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非... / / 《太极拳谱》汇总

0 0

   

《太极拳谱》汇总

2011-10-06  道,可道...
 
《太极拳谱》汇总
2009-08-13 16:40

01、无极歌

无形无象无纷拏,一片神行至道誇。

参透虚无根蒂固,浑浑沌沌乐无涯。

02、太极歌

太极原生无极中,混元一气感斯通。

先天逆运随机变,万象包罗易理中。

03、四性归原歌

世人不知己之性,何能得知人之性?

物性亦如人之性,至如天地亦此性。

我赖天地以存身,天地赖我以致局。

若能先求知我性,天地授我偏独灵。

04、周身大用论

一要心性与意静,自然无处不轻灵。

二要遍体气流行,一定继续不能停。

三要喉头永不抛,问尽天下众英豪。

如询大用缘何得,表里精粗无不到。

05、八字歌

掤捋挤按世间稀,十个艺人十不知。

若能轻灵并捷便,沾粘连随俱无疑。

采挒肘靠更出奇,行之不用费心思。

果得沾粘连随字,得其环中不支离。

06、心会论

腰脊为第一之主宰,喉头为第二之主宰,

心地为第三之主宰。丹田为第一之宾辅,

掌指为第二之宾辅,足掌为第三之宾辅。

07、功用歌

轻灵活泼求懂劲,阴阳既济无滞病。

若得四两拨千斤,开合鼓荡主宰定。

08、十六关要论

蹬之于足,行之于腿,纵之于膝,活泼于腰,

灵通于背,神贯于顶,流行于气,运之于掌;

通之于指,敛之于髓,达之于神,凝之于耳,

息之于鼻,呼吸往来于口,浑噩于身,全体发之于毛。09、授秘歌

无形无象 (忘其有己),全体透空 (内外如一)。

应物自然 (随心所欲),西山悬磬 (海阔天空)。

虎吼猿鸣 (锻炼阴精),水清河净 (心死神活)。

翻江播海 (气血流动),尽性立命 (神充气足)。

注:以上1——9见于宋书铭传抄谱《宋远桥述记太极拳源流》

10、学太极拳须敛神聚气论

太极之先,本为无极。鸿蒙一炁,混然不分,故无极为太极之母,即万物先天之机也。二炁分,天地判,始成太极。二炁为阴阳,阴静阳动,阴息阳生。天地分清浊,清浮浊沉,清高浊卑,阴阳相交,清浊相媾,氤氲化生,始生万物。人之生世,本有一无极,先天之机是也。迨入后天,即成太极。故万物莫不有无极,亦莫不有太极也。

人之作用,有动必静,静极必动,动静相因,而阴阳分,浑然一太极也。人之生机,全恃神气。气清上浮,无异上天;神凝内敛,无异下地。神气相交,亦宛然一太极也。故传我太极拳法,即须先明太极妙道。若不明此,非吾徒也。

太极拳者,其静如动,其动如静,动静循环,相连不断。则二炁既交,而太极之象成。内敛其神,外聚其气。拳未到而意先到,拳不到而意亦到。意者,神之使也。神气既媾,而太极之位定。其象既成,其位既定。氤氲化生。而演为七二之数。

太极拳总势十有三,掤捋挤按,采挒肘靠,进步退 步,右顾左盼,中定,按八卦五行之生克也。其虚灵,含拔,松腰,定虚实,沉坠,用意不用力,上下相随,内外相合,相连不断,动中求静,此太极拳之十要,学者不二法门也。

学太极拳为入道之基;入道以养心定性,聚气敛神为主。故习此拳,亦须如此。若心不能安,性即扰之,气不外聚,神必乱之。心性不接,神气不相交,则全身之四体百脉,莫不尽死,虽依势作用,法无效也。

欲求安心定性,敛神聚气,则打坐之举不可缺,行功之法不可废也。

学者须于动静之中寻太极之益,于八卦五行之中求生克之理,然后混七二之数,浑然成无极,心性神气,相随作用,则心安性定,神敛气聚,一身中之太极成,阴阳交,动静合,全身之四体百脉,周流通畅,不黏不滞,斯可以传吾法矣。

11、太极行功法

太极行功,功在调和阴阳,交合神气。打坐即为第一步下手功夫。

行功之先,犹应治脏。使内脏清虚,不着渣滓,则神敛气聚,其息自调。进而吐纳,使阴阳交感,浑然成为太极之象,然后再行运各处功夫:

冥心兀坐,息思虑,绝情欲,保守真元,此心功也。盘膝曲股,足跟紧抵命门,以固精气,此身功也。两手紧掩耳门,叠指弹耳根骨,以祛风池邪气,此首功也。两手擦面待其热,更用唾味偏摩之,以治外侵,此面功也。两手按耳轮,一上一下摩擦之,以清其火,此耳功也。紧合其睫,眼珠内转,左右互行,以明神室,此目功也。大张其口,以舌搅口,以手鸣天鼓,以治其热,此口功也。叩齿卅六,闭紧齿关,可集元神,此齿功也。两手大指,擦热揩鼻,左右卅六,以镇其中,此鼻功也。

既得此行功奥窍,还须正心诚意,冥心绝欲,从头做去,始能逐步升登,证吾大道。长生不老之基,即昭于此。

若才得太极拳法,不知行功之奥妙,挈置不顾,此无异于炼丹不采药,采药不炼丹,莫道不能登长生大道,即外面功夫,亦决不能成就。

必须功拳并练,盖功属柔而拳属刚,拳属动而功属静,刚柔互济,动静相因,始成为太极之象,相辅而行,方足致用。此练太极拳者,所以必先知行功之妙用。行功者,所以必先明太极之妙道也。”

12、太极行功歌

两气未分时,浑然一无极。阴阳位既定,始有太极出。人身要虚灵,行功主呼吸。呵嘘呼吹,加嘻数成六,六字意如何?治脏不二诀。治肝宜用嘘,嘘时睁其目。治肺宜用时手双托。心呵顶上叉,肾吹抱膝骨。脾病一再呼,呼时把口嘬,仰卧时时嘻,三焦热退郁。持此行内功,阴阳调胎息。大道在正心,诚意长自乐,即此是长生,胸有不死药。

13、行功十要

面要常擦,目要常揩,耳要常弹,齿要常叩,背要常暖,胸要常护,腹要常摩,足要常搓,津要常咽,腰要常揉。

14、行功十忌

忌早起科头,忌阴室纳凉,忌湿地久坐,忌冷着汗衣,忌热着晒衣,忌汗出扇风,忌灯烛照睡,忌子时房事,忌凉水着肌,忌热火灼肤。

15、行功十八伤

久视伤精,久听伤神,久卧伤气,久坐伤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暴怒伤肝,思虑伤脾,极忧伤心,过悲伤肺,至饱伤胃,多恐伤肾,多笑伤腰,多言伤液,多睡伤津,多汗伤阳,多泪伤血,多交伤髓。

16、张三丰太极拳经诀

(乾隆旧抄本太极拳经歌诀六首)

顺项贯顶两膀松,束肋下气把裆撑,

背脊开劲两捶争,五趾抓地上弯弓。

举动轻灵神内敛,莫教断续一气研,

左宜右有虚实处,意上寓下后天还。

拿住丹田炼内功,哼哈二气妙无穷,

动分静合屈伸就,缓应急随理贯通。

忽隐忽现进则长,一羽不加至道藏,

手慢手快皆非似,四两拨千运化良。

极柔即刚极虚灵,运若抽丝处处明。

开展紧凑乃缜密,待机而动如猫行。

掤捋挤按四方正,采挒肘靠斜角成。

乾坤震兑乃八卦,进退顾盼定五行。

注:本歌诀原为七首,后文《十三势歌》为第六首,据传为张三丰遗留。以上10——16据传为武当张三丰祖师所留

17、三丰太极歌(龙太极自著)

太极定阴阳,虚实荡柔刚,起落含收放,旋转运弛张。

屈伸灵蛇纵,开阖健鹊翔。意先形后继,脊竖腰横量。

沉气垂肩肘,提顶裹胯裆。龙虎炉中化,水火鼎内藏。

蒙冠根南地,羽衣辞北方。笠歌出巴蜀,烟雨入潇湘。

剑寒乡梦远,琴清古道长。玉环腾紫雾,金丹耀玄光。

注:本歌诀为龙太极自作,前六句包括了练习太极拳的基本要求,后四句是对张三丰生平的概括。

18、太 极 拳 经 论(后人整理)

拳经一:顺项贯顶两膀松,束肋下气把裆撑。背脊开劲两捶争,五指抓地上弯弓。

拳论:虚领顶劲,气沉丹田。两膀松,然后空。提顶吊裆,心中力量。开合按势怀中抱,七星势视如车轮,柔而不刚。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而己已先动。由脚而腿,由腿而身,如练一气。如转鹘之鸟,如猫擒鼠。发劲如弓发矢,正其四体,步履要轻随,步步要滑齐。

拳经二:举步轻灵神内敛,莫教断续一气研。左宜右有虚实处,意上寓下后天还。

拳论:一举动,周身俱要轻灵,尤须贯串。气宜鼓荡,神宜内敛。无使有缺陷处,无使有凸凹处,无使有断续处。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向前退后,乃能得机得势。有不得机得势处,身便散乱。其病必于腰腿求之。虚实宜分清楚。一处自有一虚实,处处总此一虚实。周身节节贯串,无令丝毫间断耳。上下前后左右皆然。凡此皆是意,不在外面。有上即有下,有前即有后,有左即有右。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譬如将物掀起而加以挫之力。斯其根自断,必坏之速乃无疑。

注:本段亦独立成文,即《张三丰拳太极拳论》。

拳经三:拿住丹田练内功,哼哈二气妙无穷。动分静合屈伸就,缓应急随理贯通。

拳论:拿住丹田之气,练住元形,能打哼哈二气。气贴背后,敛入脊骨。静动全身,意在蓄神,不在聚气。在气则滞。内三合,外三合。太极者,无极而生,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屈就伸。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粘。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虽变化万端,而理惟一贯。由招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然非用力之久,不能豁然贯通焉。

拳经四:忽隐忽现进则长,一羽不加至道藏。手慢手快皆非似,四两拨千运化良。

拳论:不偏不倚,忽隐忽现。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英雄所向无敌,盖皆由此而及也。斯技旁门甚多,虽势有区别,盖不外强欺弱,慢让快耳。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关学力而有也。察四两拨千斤之句,显非力胜;观耄耋能御众之形,快何能为。立如平准,活似车轮。偏沉则随,双重则滞。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率自为人所制者,双重之病未悟耳。欲避此病,须知阴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懂劲后,愈练愈精,默识揣摩,渐至从心所欲。本是舍己从人,多误舍近求远。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学者不可不详辨焉。

拳经五:极柔即刚极虚灵,运若抽丝处处明。开展紧凑乃缜密,待机而动如猫行。

拳论:极柔软,然后极坚刚。能呼吸,然后能灵活。气以直养而无害,劲以曲蓄而有余。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气。有气者无力,无气者纯刚。气如车轮,腰似车轴。似松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藕断丝亦连。心为令,气为旗,腰为纛,先求开展,后求紧凑,乃可臻于缜密矣。牵动往来,气贴背,敛入脊骨。内固精神,外示安逸。迈步如猫行,运劲如抽丝。

拳经六:掤捋挤按四方正,采挒肘靠斜角成。乾坤震兑乃八卦,进退顾盼定五行。

拳论:长拳者,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也。十三势者,掤捋挤按采挒肘靠,此八卦也。进步退步左顾右盼中定,此五行也。合而言之,曰十三势。掤捋挤按,即坎离震兑,四正方也;采挒肘靠,即乾坤艮巽 ,四斜角也。进退顾盼定,即水火金木土也。

 


《太极拳谱》汇总2
2009-08-13 16:42

《王氏太极拳谱》

20太极拳释名

太极拳,一名长拳,又名十三势。长拳者,如长江大海,滔滔不绝也;十三势者,分掤、履、挤、按、采、挒、肘、靠、进、退、顾、盼、定也。掤、履、挤、按,即坎、离、震、兑四正方也。采、挒、肘、靠,即乾、坤、艮、巽四斜角也。此八卦也。进步、退步、左顾、右盼、中定,即金、木、水、火、土也。此五行也。合而言之曰十三势。是技也,一着一势,均不外乎阴阳,故又名太极拳。

21太极拳论

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黏。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随变化万端。而理为一贯。

由着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然非用力之久。不能豁然贯通焉。

虚领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英雄所向无敌。盖皆由此而及也。

斯技旁门甚多。虽势有区别。概不外乎壮欺弱。慢让快耳。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慢。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关学力而有为也。察四两拨千斤之句。显非力胜。观耄耋能御众之形。快何能为。

立如平准。活似车轮。偏沉则随。双重则滞。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率自为人所制。双重之病未语耳。欲避此病,须知阴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阳不离阴。阴不离阳,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懂劲后。愈练愈精。默识揣摩。渐至随心所欲。本是舍己从人。多误舍近求远。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学者不可不详辩焉。是为论。

