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0019 / 癌 类 可怕的 / 皮肤癌

0 0

   

皮肤癌

2011-08-03  qu0019

中医肿瘤防治——皮肤癌

2011-08-03 08:05:35|  分类: 肿科方剂 |  标签: |字号 订阅


概  述

皮肤癌是发生于身体暴露部位的恶性肿瘤的统称,一般分为原位癌(即表皮内瘤)、鳞状细胞癌、基底细抱癌三种。皮肤癌是世界各地常见的肿瘤,以澳大利亚的发病率最高(占全部癌瘤数的50%),其次为新西兰、南非、美圄南部均较高。白色人种发病率比有色人种显著增高。我国沿海和高山地区多见,有资料统计,我国皮肤癌的年发病率为2.37/10万人口。
传统医学对皮肤癌的认识可追溯到公元610年隋朝的巢元方所编著的《诸病源候论》,书中详尽地记载了反花疮的临床表现,与皮肤鳞状细胞癌类似。《外科真诠》中记载的乳疳的临床表现与皮肤原位癌中的柏哲氏病类似。一千余年来,传统医学对皮肤癌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特别是内服与外治相结合,疗效稳定,不良反应少;在减轻痛苦,延长生存期,提高生命质量方面有较大的优势。
皮肤癌在传统医学中称谓不一,在中国传统医学中,中医学称为“反花疮”“石疔”“石疽”“乳疳”等。

病因病机

中国中医学
中医学对皮肤癌的认识渊远流长,自公元6世纪成书的《诸病源候论》记载本病以后,历代医家从不同的侧面对本病的认识和治法作了许多探索和补充,逐步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辨治体系。综合诸医家的论述,本病虽然征候多样复杂,但究其病因不出内外工因,内为脏腑功能失调,外为六淫之邪入侵。至其为病,则无非气血壅滞,营卫节稽留之所致。其病理机制,一为正虚。年老体弱,阴阳失调,气血不足,肌肤失养;二为气滞血瘀。郁怒忧思,肝气郁结,气血瘀滞,阻于肌肤;三为湿浊。饮食厚味,醇酒炙博,壅塞睥胃,运化失司,湿浊内生;四为外邪入侵。风、毒、燥、热、寒、暑等外邪入侵。内外之邪交结久羁留恋,内耗阴血,夺精灼液,以致肝血枯燥,难荣于外,肺气失养,皮毛不涧,终致皮生恶疮。

诊断要点

(—)临床表现
1)早期表现为皮肤之疣状角化斑或小结节,渐渐生长,破溃后形成溃疡,伴有渗液或渗血糜烂,并有恶臭分泌物。
2)晚期肿瘤向深部浸润,可达肌肉或使骨骼破坏,并可出现淋巴结转移等症状。
(二)实验室检查
明确诊断必须做活组织检查。活检时可视具体情况,表面破溃者可用印片法或病灶刮片法查找癌细胞。对需要采取组织切片时,注意取材要深,必要时全部切除活检,包括一些正常组织。

