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流i / 中药药材 / 柴胡【摘】

分享

   

柴胡【摘】

2011-02-28  清水流i

主治

外感发热;寒热往来;疟疾;肝郁胁痛乳胀;头痛头眩;月经不调;气虚下陷之脱肛;子宫脱垂;胃下垂

各家论述


  1.《本经》:主心腹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 热邪气,推陈致新。
  2.《别录》:除伤寒 心下烦热,诸痰热结实,胸中邪逆,五藏间游气,大肠停积,水胀,及湿痹拘挛。亦可作浴汤。
  3.《药性论》:治热劳骨节烦疼,热气,肓背疼痛,宣畅血气,劳乏羸瘦;主下气消食 ,主时疾内外热不解,单煮服。
  4.《千金方》:苗汁治耳聋,灌耳中。
  5.《四声本草》:主痰满、胸胁中痞。
  6.《日华子本草》:补五劳七伤,除烦止惊,益气力,消痰止嗽,润心肺,添精补髓, 天行温疾,热狂乏绝,胸胁气满,健忘。
  7.《珍珠囊》:去往来寒热,胆痹,非柴胡梢子不能除。
  8.《医学启源》:除虚劳烦热,解散肌热,去早晨潮热。
  9.《滇南本草》:伤寒发汗解表要药,退六经邪热往来,痹痿,除肝家邪热、痨热,行肝经逆结之气,止左胁肝气疼痛,治妇人血热烧经,能调月经。发汗用嫩蕊,治虚热 、调经用根。
  10.《纲目》:治阳气下陷,平肝、胆、三焦、包络相火,及头痛、眩晕,目错、赤痛障翳,耳聋鸣,诸疟,及肥气寒热,妇人热入血室,经水不凋,小儿痘疹余热,五疳羸热。
  11.《本草衍义》:柴胡《本经》并无一字治劳,今人治劳方中,鲜有不用者 ,尝原病劳,有一种真藏虚损,复受邪热;邪因虚而致劳,故曰劳者牢也。当须斟酌用之。 如《经验方》中治劳热,青蒿煎丸,用柴胡正合宜耳。服之无不效。热去即须急已,若或无热,得此愈甚。《日华子》又谓补五劳七伤,《药性论》亦谓治劳乏羸瘦,若此等病,苟无实热,医者执而用之,不死何待!如张仲景治寒热往来如疟状用柴胡汤,正合其宜。
  12.《医学启源》:柴胡,少阳、厥阴引经药也。妇人产前产后必用之药也。善除本经头痛,非此药不能止。治心下痞、胸膈中痛。引胃气上升,以发散表热。
  13.李杲:柴胡泻肝火,须用黄连佐之。欲上升则用根,酒浸;欲中及下降,由生用梢。 又治疮疡癖积之在左。十二经疮药中,须用以散诸经血结气聚,功用与连翘同。
  14.《滇南本草》:伤寒 发汗用柴胡,至四日后方可用;若用在先,阳症引入阴经,当忌用。
  15.《纲目》:劳有五劳,病在五脏。若劳在肝、胆、心及包络有热,或少阳经寒热者 ,则柴胡乃手足厥阴、少阳必用之药;劳在脾胃有热,或阳气下陷,则柴胡乃引清气退热必 用之药;惟劳有肺肾者不用可尔。然东垣李氏言诸有热者宜加之,无热则不加。又言诸经之疟,皆以柴胡为君;十二经疮疽,须用柴胡以散结聚。则有肺疟肾疟、十二经之疮有热者 ,皆可用之矣。但要用者精思病原,加减佐使可也。