22打手歌

棚捋挤按须认真,上下相随人难进。

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

引进落空合即出 ,粘连黏随不顶丢。

以上20——22据传为明代王宗岳所著

23、打手歌(无名氏)

棚捋挤按须认真,采挒肘靠就曲伸。

进退顾盼与中定,粘连依随虚实分。

手足相随腰腿整,引进落空妙如神。

24、十三势歌(无名氏)

十三总势莫轻视,命意源头在腰隙。

变转虚实须留意,气遍身躯不稍滞。

静中触动动犹静,因敌变化示神奇。

势势存心揆用意,得来不觉费功夫。

刻刻留心在腰间,腹内松静气腾然。

尾闾中正神贯顶,满身轻利顶头悬。

仔细留心向推求,屈伸开合听自由。

入门引路须口授,功夫无息法自修。

若言体用何为准,意气君来骨肉臣。

详推用意终何在?益寿延年不老春。

歌兮歌兮百卅字,字字真切意无遗。

若不向此推求去,枉费功夫贻叹息。

    注:此歌诀原与张三丰六首太极拳经为一体,原列第六首,作者无考。

25、打手身法歌(无名氏)

被打欲跌须雀跃,巧挤逃时要合身。

拔背涵胸含太极,裹裆护臀踩五行。

学者悟透其中意,一身妙法豁然能。

26、身法十要(无名氏)

提起精神,虚灵顶劲,含胸拔背,松肩坠肘,气沉丹田;手与肩平,胯与膝平,尻道上提,尾闾中正,内外相合。

27、练法十要(无名氏)

不用强力,以心行气;步如猫行;上下相随;呼吸自然;一线穿成;变换在腰;气行四肢;分清虚实;圆转如意



 
《太极拳谱》汇总3
2009-08-13 16:42

《武氏太极拳谱》

28、十三势行功要解

以心行气,务沉着, 乃能收敛人骨,所谓命意源头在腰隙也。

意气须换得灵,乃有圆活之趣,所谓变转虚实须留意也。

立身中正安舒,支撑八面;行气如九曲珠,无微不到,所谓气遍身躯不稍滞也。

发劲须沉着松静,专注一方,所谓静中触动动犹静也。

往复须有摺叠,进退须有转换,所谓因敌变化示神奇也。

曲中求直,蓄而後发,所谓势势存心揆用意,刻刻留心在腰间也。

精神能提得起,则无迟重之虞,所谓腹内松静气腾然也。

虚领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所谓尾闾正中神贯顶,满身轻利顶头悬也。

以气运身,务顺遂,乃能便利从心,所谓屈伸开合听自由也。

心为令,气为旗,神为主帅,腰为驱使,所谓意气君来骨肉臣也。

29、十三势说略

每一动,惟手先着力,随即松开。犹须贯串一气,不外起、承、转、合。

始而意动,既而劲动。转接要一线串成。气宜鼓荡,神宜内敛,勿使有缺陷处,勿使有凹凸处,勿使有断续处。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向前、退后,乃能得机得势。有不得机、得势处,身便散乱,必至偏倚,其病必于腰腿求之。上下前后左右皆然。

凡此皆是意,不是外面。有上即有下,有前即有后,有左即有右,若物将掀起,而加挫之力,斯其根自断,乃坏之速而无疑。虚实宜分清楚:一处自有一处虚实,处处总此一虚实。周身节节贯串,勿令丝毫间断。

30、太极拳解

身虽动,心贵静;气须敛,神宜舒。心为令,气为旗;神为主帅,身为驱使。刻刻留意,方有所得。先在心,后在身。在身,则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所谓“一气呵成”、“舍己从人”、“引进落空”、“四两拨千斤”也。

须知: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视动犹静,视静犹动。内固精神,外示安逸。须要从人,不要由巳。从人则活,由己则滞。尚长气者无力,养气者纯刚。

   彼不动,己不动,彼徵动,己先动。以己依人,务要知己,乃能随转随接;以己粘人,必须知人,乃能不后不先。

    精神能提得起,则无迟重之虞;粘依能跟得灵;方见落空之妙。往复须分阴阳,进退须有转合。机由己发,力从人借。发劲须上下相随,乃能一往无敌;立身须中正不偏,方能八面发挥支撑。静如山岳,动若江河。迈步如临渊,运劲如抽丝。蓄劲如张弓,发劲如放箭。

行气如九曲珠,无微不到;运劲如百炼钢,何坚不摧?形如搏兔之鹘,神似捕鼠之猫。曲中求直,蓄而后发。收即是放,连而不断。极柔软,然后能极坚刚;能粘依,然后能灵活。气以直养而无害,劲以曲蓄而有余。渐至物来顺应,是亦知止能得矣!

31、太极拳论要解

解曰:先在心,後在身。腹松,气敛入骨,神舒体静,刻刻存心,切记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视静犹动,视动犹静。动牵往来气贴背,敛人脊骨。要静,内固精神,外示安逸。迈步如猫行,运劲如抽丝。全身意在蓄神,不在气,在气则滞。尚气者无力,养气者纯刚。气如车轮,腰如车轴。又曰: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先动。似松非松,将展末展,劲断意不断。  

32身法八要

涵胸,拔背;裹裆,护臀;

提顶,吊裆;松肩,沉肘。

33四字秘诀

敷:敷者,运气於己身,敷布彼劲之上,使不得动也。

盖:盖者,以气盖彼来处也。

对:对者,以气对彼来处,认定准头而去也。

吞:吞者,以气全吞而入於化也。  

此四字无形无声,非懂劲後,练到极精地位者,不能知全。是以气言,能直养其气而无害,始能施於四体。四体不言而喻矣!

注:以上28——33传为清代武禹襄所著

34、五字诀

一曰心静。心不静则不专一。一举手,前后左右,全无定向,起初举动,未能由已,要悉心体认。随人所动,随屈就伸,不丢不顶,勿自伸缩。彼有力,我亦有力,我力在先;彼无力,我亦无力,我意仍在先。要刻刻留心。挨何处,心要用在何处,须向不丢不顶中讨消息。从此做去,一年半载,便能施于身。此全是用意,不是用劲。久之则人为我制,我不为人制矣。

二曰身灵。身滞则进退不能自如,故要身灵。举手不可有呆像,彼之力方碍我皮毛,我之意已入彼骨里。两手支撑,一气贯穿。左重则左虚,而右已去;右重则右虚;而左已去。气如车轮,周身俱要相随。有不相随处,身便散乱,便不得力,其病于腰腿求之。先以心使身,从人不从已,后身能从心,由已仍从人。由已则滞,从人则活。能从人,手上便有分寸。秤彼劲之大小,分厘不错;权彼来之长短,毫发无差。前进后退,处处恰合。工弥久而技弥精。

三曰气敛。气势散漫,便无含蓄,身易散乱。务使气敛入骨,呼吸通灵,周身罔间。吸为蓄,呼为发,盖吸则自然提得起,亦拿得人起;呼则自然沉得下,亦放得人出。此是以意运气,非以力运气也。

四曰劲整。一身之劲,练成一家。分清虚实,发劲要有根源。劲起于脚根,主宰于腰,形于手指,发于脊背。又要提起全副精神,于彼劲将出未发之际,我劲已接入彼劲,恰好不后不先。如皮燃火,如泉涌出,前进后退,无丝毫散乱。曲中求直,蓄而后发,方能随手奏效,此谓借力打人,四两拨千斤也。

五曰神聚。上四者俱备,总归神聚。神聚则一气鼓铸,练气归神,气势腾挪,精神贯注,开合有数,虚实清楚,左虚则右实,右虚则左实。虚非全然无力。气势要有腾挪;实非全然占煞,精神要贵贯注。力从人借,气由脊发。胡能气由脊发?气向下沉,由两肩收入脊骨,注入腰间,此气之由上而下也,谓之合。由腰形于脊骨,布于两膊,施于手指,此气之由下而上也,谓之开。合便是收,开便是放。能懂得开合,便知阴阳。到此地位,工用一日,技精一日,渐至从心所欲,罔不如意矣。

35、走架打手行功要言

昔人云:“能引进茖空,能四两拨千斤;不能引进落空,不能四两拨千斤”,语甚胲括。初学者未由领悟,予加数语解之,牌有志斯技者,糐所从入,庶日进有功矣。

欲要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先要知己知彼。欲要知己知彼,先要舍己从人。欲要舍己从人,先要得机得势。欲要得机得势,先要周身一家。欲要周身一家,先要周身无缺憾。欲要周身无缺憾,先要神气鼓汤。欲要神气鼓汤,先要提起精神,使神不外散。欲要神不外散,先要神气收歛入骨。欲要神气收歛入骨,先要两股前节有力,两肩松开,气向下沉。劲起於脚根,变换在腿,含蓄在胸,运劲在两肩,主宰於腰,上於两膊系,下於两腿随。劲由内换。收便是合,放便是开,开中寓合。触知则施转自如,无不得力,才能引进落空,四两拨千斤。

平日走架,是知己功夫。一动势,先问自己周身合上数项否。少有不合,即速改换。走架所以要慢,不要快。打手是知人功夫,动静固是知人,仍是问己。自己安排得好,人一挨我,我不动彼丝毫,趁乘而入,按定彼劲,彼自跌出。如自己有不得力处,便是双重未化,要於阴阳开合中求之。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也。

36、撒放秘诀

擎、引、松、放

擎起彼身借彼力。(中有灵字)

引到身前劲始蓄。(中有敛字)

松开我劲勿使屈。(中有静字)

放时腰脚认端的。(中有整字)

擎、引、松、放四字,有四不能:脚手不随者不能,身法散乱者不能,一身不成一家者不能,精神不团聚者不能。欲臻此境,须避此病;不然,虽终身由之,究莫明其精妙矣!

37、敷字诀解

“敷”,所谓“一言以蔽之”也。人有不习此技而获闻此诀者,无心而白於余。始而不解,及详味之,乃知“敷”者,包获周匝,“人不知我,我独知人”。气虽尚在自己骨里,而意恰在彼皮里膜外之间,所谓“气未到而意已吞”也。妙绝!妙绝!

38、虚实图解

实非全然站煞,实中有虚;虚非全然无力,虚中有实。上图举一身而言,虽是虚实之大概,究之周身,无处无虚实,又离不得此虚实。总要连络不断,以意使运动。非身子乱手足乱换也。虚实即是开合,走架、打手著著留心,愈练愈精,功弥久,技弥巧尚矣!

注:以上34——38传为清代李亦畲所著



《太极拳谱》汇总4
2009-08-13 16:43

《赵堡太极拳谱》(含吴氏)

39太极拳八法秘诀(民国·吴公藻传)

棚劲义何解。如水负行舟。先实丹田气。次要顶头悬。

全体弹簧力。开合一定间。任有千斤重。飘浮亦不难。

捋劲义何解。引导使之前。顺其来时力。轻灵不丢顶。

力尽自然空。丢击任自然。重心自维持。莫被他人乘。

挤劲义何解。用时有两方。直接单纯意。迎合一动中。

间接反应力。如球撞壁还。又如钱投鼓。跃然声铿锵。

按劲义何解。运用似水行。柔中寓刚强。急流势难当。

遇高则膨满。逢洼向下潜。波浪有起伏。有孔无不人。

采劲义何解。如权之引衡。任你力巨细。权後知轻重。

转移只四两。千斤方可平。若问理何在。斡捍之作用。挒劲义何解。旋转若飞轮。投物於其上。脱然掷丈寻。

君不见漩涡。卷浪若螺纹。落叶堕其上。倏尔便沉沦。

肘劲义何解。方法有五行。阴阳分上下。虚实须辨清。

连环势莫挡。开花捶更凶。六劲融通後。运用始无穷。

靠劲义何解。其法分肩背。斜飞势用肩。肩中还有背。

一旦得机势。轰然如捣碓。仔细维重心。失中徒无功。

40 十三势行功心解(民国·陈微明辑)

以心行气。务令沉着。乃能收敛入骨。以气运身。务令顺遂。乃能便利从心。

精神能提得起。则无迟重之虞。所谓头顶悬也。意气须换得灵。乃有圆活之趣 。所谓变转虚实也。

发劲须沉着松静。专注一方,立身须中正安舒。支撑八面。行气如九曲珠。无往不利(气遍身躯之谓)。运动如百炼钢。无坚不摧。形如搏兔之鹄。神如捕鼠之猫。静如山岳。动如江河。蓄劲如开弓。发劲如放箭。曲中求直。蓄而后发。力由脊发。步随身换。收即是放。断而复连。往复须有折叠。进退须有转换。极柔软。然后极坚刚。能呼吸。然后能灵活。气以直养而无害。劲以曲蓄而有余。心为令。气为旗。腰为纛。先求开展。后求紧凑。乃可臻于缜密矣。

又曰。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先动。劲似松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