治疗方法

(—)中国传统医学
1.中国中医治疗
中医对皮肤癌的治疗,早在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中已列专病讨论。以后历代医家又提出了内服与外治相结合的治疗方法。近代医家在大量临床实践及实验研究中确定了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内服与外治相结合的辨治模式。进一步展示了中医药治疗皮肤癌的科学性和优越性。
(1)药物治疗
1)热毒内蕴证。
主证:皮肤癌溃烂,分泌恶臭脓液,口苦且干,低热烦躁,大便干结,小便短赤,舌质红或有瘀斑点,苔黄,脉弦或弦数。
治法:清热解毒,祛瘀扶正。
方药:五味消毒饮(《医宗金鉴》)加减。金银花10g,蒲公英2og,紫花地丁20g,紫草根18g,白毛藤25g,生薏苡仁30g,麦冬18g,瓜蒌30g,茯苓15g,黄芪18g,白术12g,太子参15g,北沙参12g,甘草4g,随症加减。
分析:方中金银花、蒲公英、紫花地丁味昔性寒,是清热解毒之主药;配合白毛藤、生薏苡仨、紫草根为主祛邪。黄芪、太子参、白术、茯苓、甘草、北沙参,健脾益气养阴,力主扶正;诸药配合祛邪不伤正,补虚不留邪。本方用于皮肤癌早期,或皮肤癌合并感染或有远处转移,出现全身症状,属于“反花疮”阳症。
2)湿毒内蕴证。
主证:皮肤癌呈囊肿状,呈现蜡色,内含粘液,逐渐增大,若破溃流恶臭液汁,口粘、困倦、乏力、便溏,脉滑数,舌质暗红体胖,苔厚腻或黄腻。
治法:祛湿败毒,软坚消瘀。
方药:羌活胜湿汤(《医方集解》)加减。羌活10g,独活10g,藁本10g,白芷10g,防风10g,川芎10g,白藓皮20g,地肤子20g,生薏苡仁30g,丹参30g,莪术15g,山慈姑15g,牛膝10g,黛蛤散20g,鬼箭羽20g。
分析:羌活胜湿汤为祛风湿、解表邪之代表方,配合辛温之独活、藁本、白芷,苦寒之白藓皮、地肤子,淡渗之生薏苡仨,以增强祛湿败毒之功效。再以丹参、莪术活血消瘀,山慈姑、牛膝、黛蛤散软坚共达治疗之目的。本方多适用于囊肿型皮肤癌。
3)肝郁湿毒证。
主证:乳头周围皮烂痒,时流滋水,干燥后结黄褐色痂片,乳头凹陷,触之坚硬。若发生在阴部可蔓延至大腿内侧和臀部,也可累及阴囊、阴唇、腋下等处。自觉瘙痒、麻木、刺痛。脉弦数、舌红,苔白。
治法:疏肝解郁,利湿解毒。
方药:逍遥散(《和剂局方》)加减。柴胡10g,当归10g,赤、自芍各12g,龙胆草10g,白花蛇舌草30g,紫草15g,黄芩1Zg,夏枯草15g,土茯苓30g,丝瓜络10g,野百合15g。
发于阴部者,加知母、黄柏、车前子;滋水多者,加苍术、萆薢;瘙痒剧烈者,加白藓皮、苦参、徐长卿;硬结明显者,加石见穿、丹参、皂角刺;疼痛明显者,加金铃子、延胡索;盾期元气两虚者,加生黄芪、党参。
分析:逍遥散为疏肝解郁之主方,配以苦寒之龙胆草、白花蛇舌草、黄芩、夏枯草、土茯苓、野百合共解郁滞于肝经的湿毒之邪。本方适用于乳腺湿疹样癌或乳腺外湿疹样癌;即“乳疳”。
4)脾虚湿阻证。
主证:皮肤癌肿如堆粟,表面破溃,边缘高起坚硬,翻如花状,触之出血,全身无力,纳差消瘦,舌淡苔白,脉沉缓。
治法:健脾助运,利湿软坚。
方药:参苓白术散(《和剂局方》)加减。党参10g,茯苓10g,白术10g,扁豆10g,淮山药15g,生薏苡仁10g,猪苓10g,白僵蚕10g,土茯苓30g,白芥子10g,瓜蒌10g,草河车10g,夏枯草10g,白花蛇舌草30g。
分析:参苓白术散功能健脾渗湿,是治脾胃气虚挟湿之代表方。方中党参、白术、淮山药健脾益气;扁豆、薏苡仁、猪苓、茯苓健脾利湿;配含僵蚕、土茯苓、白芥子、瓜蒌、草河车、夏枯草、白花蛇舌草软坚消斑。本方适用皮肤癌晚期患者属脾胃气虚者。
5)肝郁血瘀证。
主证:皮肤癌瘤破溃后不易收口,边缘高起,暗红色,质硬,翻如花状,性情急躁,易怒,胸肋胀痛,舌有瘀斑,苔白或薄黄,脉弦微滑。
治法:疏肝理气,活血化瘀。
方药:柴胡疏肝散(《景岳全书》)加减。柴胡15g,郁金10g,川楝子15g,制香附10g,厚朴10g,丝瓜络10g,赤芍10g,红花10g,莪术10g,三棱10g,白花蛇舌草30g,蛇莓15g,紫草9g。
分析:柴胡疏肝散功能疏肝理气,是治肝郁气滞之代表方。方中柴胡、郁金、川楝子、制香附、厚朴、丝瓜络疏肝理气;赤芍、红花、莪术、三棱、紫草活血化瘀,配以白花蛇舌萆、蛇莓抗癌解毒。
(2)外治法
1)青黛散(经验方)。
青黛60g,石膏120g,滑石120g,黄柏60g,各研细末和匀,麻油调搽患处。
功能主治:清热解毒,收湿止痒。
三石散(经验方)
制炉甘石90g,熟石膏90g,赤石脂890g,共研细末”外扑患处。
功能主治:收湿生帆。
按:上二药配合使用,适用于湿疹样乳头癌。
2)千金散(经验方)。
制乳香15g、制没药15g、轻粉15g、飞朱砂15g、煅白砒6g、赤石脂15g、炒五倍子15g、煅雄黄15g、醋制蛇含石15g、各药研细和匀。
功能主治:蚀恶肉,化疮腐。
桃花散(《先醒斋医学广笔记》)。白石灰250g、大黄片45g。先将大黄煎汁,白石灰用大黄汁泼成末,再炒,以石灰变成红色为度,将石灰筛细备用。
功能主治:止血生肌。
按:上二药配合,适用于基底细胞癌。
3)砒枣散。
红枣1枚、红砒1粒(如绿豆大)、冰片少许;将红枣去核,细入红砒,置瓦上,用炭火煅之存性,研极细末,再加冰片少许(约15枚红枣加冰片0.6g)和匀。
功能主治:祛腐拔毒。
按:砒枣散每日1次,连敷7~10天,再改用桃花散外敷,适用于皮肤鳞状细胞癌。
2.中国回医治疗
方药:胆石、磁石、丹砂、白矾、雄黄各30g。
主证:治皮肤癌。
用法:上药用华法煅烧72小时方得。肿瘤根底大而扁平者,由顶开始上药,层层腐蚀;肿瘤高大而根底小者,用基底围蚀;肿瘤坏死液化,可用药线插入坏死组织中,逐渐扩大洞口。每日或隔日换药1次,使肿瘤坏死脱落干净为准。
3,中国彝医治疗
方药:杨梅树(皮)20g,秋天子花10g,芨芨草20g,一枝菌10g,白麻皮20g,血藤寄生草10g,和李宫10g,千只眼10g。
主证:本方对早期癌症者有疗效。
用法:采用根叶,均为鲜品,洗净切片,水煎内服,日服3次,每日1剂,服药期间禁忌牛、羊、狗、鱼等肉腥物。
4.中国壮医治疗
方药:鸡鸡哒哒(刺菜根)100g,冰片50占。
主证:本方治疗皮下脂肪瘤,腱鞘囊肿效果最佳。7~10天为1疗程,一般2~4个疗程肿块消散。
用法:鲜品洗净,与冰片共捣烂。用纱布包敷患处,每天1次。
(二)日本对传统医学治疗皮肤癌的研究
小野敦夫实验表明中药白花前胡提取物Pa-Ia对皮肤癌变有抑制作用,而且毒性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