  16.《本草经疏》:柴胡,为少阳经表药。主心腹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 推陈致新,除伤寒心下烦热者,足少阳胆也。胆为清净之府,无出无入,不可汗,不可吐, 不可下,其经在半表半里,故法从和解,小柴胡汤之属是也。其性升而散,属阳,故能达表散邪也。邪结由心下烦热,邪散则烦热自解。阳气下陷 ,则为饮食积聚,阳升则清气上行 ,脾胃之气行阳道,则饮食积聚自消散矣。诸痰热结实,胸中邪逆,五脏间游气者,少阳实热之邪所生病也。柴胡苦平而微寒,能除热散结而解表,故能愈以上诸病。大肠停积,水胀 ,及湿痹拘挛者,柴胡为风药,风能胜湿故也。按今柴胡有二种,一种色白黄而大者,名银柴胡,专用治劳热骨蒸;色微黑而细者,用以解表发散。《本经》并无二种之说,功用亦无分别,但云银州者为最,则知其优于发散,而非治虚热之药明矣。
  17.《本草汇言》:银柴胡、北柴胡、软柴胡,气味虽皆苦寒,而俱入少阳、厥阴,然又有别也。银柴胡清热,治阴虚内热也;北柴胡清热,治伤寒邪热也;软柴胡清热,治肝热骨蒸也。其出处生成不同,其形色长短黑白不同,其功用内外两伤主治不同,胡前人混称一 物,漫无分理?《日华子》所谓补五劳七伤,治久热羸瘦,与《经验方》治劳热,青蒿煎丸少佐柴胡,言银柴胡也。《衍义》云,《本经》并无一字治劳,而治劳方中用之,鲜有不误者,言北柴胡也。然又有真藏虚损,原因肝郁血闭成劳,虚因郁致,热由郁成,软柴胡亦可相机而用。如《伤寒 》方有大、小柴胡汤,仲景氏用北柴胡也。脾虚劳倦,用补中益气汤 ,妇人肝郁劳弱,用逍遥散、青蒿煎丸少佐柴胡,俱指软柴胡也。业医者当明辨而分治可也 。
  18.《本草正》:柴胡,用此者用其凉散,平肝之热。其性凉,故解寒热往来,肌表潮热 ,肝胆火炎,胸胁痛结,兼治疮疡,血室受热;其性散,故主伤寒邪热未解,温病热盛, 少阳头痛,肝经郁证。总之,邪实者可用,真虚者当酌其宜,虽引清气上升,然升中有散, 中虚者不可散,虚热者不可寒,岂容误哉?
  19.《药品化义》:柴胡,性轻清,主升散,味微苦,主疏肝。若多用二、三钱,能祛散肌表。属足少阳胆经药,治寒热往来,疗疟疾,除潮热。若少用三、四分,能升提下陷,佐补中益气汤,提元气而左旋,升达参芪以补中气。凡三焦胆热,或偏头风,或耳内生疮, 或潮热胆痹,或两胁刺痛,用柴胡清肝散以疏肝胆之气,诸症悉愈。凡肝脾血虚,骨蒸发热 ,用逍遥散,以此同白芍抑肝散火,恐柴胡性凉,制以酒拌,领入血分,以清抑郁之气,而血虚之热自退。若真脏亏损,易于外感,复受邪热,或阴虚劳怯致身发热者,以此佐滋阴降 火汤除热甚效。所谓内热用黄芩,外热用柴胡,为和解要剂。
  20.《本草崇原》:柴胡,乃从太阴地土、阳明中土而外达于太阳之药也,故仲祖《卒病论》言伤寒中风不从表解,太阳之气逆于中土,不能枢转外出,则用小柴胡汤达太阳之气于 肌表,是柴胡并非少阳主药。后人有病在太阳而用柴胡,则引邪入于少阳之说,此无稽之言 。
  21.《本经逢原》:柴胡,小儿五疳羸热,诸疟寒热,咸宜用之。痘疹见点后有寒热, 或胁下疼热,于透表药内用之,不使热留少阳经中,则将来无咬牙之患。