又曰。先在心。后在身。腹松气敛入骨。神舒体静。刻刻在心。切记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牵动往来。气贴背。而敛入脊骨。内固精神。外示安逸。迈步如猫行。运劲如抽丝。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气。在气则滞。有气者无力。无气者纯刚。气若车轮。腰如车轴。

41蒋发受山西师传歌诀

(民国·杜育万述)

筋骨要松,皮毛要攻,节节贯串,虚灵在中。

42、太极拳道(清代·邢喜怀)

先师曰:习拳,习道,理义须明。功不间断,其艺乃精。

夫拳之道者,阴阳之化生,动静之机变也。知气养而增命,善竞扑而全身,此为习拳之妙理。气何以养,寅时吐钠,神守天根,意沉海底,心静息寂,神意互恋,升降吞液,腹中如轮,旋转循规,是以知水火之和气,为两肾所出,比人身性命之本,须刻刻留意为是。

扑何以善,手脚四肢皆听命於心神。动静虚实,随意气而定取。上动下合,左转右旋,前移后趋,惟心神之所向,意气之所使也。腰为真机,而贯串肢节,势无所阻,是内意者用耳。

43、太极拳说(清代·邢喜怀)

夫太极者,法演先天,道肇生化焉。化生於一,是名太极。先天者,太极之一气。后天者,分而为阴阳,凡万物莫不由此。阳主动,而阴主静。动之极则阴生,静之极则阳生。有生有死,造化之流行不息。有升有降,气运之消长无端。体象有常者可知,变化无穷者莫测。大小而立天地,小之而悉秋毫。太极之理无乎不在。阴无阳不生,阳无阴不成。阴阳之气,修身之基。上阳神而下阴海,合之者,而元气生。左阳肾而右阴肾,合之者,而无精产。背外阳而怀内阴,皆合者,而元神定。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本乎阳者亲上,本乎阴者亲下。是则手以阳论,脚以阴名,相合者而身自灵。虚实分而阴阳判,动静为而阴阳变。纵者横之,刚者柔之,来者去之,开者阖之,无非阴阳之妙理焉。

然阴阳和合,斯理孰持,胜负两途,斯验孰主。一判阴阳两极分,聚合阴阳逢在中。是以其妙者一也,其窍者中者。夫太极拳者,性命双修之学也。性者天上潜於顶,顶乃性之根。命者海下潜於脐,脐乃命之蒂。故知双修之道在天根海蒂之合也。真意为其中,使而有所验。动之始则阳生,静之始则柔生;动之极则阴生,静之极则刚生。阴阳刚柔,太极拳法。四肢义通且阴阳之中,复有阴阳。刚柔之中,复有刚柔。故有太阴太阳,少阴少阳,太刚太柔,少刚少柔,太极拳手之八法备焉。曰:棚、捋、挤、按、采、、肘、靠。一以中分而阴阳出,阴阳复而四时成,中为生化之始,合时成五气行焉。东有应木之苍龙,西有属金之白虎,北陆玄龟得水性而潜地,南方赤鸟得火气而飞升,中土孕化以生成而明德,五行生克太极拳脚之五步出焉。曰:进、退、顾、盼、定

   夫太极拳者,呼吸二五之中气,手运八法之灵技,脚踩五行之妙方。上下内外与意合,节节贯串於一身。因而,万千之变无乎不应。此所以根出於一,而化则无穷,太极拳之所寓焉。俾使学者默识心通,故为说之而已哉。

44、太 极 拳 秘 传(清代·张楚臣)

太极拳功有济世之法,技有运身之术,示外者足矣。而修行之秘,须宝而重之,不得轻授,傥传匪人,则遗祸为害,宁不惕哉。

诀曰:沉气於腹,以意定之,不得妄提。聚而鼓荡,状若璇玑。意活而运,气如轮转。其要不离腹中,此所以刻刻留意者耳。神领全身,以手为先,脚随手动,身随脚转。意与神通,气随意走。筋脉自随气行,此所以举动用意者耳。夫太极拳者,内气之鼓荡运动,须与外形之势同。凡举动神意互恋,神领手诀,而意令气运,,由手而肘而肩,由脚而膝而腰,自可达以众归一之道,此既上下内外合为太极之妙术也。手有八法而一神虚领,气有百环皆随意而定。神主阳而行外势也,形也,意主阴而守内精也,气也。手为阳而动於上,脚为阴而移於下。妙在俱合,灵在俱松。势未动而意已动,神意俱在形之先,势不可执,以神意为机变,无须以成架为局焉。

45、太极拳论解(清代·陈清平)

溟溟浑沌,窥窟莫测,虚而无象,焉知其极,故曰无极。即曰由无极而生,须明无极之义。自无而有,一气动荡,虚无开合,化生于一。浑圆廓象,阴阳二如,喻而名之,是为太极。故曰:若论先天一事无,后开方要着功夫。太极者,为万物初始也。太极为浑圆之一气,怀阴阳之合聚。此气动而阴阳分,此气静而阴阳合。动静有机,阴阳知变。太极阴阳之理贯串于拳势之中,有刚柔之义,顺背之谓,屈伸之分,过与不及之谬也。习者与人相搏,须随其势曲而旋化蓄劲,引其过与不及而击之。击伸发劲以直达疾速,此圆化为方之义。彼刚攻而以柔应,此谓走化;彼欲抽身以粘缠,缓随急应;彼莫测而胆寒,虚实互换,彼崩溃而心惊。理用俱明,方悟劲之区别,熟而生巧,渐能随心所欲。故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虚领顶劲,气沉丹田,实拳法之内功也。行功时,寅时面南,松身神凝;吐纳自然,撮抵桥通;阴阳和合,攒簇五行;子午卯酉,朔望漾应;缜而密之,久行功成。人身中者不偏,二脉隐于身内,气畅无须倚,气行现心意。浑圆一漾而贯全身,虚盛之物而寓灵动。击左左空,击右右龙,如充气而圆,无处受力;似簧机受压、反弹随势,压力重而弹愈强,力之沉而空愈深。

武技之道门派各异,惟内家者势别劲异,浑身一气如轮子圆活,虚实转换旋化随势。不明此者,久难运化,堂室难窥。理用相合,太极真谛,习者不可不详细地揣摩焉。若理能守规,久恒自成也。

46、太极丹功义诠(清代·王柏青)

道自虚无生有为,便从太极中规循,天地分判阴阳义,人法自然意合神。道心玄秘守天根,内丹培育成在坤,精气合炼延年药,浑然天人俱忘春。悟得天心道基尊,生生妙境育灵根,抛却名利海天阔,寰中日月随心神。两枝慧剑定中土,一团和气冲玄门,沧海无浪缘龙蛰,青天恬谧赤子心。精气神喻三祖孙,气为先祖万物根,精乃气子生神意,积气生精自全神。出玄入牝呼吸循,念念归底海容深,俟至地火噴涌时,百脉俱活修全真。三花妙合统在神,五气聚分权由心,修德培土孕内丹,日月真息火候存。三魂息安昼夜分,两弦期活朔望临,但使方寸宅谨守,黄芽白雪何须寻。汞借水银喻人心,铅如钢铁比人身,婴儿姹女也如是,黄婆撮合土意真。坎离分合水火轮,注生定死本命根,上下左右皆非是,中腰阴阳两肾门。子午上星下会阴,戊己神阙并命门,庚申金气土德藏,坤火巽风意息存。乾中阳失翻成离,坎得中实转易坤,化阴抽阳还健体,潜藏飞跃总由心。寅时面南守天根,舒形缓息渐寂隐,恬淡念沉入深海,无物腹虚静无尘。大道无声缓缓运,一缕绵绵下归引,渐细渐长谷底满,收聚散气团仙真。日追月坠晓星临,三光先后开天门,深山寂幽溶溶夜,恰是道基初生根。贪龙欲腾行沛霖,怒虎出洞将吃人。天符一道玉音降,虎归龙伏修清心。阴阳媾合龙虎吟,意凝神醉恋魄魂,心肾交合水火济,田蒸海温好浴身。紫气炎焰冲玄门,肌爽窍开乐人伦,甘露琼浆天池满,饵津润脏涤身心。潜龙勿用筑基因,见龙在田产灵根,飞龙在天运武火,亢龙有悔行退阴。祖气复入闭开门,腹胎意转运法轮,能令十息缓缓吐,三十息上可调神。精生灵根气护神,神定身中息自沉,内息气运精神固,此真之外更无真。神行气行元海运,一轮始终胎息匀,善养生者在守息,物欲善者勤养根。太极一气延年药,气命神性双修门,天地合育续命芝,但知求我不求人。肢松心沉入脐轮,太极未分是真阴,一阳动处天意现,神令手运移昆仑。挽起光寰转乾坤,气滚意驰腹中寻,龙翔九天云伴起,虎啸幽谷风摧林。借势循向在心神,贴从璇玑妙进身,顺力浑然迭不觉,勿用气力反伤根。腹虚若海载万钧,能运沉浮善曲伸,神形意气能一处,移山倒海翻乾坤。阴催阳转阳催阴,可知玄奥在腹心,丹田一球璇玑活,舒合恬逸动无尘。孰晓腹气圆活真,调腑理臓顺经筋,若得寿高神体健,不枉当初勤练身。

47、太极丹功要术(清代·王柏青)

天地人灵,道存唯此。欲修丹功,象天法地。参自然而合人身,夺造化在悟玄机。人内三宝,精气神也。修者,寅时合道,须择幽静之处。背北面南,气收地灵。直立两肩之中,安定子午之位。气沉腹脐,意导孕合。心静而息寂,呼吸悠长,若无脉流。而气摧神意俱,会似如失意。导气运腹轮,常转杂念止。则内外松,适心念静,而呼吸若一,意气互感,暖流回转。其态若轮,生生不息。此为一气浑圆,修之可享遐龄。

气流转而无微不到,阴阳和合而化育五脏。运行于筋骨经脉,营卫於肌肤毛孔。通连於天地祖气,气机循环还升降有序。身遂升降而起伏,手随机势而运形。形动而神静,意会而势灵。微风亦能顺化,叶落亦能知警。蹬此门堂,许为初成。

功既有成,须明用道。太极之妙,首在心神。惟心静,能详察进退之机。惟神领,可体悟起伏之道。进因降而起,退而合而伏。

其法,曰:神,曰:气,曰:形。神者能轻灵,气者有刚柔,形者可纵横。以神击敌为先,身未动威先发於瞳,伤敌之神,令彼胆寒。以气击敌势未成,而无畏浩气出,破敌之气,令彼心怯。以形击敌俟敌动,身应形合之制敌之形,令彼跌仆。内静外动,外疾内缓。神静而意动,心静而气动,息静而身动。眼欲疾而神须缓。步欲疾而气须缓,手欲疾而心须缓。内态静缓,外形愈疾。息无此乱,无虞自疲。

运功发劲,外柔内刚。卷之则柔,发之成刚。柔为长劲,刚为瞬间。化敌之力,缠绵如丝。圆而劲柔,击敌空门。势若奔雷。循方直达。柔则松弛,内气如缕不断。刚则开张,瞬间一泻千里。意深如此,惟气行之。动如簧弹箭发,静如山岳雄峙。功不间断,持久通灵。气机活泼,由心外场。感应神通,人来临身,已知来犯之处。意令气发,去则攻其无救,人未明立仆。警心寒……。(佚失)

以上41——47传为赵堡太极拳理论著作



 
《太极拳谱》汇总5
2009-08-13 16:44

《陈氏太极拳谱》(1)

48、拳经总歌

明代·陈王廷

纵放屈伸人莫知,诸靠缠绕我皆依。

劈打推压得进步,搬撂横采也难敌。

钩掤逼揽人人晓,闪惊巧取有谁知?

