以仕易农,邴原之仕,满六百石即弃去,此其人不耐草衣木食,洗耳赴渊溪,刻太过托之乎,为贫是或一隐也。则又有异者,若仲长统之乐志论,良田广宅,背山临流。养亲有兼珍之膳,妻孥无苦身之劳。钓游鲤、弋高鸿、濯清水、追凉风,安神闺合,嘘吸精和,可以永保性命之期,不受当时之责,帝王之门,逝其远矣,此之为隐。仲长统以为乐志,而未必其志之酬也。能酬其志者,当吾世而有斯安李君焉。君盖以隐,自号先世,为居安镇巨族,以素封闻。君生而颖秀,博综逖览,于书无所不窥。至读《孝经》,与古人孝弟之事尤笃信佩服,勤而行之。厌薄经生举子业,能之而不为,或以显亲之说进。君曰:吾籍先世之赀,所不足者,非甘旨也。诚得朝夕膝下娱彩涤牏,乐其心不违其志,何必缨緌哉?盖自是始焚砚,弃公交车言,以赀为光禄署丞非其好也。比二亲相继殁,君躃踊心裂几于死,孝寝苔卧块,誓墓不出。会君之弟捐馆遗二藐孤,长仁杰,次永昌。公抚诲有加,各翘然表,树第五伦,一夜十起,弗是过也。族有宗祠,岁久颓圮,君独捐赀,拓其基址,新其规制,垣墉梁栋,烨然改观,非孝子不及此。郡大夫举乡饮,难其尊宾,佥谓君侠骨慈心,数以悯穷振乏为务,视捐千金,犹如委土,壮年敦行,七十不衰,祝哽之礼,待君而重。郡大夫手书固请,君牢让不应,郡庠诸生集其门,强之乃一应,不复出。其为乡评所推又如此。君生于嘉靖乙卯,天启丙寅卒,享年七十有二。元配孙氏生长子仁元,娶于金,太学生;继室任氏生三子,仁傅、仁备、仁仕皆太学生。傅配孙氏、备配黄氏、仕配汪氏,皆名家。孙七,世珍、世琪、世玮、世珂俱化出;世熹傅出;世教备出;世煌仕出。歙俗尚形家言,行营高敝,多以慎重,未谋墓中之石,仁傅善参同悟真之旨。与予交善, <br /> 泣请为状,而书其崖,略以慰孝思云。 <br /> 款识:赐进士出身、资政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掌詹士府事,前南京礼部尚书、修实录副总裁、经筵讲官,华亭董其昌撰并书。 <br /> 钤印:宗伯学士(白) 董氏玄宰(白) <br /> 签条:董文敏书隐泉李君行状,光绪戊子装,潜园题。钤印:穰梨馆主(朱) <br /> 鉴藏印:陆氏尗同眼福(白) 陆树声鉴赏章(白) 章紫伯鉴藏(朱) <br /> 著录:1.清·陆心源《穰梨馆过眼录》卷之二十四。 <br /> 2.程伯奋《萱晖堂书画录》书法P157。 <br /> 说明:1.陆心源题签并存其装裱。 <br /> 2.陆心源、陆树声父子,章绶衔收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