  22.《本草经解》:柴胡,其主心腹肠胃中结气者,心腹肠胃,五藏六府也,藏府共十二经,凡十一藏皆取决于胆,柴胡轻清,升达胆气,胆气条达,则十一藏从之宣化,故心腹肠胃中,凡有结气,皆能散之也。其主饮食积聚者,盖饮食入胃,散精于肝,肝之疏散,又借少阳胆为生发之主也,柴胡升达胆气,则肝能散精,而饮食积聚自下矣。少阳经行半表半里,少阳受邪,邪并于阴则寒,邪并于阳则热,柴胡和解少阳,故主寒热之邪气也。
  23.《本草经百种录》:柴胡,肠胃之药也。观《经》中所言治效,皆主肠胃,以其气味轻清,能于顽土中疏理滞气,故其功如此。天下惟木能疏土,前人皆指为少阳之药,是知末而未知其本也。
  24.《本草求真》:柴胡能治五痨,必其诸脏诸腑,其痨挟有实热者,暂可用其解散( 实热是外邪内郁而实)。真虚而挟实热,亦当酌其所宜。虽引清阳之气左旋上行,然升中有散,若无归、耆同投,其散滋甚。虚热不可寒,血衰火毒者不可燥,岂容误哉?兼之性滑善通,凡溏泄大便者,当善用之。
  25.《药征》:《本草纲目》柴胡部中,往往以往来寒热为其主治也。夫世所谓疟疾, 其寒热往来也剧矣,而有用柴胡而治也者,亦有不治也者。于是质之仲氏之书,其用柴胡也 ,无不有胸胁苦满之证。今乃施诸胸胁苦满,而寒热往来者,其应犹响之于声,非直疟也, 百疾皆然。无胸胁苦满证者,则用之无效焉。然则柴胡之所主治,不在彼而在此。
  26.《重庆堂随笔》:柴胡为正伤寒要药,不可以概治温热诸感;为少阳疟主药,不可以概治他经诸疟;为妇科妙药,不可以概治阴虚阳越之体,用者审之。
  27.《本草正义》:柴胡味苦,而专主邪热,故《名医别录》称其微寒。然香气馥郁, 而体质轻清,气味俱薄,故与其他之苦寒泄降者,性情功用,大是不同。《本经》、《别录 》主治,多属肠胃中饮食痰水停滞积聚之症,则诸般积聚,皆由于中气无权,不能宣布使然 。柴胡能振举其清阳,则大气斡旋,而积滞自化。其治外邪寒热之病,则必寒热往来,邪气已渐入于里,不在肌表,非仅散表诸 药所能透达,则以柴胡之气味轻清芳香疏泄者,引而举之以祛邪,仍自表分而解,故柴胡亦为解表之药,而与麻、桂、荆、防等专主肌表者有别。且柴胡证之呕逆及胸痞痛诸症,因皆肝胆木邪横逆为患,乃以柴胡之升腾疏泄者治之 ,既非镇摄之品,何以能制刚木之横? 则以病由外来之邪所乘,肝胆之阳,遏抑不得宣布, 失其条达之本性,因而攻动恣肆。柴胡能疏泄外邪,则邪气解而肝胆之气亦舒,木既畅茂, 斯诸证自已。乃或又因此而谓柴胡能平肝胆之横,凡遇木火上凌,如头痛耳胀、眩晕呕逆、 胁肋胀痛等症,不辨是郁非郁,概投柴胡,愈以助其鸱张,是为教猱升木,则又毫厘之差, 千里之谬矣。甄权《药性论》谓,治热劳骨节烦疼,虚乏羸瘦,盖亦指脾气不振,清阳陷入阴分者言之,故下文更有宣畅气血四字。明谓此是气血不畅,用柴胡以振举其清气,则气血自能宣畅,且可透泄其热,斯为热劳羸瘦之正治。初非谓劳瘵既成之后,血液耗竭,灼热将枯,而亦以柴胡升散之也。乃后人不知辨别,竟误以为劳瘵通治之良方。