佯输诈走谁云败,引诱回冲至胜归。

滚拴搭扫灵微妙,横直劈砍奇更奇。

截进遮拦穿心肘,迎风接步红炮捶。

二换扫压挂面脚,左右边簪庄跟脚。

截前压后无缝锁,声东击西要熟识。

上拢下提君需记,进攻退闪莫迟迟。

藏头盖面天下有,攒心剁肋世间稀。

教师不识此中理,难将武艺论高低。

49太极拳总论

清代·陈鑫

纯阴无阳是软手,纯阳无阴是硬手。

一阴九阳根头棍,二阴八阳是散手,

三阴七阳犹觉硬,四阴六阳显好手,

惟有五阴并五阳,阴阳无偏称妙手。

妙手一看一太极,空空迎化归乌有。

50、太极拳十大要论

清代·陈长兴

第一章 理

  夫物,散必有统,分必有合,天地间四面八方,纷纷者各有所属,千头万绪,攘攘者自有其源。盖一本可散为万殊,而万殊咸归於一本,拳术之学,亦不外此公例。夫太极拳者,千变万化,无往非劲,势虽不侔,而劲归於一,夫所谓一者,自顶至足,内有脏俯筋骨,外有肌肤皮肉,四肢百骸相联而为一者也。破之而不开,撞之而不散,上欲动而下自随之,下欲动而上自领之,上下动而中部应之,中部动而上下和之,内外相连,前後相需,所谓一以贯之者,其斯之谓欤!而要非勉强以致之,袭焉而为之也。当时而动,如龙如虎,出乎而尔,急加电闪。当时而静,寂然湛然,居其所而稳如山岳。且静无不静,表里上下全无参差牵挂之意,动无不动,前後左右均无游疑抽扯之形,洵乎若水之就下,沛然莫能御之也。若火机之内攻,发之而不及掩耳。不暇思索,不烦拟议,诚不期然而己然。盖劲以积日而有益,工以久练而後成,观圣门一贯之学,必俟多闻强识,格物致知,力能有功,是知事无难易,功惟自进,不可躐等,不可急就,按步就序,循次渐进,夫而後百骸筋节,自相贯通,上下表里,不难联络,庶乎散者统之,分者合之,四肢百骸总归於一气矣。

  第二章 气

  天地间未有一往而不返者,亦未常有直而无曲者矣;盖物有对待,势有回还,古今不易之理也。常有世之论捶者,而兼论气者矣。夫主於一,何分为二?所谓二者,即呼吸也,呼吸即阴阳也。捶不能无动静,气不能无呼吸。呼则为阳,吸则为阴,上升为阳,下降为阴,阳气上升而为阳,阳气下行而为阴,阴气上升即为阳,阴气下行仍为阴,此阴阳之所以分也。何谓清浊?升而上者为清,降而下者为浊,清者为阳,浊者为阴,然分而言之为阴阳,浑而言之统为气。气不能无阴阳,即所谓人不能无动静,鼻不能无呼吸,口不能无出入,而所以为对待迥还之理也。然则气分为二,而贯於一,有志於是途者,甚勿以是为拘拘焉耳。

  第三章 三节

夫气本诸身,而身节部甚繁,若逐节论之,则有远乎拳术之宗旨,惟分为三节而论,可谓得其截法:三节上、中、下,或根、中、梢也。以一身言之;头为上节,胸为中节,腿为下节。以头面言之,额为上节,鼻为中节,口为下节以中身言之,胸为上节,腹为中节,丹田为下节。以腿言之,膀为恨节,膝为中节,足为梢节。以臂言之,膊为恨节,肘为中节,手为梢节。以手言之,腕为根节,掌为中节,指为梢节。观於此,而足不必论矣。然则自顶至足,莫不各有三节也,要之,既莫非三节之所,即莫非著意之处,盖上节不明,无依无宗,中节不明,满腔是空,下节不明,颠覆必生。由此观之,身三节部,岂可忽也?至於气之发动,要从梢节起,中节随,根节催之而已。此固分而言之;若合而言之,则上自头顶,下至足底,四肢百骸,总为一节,夫何为三节之有哉!又何三节中之各有三节云乎哉!

  第四章 四梢

  试於论身之外,而进论四梢。夫四梢者,身之余褚也;言身者初不及此,言气者亦所罕闻,然捶以由内而发外,气本诸身而发梢,气之为用,不本诸身,则虚而不实;不行於梢,则实而仍虚?;梢亦可弗讲乎!若手指足特论身之梢耳!而未及梢之梢也。四梢惟何?发其一也,夫发之所系,不列於五行,无关於四体,是无足论矣,然发为血之梢,血为气之海,纵不本诸发而论气,要不可虽乎血以生气;不虽乎血,即不得不兼乎发,发欲冲冠,血梢足矣。抑舌为肉之梢,而肉为气之仁,气不能行诸肉之梢,即气无以充其气之量,故必舌欲催齿,而肉梢足矣。至於骨梢者,齿也,筋梢者,指甲也,气生於骨而联於筋,不及乎齿,即不及乎骨之梢,不及乎指甲,即不及乎筋之梢,而欲足尔者,要非齿欲斯筋,甲欲透骨不能也。果能如此,则四梢足矣。四梢足,而气自足矣,岂复有虚而不宜,实而仍虚之弊乎!

  第五章 五脏

  夫捶以言势,势以言气,人得五脏以成形,即由五脏而生气,五脏实为性命之源,生气之本,而名为心,肝,脾,肾也。心属火,而有炎上之象。肝属木,而有曲直之形。脾属土,而有敦厚之势,肺属金,而有从革之能。肾属水,而有润下之功。此及五脏之义而犹准之於气,皆有所配合焉。凡世之讲拳术者,要不能离乎斯也。其在於内胸廊为肺经之位,而肺为五脏之华;盖故肺经动 ,而诸脏不能不动也。两乳之中为心,而肺抱护之。肺之下膈之上,心经之位也。心为君,心火动,而相火无不奉命焉;而两乳之下,右为肝,左为脾,背之十四骨节为肾,至於腰为两背之本位,而为先天之第一,又为诸脏之根源;故肾足,则金木,水,火,土,无不各显生机焉。此论五脏之部位也。

  然五脏之存乎内者,各有定位,而见於身者,亦有专属,但地位甚多,难以尽述,大约身之所系,中者属心,窝者属肺,骨之露处属肾,筋之联处属肝,肉之厚处属碑,想其意,心如猛,肝如箭,脾之力大甚无穷,肺经之位最灵变,肾气之动快如风,是在当局者自为体验,而非笔墨所能尽罄者也。

  

第六章 三合

五脏既明,再论三合,夫所谓三合者,心与意合,气与力合,筋与骨合,内三台也。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膀合,外三合也。若以左手与右足相合,左肘与右膝相合,左肩与右膀相合,右肩与左亦然。以头与手合,手与身合,身与步合,孰非外合。心与目合,肝与筋合,脾与肉合,肺与身合,肾与骨合,执非内合。然此特从变而言之也。总之。一动而无不动,一合而无不合,五脏百骸悉在其中矣。

    第七章 六进

  既知三合,犹有六进。夫六进者何也?头为六阳之首,而为周身之主,五官百骸莫不体此为向背,头不可不进也。手为先锋,根基在膊,膊不进,则手却不前矣;是膊亦不可不进也。气聚於腕,机关在腰,腰不进则气馁,而不实矣;此所以腰贵於进者也。意贯周身,运动在步,步不进而意则索然无能为矣;此所以必取其进也。以及上左必进右。上右必进左。共为六进,此六进者,孰非著力之地欺!要之:未及其进,合周身毫无关动之意,一言其进,统全体全无抽扯之形,六进之道如是而已。

   第八章 身法

  夫发手击敌,全赖身法之助,身法维何?纵,横,高,低,进,退,反,侧而已。纵,则放其势,一往而不返。横,则理其力,开拓而莫阻。高,则扬其身,而身有增长之意。低,则抑其身,而身有攒促之形。当进则进,弹其力而勇往直前。当退则退,速其气而回转扶势。至於反身顾後,後即前也。侧顾左右,左右恶敢当我哉。而要非拘拘焉而为之也。察夫人之强弱,运乎己之机关,有忽纵而忽横,纵横因势而变迁,不可一概而推。有忽高而忽底,高底随时以转移,岂可执一而论。时而宜进不可退,退以馁其气。时而宜退,即以退,退以鼓其进。是进固进也,即退亦实以助其进。若反身顾後。而後不觉其为後。侧顾左右,而左右不觉其为左右。总之:现在眼,变化在心,而握其要者,则本诸身。身而前,则四体不命而行矣。身而怯,则百骸莫不冥然而处矣。身法顾可置而不论乎。

  第九章 步法

  今夫四肢百骸主於动,而实运以步;步者乃一身之根基,运动之枢纽也。以故应战,对战,本诸身。而所以为身之砥柱者,莫非步。随机应变在於手。

而所以为手之转移者,又在於步。进退反侧,非步何以作鼓动之机,抑扬伸缩,非步何以示变化之妙。即谓观察在眼,变化在心,而转变抹角,千变万化,不至穷迫者,何莫非步之司命,而要非勉强可致之也。动作出於无心,鼓舞出於不觉,身欲动而步以为之周旋,手将动而步亦早为之催迫,不期然而已然,莫之驱而若驱,所谓上欲动而下自随之,其斯之谓欤!且步分前後,有定位者,步也。无定位者,亦步也。如前步进,而後步亦随之,前後自有定位也。若前步作後步,後步作前步,更以前步作後步之前步,後步作前步之後步,前後亦自

有定位矣。总之:捶以论势而握要者步也。活与不活,在於步,灵与不灵亦在於步。步之为用大矣哉!

  第十章 刚柔

  夫拳术之为用,气与势而已矣。然而气有强弱,势分刚柔,气强者取乎势之刚,气弱者取乎势之柔,刚者以千钧之力而扼百钧,柔者以百钧之力而破千钧,尚力尚巧,刚柔之所以分也。然刚柔既分,而发用亦自有别,四肢发动,气行谙外,而内持静重,刚势也。气屯於内,而外现轻和,柔势也。用刚不可无柔,无柔则还 不速。用柔不可无刚,无刚则催逼不捷,刚柔相济,则粘,游,连,随,腾,闪,折,空,挤,捺。无不得其自然矣。刚柔不可偏用,用武岂可忽耶。



《太极拳谱》汇总6
2009-08-13 16:44

《陈氏太极拳谱》(2)

51、用武要言

陈长兴

要诀云:捶自心出,拳随意发,总要知己知彼,随机应变。

心气一发,四肢皆动,足起有地,动转有位,或粘而游,或连而随,或腾而闪,或折而空,或,或挤而按。

拳打五尺以内,三尺以外,远不发肘,近不发手,无论前後左右,一步一捶,遇敌以得人为准,以不见形为妙。

拳术如战术:击其无备,袭其不意,乘击而袭,乘袭而击,虚而实之,实而虚之,避实击虚,取本求末。出遇众围,如生龙活虎之状,逢击单敌,以巨炮直轰之势。上中下一气把定,身手足规距绳束,手不向空起,亦不向空落,精敏神巧全在于活。

古人云:能去,能就,能刚,能柔,能进,能退,不动如山岳,难知如阴阳,无穷如天地,充实如太仓,浩渺如四海,眩耀如三光,察来势之机会,揣敌人之短长,静以待动,动以处静,然后可言拳术也。

要诀云:借法容易,上法难,还是上法最为先。

战斗篇云:击手勇猛,不当击梢,迎面取中堂,抢上抢下势如虎,类似鹰鹞下鸡场;翻江拨海不须忙,单凤朝阳最为强;云背日月天交地,武艺相争见短长。

要诀云:发步进入须进身,身手齐到是为真,法中有诀从何取,介开其理妙如神。

古有闪、进、打、顾之法:何为闪,何为进,进即闪,闪即进,不必远求。何为打,何为顾,顾即打,打即顾,发手便是。

古人云:心如火药,手如弹,灵机一动,鸟难逃。身似弓弦,手似箭,弦响鸟落显神奇。起手如闪电,电闪不及合眸。袭敌如迅雷,雷发不及掩耳。

左过右来,右过左来;手从心内发,落向前面落。

力从足上起,足起犹火作。上左须进右,上右须进左,发步时足根先著地,十趾要抓地,步要稳当,身要庄重,去时撤手,著人成拳。上下气要均停,出入以身为主宰;不贪,不歉,不即,不离。拳由心发,以身催手,一肢动百骸皆随;一屈统身皆屈;一伸统身皆伸;伸要伸得尽,屈要屈得紧。如卷炮卷得紧,崩得有力。

战斗篇云:不拘提打,按打、击打、冲打、膊打、肘打、胯打、腿打、头打、手打、高打、低打、顺打、横打、进步打、退涉打、截气打、借气打、以及上下百般打法,总要一气相贯。

出身先占巧地,是为战斗要诀。骨节要对,不对则无力,手把要灵,不灵则生变。发手要快,不快则迟误。打手要狠,不狠则不济。脚手要活,不活则担险。存心要精,不精则受愚。

发身要鹰扬猛勇,泼皮胆大,机智连环,勿畏惧迟疑;如关临白马,赵临长坂,神威凛凛,波开浪裂。静如山岳,动如雷发。

要诀云:人之来势,务要审察,足踢头前,拳打膊下,侧身进步,伏身起发。足来提膝,拳来肘发,顺来横击,横来捧压,左来右接,右来左迎,远便上手,近便用肘,远便足踢,近便加膝。

拳打上风,审顾地形,手要急,足要轻,察势如猫行。心要整,目要清,身手齐到始成功。手到身不到,击敌不得妙。手到身亦到,破敌如摧草。

战斗篇云:善击者,先看步位,后下手势。上打咽喉下打阴,左右两协并中心。前打一丈不为远,近打只在一寸间。

要诀云:操演时面前如有人,对敌时有人如无人。面前手来不见手,胸前肘来不见肘。手起足要落,足落手要起。心要占先,意要胜人,身要攻入,步要过人,头须仰起,胸须现起,腰须竖起,丹田须运起,自顶至足,一气相贯。

战斗篇云:胆战心寒者,必不能取胜。不能察形势者,必不能防人。

先动为师,后动为弟,能教一思进,莫教一思退。胆欲大而心欲小,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而已。一理运乎二气,行乎三节,现乎四梢,统乎五行。时时操演,朝朝运化,始而勉强,久而自然。拳术之道学,终於此而已矣。

