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从埃及看美国并非民主的朋友

2011-02-12  风棱石

从埃及看美国并非民主的朋友

穆巴拉克终于辞职了,这是草根民众对实现民主愿望的体现和胜利,穆巴拉克是作为一个专制统治者被民众和平的推翻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光彩的身影-美国,一个在全世界以民主制度推广和捍卫者形象出现并著称的美国,人们总以为专制国家希望穆巴拉克能够镇压起义,这样可以阻止抗议浪潮的蔓延,其实,民主国家也不会对别的国家负责。在有效的民主制中,统治者对选民负责,必然努力地维护本国利益。各个国家之间的利益经常是冲突的,因此,民主国家会在国外牺牲他们推崇的民主价值,以维护本国利益。对民主的呼唤只是道貌岸然的外交工具。美国最亲密的盟友经常是独裁者,这次它又背叛了埃及人的民主诉求。

美国喜欢做出在世界各地推广民主的样子,尤其是在专制国家的统治者不向美国出让利益的时候。但是,除非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从来不是其他国家的民主进程的盟友。真正的民主来自本国人民的选择和斗争。然而,人民的选择未必能够成就民主,因为民主的敌人很强大,他们有枪有炮,有人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开炮。有时候,这些武器是美国提供的。

亲美的专制者最符合美国利益,因为专制者愿意以国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利益,换取美国的支持,而他们的最根本利益就是维持统治,不惜一切代价。民众有自己的利益,收买的成本过于高昂。8000万埃及人不是美国的棋子,不是以色列的保镖,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当他们足够强大的时候,美国将站到他们的一边。否则,美国将帮助独裁者镇压他们的人民。

在抗议活动初起的时候,美国副总统拜登声明说,穆巴拉克不是独裁者。奥巴马总统说,埃及向民主的转变在“现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又说,为了稳定,埃及民主化要走得慢一些。经过一番权衡之后,美国最终选择了穆巴拉克——至少到9月份的埃及大选之前。这给埃及的民主化进程增加了很大的变数。幕后交易也不能排除:美国在安排另一个代理人担任埃及总统,他将更加依赖美国。美国表面上的理由是维护埃及稳定,但在通常情况下,极端主义是高压统治的结果,恐怖主义是帝国扩张的结果。专制政权是各种极端行为的最大刺激因素。

在埃及三个星期的抗议活动中,美国的立场已经发生了三变。

美国不想失去对埃及的控制,但它只能赢得政府或抗议者中的一方。因为这三变,奥巴马将来要唱柳三变的词:“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昼夜乐·洞房记得初相遇》)穆巴拉克与白宫“昼夜乐”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美国仍然宁可负埃及人民,也不愿负穆巴拉克,因为穆巴拉克还能为白宫服务。也许有一天,奥、穆两人还“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雨霖铃·寒蝉凄切》)他们都将后悔当初没有早点把权力交还给埃及选民,因而失去更多。“执手”的工作交给拜登或希拉里可能更合适一些。但国际政治中没有真正的恋情,穆巴拉克下台后,美国很快就会忘记这个老朋友。

即使美国赢得抗议者,埃及民众也不会像穆巴拉克那样愿意为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服务,埃及有埃及的国家利益。由于和以色列以及美国的关系密切,穆巴拉克甚至被一些反对者称为“犹太复国主义者”。这个评价夸张了,但他的“境界”确实不是普通埃及人或阿拉伯人能够达到的。

民主是自己争取来的,与美国没有太大关系。美国在埃及有重大影响力,举足轻重。可是,如果争取民主的埃及人寄希望于美国,他们将失去民主或者国家利益,也许两者都得不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