选方

①治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 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食,心烦喜呕,或渴 ,或腹中痛,或胁下痞鞕,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柴胡半斤, 黄芩三两,人参三两,半夏半升(洗) ,甘草(炙)、生姜各三两(切),大枣十二枚(擘)。上 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伤寒论》小柴胡汤)②治邪入经络,体瘦肌热,推陈致新;解利伤寒、时疾,中暍伏暑:柴胡四两(洗,去苗) ,甘草一两(炙)。上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同煎至八分,食后热服。(《本草方》柴胡散)③治外感风寒,发热恶寒,头疼身痛;痎疟初起:柴胡一至三钱,防风一钱,陈皮一钱半 ,芍药二钱,甘草一钱,生姜三、五片。水一钟半,煎七、八分,热服。(《景岳全书》正柴胡饮)④治肝气,左胁痛:柴胡、陈皮各一钱二分,赤芍、枳壳、醋炒香附各一钱,炙草五分。 (《医医偶录》柴胡疏肝饮)⑤治肝经郁火,内伤胁痛:柴胡、黄芩、山栀、青皮、白芍、枳壳。(《症因脉治》柴胡清肝饮)⑥治血虚劳倦,五心烦热,肢体疼痛,头目昏重,心忪颊赤,口燥咽士,发热盗汗,减食嗜卧,及血热相搏,月水不调,脐腹胀痛,寒热如疟;又疗室女血弱阴虚,荣卫不和,痰嗽 潮热,肌体羸瘦,渐成骨蒸:甘草半两(炙微赤),当归(去苗,锉,微炒)、茯苓(去皮,白 者)、白芍药、白术、柴胡(去苗)各一两。上为粗末。每服二钱,水一大盏,煨生姜一块切 破,薄荷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渣热服,不拘时候。(《局方》逍遥散)⑦治盗汗往来寒 热:柴胡(去苗)、胡黄连等分。为末,炼蜜和膏,丸鸡头子大。每一、 二丸,用酒少许化开,入水五分,重汤煮二、三十沸,放温服,无时。(《小儿卫生总微论 方》柴胡黄连膏)⑧治荣卫不顺,体热盗汗,盘骨疼痛,多困少力,饮食进退:柴胡二两,鳖甲二两,甘草 、知母各一两,秦艽一两半。上五味杵为末。每服二钱,水八分,枣二枚,煎六分,热服( 《博济方》柴胡散)⑨治黄疸:柴胡一两(去苗),甘草一分。上都细锉作一剂,以水一碗,白茅根一握,同煎 至七分,绞去渣,任意时时服,一日尽。(《传家秘宝方》)⑩治肝黄:柴胡一两(去苗),甘草半两(炙微赤,锉),决明子、车前子、羚羊角屑各半两 。上药捣筛为散。每服三钱,以水一中盏,煎至五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圣惠方》 柴胡散)11.治积热下痢:柴胡、黄芩等分。半酒半水,煎七分,浸冷,空心服之。(《济急仙方 》)

用药禁忌

真阴亏损,肝阳上升者忌服 。
  1.《本草经集注》:半夏为之使。恶皂荚。畏女菀、藜芦。
  2.《医学入门》:元气下绝,阴火多汗者,误服必死。
  3.《本草经疏》:病人虚而气升者忌之,呕吐及阴虚火炽炎上者,法所同忌。疟非少阳 经者勿食。

动植物形态

多年生草本,高40-85cm。主根较粗大,坚硬。茎单一或数茎丛生,上部多回分枝,微作“之”字形曲折。叶互生;基生叶倒披针形或狂椭圆形,长4-7cm,宽6-=8mm,先端渐尖,基部收缩成柄;茎生叶长圆状披针形,长4-12cm,宽6-18mm,有时达3cm,先端渐尖或急尖,有短芒尖头,基部收缩成叶鞘,抱茎,脉7-9,上面鲜绿色,下面淡绿色,常有白霜。复伞形花序多分枝,顶生或侧生,梗细,常水平伸出,形成疏松的圆锥状;总苞片2-3,或无,狭披针形,长1-5mm,宽0.5-1.2mm,很少1-5脉;伞辐3-8,纤细,不等长,长1-3cm;小总苞片5-7,披针形,长3-3.5mm,宽0.6-1mm,先端尖锐,3脉,向叶背凸出;小伞形花序有花5-10,花柄长约1.2mm,直径1.2-1.8mm;花瓣鲜黄色,上部内折,中肋隆起,小舌片半圆形,先端2浅裂;花柱基深黄色,宽于子房。双悬果广椭圆形,棕色,两侧略扁,长2.5-3mm,棱狭翼状,淡棕以,每棱槽中有油管3,很少4,合生面4。花期7-9月,果期9-11月。多年生草本,高30-60cm。主根发达,圆锥形,外皮红褐色,质疏松而稍脆。茎单一或数分枝,基部留有多数棕红色或黑棕以的叶柄残留纤维。叶细线形,长6-16cm,宽2-7mm,先端长渐尖,基部稍变窄,抱茎,质厚,稍硬挺,常对折或内卷,3-7脉,叶缘白色,骨质;上部叶小,同形。总苞片1-4,针形,极细小,1-3脉,常早落;小总苞片5;线状披针形,细而尖锐;小伞形色,棱浅褐色,粗钝略凸,每棱槽中有油管5-6,合生面4-6。花期7-9月,果期9-11月。

功效分类

解表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