52、太极拳经论

自古混沌之后,一画初开,一阴阳而已。天地此阴阳,万物亦此阴阳,惟圣人能葆此阴阳。以理御气,以气行理,施之于人伦日用之间,以至仰不愧天,俯不怍人,而为天地之至人。

耍手亦是以理为主,以气行之,其用功与圣贤同。但圣贤所行着全体,此不过全体中之一端耳,乌足贵。

虽然,由一端以恒其功,亦末始不可以即一端以窥其全体。所以,平素要以敬为主,临场更得恭敬;平素要先养气,临场更要顺气而行。勿使有惰气参,勿使有逆气横。至于用力之久,而一旦机趣横生,妙理悉现,万殊一本,豁然贯通焉,不亦快哉。

今之学者,末用功而先期效,稍用力而即期成。其如孔子所谓:先难后获何?问:工夫何以用?必如孟子所谓: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而后可。理不明,延明师;路不清,访良友;理明路清而犹末能,再加终日乾乾之功,进而不止,日久自到。

问:得几时?小成则三年,大成则九年。至九年之候,可以观矣。抑至九年之后,自然欲罢不能,烝烝日上,终身无住足之地矣。

神手复起,不易吾言矣,躁心者易勉诸。

53、太极拳权论

    天地一大运动也。星辰日月垂象於天,雷雨风云施泽於地,以及春夏秋冬递运不已,一昼一夜循环无穷者,此天地之大运动也。

    圣人一大运动也。区划井田以养民生,兴立学校以全民性,以及水旱,盗贼治理有方,鳏寡孤独补助有法,此圣人之大运动也。

    至於人之一身,独无运动乎?秉天地元气以生,万物皆备於我;得圣人教化以立,人人各保其天。因而以阴阳五行得於有生之初者,为一身运动之本。於是,苦心志,劳筋骨,使动静相生,闔互见,以至进退存亡,极穷其变,此吾身自有之运动也。

    向使海内同胞,人人简练揣摩,不惰躬修,萬象森列,显呈法象;又能平心静气,涵养功夫,令太极本体心领神会,豁然贯通,将见理明法备,受益无穷;在我则精神强健,可久天年;在国则盗寇荡除,可守疆域。内外实用,两不蹈空。熙熙皞皞,永庆昇平,豈不快哉。运动之为用,大矣哉。

虽然,犹有进,盖有行之运动,末若无形运动之为愈;而无形之运动,尤不若不运动,自运动者为神。运动至此,亦神乎运动矣。则其运动之功,既与圣人同体,又与天地合德。浑浑穆穆,全泯迹象。亦以吾身还吾心之太极焉已耳。亦即以吾心之太极,还太极之太极焉已耳。岂复别有作用哉。

妙矣哉,太极之为太极也。神矣哉,太极之为太极也。

愚妄以臆见,聊书数语,以冠其端,殊令方家之一笑云。

54、太 极 拳 经 谱

太极两仪,天地阴阳,阖辟动静,柔之与刚。

屈伸往来,进退存亡,一开一合,有变有常。

虚实兼到,忽见忽藏,健顺参半,引进精详。

或收或放,忽弛忽张,错综变化,欲抑先扬。

必先有事,勿助勿忘,真积力久,质而弥光。

盈虚有象,出入无方,神以知来,智以藏往。

宾主分明,中道皇皇,经权互用,补短截长。

神龙变化,储测汪洋?沿路缠绵,静运无慌。

肌肤骨节,处处开张,不先不後,迎送相当。

前後左右,上下四旁,转接灵敏,绕急相将。

高擎低取,如愿相偿,不滞於迎,不涉於虚。

至诚运动,擒纵由余,天机活泼,浩气流行。

佯输诈败,制胜权衡,顺来逆往,令彼莫测。

因时制宜,中藏妙诀,上行下打,断不可偏。

声东击西,左右威宣,寒往暑来,谁识其端?

千古一日,至理循环,上下相随,不可空谈。

循序渐进,仔细研究,人能受苦,终跻浑然。

至疾至迅,缠绕回旋,离形得似,何非月圆。

精练已极,极小亦圈,日中则反,月满则亏。

敌如诈诱,不可紧追,若逾界限,势难转回。

况一失势,虽悔何追?我守我疆,不卑不亢,

九折羊肠,不可稍让;如让他人,人立我跌,

急与争锋,能上莫下;多占一分,我据形胜,

一夫当关,万人失勇。沾连粘随,会神聚精,

运我虚灵,弥加整重。细腻熨帖,中权後劲,

虚笼诈诱,只为一转;来脉得势,转关何难?

宜中有虚,人己相参;虚中有实,孰测机关?

不遮不架,不顶不延,不软不硬,不脱不沾,

突如其来,莫知其然,跌翻绝妙,灵境难言。

试一形容:手中有权,宜轻则轻,斟酌无偏;

宜重则重,如虎下山。引视彼来,进由我去;

来宜听真,去贵神速。一窥其势,一觇其隙,

有隙可乘,不敢不入,失此机会,恐难再得!

一点灵境,为君指出。至於身法,原无一定,

无定有定,在人自用。横竖颠倒,立坐卧挺,

前俯後仰,奇正相生。迥旋倚侧,攒跃皆中,

千变万化,难绘其形。气不离理,一言可罄,

开合虚实,即为拳经。用力日久,豁然贯通,

日新不已,自臻神圣。浑然无迹,妙手空空,

若有鬼神,助我虚灵,岂知我心,只守一敬。

55太 极 拳 权 谱

中气贯足,精神百倍;临阵交战,切忌先进;

如不得已,浅尝带引,静以待动,坚我壁垒。

堂堂之阵,整整之旗,有备无患,让彼偷营;

一引一进,奇正相生,佯输诈败,反败为攻。

一引即进,转进如风,进至七分,疾速停顿。

兵行诡计,严防后侵,前后左右,俱要留心。

进步莫迟,不直不遂,足随手运,圆转如神。

忽上忽下,或顺或逆,日光普照,不落边际,

大将临敌,无处不慎,任他围绕,一齐并进;

斩将搴旗,霸王之真。太极至理,一言难尽,

阴阳变化,存乎其人,稍涉虚伪,妙理难寻。

56、太极拳推原解

拳者,权也,所以权物而知其轻重者也。然其理实根乎太极,而其用不遗乎两拳。且人之一身,浑身上下都是太极,即浑身上下都是拳,不得以一拳目拳也。其枢在一心,心主乎敬,又主乎静;能敬而静,自葆虚灵;天君有宰,百骸听命。动则生阳,静则生阴,一动一静,互为其根。清气上升,浊气下降,百会、中极,一体管键。初学用功,先求伏应,来脉转关,一气相生,手眼为活,不可妄动。其为气也,至大至刚,直养无害,充塞天地,配义与道,端由集义,浑灏流行,自然一气。轻如杨花,坚如金石,虎威比猛,鹰扬比疾。行同乎水流,止伴乎山立。进为人所不及知,退亦人所莫名速。理精法密,条理缕析。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於密。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中和元气,随意所之,意之所向,全神贯注。变化犹龙,人莫能测,运用在心,此是真诀。

不偏不倚,无过不及,内以修身,外以制敌。临时制宜,只因素裕。不即不离,不沾不脱,接骨斗笋,细心揣摩,真积力久,升堂入室。



《太极拳谱》汇总7
2009-08-13 16:45

《陈式太极拳拳谱》(3)

57、太极拳发蒙缠丝劲论

太极拳,缠法也。缠法如螺丝形运于肌肤之上,平时运动恒用此劲,故与人交手,自然此劲行乎肌肤之上,而不自知,非久于其道不能也。

其法有:进缠,退缠;左缠,右缠;里缠,外缠;顺缠,逆缠;大缠,小缠。而要莫非以中气行乎其间,即引即进,皆阴阳互为其根之理也。

或以为软手;手软何能接物应事?若以迹象视之,似乎不失于硬,故以为软手。其周身规矩:顶劲上领,裆劲下去(要撑圆,要合住);两肩松下,两肘沉下,两手合住,胸向前合;目勿旁视,以手在前者为的;顶不可倒塌,胸中沉心静气;两膝合住劲,腰劲下去;两足常用钩劲,须前后合住劲。外面之形,秀若处女,不可带张狂气,一片幽闲之神,尽是大雅风规;至于手中,其权衡皆本于心,物来顺应,自然合进退、缓急、轻重之宜,此太极之阴阳相停,无少偏倚,而为开合之妙用也。其为道岂浅鲜哉!

58、太极拳缠丝精论

太极拳,缠丝法也。进缠,退缠,左右缠,上下缠,里外缠,大小缠,顺逆缠。而要莫非即引即缠,即进即缠。不能各是各着,若各是各着,非阴阳互为其根也。

世人不知皆目为软手。是一外面视之皆迹象也。若以神韵论之,交手之际,刚柔并用,适得其中,非久于其道者,不能澈其底蕴。

两肩松下,两肘沉下,秀若处女,见人肆若猛虎下山,手即权衡称物而知其轻重,打拳之道吾心中自有权衡,因他之进退缓急而以吾素练之精神,临之是无形之权衡也。以无形之权衡权有形之迹象,宜轻宜重而以两手斟酌,适得其当,斯为妙手。

59、太极拳著解

人之一身,心为主而宰乎肉,心者,谓之道心,即理心也。然理中能运动者,谓之气。其气,即阴阳五行也。然气非理无以宰,而理非气无以行,故理与气不相离而相附,此太极根无极者然也。

    天之生人,即以此理,此气生于心。待其稍有知识,而理,气在人心者,浑然无迹象。然心中或由内发,或由外感,而意思生也。

    当其末生,浑浑混混,一无所有。及其将生,其意微乎其微,而阴阳之理存乎其中。顺其自然之机,即心搆形,仍在人心之中,即中庸所谓末发也。及其将发,而心中所搆之形,呈之于外。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前或后,或偏或正,全体身法无不俱備。当其末发,搆形之时,看其意像什么形,即以什么命名。亦随意拾取,初无成心。是即形命名之谓:著。而每著之中,五官百骸顺其自然之势,而阴阳五行之气运乎其中,所谓:动则生阳,静则生阴,一动一静互为其根。是所谓:阳中有阴,阴中有阳。此即太极拳之本。然如每著之中,必指其何者为阳?何者为阴?何者为阳中有阴?何者为阴中有阳?此言太滞,言之不胜其言;即能言,亦不无遗漏。是在学者细心揣摩,日久自捂。

    前贤云: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举一反三,在学之者;不可执泥,亦不可偏狃。

60、太极拳用说 

五行生克,无处不有,无时不然。如两人交手,敌以柔来者,属阴:阴当以阳克之,属水:水当以火克之,此当然之理。势也,人所易知者也,独至於拳,则不然,运用纯是经中寓权,权不离经。

    何言乎而?彼以柔来者,是先以柔精聴(忖也),我如何答应,而后乘机击我。我以刚应,是我正中其谋,愚莫甚也。

    问:该如何应答?彼以柔法听我(以肐膊听我,非以耳听也),我以柔法听彼。拳各有界,彼引我进,我只可至吾界边,不可再进,再进则失势。如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以天生大勇者论之,非常人说法也,即为大勇,亦为涉险。

     问:该如何处置,如彼引吾进,末出吾界即变为刚,是彼懼我而变柔为刚,是不如我者也,我当以柔克之。半途之中,生此变態,我仍是以柔道之引进落空者击之。

     如彼引我已至吾界,是时正宜窥彼之机势,视彼之形色,度彼之魄力;如有机可乘,吾即以柔者忽变为刚,击之。此之谓:以刚克柔,以火克水。

     如彼中途末变其柔,交界之际,强为支架,亦宜击之。

     如彼引我至界,无隙可乘,彼之柔精如故,是劲敌也,对手也,不可舆之相持,吾当退守看吾门户。先时,我以柔进听之者,至此吾仍柔道听之,渐渐转而退,仍以柔道引之使进,彼若不进,是智者也。彼若因吾引而追进,误以我怯,冒冒然或以柔来,或中途忽以柔变为刚来,我但稍底其手,徐徐引之使进,且令其不得不进,至不得势之时,彼之力尽矣,彼之智穷矣,彼之生机更迫促矣。是时,我之柔者忽变而为刚,并不费多力,一转即克之矣。是时,彼豈不知孤军深入难以取胜,然当是时悔之不及。进不敢进,进亦败;退不敢退,退亦败;即不进不退,亦至於败。

     盖如士卒疲弊,轴重皆空,惟束手受缚,降服而已矣,何能为哉。击人之妙,全在於此。此之谓:以柔克刚,以火克水,仍是五行生克之道也。

     天一生水,水外阴而内阳,外柔而内刚,在人属肾。其以柔进如水之波流旋绕,不先尚其力,用其智也。

     地二生火,火外阳而内阴,外刚而内柔,在人属心。水火有形而无质。

     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则有形有质矣。天五生土。

     水火势均者不相下,言以胜水者,以火之多於水者言之耳。彼以柔进,忽变而为刚者,是水之所生之木也。木阳质也。即水中之阳性,因滋以成质者也。水与木本自一串,故柔变刚最易,以其形与质皆属阳也。

     上言:以火克水,盖以火能生土,土能生金。火外明而内暗,阴性也。金,阴所成之质也。木,在人属肝。金,在人属肺。天下能克木者惟金,金与火皆阴类也。所言:以刚克柔者,是以火尅水,以金尅木也。是以其外言之,火性激烈,金质坚硬。心火一起,脾氣动也。怒气发洩於外,有声可听,金为之也。脾气动,则我之肝与肾无不与之俱动,虽曰:以刚克柔,其原实是以柔克刚。盖彼先柔而后刚,我是柔中寓刚,内文明而外柔顺,故克之。

     若彼先以刚来,则制之又觉易。易何言之?如人来击我,其势甚猛。我则不与之硬顶,将肱与身,与步,一顺身卸下,步、手落彼之旁面,让过彼之风头。彼之锐气直往前冲,不顾左右,且彼向前之气力,陡然转之左右,甚不容易。我则從旁击之,以我之顺力,击彼之横而无力。易乎不易?吾故曰:克刚易,克柔难。       

61、太极拳争走要诀

两人手交,各怀争胜之心,彼此挤到十分九厘地位,只余一厘。分胜负全在此一厘地位。彼先占据。我即失败;我先占据,彼亦失败。盖得势不得势,全系于此。此两人俱到山穷水尽也。

  当此际者,该如之何?曰:必先据上游。问如何据上游?顶精领住中气,手略提高,居于敌手之上,身略前侵,逼迫彼不得势。力贵讯发,机归神速。一迟即失败,一迅疾即得势。势得则手一前送,破竹不难矣。如两人对,棋到局残,胜负在此一步。又如逐鹿,惟高才捷足者先得之。又如两国兴兵,先夺其轻重粮草。此皆据上游脑之法也。

故平素打拳,全在一起一转。所谓得势争来脉,出奇在转关。本势手将起之时,必先使手如何承住上势,不令割断神气血脉。即承接之后,必思手如何得机得势。来脉真机势得,转关自然灵动。能如此,他日与人交手,自能身先立于不败之地,指挥如意。来脉转关顾可忽乎哉。

62、界限

何谓界限?凡分茅胙士,设官分职,以及动静语默,莫不各有界限。一踰分,一失言,即过界。过界,即与人有干涉矣。

    凡事如此,况拳乎?如人之行步,仅足可開二尺五寸,此勉强为之,非天然也。天然者,随便行步,约不过尺一,二寸。上体之手,与下体之足趾齐,此即是界限。大约肐膊只展四,五分,内精只用一半,足步只开尺余。如此一身上下左右,循环周转,无不如意。

   盖动不越界,如将士在本界内,山川地理,人情风俗,一一了亮於心。故进攻退守,绰有余地。一入他人界里,处处更得小心防护,稍有不密,即萌失败之机。此君子所以思不出其位也。

    打拳原为保身之计。故打拳之时,如对敌人。長进愈快。然又恐启人争斗之心,故前半套多言规矩,不言其用,至后半套方始痛快言之,以示其用之法。然第可知之,不可轻试。如不获己,为保性命计,用之可也。

大约此拳是个人自耍之势,徒手空运,非有敌人在其前后左右也。自己下功夫,遍数愈多愈好,根末固而枝叶荣。况卫生保命之道。莫善於此。

学者但先难可也,至於后获,则当置之度外。不可以毫发望效之念,中分吾专心致志之功。金针己渡,学者勉旃。

63、打穴歌

身似弓身劲似弦, 穴如的兮手如箭。

按时发兮须忖正, 千万莫要与穴偏。

64、杀手歌

上打咽喉下打阴, 中间两肋并中心。

下部两镰合两膝, 脑後一掌要真魂。

65、太极拳体用全诀

太极拳体

太极拳之道,“开合”二字尽之;

一阴一阳之谓拳,其妙处全在互为其根。

太极拳用

拳之运动,惟柔与刚:彼以刚来,我以柔往;

彼以柔来,全在称量。刚中寓柔,与人不侔;

柔中寓刚,人所难防。运用在心,不矜不张。

中有所主,无任猖狂。随机应变,终不惊慌!

注:(称量)指以我手称住人之手,如秤称物,以我之心度人之心,量其上下迟速,或半路变换机势。



《太极拳谱》汇总8
2009-08-13 16:46

《陈式太极拳拳谱》(4)

66、推手十六目

1)较(较,是较量高低)

2)接(接,是两人手相接也)

3)沾(沾,是手与手相沾,如“沾衣欲湿杏花雨”之沾)

4)粘(粘,如胶漆之粘,是人既沾我手,不能离去)

5)因(因,是因人之来)

6)依(依,是我靠住人身)

7)连(连,是手与手相接连)

8)随(随,是随人之势以为进退)

9)引(引,是诱之使来,牵引使近于我)

10)进(进,是令人前进,不使逃去)

11)落(落,如落成之落,檐水下滴于地;又如叶落于地)

12)空(空,读去声,人来欲击我身,而落空虚之地)

13)得(得,是我得机,得势)

14)打(打,是机势可打,乘机打之)

15)疾(疾,是速而又速,稍涉延迟,即不能打,机贵神速)

16)断(断,是决断,一涉犹疑,便失机会,过此不能打矣)

67、推手三十六病

1)抽(抽,是进不得势,知已将败,欲抽回身)

2)拔(拔,是拔去,拔回逃走)

3)遮(遮,是以手遮人)

4)架(架,是以胳膊架起人之手)

5)盍打(盍打,如以物盍物而打之)

6)猛撞(猛撞者,突然撞去,冒然而来,恃勇力向前硬撞,不出于自然,而欲冒然取胜)

7)躲闪(躲闪者,以身躲过人手,欲以闪赚跌人也)

8)侵凌(侵凌者,欲入人之界里而凌压之也)

9)掣(如以刀斫物)

10)搂(搂者,以手搂人之身)

11)冒(冒者,将手冒下去)

12)搓(搓者,如两手相搓之搓,以手肘搓敌人也)

13)欺压(欺是洪人,压是以我手强压住人之手)

14)挂(挂,是以手掌挂人,恐人击我)

15)离(离,是去人之身,恐人击我)

16)闪赚(闪赚者,是诓愚人而打之)

17)拨(拨,是以我手硬拨人)

18)推(推,是以手推过一旁)

19)艰涩(艰涩,是手不熟成)

20)生硬(生硬者,仗气打人,带生以求胜)

21)排(排,是排过一边)

22)挡(挡,是不能引,以手硬挡)

23)挺(挺者,硬也)

24)霸(霸者,以力后霸也,如霸者以力服人)

25)腾(腾,如以右手接入,而复以左手架住人之手,腾开右手,以击敌人)

26)拿(拿,如背人之节以拿人)

27)直(直,是太直率,无绵缠曲折之意)

28)实(实,是质朴太老实,则被人欺)

29)勾(勾,是以脚勾取)

30)挑(挑者,从下往上挑之)

31)朋(朋,以硬气架起人之手,非以中气接人之手)

32)抵(抵,是硬以力气抵抗人)

33)滚(滚,恐已被伤,滚过一旁,又如圆物滚走)

34)跟头棍子(跟头棍是我捺小头,彼以大头打我)

35)偷打(偷打者,不明以打人,于人不防处偷打之)

36)心摊(心摊者,艺不能打人,心如贪物探取,打人必定失败)

   以上三十六病,或有全犯之者,或有犯其四、五,或有犯其一、二者,有犯干处皆非成手。手到成时,无论何病,一切不犯,益以太和元气,本无乖戾故也。然则葛手将如之何?

亦曰:“人以手来,我以手引之使进,令其不得势击,是之谓走;走者,引之别名。何以既名引,又名走?引者,诱之使进;走者,人来我去,不与顶势,是之谓走。然走之中,自带引进之劲(功纯者引之使进,不敢不进,进则我顺人背而擒纵在我),此是拳中妙诀,非功久不能。”

注:推手三十六病中,有单字25目,双字10目,四字1目,即:单字:抽、拔、遮、架、斩、搂、冒、搓、挂、离、

拨、推、排、挡、挺、霸、腾、拿、直、实、

钩、挑、朋、抵、滚。

双字:磕打、猛撞、躲闪、侵凌、欺压、

闪赚、艰涩、生硬、偷打、心摊。

四字:跟头棍子。

68、太极拳缠丝法诗(四首)

其一(七言四句) 

动则生阳静生阴,一动一静互为根。 

果然识得环中趣,辗转随意见天真。 

其二(七言四句) 

阴阳无始又无终,来往屈伸寓化工。 

此中消息真参透,圆转随意运鸿蒙。 

其叁(七言四句) 

一阵清来一阵迷,连环阖辟赖撕提。 

理经叁昧方才亮,灵境一片是玻璃。 

其四(五言十八句) 

理境原无尽,端由结蚁诚。三年不窥园,一志并神凝。 

自当从良师,又宜访高朋。处处循规矩,一线启灵明。 

一层深一层,层层意无穷。一开连一合,开合递相承。 

有时引入胜,工欲罢不能。时习加黾勉,日上自蒸蒸。 

一旦无障碍,恍然悟太空。

69、咏太极拳五言俚语

太极理循环,相传不计年。此中有精义,动静皆无衍。收来名为引,放出箭离弦。虎豹深山居,蛟龙飞潭渊。开合原无定,屈伸势相连。太极分阴阳,神龙变无方。天地为父母,摩荡柔与刚。生生原不已,奇正不寻常。盈虚消息故,皆在此中藏。至终复自始,一气运弛张。有形归无迹,物我两相忘。太极拳中路,功夫最为先。空谈皆涨墨,实运是真诠。上下皆真趣,主宰贵精研。若问其中意,道理妙而玄。往来如昼夜,日月耀光圆。会得真妙诀,此即太极拳。返真归璞后,就是活神仙。

以上48——69为陈式太极拳理论著作,以清代陈鑫所作为主



《太极拳谱》汇总9
2009-08-13 16:46

《杨式太极拳拳谱》(1)

70、八门五步

掤南,捋西,挤东,按北,采西北,例东南,肘东北,靠西南—方位。

坎离兑震巽乾坤艮—八门。

方位八门,乃为阴阳颠倒之理。周而复始,随其所行也。总之四正四隅,不可不知矣!

夫掤捋挤按是四正之手,采列肘靠是四隅之手。合隅正之手,得门位之卦。以身分步,五行在意,支撑八面。

五行进步火,退步水,左顾木,右盼金,定之方中土也。

夫进退为水火之步,顾盼为金木之步。以中土为枢机之轴,怀藏八卦,脚踩五行,手步八五,其数十三,出於自然十三势也。名之日:八门五步

71、八门五步用功法

八卦五行,是人生成固有之良。必先明知觉,运动四字之本由,知觉运动得之後,而後方能懂劲,由懂劲后,自能接及神明矣!

然用功之初,要知知觉运动,虽固有之良,亦甚难得於我也。

72、固有分明法

盖人降生之初,目能视耳能听,鼻能闻,口能食,颜色声音香臭五味。皆天然知觉,固有之良,其手舞足蹈,於四肢之能,皆天然运动之良,思及此是人熟无因,人性近习远,失迷固有,要想还我固有,非乃武无以寻运动之根由,非乃文无以得知觉之本原,是乃运动而知觉也。

夫运而知,动而觉,不运不觉,不动不知,运极则为动,觉盛则为知,动知者易,运觉苦难,先求自已知觉运动得之於身,自能知人,要先求知人。恐失於自己,不可不知此理也,夫而後懂劲然也。

73、粘黏连随

粘者,提上拔高之谓也;黏者,留恋缱绻之谓也

连者,舍己无离之谓也;随者,彼走此应之谓也

要知人之知觉运动,非明粘黏连随不可,斯粘黏连随之功夫亦甚细矣。

74、顶偏丢抗

顶者出头之谓也。偏者不及之谓也。

丢者离开之谓也。抗者大过之谓也。

要知於此四字之病,不明粘黏连随,断不明知觉运动也,初学对手,不可不知也,更不可不去此病,所难者粘黏连随,而下许顶偏丢抗,是所不易矣。

75、对待无病

顶偏丢杭,失於对待也,所以为之病者,既失粘黏连随,何以获知觉运动,既不知己,焉能知人,所谓对待者,不以顶偏丢抗相对於人也,要以粘黏连随等待於人也,能如是,不但无对待之病,知觉运动自然得矣,可以进於懂劲之功矣。

76、对待用功法守中土(俗名站桩)

定之方中足有根,先明四正进退身。

棚捋挤按自四手,须费功夫得其真。

身形腰原皆可以,粘黏连随意气均。

运动知觉来相应,神是君位骨肉臣。

分明火候七十二,天然乃武并乃文。

77、身形腰顶

身形腰顶岂可无,缺一何必费工夫。

腰顶穷研生不已,身形顺我自伸舒。

舍此真理终何极,十年数载亦糊涂。

78、太极圈

退圈容易进圈难,不离腰顶後与前。

所难中土不离位,退易进难仔细研。

此为动功非站定,倚身进退并比肩。

能如水磨摧急缓,云龙风虎象周旋。

要用天盘从此觅,久而久之出天然。

79、太极上下名天地

四手上下分子地,采列肘靠由有去。

采天靠地相应求,何患上下不既济。

若使列肘习远离,迷了乾坤遗叹惜。

此说亦明天地盘,进用肘列归人字。

80、太极人盘八字歌

八卦正隅人字歌,十三之数不几何。

几何若是无平准,丢了腰顶气叹哦。

不断要言只两字,君臣骨肉细琢磨。

功夫内外均不断,对待数儿岂错他。

对待於人出自然,由兹往复於地天。

但求舍己无深病,上下进退永连绵。

81、太极进退不已功

棚进捋退自然理,阴阳水火相既济。

先知四手得来真,采列肘靠方可许。

四隅从此演出来,十二势架永无已。

所以因之名长拳,任君开展与收敛,千万不可离太极。

82、太极体用解

理为精气神之体,精气神为身之体,身为心之用,劲力为身之用,心身有一定之主宰者,理也,精气神有一定之上宰者,意诚也,诚者,天道诚之者,人道,俱不外意念须臾之间。

要知天人同体之理,自得日月流行之气,其气意之流行,精神自隐微乎理矣,夫而后言乃武乃文,乃圣乃神则得。若特以武事论之於心,身用之於劲力,仍归於道之本,也故不得独以末技云尔。

劲由于筋,力由于骨,如以持物论之,有力能执数百斤,是骨节皮毛之外也,故有硬力,如以全体之有劲,似不能持几斤,是精气之内壮也,虽然若是功成後,犹有妙出於硬力者,修身体育之道有然也。

83、太极文武解

文者,体也,式者,用也,文功在武用於精气神也,为之体育武功得文体於心身也,为之武事。

夫文武尤有火候之谓,在放卷得其时,中体育之本也,文武使於对待之际,在蓄发,当其可者,武事之根也,故云武事,文为柔软体也,精气神之筋劲,武事武用,刚硬武事也,心身之骨力也,文无武之预备,为之有体,无用,武无文之侣伴,为之有用无体,如独木难支,孤掌不响,不惟体育武事之功,事事诸如此理也。

文者,内理也,武者外数也,有外数无文理,必为血气之勇,失於本来面目,欺敌必败,尔有文理,无外数,徒思安静之学,未知用的采战,差微,则亡耳,自用於人,文武二字之解,岂可不解哉。

84、太极懂劲解

自己懂劲,接及神明,为之文成而后采战,身中之阴,七十有二,无时不然,阳得其阴,水人既济,乾坤交泰,性命葆真矣!

於人懂劲,视听之际,遇而变化,自得曲诚之妙,形著明於不劳,运动觉知也,功至此,可为攸往咸宜,无须有心之运用耳!

85、八五十三势长拳解

自己用功,一势一式,用成之後,合之为长,滔滔不断,周而复始,所以名长拳也,万不得有一定之架子,恐日久人於滑拳也,又恐入於硬拳也,决不可失其绵软,周身往复精神意气之本,用久自然贯通,无往不至,何坚不摧也!

於人对待,四手当先,亦自八门五步而来,站四手,手手碾磨,进退四手中四手,上下四千,三才四手,由下乘长拳四手起,大开大展,炼至紧凑屈伸自由之功,则升之中上成矣。

86、太极阴阳颠倒解

阳:乾、天、日、火、离、放、出、发、对、开、臣、肉、用、气、身、武、立命、方、呼、上、进、隅。

阴:坤、地、月、水、坎、卷、入、蓄、待、合、君、骨、体、理、心、文、尽性、圆、吸、下、退、正。

盖颠倒之理,水、火二字详之则可明,如火炎上,水润下者,水能使火在下而用水在上,则为颠倒,然非有法治之则不得矣!

辟如:水入鼎内,而治火之上,鼎中之水,得人以然之,不但水不能下润,藉火气水必有温时,火虽炎上,得鼎以隔之,是为有极之地,不使炎上,炎人无止息,亦不使润下之水,永渗漏,此所为水火既济之理也,颠倒之理也。

若使任其人炎上来润下,必至火水必分为二,则为火水未济也。

故云:分而为二,合之为一之理也,故云一而二,二而一,总斯理为三,天、地、人也。

明此阴阳颠倒之理,则可与言道,知道不可须臾离,则可与言人,能以人弘道,知道不远人,则可与言天地同体,上天下地,人在其中矣!

荀能参天察地,与日月合其明,与五岳四渎华朽,与四时之错行,与草木并枯荣,明鬼神之吉凶,知人事与衰,则可言乾坤为一大天地,人为一小天地也。

夫如人之身心,致知格物於天地之知能,则可言人之良知良能,若思不失固有,其功用浩然正气。直书无害攸久无疆矣!

所谓人身生成一小天地者,天也,性也。地也,命也,人也虚灵也,神也,若不明之者,焉能配天地为二乎,然非尽性立命,穷神达化之功,胡为乎来哉。


《太极拳谱》汇总10
2009-08-13 16:47

《杨式太极拳拳谱》(2)

87、人身太极解

人之周身,心为一身之主宰,主宰太极也,二目为日月,即两仪也,头像天,足像地,人中之人及中腕,合之为三才也,四肢四象也。

肾水,心火,肝木,肺金,脾土,皆属阴,膀光水,小肠火,胆木,大肠金,胃土,皆阳矣,兹为内也,颅丁火。地合承浆水,左耳金,右耳木,两命门也,兹为外也。

神出於心,目眼为心之苗,精出於肾,脑肾为精之本,气出於肺,胆气为肺之原,视恩明心动,神流也,听思聪脑动肾,滑也。

鼻之息香臭,口之呼吸出入,水咸,木酸,土辣,火苦,金甜及言语声音,木毫,火焦,金润,土翁,水漂,鼻息,口吸呼之味,皆气之往来,肺之门户,肝胆巽震之风雷,发之声音,出入五味,此言口,目、臭、舌、神意,使之六合,以破六欲也,此内也,手足肩膝肘胯亦使六合,以正六道也,此外也。

眼、耳、鼻、口、大小便肚脐外七窍也,喜、怒、忧、思、悲、恐、惊、内七情也,七情皆以心为主,喜心,怒肝,忧脾,悲肺、恐肾、惊胆、思小肠、怕膀胱、愁胃、虑大肠、此内也。

夫离:南正、午、火、心经;坎:北正、子、水、肾经;震:东正、卯、木、肝经;兑:西正、酉、金、肺经;乾:西北隅、金、大肠化水;坤:西南隅、土、脾化土;巽:东南隅、胆、木化土;艮:东北隅、胃、土化火;此内八卦也,外八卦者,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上九下一左三右七也,坎一,坤二,震三,巽四,中五,乾六,兑七,艮八,离九,此九宫也。内九官亦如此。

表里者:乙肝左肋,化金通肺,甲瞻化士通脾,丁心化木中胆通肝,丙小肠化水通肾,巳脾化土通胃,戊胃化火通心,後背前胸,山泽通气,辛肺右肋化水通肾,庚大肠化金通肺,癸肾下部化火通心,壬膀胱化木通肝,此十天干之内外也,十二地支亦如此之内外也。

明斯理,则可与言修身之道矣。

88、太极分文武三成解

盖言道者,非自修身,无由得也,然又分为三乘之修法,乘者成也,上乘即大成也,下乘即小成也,中乘即诚之者成也,法分三修,成功一也。

文修於内,武修於外,体育内也、武事外也,其修法内外表里,成功集大成,即上乘也,由体育之文而得武事之武,或由武事之武而得体育之文,即中乘也,然独知体育,不入武事,而成者,或专武事不为体育而成者,即小成也。

89、太极下乘武事解

太极之武事,外柔软内含坚刚,而求柔软,柔软之於外,久而久之,自得内之坚刚,非有心之坚刚,有心之柔软也。

所难者,内要含蓄坚刚而不施,外终柔软而迎敌,以柔软而应坚刚,使坚刚尽化无有矣。

其功何以得乎,要非粘黏连随已成,自得运动知觉,方为懂劲,而後神而明之,化境极矣。

夫四两拨千斤之妙,功不及化境将何以能,是所谓懂粘运,得其视听轻灵之巧耳。

90、太极正功解

太极者元也,无论内外上下左右,不离此元也。

太极者方也,无论内外上下左右不离此方也。

元之出入,方之进退,随方就元之往来也,方为开展,元为紧凑,方元规矩之至,其就能出此以外哉。

如此得心应手,仰高钻坚,神乎其神,见隐显微,明而且明,生生不已,欲罢不能矣!

91、太极轻重浮沉解

双重为病,干於填实,与沉不同也;双沉不为病,自尔腾虚,与重不一也。

双浮为病。只如漂渺,与轻不例也;双轻不为病,天然清灵,与浮不等也。

半轻半重不为病,偏轻偏重为病,半者半有著落也,所以不为病,偏者偏无著落也,所以为病,偏无著落必失方圆;半有著落,岂出方圆?

半浮半沉为病,失於不及也;偏浮偏沉,失於太过也。

半重偏重,滞而不正也;半轻偏轻,灵而不圆也。

半沉偏沉,虚而不正也;半浮偏浮,茫而不圆也。

夫双轻不近於浮,则为轻灵;双沉不近於重,则为离虚,故曰上手。轻重半有著落,则为平手,除此三者之外,皆为病手

盖内之虚灵不昧,能致於外气之清明,流行乎肢体也,若不穷研轻重浮沉之手,徒劳掘井,不及泉之叹耳!

然有方圆四正之手,表里精粗无不到,则已极大成,又何云四隅出方圆矣,所谓方而圆,圆而方,超乎象外,得其寰中之上手也。

92、太极四隅解

四正,即四方也,所谓棚、捋、挤、按也。初不知方能始圆。方圆复始之理无已,焉能出隅之手矣!缘人外之肢体,内之神气,弗得轻灵方圆四正之功,始出轻重浮沉之病,则有隅矣!

辟如:半重偏重,滞而不正,自然为采、例、肘、靠之隅手,或双重填实,亦出隅手也。病多之手,不得已以隅手扶之,而归圆中方正之手;虽然至底者,肘靠亦及此以补,其所以云尔。夫日后功夫能致上乘者,亦须获采列而仍归大中至正矣!是四隅之所用者,因失体而补缺云云。

93、太极平准腰顶解

顶如准,故云顶头悬也。两手即平左右之盘也。腰即平之根株也。立如平准,所谓轻重浮沉,分厘毫丝,则偏显然矣!

有准顶头悬,腰之根下株(尾闾至胸门也)。

上下一条钱,全凭两手转。

变换取分亳,尺寸自己辨。车轮两命门,一素摇又转。

心令气旗使,自然随我便。满身轻利者,金刚罗汉炼。

对待有往来,是早或是晚。合则放发去,不必凌霄箭。

涵养有多少,一气哈而远。口授须秘傅,开门见中天。

94、太极血气根本解

   血为营,气为卫。血流行於肉、膜、络,气流行於骨、筋、脉。筋、甲为骨之馀,发、毛为血之馀。血旺则发毛盛,气足则筋甲壮。故血气之勇力,出於骨、皮、毛之外壮;气血之体用,出于肉、筋、甲、之内壮。气以血之盈虚,血以气之消长。消长盈虚,周而复始,终身用之不能尽者矣!

95、太极力气解

气走於膜、胳、筋、脉,力出於血、肉、皮、骨。故有力者皆外壮於皮骨,形也;有气者,是内壮於筋脉,象也。气血功於内壮,血气功於外壮。要之,明於气血二字之功能,自知力气之由来矣!知气力之所以然,自能用力行气之分别。行气於筋脉,用力於皮骨,大不相侔也。

96、太极尺寸分毫解

功夫先炼开展,後炼紧凑。开展成而得之,才讲紧凑;紧凑得成,才讲尺、寸、分、亳。

由尺住之功成,而後能寸住,分住,毫住。此所谓尺寸分毫之理也明矣!

然尺必十寸,寸必十分,分必十毫,其数在焉!故云,对待者,数也。知其数,则能得尺寸分毫也。要知其数,非秘授,而能量之者哉!

97、太极膜脉筋穴解

节膜、拿脉、抓筋、闭穴,此四功由尺、寸、分、毫得之后而求之。膜若节之,血不周流,脉若拿之,气难行走,筋若抓之,身无主地。穴若闭之,神昏气暗。

抓膜节之半死,申脉拿之似亡,单筋抓之劲断,死穴闭之无生。

总之,气血精神若无,身何有主也?如能节、拿、抓、闭之功,非得点传不可。

98、太极字字解

挫、揉、捶打於己於人,按、摩、推、拿於己於人,开、合、升、降於己於人,此十二字皆用手也。

屈、伸、动、静於己於人,起、落、急、缓於己於人,闪、还、撩、了於己於人,此十二字於己气也,於人手也。

转、换、进、退於己身人步也,顾、盼、前、後於己目也人手也,即瞻前眇後、左顾右盼也,此八字关乎神矣!

断、接、俯、仰此四字关乎意劲也。断接关乎神气也,俯仰关乎手足也。

劲断意不断,意断神可接。劲、意、神俱断,则俯仰矣!手足无著落耳!俯为一叩,仰为一反而已矣!不使叩反,非断而复接不可。

对待之字,以俯仰为重。时刻在心,身、手、足不使断之无接,则不能俯仰也!

求其断接之能,非见隐显微不可。隐微似断而未断,见显似接而未接。接接断断,断断接接,其意心、身体、神气极於隐显,又何虑不粘黏连随哉!

99、太极节拿抓闭尺寸分毫解

对待之功,既得尺寸分亳於手,则可量之矣。然不论节拿抓闭之手易,若节膜、拿脉、抓筋、闭穴,则难!非自尺寸分毫量之不可得也。

节,不量,由按而得膜;拿,不量,由摩而得脉;抓,不量,由推而得筋;拿闭,非量而不能得穴。由尺盈而缩之寸、分、毫也。此四者,虽有高授,然非自己功夫久者,无能贯通焉!

100、太极补泻气力解

补泻气力於自己难,补泻气力於人亦难。补自己者,知觉功亏则补,运动功过则泻,所以,求诸已不易也。补於人者,气过则补之,力过则泻之,此胜彼败,所由然也。

气过或泻,力过或补,其理虽亦然,其有详夫过补为之过上加过,遇泻为之缓他不及,他必更过,仍加过也。

补气泻力於人之法,均为加过於人矣。补气名曰结气法,泻力名曰空力法

101、太极空结挫揉论

有挫空、挫结,有揉空、柔结之辨,挫空者,则力隅矣!挫结者,则气断矣!揉空者,则力分矣!揉结者,则气隅矣!

若结柔挫则气力反,空揉挫则力气败。结挫揉则力盛於气,力在气上矣!空挫揉则气盛於力,气过、力不及矣!挫结揉、揉结挫皆气闭於力矣!挫空揉,揉空挫,皆力凿於气矣!

总之,挫结、揉空之法,亦必由尺寸分亳量,能如是也!不然,无地之挫揉,平虚之灵结,亦何由而致於哉!

102、懂劲先後论

夫未懂劲之先,长出顶、偏、丢、抗之病;既懂劲之後,恐出断、接、俯、仰之病。然未懂劲,故然病亦出;劲既懂,何以出病乎?

缘劲似懂未懂之际,正在两可,断接无准矣,故出病;神明及犹不及,俯仰无著矣,亦出病。若不出断接俯仰之病,非真懂劲,弗能不出也!

胡为真懂?因视听无由未得其确也,知瞻眇颜盼之视觉,起落缓急之听知,闪还撩了之运觉,转换进退之动知,则为真懂劲!则能接及神明;及神明,自攸往有由矣!有由者,由於懂劲,自得屈伸动静之妙;有屈伸动静之妙,开合升降又有由矣!由屈伸动静,见入则开,遇出则合;看来则降,就去则升。夫而後才为真及神明矣!

明也,岂可日後不慎行坐卧走、饮食溺泅之功!是所为及中成、大成也哉!

《太极拳谱》汇总11
2009-08-13 16:48

《杨式太极拳拳谱》(3)

103、尺寸分毫在懂劲后论

在懂劲先,求尺寸分毫为之小成,不过未技武事而已!所谓能尺於人者,非先懂劲也。如懂劲後神而明之,自然能量尺寸。尺寸能量,才能节、拿、抓、闭矣!  

知膜、脉、筋、穴之理,要必明存亡之手;知存亡之手,要必明生死之穴。其穴之数,安可不知乎?知生死之穴数,乌可不明闭而不生乎?乌可不明闭而无生乎?是所谓二字之存亡,一闭之而已尽矣。 

104、十三势行功心诀

轻则灵,灵则动,动则变,变则化。

105、太极指掌捶手解

自指下之腕上,里者为,五指之首为,五指皆为;五指权里,其背为

如其用者,按、推、掌也;拿、揉、抓、闭,俱用指也;挫、摩,手也;打,捶也。

夫捶有搬拦,有指裆,有肘底,有撇身,四捶之外有覆捶

掌有搂膝,有换转,有单鞭,有通背,四掌之外有串掌

手有云手,有提手,有合手,有十字手,四手之外有反手

指有屈指,有伸指,有捏指,有闭指,四指之外有量指,又名尺寸指,又名觅穴指

然指有五指,有五指之用。首指为手,仍为指,故又名手指。其一、用之为旋指旋手;其二、用之为根指根手;其三、用之为弓指弓手;其四、用之为中合指,四手指之外,为独指独手也。食指为卞指,为剑指,为佐指,为粘指。中正为心指,为合指,为钩指,为抹指。无名指为全指,为环指,为代指,为扣指。小指为帮指,为补指,为媚指,为挂指。若此之名,知之易而用之难,得日诀秘法亦不易为也。

其次,有对掌推山掌射雁掌晾翅掌似闭指拗步指弯弓指穿梭指探马手弯弓手抱虎手玉女手跨虎手通山捶叶下捶背反捶势分捶卷挫捶

再其次,步随身换,不出五行,则无失错矣!因其粘、连、黏、随之理,舍己从人,身随步自换。只要无五行之舛错,身形脚势出於自然,又何虑些须之病也!

106、大小太极解

天地为一大太极,人身为一小太极。人身为太极之体,不可不练太极之拳。本有之灵而重修之,良有以也。

人身如机器,久不磨则生锈,生锈而气血滞,弊病丛生。故欲锻炼身体者,必先练太极最相宜。

太极练法,以心行气,不用浊力,纯任自然。筋骨鲜折曲之苦,皮肤无磋磨之劳。不用力何能有力?盖太极练功,沉肩坠肘、气沉丹田,气能入丹田,为气之总机关,由此分运四体百骸,以气周流全身,意到气至。练到此地位,其力不可限量矣!

此不用浊力,纯以神行,功效著矣!先师云:“极柔软,然后极坚刚”,盖此意也!

107、十三字行功诀

棚手两臂要圆撑,动静虚实任意攻。

搭手捋开挤掌使,敌欲还着热难逞。

按手用着似倾倒,二把采往不放松。

来势凶猛列手用,肘靠随时任意行。

进退反侧应机走,何怕敌人艺业精。

遇敌上前迫近打,顾住三前盼七星。

敌人逼近来打我,闪开正中定横中。

太极十三字中法,精意揣摩妙更生。

108、十三字用功诀:

逢手遇棚莫入盘,粘沾不离得着难。

闭棚要上采列法,二把得实急无援。

按定四正隅方变,触手即占先上先。

捋挤二法趁机使,肘靠攻在胸跟前。

遇机得势进退走,三前七星顾盼间。

周身实力意中定,听探顺化神气关。

见实不上得攻手,何日功夫是体全。

操练不按体中用,修到终期艺难精。

109八要

掤要撑,履要轻,挤要横,按要攻,

采要实,挒要惊,肘要冲,靠要崩。

110、虚实诀

虚虚实实神中会,虚实实虚手行功。

练拳不谙虚实理,枉费功夫终无成。

虚守实发掌中窍,中实不发艺难精。

虚实自有实虚在,实实虚虚攻不空。

111、乱环诀

乱环术法最难通,上下随合妙无穷。

陷敌深入乱环内,四两千斤着法成。

手脚齐进横竖找,掌中乱环落不空。

欲知环中法何在?发落点对即成功。

112、阴阳诀

太极阴阳少人修,吞吐开合问刚柔。

正隅收放任君走,动静变化何须愁?

生克二法随着用,闪进全在动中求。

轻重虚实怎的是?重里现轻勿稍留。

113、八字法诀

三换二捋一挤按,搭手遇掤莫让先。

柔里有刚攻不破,刚中无柔不为坚。

避人攻守要采列,力在惊弹走螺旋。

逞势进取贴身肘,肩胯膝打靠为先。

114、十三法

掤履,挤按,采挒,肘靠,进退,顾盼,定(中);

正隅,虚实,收放,吞吐,刚柔,单双,重(轻)。

117六合劲

拧裹,缵翻,螺旋,

崩砟;惊弹;抖擞。

115、五字经诀

披从侧方入,闪展无全空,

担化对方力,搓磨试其功,

歉含力蓄使,粘沾不离宗,

随进随退走,拘意莫放松,

拿闭敌血脉,扳挽顺势封,

软非用拙力,棚臂要圆撑,

搂进圆活力,摧坚戳敌锋,

掩护敌猛入,撮点致命攻,

坠走牵挽势,继续勿失空,

挤他虚实现,摊开即成功。

116、十八在诀

掤在两臂,捋在掌中,挤在手背,按在腰攻;

采在十指,列在两肱,肘在屈使,靠在肩胸。

进在云手,退在转肱,顾在三前,盼在七星,

定在有隙,中在得横。滞在双重,通在单轻。

虚在当守,实在必冲。

118、全力法

前足夺后足,后足站前踪,前后成直线,五行主力攻,

打入如亲嘴,手到身要拥,左右一面站,单臂克双功。

以上70——118为杨式太极拳拳谱



《太极拳谱》汇总12
2009-08-13 16:49

《孙氏太极拳拳谱》

119入门三害

三害者何?一曰努气,二曰拙力,三曰挺胸提腹。

用努气者,太刚则折,易生胸满气逆,肺炸诸症。譬之心君不和,百官自失其位。

用拙力者,四肢百骸,血脉不能流通,经络不能舒畅,阴火上升,心为拙气所滞,滞于何处,何处为病,轻者肉中发跳,重者攻之疼痛,甚之可以结成疮毒诸害。

挺胸提腹,腹逆气上行,不归丹田,两足无根,轻如浮萍,拳体不和,即万法亦不能处时中地步。

故三害不明,练之可以伤身,明之自能引人入圣,必精心果力,剔除净尽,始得拳学入门要道,故书云:树德务滋,除恶务本。练习诸君,慎之慎之。

120、入门九要

   九要者何?曰:塌、扣、提、顶、裹、松、垂、缩、起钻落翻分明。

   塌者,腰往下塌劲,尾闾上提督脉之理;

扣者,开胸顺气,阴气下降任脉之理也;

提者,谷道内提也;

顶者,舌顶上腭,头顶,手顶是也;

裹者,两肘往里裹劲,如两手心向上托物,必得往里裹劲也;

    松者,松开两肩如拉弓然,不使膀尖外露也;

垂者,两手往外翻之时,两肘极力往下垂劲也;

缩者,两肩与两胯里根,极力往回缩劲也;

起落钻翻者,起为钻,落为翻,起为横,落为顺,起钻是穿,落翻是打,起亦打,落亦打,打起落,如机轮之循环无间也。

   以丹田为用根,以意气力为用,以九要为准则,遵而行之,虽不中不远矣

121、孙存周传练功进阶各层功象:

                 绳捆索绑,偏柔偏刚。

                 二五阴阳,圆球弹簧。

                 同尘和光,剑气内藏。

122、孙存周传五十六字诀

总诀有08字:蓄神养气,体用中和。

行拳16字诀:开合垂缩,裹翻起落,

顶塌滚拔,圜研相合。

交手16字诀:神圆意藏,身柔气刚,

借人摧根,横顺八方。

心法16字诀:有无并立,有无不立,

             虚中应物,抱圆守一。

123、郝为真论太极拳

练太极拳有三层之意思。

初层练习,身体如在水中,两足踏地,周身与手足动作如有水之阻力。

第二层练习,身体手足动作如在水中,而两足已浮起不着地,如长泅者浮游其间,皆自如也。

第三层练习,身体愈轻灵,两足如在水面上行,到此时之景况,心中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心中不敢有一毫放肆之意。神气稍为一散乱,即恐身体沉下也。

拳经云:“神气四肢,总要完整,一有不整,身必散乱,必至偏倚,而不能有灵活之妙用”,即此意也。

又云:知己功夫,在练十三式;或欲知人,须有伴侣。二人每日打四手(即棚履挤按也),工久即可知人之虚实、轻重,随时而能用矣。倘若无人与自己打手,与一不动之物,当为人,用两手,或身体,与此物相较,视定物之中心,或粘或走或靠,手足总要相合,或如粘住他的意思,或如似挨未挨他的意思,身子内外总要虚空灵活,工久身体亦可以能灵活矣。或是自己与一个能活动之物,物之动去,我可以随着物之来去,以两手接随之,身体曲伸往来,上下相随,内外一气,如同与人相较一般。仍是求不即不离,不丢不顶之意也。如此,心思会悟,身体力行,功久引进落空之法,亦可以随心所欲而用之也。此是自己用工,无有伴侣之法则也。

以上119——123为孙氏太极拳要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